飄天文學 書庫 歷史軍事 大明萬吏 第十七章 薛家有女(二)

第十七章 薛家有女(二)

小說︰大明萬吏| 作者︰鶴踏高枝折| 類別︰歷史軍事



    薛文貞立起身來,素手移開食盒屜子,從里頭依次拿出一盤熱炒,一盤冷碟,一碗鮮紅油亮的龍抄手,配著一合擂得細細的芥辣子,每樣東西俱是量少而精。

    最後從屜底擺出的是一碗兒饃掰碎下在湯里的紅肉煮饃,餅粒潔白,取箸一攪輒漂于鮮紅香郁的湯面,如浮雲堆雪。

    佟正釗看著薛文貞擺出的這一桌重油重辣的碳水化合物,只覺得中國古代北方農民的飲食習慣實在不甚健康。

    薛文貞顯然不具有現代健康飲食的科學意識,只見她笑眯眯地將食盒擱到桌下,放下筷子執調羹,端起湯碗,舀著那軟韌細膩的雪粒放到佟秉清跟前,

    “剛好這兒有盤菜合子,您夾它兩個泡在紅湯里,再拌了這湯里煮得浸味爛香的片兒大肉吃不是正好?”

    佟秉清看了一眼那碗擱在自己鼻子尖兒底下的美味佳肴,只是一徑微笑著卻不拿筷。

    反而是坐在一旁的佟秉元執起了筷子,隔著一片虛空朝著那碗紅湯指點道,

    “既有肉又有饃,這是官老爺在驛站置辦席面的水準了罷?”

    他同樣微笑道,

    “那驛夫管戶也是會看人臉色的,近來‘倒張’的風氣雖然嚴厲了些,對驛站資費濫用的管束也不如張居正在時,但是驛站一貫是由其周圍的百姓們自備工食在站內服役的。”

    “薛姑娘若無半點兒過人之處,恐怕這大過年的驛站的驛夫們也不會平白自掏腰包,送姑娘這幾塊肥厚的肉來罷?”

    薛文貞笑了一下,又交叉著手臂坐了下來,

    “佟大伯這話說得卻不公道,這一桌飯菜皆是我自己親手下廚做來,但無半點兒勞煩他人之處。”

    佟秉清笑著接口道,

    “薛姑娘這樣說,就是篤定了我們兄弟不敢得罪薛姑娘的靠山了?”

    薛文貞杏眼一睞,很是潑辣地回道,

    “佟家二叔這話我可不敢應,咱們老百姓的靠山都是拿給別人看的,哪里是能真正用來倚靠的呢?”

    “我要有甚麼真靠山,哪里還會在此處叨擾您二位忙人?譬如那曲阜的衍聖公,听說從前張居正在時,他都敢不顧朝廷禁令,覷準每年進京朝貢的時候,從山東帶領一整支商隊沿路倒賣經商。”

    “住驛站的時候,卻以衍聖公的個人名義要求沿路驛站管戶們為他的山東商隊出錢納馬、買備應用,以致衍聖公所經之處,當地百姓猶如被蠻賊擄掠而過。”

    “地方官因此上奏朝廷,而張居正得知後,卻不敢光明正大地懲罰聖人之後,只能將其進京的時間由一年一次改為三年一次,以此來減輕百姓的負擔。”

    “要說‘靠山’二字,衍聖公這才是連皇帝都要小心捧著的真靠山,其余如你我這等平頭百姓,不過是僥幸借著一二體面人物的名頭略略逞一逞威風罷了。”

    “您說我兄妹二人有靠山,但我們薛家從來不會容許自己把身家建立在他人的地基之上。”

    “今兒您要高抬貴手行個方便呢,我在這兒給您道個謝,可如果您要不想行這方便呢,那我便少不得把這原來對驛站驛夫的體面威風,捎帶著過來對您逞上一逞。”

    薛文貞這譏刺拉呱地一通指桑罵槐,倒把佟正釗唬得愣了一愣,暗道晚明果然世風開放,不但有江南市民文化的畸形繁榮,連婦女的女性意識都在覺醒。

    一個普普通通的軍戶姑娘,面對公門老吏竟能毫不畏懼地口出要挾之詞,這份慨然勇氣實在不得不令人驚嘆。

    佟秉元緩緩地放下了筷子,顯然也沒料到薛文貞能如此豪邁,反倒是佟秉清不急不慢地笑道,

    “薛姑娘好厲害的作風,我听說張居正改革驛站前,驛站堪合在有些地區已然變作成了一種‘禮品’。”

    “譬如兵部……或者各地的巡撫、巡按將此物贈予他人,便成為某人一生的通行證,他人若是不想再使用了,亦可再次轉贈他人,只需將堪合上的姓名涂去重填便可。”

    佟秉清微笑著反問道,

    “薛姑娘既從戚家軍來,不知受的是哪位英雄的饋贈?”

    佟正釗心下一震,下意識地就想出聲提醒薛文貞,佟氏兄弟根本不怕戚家軍軍中將領,佟秉清此刻有此一問,十之七八是打著敲詐的主意去探薛文貞的底。

    只是他急歸急,終究不好貿然出言警醒,就是想拉一拉薛文貞的衣袖,都怕被人看作是覬覦其美色的輕薄登徒子。

    不料薛文貞不慌不忙,天生的紅唇一張,說出的卻是一個令佟正釗稍感陌生的官員名字,

    “是前兩任遼東巡撫張學顏。”

    佟正釗還在使勁回憶這個張學顏是誰,身旁的佟正則倒先驚呼出了聲,

    “是不是那個為張居正奏列《清丈條例》的前任兵部尚書?”

    薛文貞得意笑道,

    “自然是他。”

    佟秉元微笑道,

    “薛姑娘能得張學顏所贈堪合的確了不起,只是我听說,張學顏去年就因與張居正、李成梁結黨而被彈劾致仕了。”

    薛文貞眉目一揚,露出了一點兒小兒女特有的明媚神采,

    “佟大伯難道不知張學顏是位能臣?皇帝雖然痛恨張居正竊握國柄,但對朝中能臣,卻一向小心愛惜,若不是情非得已,絕不甘將其埋沒于‘黨爭’攻訐之中。”

    “譬如張學顏此人,佟大伯只見其最終致仕于野,殊不知,張學顏並非敗于朝中物議,而是當時的順天府通判周弘彈劾他與如今的掌東廠太監張鯨私相授受,言官畏懼東廠權勢,能指論張學顏而不敢論及張鯨。”

    “同時,周弘還彈劾李植能揭發馮保二十大罪,是因為李植與前任司禮監掌印太監張宏交通往來。”

    “可見周弘上此奏疏,名為彈劾張居正余黨,實則是想警醒皇帝,司禮監太監權勢太大,外臣能干如張學顏、耿直如李植者都爭相與東廠結交,將來東廠竊柄之重,恐怕遠勝張居正當年矣。”

    薛文貞笑道,

    “佟大伯恐怕有所不知,周弘上此奏疏後,皇帝聞言大怒,立刻將其貶為代州判官,而張學顏之所以因此致仕,不過是因其急流勇退,借此彈劾八疏乞休,皇帝方才準其致仕。”

    佟秉清笑著接口道,

    “薛姑娘對朝中時事了如指掌,平日一定甚愛閱讀邸報罷?”

    薛文貞笑著回道,

    “我乃一介邊疆小民,自然不比佟二叔方便隨時翻閱衙中邸報,只是如今薊遼邊地熱鬧非凡,各地商人絡繹不絕。”

    “經商最是講究官中消息靈透,這邊疆的‘民間報房’自是應運而生,其所出報紙內容,大抵亦與朝廷所發之官方邸報相差無幾。”

    佟秉清笑著感嘆道,

    “薛姑娘真不似尋常閨中婦人。”

    薛文貞笑道,

    “噯,佟二叔,這話您說得便不通透,在官老爺眼中,咱們不論男女老少,一概皆是‘無知愚民’。”

    “如今你我有幸知曉對方非屬愚民一類,合該惺惺相惜,互相行個方便,如何還要私自分個‘三六九等’,枉論甚麼‘男尊女卑’呢?”

    佟秉清笑了一聲,道,

    “好,薛姑娘既非無知婦人,那便請薛姑娘屈尊紆貴地答我一問,張學顏從前無論如何受皇帝賞識,如今卻已掛冠歸田,薛姑娘如何敢拿他當一座‘給人看的靠山’,且篤定我們兄弟會給這位前任兵部尚書一個面子呢?”

    薛文貞笑了一笑,露出紅唇之下的一排整齊皓齒,

    “張學顏人雖在野,卻時刻不忘心系廟堂之上,就在今年,他還上了一道《題停取帑銀疏》,說太倉銀兩,內備京軍數十萬之食,外備邊兵數百萬之需,卻漸以告匱。”

    “年復一年,入愈少而出愈多,倘或韃虜叛盟,邊關告急,征調飛馳,則太倉所積不一、二年則支盡矣。”

    “且不論皇帝是否采用此疏,只是佟二叔您想,如今皇帝退避禁中,一切政事皆以下發諭旨為準,而鮮少與大臣召對,然我大明有制規定,臣子章奏必先達司禮監,然後必由秉筆呈送皇帝。”

    “張學顏一個已然致仕的在野官員,倘或當真已失帝心,或與司禮監失和,這一道《題停取帑銀疏》又如何送得到皇帝眼前,甚至得以閣票批紅呢?”

    薛文貞一面說著,一面笑得越發燦爛,她說到最後,甚至用上了一種女兒向父親撒嬌的口吻,

    “我說佟二叔,咱們小老百姓打架的事兒,就不必再驚動東廠這尊大神了罷?”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大明萬吏 | 大明萬吏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