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歷史軍事 大明萬吏 第五章 綏靖女真

第五章 綏靖女真

小說︰大明萬吏| 作者︰鶴踏高枝折| 類別︰歷史軍事



    佟正釗一驚,手肘一不留神踫到方才擱下的筷子,一根木箸“骨碌碌”地滾到桌邊,恰好被佟秉清伸手擋下,

    “喲,二佷兒當心啊。”

    佟秉清笑著把那根筷子遞向佟正釗,

    “過年掉筷,落地驚神吶。”

    佟正釗伸手接過,又不好意思地朝佟秉清笑了一笑。

    佟秉元將口中的花生嚼得“卡 ”脆響,

    “沒事兒,都不是外人。”

    他兩指一動,一層紅屑飄飄碎碎地落到地上,

    “釗小子是該多听一听這些話,咱們老百姓一腔赤誠地要殺韃子,哪能想到上邊人反和韃子抱成一團,認干兒子的認干兒子,娶小老婆的娶小老婆呢?”

    佟正釗心下更驚,自己在現代時,竟然從沒注意過李成梁的事跡里還有這些隱情,

    “不是說李成梁待努爾哈齊親近,是因為萬歷十一年他發兵攻打王杲之子阿台時,努爾哈齊的父親塔克世和他的祖父覺昌安前去古勒寨為我大明勸降,不幸卻被我軍誤殺,李成梁心存愧疚這才……”

    佟秉清大笑,

    “李成梁遼東征戰近二十載,戎馬半生,死在他手下的女真人可謂不計其數,要是每一個都能教他‘心懷愧疚’,他又如何能掙來這‘寧遠伯’的爵位?”

    佟正釗一時語塞。

    佟正則吃糕吃得滿嘴油,

    “我听說那努爾哈齊可不一般。”

    “據說萬歷二年,他和他弟弟舒爾哈齊被俘時,他是跪在李成梁跟前,抱著李成梁騎的戰馬馬足請死,由此被李成梁收入帳下,充當侍衛的。”

    他笑嘻嘻地道,

    “爹說李成梁是把努爾哈齊認作干兒子,可咱們大明哪兒有邊帥認了胡蠻當干兒子,還專門帶在身邊侍奉左右,乃至一起出入京師的先例的?我倒覺得這‘干兒子’更像是……”

    “哎哎哎!說甚麼呢?”

    佟秉元瞪了佟正則一眼,

    “越說越不像話了啊!”

    “萬歷二年李成梁都多大歲數了,努爾哈齊當時才十五歲,按照咱們漢人成婚的年紀,那努爾哈齊喊李成梁一聲‘爺爺’都不過分,怎麼到你嘴里就連‘干兒子’都有作不得的貓膩了?”

    佟正則嘻嘻笑了兩聲,

    “干兒子和小老婆的說法可是先從爹嘴里出來的,我可不敢胡說。”

    佟秉元好氣又好笑道,

    “听話也听不仔細!我又沒說那小老婆是給李成梁當的。”

    佟正釗開口問道,

    “那是給誰?”

    佟秉清笑著回道,

    “是李成梁的次子李如柏,听說萬歷十一年的古勒寨之戰後,李如柏就納了舒爾哈齊的女兒為妾。”

    “女真和蒙古同咱們漢人有些不大一樣,咱們漢人覺得妻妾嫡庶得分出個尊卑高下,他們倒沒這些講究,覺得大老婆小老婆都差不多。”

    “李如柏在咱們漢人看來是只納了個女真小老婆,而在努爾哈齊眼里,說不定反覺得李如柏是他佷女婿呢。”

    佟正釗心中震動,他萬萬沒想到被《明史》贊譽為“然邊帥武功之盛,兩百年來所未有”的悍將李成梁在建州女真的問題上是這副綏靖妥協的作派。

    “可那女真人不是厲害得很嗎?”

    佟正釗遲疑了一下,還是忍不住問道,

    “我听說萬歷十一年時,那努爾哈齊僅用十三副遺甲和不到一百個士兵就能攻下圖倫城。”

    “雖說此人如今對我大明忠順無比,可若來日他心生異志,李成梁豈非養虎貽患?”

    佟正則吧唧著一張油嘴,

    “二哥真是瞎操心,這老虎要咬也不會咬他李家。”

    “咱大明九州地大物博,拿出一塊遼東當作肉食兒喂與努爾哈齊又如何?保得自己全家性命與一世榮華富貴才最要緊。”

    佟正釗心下一怔,就在這一剎那間,種種蛛絲馬跡在他腦中串連一線,一股逼人的涼意霎時蔓延遍了他的四肢百骸,

    “難道說……李成梁當年是故意殺害塔克世與覺昌安,借‘誤殺彌補’之名與努爾哈齊結親後,有意縱容建州女真在遼東崛起?”

    佟秉元“噯”了一聲,笑道,

    “咱們老百姓無憑無據,這寧遠伯是不是有意縱容努爾哈齊,可不能隨咱們紅口白牙地瞎咧咧。”

    “只是倘或如今遼東已然無仗可打,李成梁又憑何‘戰功’,能在張居正死後,依然穩坐遼東總兵之位而屢辭不去呢?”

    佟正釗的一顆心陡然沉了下去,

    “可即使沒有建州女真……”

    “沒有建州女真,那李成梁就是‘躺在功勞簿上吃老本’。”

    佟秉清笑著接口道,

    “前幾年戚繼光治下的薊鎮倒是風平浪靜,可你瞧如今這滿朝文武可還有一人記得他戚繼光的功勞?”

    “所以我方才才說戚繼光不聰明,他當年要是能娶上個倭國公主、招來個蒙古女婿,再收一個姓孛兒只斤的‘義子’,如今誰還敢拿他貪污行賄的事兒說嘴?”

    “甭說佔它一點兒民田,就是他戚家軍佔了皇莊,我瞧也沒有一個人敢沖他說一個‘不’字。”

    佟秉元附和道,

    “正是這話哩,要是戚繼光能同李成梁一樣有先見之明,甭說首輔的姑父上奏疏,我看就是皇帝的姑父來上奏疏,也不敢踫動那衛所屯政一根指頭!”

    佟正則笑嘻嘻地啃著糕道,

    “就是呢,那塔克世和覺昌安早不死晚不死,偏偏在‘倒張’一開始就不明不白地死在亂軍里了,這里頭要沒點兒李成梁的私心授意,真是騙鬼鬼都不信呢!”

    佟正釗心念一動,忽然問道,

    “既然騙鬼鬼都不信,那皇帝和內閣怎麼就相信了呢?”

    佟秉元笑著回道,

    “因為建州女真這頭老虎雖然不會咬李成梁,卻能實實在在地把皇帝脫下一層皮。”

    “就算皇帝不怕外患,總是要顧及一下內憂,若當真撒手遼東,恐怕光那群言官的唾沫星子就能把皇帝給淹咯。”

    佟秉清也笑道,

    “遼東本就是座取之不盡的大金礦,且不說李成梁在遼東多年經營的那些買賣,就是每年朝廷撥給遼東兵餉錢糧就數以萬計。”

    “這些錢糧從咱們老百姓手中收走開始,到發往遼東邊關將士手中,其間一層繞一層,一環套一環,每一個關節都得有人要撈上一把。”

    “好佷兒,你一心只想著殺韃子,殊不知,那建州女真在上邊人眼里,那是保命的工具,升官的功勞,盤剝的借口,護民的名聲,團結內閣的把柄哩!”

    佟秉元會意笑道,

    “是啊,那努爾哈齊雖然可惡又可厭,但到底是咱大明上上下下,從皇帝到將官都離不開的一尊泥菩薩咧!”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大明萬吏 | 大明萬吏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