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玄幻魔法 夢入星海 第六章疾馬過處余來福

第六章疾馬過處余來福

小說︰夢入星海| 作者︰| 類別︰玄幻魔法



    趙二回到書房,拿起一本關于西方大陸的書。翻到一段這樣的描述︰

    大地被無盡的黑暗籠罩,僅存的人類躲避在荒野與深山之中。

    城市被惡魔佔據,它們有著鋒利的獠牙,鮮紅的眼楮,以鮮血為食。它無法被殺死!

    有一種狼頭生物一直在與它們戰斗。

    但它們不是人類,不會保護我們。雖然也不曾殘害。

    我們絕望,我們渴求庇護。我們禱告,向“神”祈求。

    我們用了近千年的時間向未知的神祈求。

    我們看不見黑暗,因為只有黑暗。

    直到有一天一縷白光從黑暗中綻放,我們仿佛听見了“神”地回應。

    神說︰“這世界要有光。”

    神說︰“我因你們而生,必會庇佑你們驅逐黑暗。”

    神說︰“不要害怕死亡,與黑暗戰斗少不了鮮血。我會將亡者的靈魂送往天國。”

    我們經過了漫長的戰爭。在神的帶領下,我們消滅了那群蝙蝠的始祖該隱。

    “神”遭遇了背叛。

    行走于人間的肉體被毀滅。

    最後“神”告訴我們,“該隱”沒有徹底消滅。

    只要心中還有黑暗該隱就不會死亡我也不會被殺死,只要你們向往光明。

    這段話是西方大陸最廣泛的傳說。

    吱 ,秋雲推開門走了進來。

    手中木質拖盤上有一只瓷盞。

    秋雲說道︰“少爺,這是夫人親手做的參湯,您趁熱喝了吧。”

    趙二喝過參湯,又去院中練了半個時辰。然後泡澡。

    回到臥房,秋雨正用一只毛筆,在給小狗喂米粥。

    “能養活嗎?”趙二問。

    秋雨回道︰“剛剛太老爺派人送了一粒丹藥過來,我用粥化開喂下去了。”

    趙二點點頭說道︰“你們說它叫什麼好呢?”

    秋雨笑道︰“老爺子已經取好了。”

    “叫“來福。”

    “來福?”

    我準備叫旺財來著。趙二興致索然。

    摟著秋雲在床上睡了過去。

    翌日寅時,趙二穿著單薄的練功服在院中往來游走,一套梅花步法和綿掌已有火候。

    此時的趙二已經是後天五重練髓的境界。就是大秦百姓中成年人的水準。

    “練髓”這個境界光靠練是沒用的。要用奇珍異果,和凶獸肉,再加上藥浴。這些無不是價格昂貴,千金難求之物。

    “凶獸”就是有一定氣候的野獸。

    只是厲害了些,卻也不通人性。趙無極隔三差五的,就會去山里抓幾頭給趙二壯大氣血。

    練了半個時辰,趙二收功。

    想了想,又看了看天色。

    把衣服一脫就在這練起了混元勁,五個木球在身上游走。

    吱 ,秋雨睜著朦朧的睡眼。

    出了房門,看著趙二。心里頭嘀咕︰“原來少爺已近這麼威武了,呀!不行不行,臉好燙。”

    趙二一臉古怪的看著秋雨,說道︰“又不是沒見過!”

    說完收功,往浴室去了。

    卯時,換了干爽衣物的趙二。正和父親母親以及爺爺趙無極一起吃早飯。

    父親趙公明說︰“近日听聞有些武林高手進了柴桑城。小二出門當小心些。”

    趙二問︰“武林高手!有多高?先天之上嗎?”

    趙二一臉興奮。

    趙無極一邊笑道︰“先天之上的武道高手,不能在人煙稠密處交手,是大秦的鐵律!”

    于此同時城外江邊上,正在進行一場打斗。

    一邊是穿著黃色衣服青年。

    青年。豐神俊逸,只是背上一大一小兩柄劍。大劍幾乎有青年等高。顯得有些違和。

    少年對面是一個錦衣青年。這青年,懷抱一把帶鞘的劍。面相略顯桀驁,身側還有一位女子。女子面容不是非常美貌,但眉目間的嫵媚,有點誘人。女子上身內穿繡桃花裹胸,漏出大片雪白。外罩桃色沙衣又顯朦朧。下身沙裙隨風飄蕩,恍惚間能間雪白。

    遠處還有一些各種江湖人氏,在那竊竊私語。

    有人問︰“這幾個誰啊?為什麼劍拔弩張?”

    “是因為那女子嗎?”

    有個水手打扮的黝黑漢子回道︰“是,也不是。那天我正好在船上。那黃衣男子是藏劍山莊的。”

    “錦衣的是五岳劍派之一華山派弟子。”

    “那女子就不知道了。”

    場間,黃衣青年說道︰“兄台昨天無故辱我師門。要你賠禮,你也不願。”

    錦衣男子笑道︰“我也沒有說錯,你不就是“小黃雞”嗎?”

    邊上女子掩嘴輕笑。

    錦衣男子更是得意。

    黃衣男子怒道︰“我被師父從死人堆里扒出來。師門將我撫養成人,傳我武藝。師傅已經老邁,我游歷天下,尋找延壽丹藥。本不欲多事,今日說不得要好好教訓你!讓我看看你的獨孤九劍火候如何!”

    說著雙手虛握,背上的重劍刺溜一聲自行飛至手中。

    只見他一腳重踏地面,再一腳!然再重重一腳踏在地上,三丈之內地面開裂,凹下去一塊,身體騰空越起一劍劈下,氣勢不凡。

    錦衣男子腿一蹬向後凌空退去,一抹耀目劍光一閃,迎向重劍。劍身如毒蛇吐信,剛與重劍接觸,劍光一轉刺向握劍的手。

    叮一聲,見錦衣男子借後退之勢,卸掉自己大半力道。且劍勢靈活刁鑽,見劍光向著自己的手臂刺來,他借勢將重劍擲于地面。以迅雷之速拔出輕劍,以九溪彌煙式蕩開對方的長劍。

    錦衣男子見自己的拔劍式被化解,正待反擊。但黃衣男子已經換了輕劍,身法詭異。他運轉紫霞功一掌震開黃衣男子。

    然後氣沉丹田,將真氣引至劍身,連續三道劍氣。

    遠處有人驚道︰“真氣離體!先天圓滿之境!”

    黃衣男子也運轉體內山居劍意!息余間輕劍回鞘,重劍入手。一道厚重的黃色劍氣,迎向三道紫色劍氣。砰砰轟!兩輕一重的巨響遠遠傳開,劍氣四射。二十丈內泥土飛濺。

    錦袍男子梢顯不敵,不得不說︰“藏劍山莊輕重轉換之如意”。

    雙方你來我往斗得不可開交。

    那個嫵媚女子確在不遠處,暗自嘴角上揚,眼中滿是戲謔之色。

    一陣水波炸裂之聲傳來,原來兩人你追我趕已至江面。

    兩人也只是先天圓滿沒有步入罡氣之境,亦不是修士。無法凌空,只能在水上借力。

    滾滾江水向東而去,水面上不時炸開一道道水浪。

    兩人都是先天圓滿的境界!功力不相上下。黃衣男子勝在,山居,問水,兩種運劍法門轉換自如。試問,輕一下重一下!左突右閃,上躥下跳,哪里是那麼好招架的。

    錦衣男子的紫霞功,氣勁綿長,但是!獨孤九劍乃是後發的劍招,而錦衣男子遠沒達到,無招之境。

    叮叮當當。,又是幾聲踫撞聲。激起滿天水花。

    兩人分開二十丈。

    黃衣男子氣勢凌人!

    錦衣男子淡漠如淵,犀利的眼神,尋找每一處可能存在的破綻。

    黃衣男子雙手握著重劍,渾身氣息鼓蕩。開口說道︰“不管你有意譏諷,還是善意調侃。辱我師門,就要付出代價!”

    接我一招︰“風來無山!”

    我們師兄弟更喜歡叫它︰“大風車”

    說罷,四周狂風怒嚎!帶起江水,升起十余丈高。四周水花猶如劍鋒。以黃衣男子為中心,形成了水龍卷伴著狂風,向著錦衣男子壓來。

    錦衣男子見這氣勢,想避其鋒芒,但哪有那麼簡單。四周有股鉗力,別說避開,不自己靠過去已是不易。

    錦衣男子,只能將紫霞功運至極限,盡數溶于劍身。劍氣爆漲至六尺,腳下用力一踏江面。

    以身合劍,如一桿長槍旋轉著迎了上去。

    口中喝到︰“破劍式!”

       !水花四濺,錦衣男子子倒飛回了岸上,口吐鮮血。

    但錦衣男子,卻不在意傷勢,他滿臉羞憤,怒吼道︰“為何如此羞辱于我!”

    原來在關鍵時刻,黃衣男子以劍身拍在對方臉上。雖說是手下留情,但更辱人。

    水花散盡,雙劍歸鞘。黃衣男子越上江岸。以真氣震去身上水漬!

    他開口說道︰“你辱我師門在前,如何怪我?”

    不服?

    唐國!楊洲,藏劍山莊。

    我名︰“葉凡”

    等你來找我。

    說完不理會他人,向渡口行去。

    錦衣男子也無顏在此逗留,往城中而去。

    嫵媚女子,卻是向著渡口去了。

    遠處觀戰的人群中,那個解說身份的船員說道︰“傳說當年令狐沖因不忿師妹移情別戀,與當時的日月神教聖女任盈盈互生好感。

    “卻被教主東方不敗橫刀奪愛。”

    “當年的偽君子岳不群!殺了女婿林平之,女兒自盡。

    令狐沖和東方不敗又聯手殺了越不群。

    此後二人就在華山隱居。

    只是怎麼沒把“葵花寶典”“闢邪劍法”傳授下來?”

    哈哈哈!邊上有人狂笑。

    各位俠士有所不知,這兩套武學,傳女不傳男。

    而且剛才那葉凡贏得並不是那麼輕松。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夢入星海 | 夢入星海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