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恐怖靈異 刃千謎 第二十二章 殘卷與影響

第二十二章 殘卷與影響

小說︰刃千謎| 作者︰迷走花生道| 類別︰恐怖靈異



    看著伊思開和秦天然投來的那炙熱目光,索芙不免感到有些好笑。

    “也是,果然是想知道這個呢。”

    意料之中般,索芙做了一個意味深長的微笑望著二人。

    “那我就告訴你我還能記得的部分吧——”

    索芙喝了口西瓜特飲,娓娓道來。

    于是索芙將她從沙灘處醒來,到識破到那全是假的環境,以及如何渡橋都告訴了二人。

    “然後呢,然後呢!”

    瞠目結舌的二人,迫不及待想知道後面的發展。

    “那黑袍人居然說他一直在等我,然後給我講了命途卡和通天塔副本的一些事……”

    二人驚訝,怎麼真搞得跟玩網絡游戲似的,命途卡本身就是所謂的魔導具了,在拿來進行二十一點賭局的時候,里面竟然還暗藏游戲副本?

    “這命途卡副本名字……也太中二了吧,‘通天塔’……擱這搞網絡小說呢……?”

    伊思開實在忍不住吐槽,作為現實生活中的年輕人,這名字也太有既視感了。

    “我先是詢問了所謂的命途卡和魔導具,到底是什麼……”

    沒有理會伊思開的插科打諢,索芙繼續淡淡道。

    “那人告訴我,其實除了我們人類生存的這里,也就是現實世界,其實還有很多個別的世界存在著,只不過我們一直感受不到。”

    “那魔導具,就是上古時期,那些天生帶有靈力的人們,在與異界溝通時誕生的產物。”

    “魔導具每一件都神通廣大,暗藏玄機……”

    說罷,索芙居然不知道從哪里摸出來了一個小黑盒子,輕輕地放在了桌面上。

    伊思開和秦天然大驚,這不就是那命途卡的原始形態嗎。

    那給予眾人一頓苦果的罪魁禍首,現在就靜靜躺在桌子上,除了表面那依舊雕刻著的奇異符文,其他沒有任何特殊,只是像一遠古樸素,帶著年代感的精致小盒子。

    在賭命二十的游戲最後,任伊思開怎麼勸說,索芙都像著魔了一樣非要拉著這個不知道何時偷到手的小盒子走,沒想到這妮子居然真的帶回來現世了。

    “正如大家所見,現在的它沒有任何生命力與危險,安全得很喲!”

    為了緩解氣氛,索芙故意做出一個搞怪的表情。

    “好啦,剛才說到我詢問了什麼是魔導具,現在接著說。”

    “我後來追問命途卡是什麼,黑袍人什麼也沒告訴我,不過他身旁那只犬型模樣的動物倒是很激動……”

    索芙簡單描述了一下那只犬型生物,伊思開二人覺得分明就像那殘殺了數人的惡狼的縮小版,現在想起,還是讓人後怕。

    “對于命途卡,黑袍只告訴了我,從古至今它已經進行了許許多多次游戲了。”

    “所以,它吞噬過的靈魂數不勝數。”

    說到吞噬靈魂,索芙下意識地頓了一下。

    “也正是如此,我才了解到,如果是使用命途卡進行多人游戲,那麼勝利的一方是可以選擇將被囚禁的靈魂釋放的……”

    “但是被那惡狼直接吞去的生命……就永久消失了。”

    “倒是這通天塔副本……那黑袍人說只是某一次游戲時偶爾殘留的一絲靈力,被我誤打誤撞開啟了游戲的一絲殘卷,所以我看到的並不是全貌,也沒有能進去塔里。”

    “好啦,就這麼多,所以我連那塔都沒靠近,就被送回來了。”

    伊思開和秦天然二人大驚,如此奇遇,居然沒有進去探個究竟嗎?

    “倒也不是我不想……雖然我確實有點害怕……”

    “我想走近那通天塔調查一番,黑袍人倒也沒有阻止我,只是靜靜在我身旁跟著,看著……”

    “但是我怎麼也靠不近塔底……無論我走了多久——至少我覺得我憑借驚人的毅力走了體感上的好幾個小時了,但是那塔底依然離我很遠。”

    “在我多次嘗試後,那黑袍人似是看不下去了,幽幽念道‘畢竟只是殘片‘,’果然還是資格不符’啥的,就把我送回來了。”

    索芙攤了攤手,示意通天塔殘片的故事到此結束,二人不必再深究。

    言者無心,听者有意,玩味著索芙的奇遇,伊思開嘖嘖稱奇。

    然而,其實索芙漏了一個很關鍵的環節沒有告訴二人,旁人也是無法察覺。

    那就是自己歸來後,對戰黑羅時因為激動,瞳仁處一閃而逝的雷電金光的事。

    不過她倒也是不自知,所以不算故意隱瞞,等到那金光發揮用途的時候,就是很遠的未來了。

    在仔細品位了索芙的故事後,伊思開大口喝了一口眼前的莫吉托。

    清爽的味道夾雜氣泡與薄荷的沖擊,讓他思緒再次通暢起來。

    “那……都聊到游戲了,接下來我們聊聊相關的?”

    伊思開試探道,秦天然像是等待很久一般,猛地點頭。

    “嘛……其實我和秦天然早上踫面時,就聊過這一點了,所以是專門對泡芙你說的。”

    伊思開無意中又點到了索芙的小名,索芙臉上飛速略過一絲紅暈。

    “那就是游戲中,‘死掉’或者說淘汰的人,你猜他們怎麼了?”

    對著索芙不知是喝了酒還是怎麼的通紅小臉,伊思開故意問道。

    索芙倒是也想過這個問題,但是並不知道答案,所以短暫思索無果後便催促伊思開趕緊告訴自己。

    伊思開只是擺了擺手,示意這個問題該由秦天然回答。

    “其實我知道哦。”

    在酒吧坐了那麼久,秦天然終是打開了話匣子。

    “也是偶然得知的啦,在千人積木的時候,其實我和兩個同學都一起被卷進游戲里了。”

    “他們剛好是一對情侶……所以在第一次急促警報之後……就……你能猜到了……”

    秦天然故意停頓,留了個空白,卻依舊讓人聯想到那異性相觸產生的死亡立方體,那是相當不好的回憶。畢竟當初那千鈞一發的時機,要不是因為索芙天生擁有的運動細胞立馬推開了彼此,二人怕是差點也交代在那里了。

    “然後就只剩下我孤身一人了,然後遇到你們。”

    秦天然坦然一笑。

    “再後來,咱們不是回來了嘛,我就想起來了,然後趕緊去找他們,看現實中到底怎麼樣了。”

    秦天然的臉色突然惶恐了起來,露出了很不安的神色。

    “結果隔壁的導師告訴我,根本沒這號人……兩人都是。”

    “我又去他們的實驗室找他們了,卻只找到了他們的師弟師妹,所有人都以為我是不是做實驗做傻了,跑來安慰我。”

    “沒錯,那兩個游戲中消失的情侶,就像人間蒸發般……”

    幾乎是一字一句,料以秦天然再開朗再灑脫,這再次突然的哽咽,也是讓眾人一股寒意冒上心頭。

    “從現實世界中消失了,所有的痕跡都被抹去了……”

    “仿佛他們兩個,就不曾存在過。”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刃千謎 | 刃千謎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