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恐怖靈異 靳先生寵她無度 Chapter185︰有權知道

Chapter185︰有權知道

小說︰靳先生寵她無度| 作者︰柳奈落| 類別︰恐怖靈異



    “你以為你的自尊和高傲值多少錢?”而靳以珩卻並不買賬,挑唇譏諷,話如淬了毒的刀子一般,“我告訴你陸千瑜,陸家對靳家來說什麼都不是!我們動動手指,頃刻間就可以讓你這小企業灰飛煙滅。”

    看他如此態度,陸千瑜也對他能惦念舊情這點徹底死心,頓時陰沉了臉色︰“你這麼堅決,是因為喬晴暖嗎?”她突然想到了什麼,冷笑一聲,諷刺道,“恐怕就是因為她像喬映萱吧?那賤人知道你只把她當作她姐姐的替身嗎?”

    靳以珩同樣冷笑,不屑一顧地道︰“我沒必要回答你。”

    在一邊的甦寒天已經打贏了這局游戲,而且成功吃到了雞,現在正專心看著他們,就差再拿塊西瓜來吃了。

    看這情況,陸女士那個問題的答案已經顯而易見。

    剛才陸女士對喬映萱阿姨語露不敬的時候,靳叔叔怒了。

    但是她剛才稱呼喬晴暖阿姨為“賤人”,這般譏諷和輕蔑,靳叔叔卻絲毫沒有生氣。

    “靳以珩,別怪我沒提醒你,”陸千瑜語氣一冷,態度也隨之改變,神色間的傷痛在這時消失殆盡,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得意和勢在必得,“你這樣對我,不怕我把你當年做的虧心事抖露出去嗎?”

    靳以珩雙目微眯,眸底明顯劃過了一絲壓抑︰“你什麼意思?”

    “你當我不知道麼?”陸千瑜笑容怪異,一點一點靠近他,一字一句吐字清晰地道,“你、唐弘毅、甦臨澤,你們三個人聯手害死了你們寢室里的另外一個人!”

    她說得清楚而明透,讓在一邊的靳若塵、顧思嘉和甦寒天,也就是陸千瑜口中那三個人的孩子,紛紛轉了注意力過來。

    靳以珩已經恍若撞了鬼一般,瞳孔驟縮,面色發白,感覺血液在直直地往腦袋上沖。

    往年的記憶如同夢魘,此時像是電影片段似的回放在眼前,他的胸口起伏得越來越劇烈。

    緩和了好一會兒,靳以珩才穩下心神,“你再在孩子們面前信口胡說,小心我讓你永遠都說不出話來。”

    陸千瑜毫不畏懼,抬頭正對著他殺氣騰騰的眼神,因為手中握著的那張底牌,她神氣不改︰“怎麼?你還想滅口不成?”

    早知如此,她一來就該用這張牌,根本不用和這個人說什麼軟話。

    “唐弘毅……”

    顧思嘉雖然還記不起唐弘毅是誰,卻已經因為這個名字而思緒大亂。

    腦海中似乎有什麼東西恍若一盤散開的亂沙,在此時一點一點地聚集、聚攏……

    唐弘毅……

    唐弘毅……

    她到底在哪里听過這個名字?

    “糖糖,快跑——”

    忽然,這道只在那怪夢里響起的聲音,竟在這時闖入自己腦海里,伴隨著嗡嗡的耳鳴聲。

    顧思嘉緊閉上了眼楮,並伸出雙手捂住自己的耳朵。

    卻根本控制不住心底浮動的恐懼情緒,也逃不開那已經清晰地出現在涌上腦海的一幕。

    那個小女孩,被媽媽殺死爸爸的這一幕嚇傻,呆在原地一動不動。

    爸爸看見了她,驚恐得面上青筋直暴,拼盡最後的力氣沖小女孩大吼道︰“糖糖,快跑——”

    回憶至此,被一道劇痛打斷,最開始在那一點,卻又頃刻間傳遍整個大腦,讓她感覺腦袋似乎在被一下下地捶著,疼得像是要沿著一條縫隙而碎裂開。

    可腦海中的聲音卻沒有要停下的跡象,反而愈來愈烈,愈來愈嘈雜。

    “爸爸,爸爸……”

    “媽媽,媽媽你快救救爸爸……”

    “媽媽,求求你救救爸爸……”

    “你怎麼了?”靳若塵最先發現了身邊女孩的不對勁,連忙伸手扶住她,看顧思嘉好像很痛苦,他聲中清晰地露著緊張和慌亂。

    “頭疼……”顧思嘉緊緊地咬著牙,幾乎是從牙縫里擠出的這兩個破碎的字眼。

    沒等靳若塵反應,她便沒了聲息,身子軟軟地向他的方向栽倒下去。

    “糖糖!”靳若塵驚叫出聲,在其他人剛反應過來的那一秒,他已經打橫抱起顧思嘉,朝大門跑去。

    ……

    靳氏私人醫院。

    躺在病床上的女孩睡顏恬靜,眉目淡淡,毫無痛苦神色,臉上也找不出一絲虛弱的痕跡,像只是睡著了。

    病床對面的熒幕里是一個歐美面孔的老人,一頭白發整齊地梳在腦後,眼楮充滿了睿智和沉穩,看上去精神矍鑠。正用一口標準的美式英語對他們說︰

    “我的催眠是有時間限制的,照現在的情況看來,她很快就會想起她童年的所有事情。”

    聞言,靳以珩首先開口,用英語回答他︰“杰恩先生,請您找時間來趟國內,再為她做一次催眠?”

    “沒有這個必要。”坐在床邊守著她的靳若塵卻拒絕了,聲線清淡,卻擲地有聲,有不容置喙的堅定。

    “她有權利知道她的過去。”他定定地望著床上的女孩,眸光深深,暖而柔和,說話的聲音卻依然冷淡而不著情感。

    察覺到老爺子似乎是想勸阿塵,顧知恩率先開口,寬慰他道︰“靳爺爺,您不要小看了糖糖,她其實比您想象的要堅強。”

    說罷,顧知恩一個側目,把甦寒天那偷偷瞥向自己的目光抓個正著。

    看他像個干壞事被抓包的小孩子似的垂著眼幕,顧知恩輕輕揚起唇角,溫柔一笑。

    不知是不是顧知恩出言相勸的緣故,一向固執的老爺子,竟也就此作罷,向催眠師道了別,關掉屏幕。

    在一邊的甦寒天這時抬頭看向靳以珩,一臉期待地問道︰“我們也有權利知道曾經的一切,您能解答我們的疑惑嗎?”

    雖然已有心理準備,知道逃不過孩子們的追問了,但靳以珩听了他的問話還是難免心下一凜。

    看兒子面露難色,老爺子住著那梨的拐杖走到他身畔,拍了拍靳以珩的肩膀,勸說道︰“阿寒說的對,他們有權利知道一切,而且最近發生的事情,明顯都是沖著他們來的,還是告訴他們比較好。”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靳先生寵她無度 | 靳先生寵她無度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