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玄幻魔法 夢入星海 第二十一章雛鷹離巢天地闊

第二十一章雛鷹離巢天地闊

小說︰夢入星海| 作者︰| 類別︰玄幻魔法



    而在聶風喝茶之時,海外的神龜島上也在進行一場爭辯。

    一個五十余歲的婦人,在房中對著一個少年,怒聲喝道︰“跪下!”

    一個二十余歲的青年,他面容英俊,劍眉星目。身穿粗布長袍,卻難掩風采。他頭發披散著雙目赤紅。聞言雙手握拳又輕輕松開,然後跪了下去低著頭啞著嗓子說道︰“母親,孩兒並沒有做錯什麼。”

    婦人怒道︰“天兒是你弟弟,你為何出手傷他!不顧手足之情。”

    青年聞言猛地抬起頭來說道︰“母親是說哪一種手足之情。是血肉親情嗎?還是我們一起長大的兄弟之情?與人切磋難免刀劍無眼。母親怎就認定我是故意地。”

    婦人尋了張椅子坐下,緩了緩聲音溫和了一些。道︰“萬劍歸宗,是你師爺的絕學,威力甚大。你只學了個皮毛,怎就敢在和弟弟的切磋中用出來。”

    青年男子追問道︰“母親為何不回答孩兒的問題。”

    婦人聞言溫和道︰“你們雖無血脈親情,但天兒的娘死的早,小時候受過那麼多苦。你又年長于他。當多多照扶弟弟。”

    青年聞言卻是落下兩滴淚主,他道︰“母親記得他母親死的早,可還記得我父親。”

    婦人身子一顫,並未答話。

    青年卻繼續道︰“孩兒知道自己是怎麼來到人世。無論怎麼說都是父親犯了大錯。可您當初為何要留下孩兒。那時我在您的腹中不過是一團未成形的血肉。如今就不會這麼痛苦。這些年來我和步天但凡有些不愉。母親總會責罵于我。您就怎知我沒有把他當親弟弟?可再親的兄弟也會有些矛盾。但您每次都不分青紅皂白,我才是您的孩子!”

    婦人聞言眼楮也紅了,她顫抖道︰“天兒從小沒有母親關懷,你比他大,我以為你會理解的啊。”

    青年笑了,笑的有些悲涼。道︰“我理解,當然理解。因為你愛他。因為我的存在,你們一直沒有生孩子。所以將那份舔犢之情都用在了步天身上。我知母親是疼我得。不然當初不會留下我。可父親何嘗不愛你,雖說是斷浪給父親用了那下流的毒藥,但父親也是愛你地。只是見你和他感情那麼深,父親不曾告知母親。後來父親找到我們。您不在時他跟我說過很多。您又怎知父親心中的煎熬。”

    婦人落下淚來淒聲道︰“你又怎知我對雲的愛有多深,我心中除了他容不下任何人。我也曾想為了你和你父親一起生活,可屠龍之戰你父親死了。你又被斷浪重傷,當時連呼吸都沒有了,只有微弱的脈搏。要不是你笑爺爺有仙人手段,你就死了。你知我當時有多恐懼,心都碎了。你活過來了,我本想帶你離開,可你師爺說就在這隱居吧。說我一個女子帶著孩子在外多有不便。在這他能教你武藝。我才留下來了。”

    她仿佛陷入回憶中聲音飄忽地說道︰“歲月是世間最好的藥。我和雲生活在一個島上。可他是步驚雲,不哭的劍神。他怎麼會照顧孩子。我不忍心就常去幫他,時間久了我對于你父親的事就淡忘了。我無法壓抑自己對雲的愛。所以我們成親了。”她聲音陡然變的淒厲︰“我有什麼錯!”

    青年跪伏于地,頭發散亂著眼淚在地上濕了一片。說道︰“母親沒有錯,是斷浪的錯,是父親的錯,是我的錯。我不該來到這世間。當年我不該活過來。就如當年父親的死,他也未必不是想解脫。”

    他抬起頭來淚痕猶在,磕了三個響頭,然後道︰“孩兒的存在是一根埋在你們心中的刺,看不見拔不掉。當年師爺離開時要帶我走,那時的我不懂,我對于你們的意義。不肯走。如今孩兒已經二十了,武道境界也到了先天圓滿。笑爺爺說百年一次的奪仙緣也快到了。孩兒也該出去走走。笑爺爺說這世界很大。”

    眼中不再留下眼淚,他呢喃道︰“我想去看看,去找一找仙緣。”

    婦人聞言站起身來道︰“雲兒,你這是為何?你步叔叔並未將你當外人啊!”

    青年站起身來,用袖角拭干臉上的淚痕。輕聲道︰“我知他並未將我當外人,但我明白自己的身份。”

    他用雙手扶住婦人的肩膀,讓她坐回椅子。溫和道︰“雛鷹總要離巢。我也不可能一直在神龜島。”又強顏笑道︰“母親莫不是要阻我成仙之路?我明天卯時便走。母親莫要在說。”

    說完徑自向門口走去,要出門時又停下腳步。背對著婦人說道︰“雲兒這個名字我不會再用了。”

    婦人坐在椅子上,看著他的背影,許久許久。一個男子走到她身旁。和聲說道︰“讓他去吧,他說地沒錯,雛鷹總要離巢。”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夢入星海 | 夢入星海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