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歷史軍事 大明萬吏 第六章 莫非百姓

第六章 莫非百姓

小說︰大明萬吏| 作者︰鶴踏高枝折| 類別︰歷史軍事



    此話一出口,當即便引得佟秉清與佟正則哈哈大笑。

    唯獨佟正釗憂心忡忡,暗道,這大約就是典型的“國不知有民,而民亦不知有國”罷。

    “可這遼東到底屬我大明境內。”

    佟正釗皺眉道,

    “李成梁為一己榮華,將我大明之域白白讓與蠻夷,這其中折損的,豈非是咱們大明百姓的利益?”

    “噯——二哥,你這問題就不對了嘛。”

    佟正則嘻嘻笑道,

    “這自古以來,從周朝開始,講的就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咱大明姓的是朱,既是朱家的天下,那遼東便是朱家的地。”

    “咱們漢人有百家姓,這姓李的擅自割了姓朱的地送給女真人,那便是他們兩家的恩怨,同余下那九十八家姓的大明百姓有甚麼關系呢?”

    佟正釗目瞪口呆,他頭一次領教封建社會下的宗族家天下思想,一時竟尋不出有力的言辭去駁斥佟正則,

    “可……‘率土之濱,莫非王臣’,既然身為大明百姓,那大明的領土與利益便與咱們息息相關。”

    “要是連咱們大明百姓都不愛自己的國家,都能置我大明之領土主權于度外,甚至里通外國、勾結蠻夷,此等荒謬行徑,又與漢奸何異?”

    佟正釗本以為自己拋出“漢奸”兩個字,能讓佟氏兄弟變得靈醒一點兒,不料面前三人仍是嘻嘻哈哈,絲毫不覺得“漢奸”這兩個字有甚麼特別的份量。

    “二佷兒,你這邏輯可是不通。”

    佟秉清抿嘴笑道,

    “愛國就愛國罷,怎麼不愛國的就是漢奸了呢?”

    佟秉元也笑,

    “這話可不敢往外傳,倘或不愛國就是漢奸,那昔年太祖爺起兵反元,將蒙古人趕到了北方草原,豈不是我大明第一大漢奸了?”

    佟正則跟著附和道,

    “就是,這愛不愛國和是不是漢奸可不能胡亂聯系到一塊,當年幫著蒙古人打紅巾軍的可多是愛國的漢人士兵。”

    “二哥你說,這紅巾軍造反打蒙古人,到底能不能算是愛國呢?”

    佟正釗張口結舌,他萬萬沒想到元明清這三朝起覆之間,還能互相進行愛國與漢奸問題的例證和反證,

    “可那是因為蒙古人對咱們漢人不好啊。”

    佟正釗囁嚅著道,

    “這漢人當皇帝,總比蒙古人、女真人當皇帝要來得對咱們漢人老百姓好罷?”

    佟正則“嗤嗤”笑道,

    “哪一朝的老百姓都一樣,反正一樣是要交稅當兵,這給誰交、給誰當還不是都一樣?”

    佟秉清半是玩笑地道,

    “二佷兒又沒喝酒,怎麼就跟個醉漢似的說起渾話來了呢?”

    “方才還在說愛國,怎麼這會兒又開始議論起誰當皇帝了?”

    他彎著眼道,

    “愛國同愛皇帝又不一樣,這愛國是愛咱大明,愛皇帝是愛他朱家。”

    “既然是要愛咱大明,那就應該是,誰當皇帝對咱大明好就讓誰當皇帝。”

    “如果蒙古人、女真人當了皇帝也對咱們大明好、對咱們大明老百姓好,咱們就也應該贊成蒙古人、女真人來當皇帝。”

    佟秉元道,

    “二弟這話說得我愛听,自古改天換地就是尋常事,世上除了曲阜孔家,就沒有不變的姓氏。”

    “再說了,這領土得失和愛不愛國有甚麼關系呢?”

    他認真道,

    “咱大明的領土又不是一成不變的,且不說成祖爺當年打交趾那事兒,就算是最是能征善戰的蒙古人,那治下領土也是一直變來變去的。”

    “從前窩闊台還是誰當大汗的時候,咱們北方人還不跟現在的南方人是一個國,反而和那最北邊的紅毛羅剎鬼兒一個國咧。”

    “依你這說法,咱們北方人和紅毛羅剎鬼兒還必須得一直是同一個國,不是同一個國了就是咱們北方人和紅毛羅剎鬼兒不愛國。”

    佟正釗瞠目結舌,他實在沒想到他一個受過精英教育的現代公民,能在這些最基本的常識問題上,落敗于這三個沒甚麼文化的明朝農民。

    “那……我覺得皇帝對咱老百姓也挺好的啊。”

    佟正釗小聲道,

    “譬如那害人的‘考成法’,張居正一死,皇帝不就立刻廢了它了嗎?”

    “雖說愛大明和愛皇帝不是一回事,但朱氏統治咱們大明兩百多年,沒功勞也有苦勞,爹和二叔在衙門當差,賺著朱氏的錢糧俸祿,怎麼能這麼輕易地就接受改天換地了呢?”

    這回不等佟秉元和佟秉清開口,佟正則就先不忿道,

    “二哥,你怎麼能這麼說爹和二叔呢?”

    “爹和二叔賺的錢糧俸祿,都是他們辛辛苦苦當差掙來的,和皇帝有甚麼關系呢?”

    “皇帝發到縣衙的官俸只發給知縣老爺,爹和二叔可沒有賺他們朱家的錢。”

    佟秉清哈哈笑道,

    “沒事兒,沒事兒,二佷兒就是實心眼兒嘛,我又沒往心里去。”

    佟秉元好聲好氣地道,

    “就是知縣老爺那官俸也是知縣老爺辛苦當官掙來的,哪里是他們朱家的錢呢?”

    佟正則點頭道,

    “爹說得對,他們朱家的錢,也是咱們老百姓給的。”

    “天下老百姓掙錢供他們朱家一家,他們朱家要不對咱們老百姓好點兒、對咱大明好點兒,豈不是良心被狗吃了?”

    佟秉清笑呵呵道,

    “三佷兒就是心直口快,依我說,既然蒙古人、女真人當了皇帝是靠咱們老百姓養,那沒道理漢人當了皇帝,這錢糧俸祿就會自己從國庫里長出來了。”

    他朝佟正釗笑道,

    “要說當差辦事,咱大明開國諸將,十之七八都為孛兒只斤氏當過差、辦過事。”

    “旁人不提,就說被太祖爺稱之為‘吾之子房’的劉伯溫,那還是元文宗欽點的進士、為蒙古人當過江浙省元帥府都事的呢。”

    “依二佷兒的說法,這蒙元亡得也挺冤枉,明明漢人又當進士又當官的,怎麼就突然一下不愛國地造反了呢?”

    佟正則嘻嘻笑道,

    “噯,不對,不對,依二哥的說法,那妥歡帖木兒當年就不該這麼迅速地丟盔卸甲、北逃草原。”

    “他應該在太祖爺攻下大都的時候,像一個真正的皇帝一樣爬到城牆上,用當年諸葛亮罵王朗的氣勢大喝一聲,‘我從未見過有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我們孛兒只斤氏統治中原這些年,供你們漢人吃、供你們漢人穿,你們漢人考進士當官,都是我們孛兒只斤氏給的功名利祿’。”

    佟正則捏著嗓子,怪聲怪氣地笑道,

    “‘我們蒙古人南征北討這些年,為你們漢人開疆拓土,沒有功勞也有苦勞,現在你們漢人不但不飲水思源,反而還要來造我們孛兒只斤氏的反,簡直是無法無天、忘恩負義’!”

    “二哥你說,要是當年那妥歡帖木兒能有機會朝太祖爺喊這麼一通話,太祖爺是不是就會就此歸降蒙元,再也不願建立咱們大明啦?”

    佟正釗一下子漲紅了臉,

    “這、這……話也不能這麼講……”

    “那該怎麼講呢?”

    佟秉元含笑開口道,

    “雖說一朝天子一朝臣,但在百姓供養皇帝這一點上,本朝與前朝並無大不同。”

    “大哥這話說到點子上了。”

    佟秉清笑道,

    “甚麼‘聖明天子肩承天下’,那是酸儒措大的說法,真正肩承天下的從來就是咱們老百姓,歷朝歷代皆是如此。”

    “二佷兒,其他問題咱們都可以糊涂,但這誰供誰的問題咱們老百姓心里一定要有數。”

    “咱們可千萬別同張居正或者戚繼光似的,把自己的一切都掏空了交出去,結果讓人家拿過去隨手一扔,就剩下個不中用的空殼,還自我感覺良好地以為自己是愛國忠臣,自己是在毫不保留地奉獻大明。”

    “千萬別這樣做,二佷兒,你听二叔一句,自古就沒有哪個皇帝會真正相信愛國忠臣的赤誠。”

    佟秉清正色道,

    “不管是哪家坐了江山,他們都會打心底里就懷疑異姓的忠誠。”

    “你自以為自己是在愛大明,殊不知在皇帝眼里,你越是把他家的江山視作自己的利益,就越是有‘取而代之’的嫌疑。”

    佟秉元點頭道,

    “是啊,你瞧那張居正和戚繼光,說交往過密罷,也就是半夜開門傳個信,結果差那麼一點兒就要被判成意圖篡位謀反了。”

    佟秉清笑道,

    “可不是,所以我方才才說,像李成梁這種自私自利,一心為了自己李家榮華富貴的臣子,在咱大明反而能活得長久。”

    佟正釗默然無語,只覺得心下蒼涼一片,暗嘆自己這回穿越大明可真是懷才不遇加壯志難酬,別說改變歷史走向,就是想出頭做官,恐怕也要費上好一陣工夫了。

    就在這時,佟正利從女席那邊“   ”地奔了過來,當著在座四人的面,就朝佟秉清脆生生地笑著喊道,

    “爹!二堂嫂來了!”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大明萬吏 | 大明萬吏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