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恐怖靈異 刃千謎 第二十四章 粉色的回憶

第二十四章 粉色的回憶

小說︰刃千謎| 作者︰迷走花生道| 類別︰恐怖靈異



    s市,傍晚,crow酒吧。

    面對極其可能是來自于甘博爾故意的宣戰與挑釁,伊思開和索芙十分緊張。

    畢竟這里是現實,可不是游戲世界,在這里死了,就是死了。

    但是轉念一想,在游戲里死了也沒有好到哪里去……

    二人眼神交換,不免回應彼此一個寒顫。

    伊思開推測,甘博爾這瘋子很可能已經在游戲里物色了一群適合的喋血狂徒,靠著他的能力收攏他們。單單是游戲帶來的殺戮以及肆意掌握別人生死的權利,恐怕已經能讓這群獸癲狂。

    在千人積木里,伊思開可是看的太清楚了,甘博爾的暴力與智謀。

    而更恐怖的是,他們回到現世,偶然看到那兌換比率……

    他們會繼續展開游戲,並且狩獵追蹤現實中的游戲玩家,幾乎是板上釘釘的合理推理。

    伊思開雙手不自覺地顫抖,感覺自己好像已經落入甘博爾的鼓掌之中。

    “哈哈,小開你很緊張,面對黑羅的時候倒是十分霸氣呢!”

    索芙強裝鎮定,逗著伊思開,說罷模仿了伊思開當時那左手纏繞黑紅霸氣的模樣,輕輕拍在了桌面上。

    伊思開愣是被著妮子逗得又好氣又好笑,卻又似明白什麼一樣,瞬間沉思起來。

    黑羅?對呀……這麼可怕的對手我當時都鐵骨錚錚地對抗了。

    我擁有,能拯救自己,與索芙的能力。

    只要依靠這個,我們就有可能擊敗甘博爾和游戲運營方他們。

    “誒?說起能力……”

    伊思開從自己的思緒中歸來,語氣平緩了一些道。

    “索芙,你的,搞明白了嗎?”

    “當然!這兩天我可沒有白過!仔細回想和盡量研究了!”

    索芙鼓起了腮幫子,瞪著圓圓的大眼,覺得伊思開有點失禮。

    “我這能力就是可以和動物交流並且讓其按照我的想法行動,但是24小時只能用一次。”

    “但是……來到現實世界我無論怎麼嘗試,都使不出來。”

    攤了攤手,索芙抿了口西瓜特飲,表示自己都是仔細研究了系統和綜合之前自己的所有情況得出的結論。

    “果然,你也是。”

    伊思開毫不意外地道。

    “我的,在現世,也是完全使不出。”

    “在二十一點最後,那時我心思一動,就能使出這個讓東西崩裂的能力,整個過程渾然天成仿佛寫進基因。”

    “我回憶了一下,那些小小的規則顆粒大概是1厘米厘米的小立方體吧。噢,補充一下,我24小時可以使用3次……”

    “咦!好狡猾!為什麼我只有一次啊!”

    “你這個能力,運用適當,比如叫動物替代自己作戰,可比我的可怕多了好不好……”

    伊思開對著氣鼓鼓的索芙,無奈地白了一眼,又別了一眼已經醉了在呼呼大睡的秦天然。

    對于能力的深究與應用範圍探索,二人倒是一致認為需要下次進入游戲內盡力摸清。

    畢竟,這是二人壓箱底的底牌。

    “呼,不過這麼想來,甘博爾他們,估計也是沒法在現世中使用能力,倒也是公平。”

    伊思開找到一絲安慰般松了口氣。

    “雖然現在還不知道怎麼觸發下一輪游戲,但如果公平地進入游戲世界,我們現在也會讓他吃不了兜著走的,對吧?”

    伊思開看著索芙,終于是輕松了下來。

    “說起來,索芙你的能力應該算是偏操縱系?我的倒是偏破壞系……”

    “如果我沒猜錯,甘博爾估計和你一樣,也是操縱系的,但是他的對象是人。”

    “居然憑借惡魔般的能力使得人們追隨自己,然後肆意殺戮,真的是魔鬼!”

    伊思開越說越激動,千人積木里甘博爾如何利用玩家堆砌死亡人牆的畫面歷歷在目。

    “還有,其實索芙你離開賭命二十一的時候沒注意吧,我們被金色的毫毛救了。”

    索芙搖搖頭,那時的她全部精力都著了魔似的在命途卡與躲避黑羅追殺的黑羽上,哪里來得及看什麼毫毛。不過她確實很好奇她和伊思開是怎麼從黑羽殺陣中幸存下來的。

    于是在得知伊思開說有幾道帶著電光的金色毫毛兀自出現,並且將所有黑羽盡數斬落時,她居然有些亢奮。

    “得了得了,你別太興奮,雖然我不能十分確定發生了什麼,但是——”

    伊思開目光銳利起來。

    “那金光其實並不是在幫助我們的,更像是在說黑羅瀆職了。”

    “至少,我是這麼認為的……”

    伊思開不知哪里來的把握與直感,但是他總感覺那金光毫毛,只是為了適當地阻止越界的黑羅,而救助自己,只是順手之勞。

    更不消說,從那凶狠黑羅的殺招都被簡單攔截看來,這金色毫毛的主人無疑擁有更強大的力量與地位,不然不可能憑借這極其微弱的力量就將黑羅完全制服。

    這一切一切,看來都藏著太多的謎題了……

    “太多無辜的人,都被卷進來了,被亡命的瘋子無情地屠戮。像秦天然這樣的學生,居然也要投身到死亡游戲中來,太不公平了!”

    伊思開望著不勝酒力的秦天然。

    “不管你說我是偽善也好,假正經也好,我認為這個游戲的運營和像甘博爾這樣的瘋子都是應該得到報應的。”

    “我……我要擊潰他們。親手手刃了這些草菅人命的惡魔。”

    伊思開脫口而出的一句話,這帶著自以為是的態度與莫名的使命感,甚至嚇到了他自己。

    有點慌亂地看著索芙,卻迎來了理解與期望中的溫暖笑容,明眸皓齒,像是還淌著露水的嬌嫩櫻桃。

    “嘿嘿,我就知道你會這麼說的,我認識的伊思開,就是這麼一個熱血莽撞的老好人。”

    “而且,還熱衷解謎。”

    索芙嫣然一笑,仿佛意料之中。

    “善良,是我對你一直的印象。不枉你最後讀醫科懸壺濟世去了呢。”

    此等肺腑之言,伊思開听罷,雖然自己現在只是半吊子的小診所助理,但也不免有些觸動。

    “也許初中那件事對你我的影響,比我們想象中的還要深淵罷……”

    “我們的人生軌跡從那天起都被改變了。”

    索芙低頭抿了一大口特飲,眼眸望穿秋水,眼神迷離好像灑在了過去。

    伊思開看了看還好仍在迷糊的秦天然,示意她趕緊打住回憶。

    為了避免索芙觸景生情繼續回憶,伊思開看了看表,示意時間不早了,便想著叫醒秦天然一同離開。

    執意想送醉醺醺的秦天然回宿舍,便詢問他住哪,卻沒想到秦天然吐著酒氣硬要說自己可以一個人回去。伊思開竟實在拿他沒辦法,也只能隨他去了。

    “我是大男子漢了!……呃!”

    打著酒嗝,喝了滿滿一大杯長島冰茶的秦天然上了伊思開叫的車。

    “到了發個微信啊!隨便做個好夢~”

    伊思開對著遠去的車尾燈,此前已經和秦天然互換了微信號。

    終于支走了秦天然,伊思開和索芙突然的二人獨處,傻站在街上,居然顯得有點尷尬局促。

    “要不到處逛逛?”

    伊思開打著哈哈,想起索芙的行李還在自己的車尾箱。

    “好呀。”

    索芙很爽快。

    走在二人小時候走過無數次的步行街上,一磚一瓦,都充滿了童年的嬉笑打罵的回憶。

    伊思開本想化解尷尬,卻沒想到氣氛好像更加緊張微妙了起來。

    “額……對……對了,為啥只有你在千人積木里有點數呀?”

    為了緩解氣氛,伊思開猛地想起這個一直困擾著他的問題,但因為緊張,罕見地有點兒口吃。

    “不止你,甘博爾,還有連那被甘博爾虐殺的林杰,啊也就是心靈感應那個,為啥你們三個人都有能力?”

    “這個嘛……我倒也不是很清楚,難道不是因為本宮的顏值?”

    索芙打算幽默一把,反而把自己逗得嘎嘎笑。

    “拉倒吧,就甘博爾那熊樣,還獎勵能力呢,進游戲沒被雷劈,就是撿到了。”

    伊思開故意不屑一顧,卻挨來了索芙小手一通亂錘與笑罵。

    “誒,對了索芙,你住哪?”

    伊思開說罷,轉身微笑著向奶茶店老板領取了自己和索芙的飲品。

    這妮子,居然又是西瓜汁,真的是十足十的西瓜控,而且一直高糖飲食,居然不胖!

    “嗯……我一個女孩子這麼不安全,外面住又冒著被甘博爾找到的風險,是不是只能找一個靠譜穩定的地方比較好啊?”

    “所以是?”

    伊思開隱約擦覺不妙。

    “你……你家?”

    滿臉通紅的索芙故作鎮定地說著,伊思開先是一愣,然後看著眼前這個可愛靚麗的青梅竹馬,做出了一個十分吃驚的表情。

    “同……同……同居!?”

    “分開睡啊!想什麼呢!!”

    索芙對著伊思開又是一頓亂錘,內心小鹿其實已經怦怦狂跳不止。

    “分……分開睡,那也是同居啊……”

    伊思開白了一眼,頓時無奈地講出了大實話。

    就是索芙再會表情管理,此刻小臉已是像點燃的炮仗,已是炸得滿臉通紅,為了化解尷尬,她趕緊將吸管插進了眼前的西瓜汁里,用力嘬了一口。

    誒——

    “西瓜……?”

    索芙突然自言自語。

    “怎麼了?”

    看見索芙突然呆住,伊思開有些關切地上前。

    “我……看到西瓜好像想起來了……可能關于為什麼我會比你多1點的原因……”

    “出于工作變動,我在上個月見了一個奇怪的經紀人。”

    “我們……關于我是否夠資格接受那個代言工作,好像進行了一個游戲?”

    “不是這種你爭我奪,互相廝殺的殘酷游戲,就是一個很有氣質的男生跟我玩的一個有趣輕松的游戲……好像……叫什麼來著……”

    听到氣質男生,伊思開突然有些吃醋,不自覺拉下了臉。

    “啊,對了,西瓜比武。”

    “對對對,西瓜比武!”

    小腦袋瓜點頭如搗蒜,卻又是惹得伊思開覺得有點可愛。

    索芙一臉打算娓娓道來的神情,嘴里碎碎念著︰“真是怪人,一上來就問我玩不玩游戲。”

    西瓜比武?

    什麼東西,拿西瓜打架?

    也有趣輕松嗎?怎麼打呀……

    伊思開倒是好奇,這妮子自己在a國又經歷了什麼。

    而這听著,又像是現實中的游戲。

    不過更多的,他只是盯著那躍躍欲試的精致小臉,出了神。

    一個人,在外漂泊著實不容易。

    那我就來保護她吧。

    看著陷入回憶的索芙,伊思開默默地想。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刃千謎 | 刃千謎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