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恐怖靈異 刃千謎 第四十四回 如山

第四十四回 如山

小說︰刃千謎| 作者︰迷走花生道| 類別︰恐怖靈異



    大白天里,不會發光的綠景夢幻銀河上,蕩漾著一片殘葉,那是一輛殘缺不堪,只保有一絲外形的車,或者說是鐵架子。

    此刻兩個狂人,正在這個車架子上進行你死我活的最後決戰。

    盡管一直對伊思開惡言相向,但是向風起承認,這小混賬確實有兩把刷子。

    能和全知全能的神,也就是自己,對決這麼久,是伊思開的本事。

    “伊思開,快投骰子!!”

    白終是吼了起來。

    “……”

    “快點!!”

    “行了……行了。”

    伊思開擺了擺手,終于是緩過了氣。

    “我說你們,一個個吱吱喳喳的,大放厥詞,不累嗎?”

    沒有什麼力氣,伊思開淡淡地說道。

    “呵呵呵呵,那你倒是快點行動,然後去死!”

    向風起披著毛毯子,惡狠狠道。

    “抱歉,我,不會死。”

    伊思開緩緩拿起了骰子。

    “對,快扔!了斷了自己吧!”

    “咳咳,可惜規則里從沒有寫明白,投骰子是否限時,若限時,又是多久。”

    在這絕體絕命的時刻,伊思開倒像是耍賴般,說著一些奇怪的話。

    “……你!”

    白自知規則上確實沒寫,若此時臨時追加,恐怕即使向風起答應,伊思開也不會。

    “咳咳咳,所以我和你們在這里耗上個一年,不也是可以的嘛。”

    伊思開再次耍賴道。

    “別浪費我的時間,臭蟲,我還要回去享受我的名利人生!”

    “唉……罷了罷了,真是個不可救藥的家伙。”

    像是沒有辦法般,伊思開將左手伸進懷里。

    “哦——搞了半天,還是要使用能力唄?”

    像是正中下懷般,向風起極其敏感,雙目聚焦。

    “被我發現,你就死的更快了,小畜生!”

    “我說,你那悲慘童年,到底是給你造成了多大傷害?嘴這麼髒,這麼碎?”

    伊思開左手緩緩退出懷內,竟還攢著兩個東西。

    “我何時,說過我要使用能力,對你,還不值得。”

    像是被獅子追到窮途末路的羔羊也有三分勁,伊思開在最後關頭,眼神居然慢慢聚滿了神。

    他緩緩張開手,竟是展示了手心里的兩樣東西︰醫用繃帶及膠帶

    “醫者,父母心。”

    “無論多小的職業,我認為,都是偉大的。”

    說著,伊思開拉出了一段繃帶,纏住了自己的傷口。

    “我這小小繃帶可以救治蒼生,帶來幸福……”

    “但……卻救治不了像你這種天天仁義道德,高尚情操,數典忘祖的廢渣。”

    “也許,你的童年和成長過程很淒慘,但是絕不是你能這樣子踐踏生命,胡亂虐殺的借口!”

    像是回光返照,伊思開高喝一聲強行提了提士氣,又是扯出了一段長長繃帶。

    “你到底還玩不玩游戲了!!”

    白幾乎是怒罵道。

    “玩,玩呀,這不是在陪你們玩嗎——”

    伊思開左手拿著那枚小小骰子,右手卻提著一段繃帶。

    “你之前不是說了一大堆綠景超商的典故嘛,除了釘子戶,你知道為什麼綠景取名綠景嗎?”

    不理白和向風起的無禮,伊思開竟是拋出了一個問題。

    “……你!?”

    “綠景超商得名的原因,便是因為超商身後那依山傍水的環境,作為s市最延綿不絕的塘朗山,距離這人間仙境,也不過數百米距離。”

    “怎麼樣,這段新聞廣播天天說,我也是略有耳聞。”

    伊思開反嗆道。

    “呵呵呵呵,原來你想借助高點數,讓車子直線開出去山里,是吧?”

    “呵呵呵呵呵呵。”

    向風起止不住地笑。

    “可以啊,盡管試試,也許你奇跡般投出555的三連,也還有機會。”

    “555……在這最終時刻,怕也是有點不夠看吧……”

    伊思開竟是語出驚人,但已十分淡定的他,右手像是在忙著什麼,語氣倒也不像是開玩笑。

    “傻子,剛才撞壞腦子了?你想投出666的超大懲罰?”

    “不用我說,你那幼兒園畢業的腦袋也該想到吧,概率是1/216,在統計學上小于001就是超低概率事件了,別白費力氣,你現在直接認輸倒是比較快 !”

    向風起倒是不依不饒,繼續出言不遜。

    “呵呵,我承認我的經驗不足,不論是職業或是人生,都不如你……”

    “但是,懷揣真摯善念的心,便足夠擊潰你了……”

    說罷,伊思開竟是雙手開始作業,速度逐漸加快。

    這時,向風起才看真切伊思開到底一直在忙活什麼!

    這小子,居然用膠布和繃帶,將骰子的五個面都封了起來!

    只留下6的一個面!!

    “小子……!!!!你想干什麼!?!?”

    幾乎是異口同聲,白和向風起都叫了出來。

    “扔骰子啊,不是你們一直催我嗎。”

    伊思開語氣平淡無奇,像山間輕柔的春風。

    手中那墨跡半天的骰子,終是輕輕甩了出去,沒有任何技巧。

    第一投,3點,但是被紗布蒙住了。

    伊思開嘴角輕輕一動,像是無事發生般取了回來。

    “你一直說什麼殺手 ,底牌之類的……”

    “怎麼就知道,我沒有準備哪?”

    話畢,伊思開又甩了一次骰子出去,又是被紗布蒙住的2點。

    “我可是,費了好大的勁啊,才到這一步。”

    伊思開又取了骰子回手上,向風起不知眼前這傻子在搞什麼,現在3和2的垃圾點數,也敢大放厥詞。

    “最開始為了讓旋轉骰子和高空拋出這兩個行為烙印在你心里,我可是費了好大的勁。”

    “早就看穿你的旋轉投擲千術了,為什麼一直不禁止你,為什麼早就知道你有動態視力,我還一直使用旋轉投擲?”

    “為什麼要到最後,才讓彼此廢止模仿的行為?”

    “因為,模仿起來可能會讓繃帶脫落呀。”

    “嘛…終于是取消了模仿階段倒也是省事。”

    “順帶一提,你的動態視力,你的個人主頁就有,你太愛顯擺了。”

    “我從一早,就知道你有動態視力這個麻煩的技能。”

    伊思開,第三次甩出了骰子,又是被紗布蒙住的2點。

    “哈哈哈哈哈哈,傻子,在說什麼胡話!322,我勝了!!”

    白一語不發。

    “干什麼!白,快點判決!我贏了!你知道的!”

    白依舊一語不發,滿臉的嚴肅。

    伊思開沒有理會二人,竟是第四次伸手向骰子。

    然後,又輕輕擲出。

    “為了不用模仿,不旋轉,不高拋,我費勁了力氣。”

    “我確實,沒有你懂的多,但是,懂那麼多,還不是自尋煩惱?”

    終于,出現了沒有被紗布遮蓋的6點。

    “這,就是我一直醞釀的底牌。”

    “抱歉啊,沒有一直吱吱喳喳地炫耀,只有這樣最後默默拿出來了。”

    拿起平面上的六點,伊思開終于像是扒開烏雲的明月一般,帶著滿滿的疲累,喜逐顏開。

    “白??你干什麼??他怎麼投了第四次點數!?”

    像是意識到什麼,向風起觸電般,瞠目結舌,說不出話。

    “你…………!?!?”

    “玩家伊思開,第一次投擲點數,得點為6。”

    白終是回歸了那平淡無奇的語氣,又變出了那大煙斗,抽了起來。

    他知道,游戲,結束了。

    “第一次!?!?他不是第一次,是第四次!你這笨蛋大熊有眼楮嗎!?!?”

    向風起咆哮道。

    “喏,你不是最愛跟我講規則嘛……?”

    伊思開說著又輕輕將骰子甩出,接著按了按自己右手背的刺青,指著虛空處,道︰

    “對方玩家將駕駛本車輛。”

    “面上數字讀數情況。”

    再次強調,然後他拿起剛投擲出的被紗布厚厚遮蓋的5點,又指了指那虛空處只有自己能看見的游戲頁面里的規則,一語雙關地對氣急敗壞的向風起道︰

    “哦,忘記了,你看不見。”

    然後又是第六次投出了骰子,依舊是紗布包裹的1點。

    又撿起,又投出。

    又撿起,繼續投出。

    “……!!!白!!他這是違反規則的!!他破壞了骰子!!規則里寫明不可以破壞骰子!!”

    “沒錯,伊思開沒有破壞骰子,但是,現在的骰子也只有6這一面。”

    “什麼……!?”

    “向風起,在最開始,游戲開始前,伊思開先生說了‘雙方玩家不能使用’……”

    “而你為了反將一軍,提出了’可以使用,但是若被發現算負’的說法。”

    “再之後,你因為自己的多慮,提出了‘追加規則,不能破壞游戲道具’。”

    “這,可都是雙方玩家同時確認過的規則。”

    那純白無瑕的大白熊,竟是開始從眼楮邊緣,有象征憤怒的黑色煙霧蔓延而出。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

    “游戲管理員和雙方玩家確定過後的規則,便是鐵律。”

    “鐵律,是不容侵犯的!”

    那白的臉,此時已是完全染黑了去,其中一只眼楮閃著猩紅之色,死死盯著自己底下螻蟻般的向風起。

    向風起抬著頭,看著那本純白無瑕的大白熊,此時已是黑雲籠罩,烏雲密布,如山般用巨大的身子俯瞰自己,那投射而來的陰影將自己都盡是遮蓋了去。

    “是伊思開,是伊思開那賤種,在最開始誘導我說出這句話!!”

    “啊——————!是伊思開!!”

    向風起精神已然是崩潰,然而白卻不理不睬,伊思開只是不斷重復著投骰子,然後拾起。

    “在剛才,玩家伊思開扔出了第二次的6點,請繼續。”

    撿起,投出。

    撿起,又投出。

    像是過往朝代那最殘酷的凌遲之刑,每一次伊思開簡單的動作,就像割掉了向風起身上一塊肉。

    作為法律高材生的向風起,應該很能體會。

    “確實,是1/216的概率。”

    “但是,只要有希望,就可以無限嘗試,然後成功。”

    這麼說著,伊思開輕輕一投,那唯一沒有被繃帶遮蓋的面,終是露了出來。

    第三個六點。

    “不是說了嘛,我這小小的醫師呀,紗布能蓋住傷痛,能帶來希望。”

    “但是卻……遮不住人心的丑陋與破洞。”

    “你這屠刀,終是折了。”

    伊思開握著最後一個6,淡淡道。

    “玩家伊思開湊齊6的三連,觸發對向風起的大懲罰!!”

    白看著伊思開手上的點數,高聲朗誦道。

    “多少來著……?”

    “噢,216秒的折磨,你就好好承受吧——”

    話音未落,伊思開便輕輕指了指自己。

    白心領神會,小胖手悠然一擺,那伊思開的身影竟是幻化成霧了去。

    “我真的想知道,你這樣的生活,真心覺得……

    幸福嗎?”

    這是全身霧隱而去之後的伊思開,輕輕留下的最後一句話。

    冰冷刺骨,振聾發聵。

    二人面前的界面兀自彈開,藍白色的大字冷冷地打在向風起臉上。

    “不——!!白!!不要!!!”

    “我,我是大家的神啊!!不要啊!!!!”

    向風起終是呼天搶地,頹勢盡顯,只剩下一個鐵皮架子的豪華轎車倒是開始摩擦著光滑的地面,發出刺耳的剮蹭聲,開始以四十米每秒的勻速呼嘯狂奔。

    那早已不擋風的擋風玻璃,伴隨著高速,陣陣勁風穿透而過,再次打在了向風起的臉上。

    啊,是那陣風。

    是小時候,喝著臭溝水時,吹過的風,這味道,我認得。

    綠景超商得名的原因,便是因為超商身後那依山傍水的環境,作為s市最延綿不絕的塘朗山,距離這人間仙境,也不過數百米距離。

    啊,小時候,為了那微不足道的小錢,跨越過去的山,好像也是叫塘朗山?

    耳邊風聲蒼勁而過,雙手因為顫抖,早已抓不住厚毯子,被卡在主駕駛座位的脖頸處往後飛揚。

    遠處看,像極了小時候滿山跑時,幻想自己是超人時,自己脖頸上綁的那塊破布。

    雙眼因為被激烈地拍打著,早已睜不開了,那老練又滿布溝壑的臉此刻仿佛也被面向的烈風撫平,歲月如梭,仿佛一切,迎著這帶著陣陣臭味的風,回到了過去。

    身心,又回到了童年那為了果腹而滿街奔跑的日子。

    車子,終于駛離了綠景超商的玻璃後門,遠離了夢幻的銀河,走在水泥地上。

    睜眼,又回到了千辛萬苦才偷渡到的城市,高攀不起的書桌與班級,周圍還是那些自己以為友善相待便能與其好好相處,一起走到畢業的同學。

    輪殼,在水泥地上,擦出巨大的火花,徑直就往塘朗山腳厚厚的土坡而去。

    閉眼,自己關上了所有的法律書籍,撕毀了所有的卷宗,勝訴了為什麼也不高興。

    手上,是帶著同學血肉的剃刀從他們身體里抽離,血滴在自己豪華的郊野別墅地板上,在安靜的午夜,特別響亮。

    睜眼,又回到了喝著臭水,吃著垃圾,母親在旁叫我名字的日子。

    閉眼,是媒體的閃光燈,是熱搜的頭條,是不苟言笑的自己。

    睜眼,像是走投無路的脫韁野馬,面對咫尺的高聳土坡與密林,飛馳的車子也帶著傲氣,不服輸地迎面撞去。

    閉眼。

    那是,外公住過的山。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刃千謎 | 刃千謎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