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恐怖靈異 刃千謎 第十一章 命途卡

第十一章 命途卡

小說︰刃千謎| 作者︰迷走花生道| 類別︰恐怖靈異



    就像變戲法般,眾人眼前那詭異小盒子居然生長變幻成了一副撲克牌。

    卡牌是純黑色的,是一種很有質感的黑,仿佛有能量在上面隱約流動。

    仔細看去,最頂端那張卡牌的背面雕刻著精致復雜的花紋,像一件古代的工藝品。

    幾秒前還煥發著奇異生命力的它,現在就安靜地躺在黑羅酒吧那光滑的吧台台面上。

    不負所謂的魔導具之名,周圍散發著危險的氣息。

    伊思開探頭看了看索芙的方向,按照規則,他是最後一位玩家,而秦天然和索芙都排在他前面,這讓他有點兒擔心與不安。

    索芙察覺到他的目光,于是也回望了過去,露出了一絲自信的微笑。

    “我們沒事的。”

    她淡淡地道,于是又招呼了一下隔壁幾個人開外的秦天然。

    秦天然都快哭出來了,但還是報以索芙與伊思開一個故作堅強的勉強笑容。

    “剛才我們的配合很不錯,還套到了黑羅的話。”

    伊思開眼眉一挑,向索芙回應道。

    只要我們在一起,就是充滿可能的,我們一定要回去!

    “好了好了,你們就不要眉目傳情了,不過規則上嘛,倒是允許玩家之間交流的,嘿嘿。”

    大鳥嘴不懷好意地說道。

    “那麼1號玩家譚華,開始吧!”

    黑羅的赤目熱烈了起來,將視線全部鎖定在了他左手邊的第一位玩家身上。

    帶著初戰的膽戰心驚,以及同行玩家們都投來的期許目光。

    作為意料外的開局者,打響初戰的一炮,自然是十分關鍵的。

    縱使是毫無頭緒與準備,譚華也想回應著大家的期待,盡力贏下這第一局,只掃不拖後腿。

    最低限度,也算是對自己的性命負責。

    黑羅不知何時又換回了人類的手,食指猛地在吧台上敲了兩下。

    四張卡牌便應聲從牌堆頂端飛出,在空中短暫懸浮片刻,便隨機分成兩對,落到了黑羅與譚華的手中後,又自動翻成了一正一反的樣式。

    黑羅瞄了一眼,便將一正一反的卡牌,放在了吧台上。

    與之相比,在察覺到了黑羅的卡面信息後,譚華則是很仔細地端詳了牌面信息很久。

    倒不是因為牌面上數字的寫法著實帶著詭異的筆鋒,更奇怪的是拿到手上的那一刻。

    哪怕是譚華,也能感覺到手上這兩張卡牌絕非凡物,那牌面上的符文仿佛每時每刻都在引誘著自己,渴望著靈魂。

    譚華仿佛丟了魂地愣著,在旁人拍打後提醒,才點點頭將手牌放置好。

    “放心,正如我之前所說,魔導具是絕對公平的,不會偏袒任何一方。”

    黑羅瞥了一眼譚華桌面上的信息。

    黑羅︰8蓋牌

    譚華︰10蓋牌

    “哎呀哎呀,拿到不錯的牌了嘛,但是,我不要了,到你”

    “按照二十一點的規定,是牌面數值小的一方先聲明取卡與否。”

    黑羅補充道。

    伊思開不是不想要站起身過去看真切些,因為位于一字排開最末端的他與譚華實在是有些距離,但是他根本挪不動腿。

    這酒吧的高腳凳像有強力吸力般,根本離不開。

    于是他也只能靠同行玩家們的碎語,把握著信息與游戲走向。

    看見譚華剛才愣著的表現,索芙不免有些擔憂,于是仍穿著因為跑通告而需要的啦啦隊服的她,倒是很合時宜。

    “21點這個游戲,是很看概率的。”

    索芙盡量用充滿活力與希望的聲音鼓舞道。

    “因為黑羅只能輸三次,所以他也會很謹慎的,在這里,你就當黑羅的總點數至少是16就好了。”

    省去了簡單的推演過程,大概只是穩定譚華的內心,讓他鎮定下來。

    “嗯……那我……我也不要了。”

    思索一番後,譚華道。

    “雙方都不要牌的情況下,開牌吧。”

    黑羅淡淡地道。那張牌面向下的命途卡不等雙方操作,便自動地翻了開來。

    開牌,黑羅底牌10,總點數18點。

    譚華底牌8,總點數也是18點。

    打和。

    “嘖,可真是沒有意思,下一位!”

    黑羅失望地嘖了一聲,沒有絲毫掩蓋,輕微移了一下身位,對著下一位玩家道。

    看到結果,譚華則激動地從座位上跳了起來。

    座椅對他的禁錮解除了。

    隨著黑羅再次敲擊吧台,那四張黑牌便自動塞到了牌堆的最底下。

    玩家方看到結果後,倒是爆發出了一股不小的掌聲與歡呼。

    就這麼進行下去,估計能行!

    21點這個游戲,雖然也看所謂的概率計算,但是大抵最重要的還是運氣。

    雖然沒有贏過黑羅,但也沒有輸或者觸發規則內所謂的“懲罰”,大家已經覺得不虧了。

    在伊思開看來,雖然多少有點兒掃興,但他還是感到擔心。

    因為這樣看來這游戲太過于正常與平庸了,不像黑羅的作風。

    這一口順利的糖果,倒是讓精神緊繃的大家暫時忘卻了千人積木里的慘狀。

    然而暴露的信息太少,往後的游戲也許會越發艱難。

    冥冥中總感覺……黑羅在引誘著大家走向懸崖邊緣。

    “到你了,第二位玩家,何依顯。”

    黑羅略帶慍怒對著被稱為何依顯的第二位女性玩家道。

    “好……好的。”

    傳來的依然是略帶慌張的回答。

    于是四張卡牌再次從牌堆頂攤了開來。

    伊思開這次想極力察覺,是否在這一瞬間可以偷窺到牌面信息。

    然而讓他失望的是,牌從到玩家手中再到展露之前,仿佛只是一張精致的純黑卡片。

    根本沒有任何信息。

    片刻,黑羅和何依顯手上便各執兩卡,然後放置于吧台上。

    黑羅︰7蓋牌

    何依顯︰2蓋牌

    看見牌面信息,黑羅饒有興致地對何依顯做出了一個“請”的手勢。

    雖然轉瞬即逝,但是伊思開和索芙都看出來了,黑羅那烏鴉紅目里一閃而過的不懷好意。

    何依顯咬了咬嘴唇,底牌是6的她,此刻是毫無疑問要拿牌的。

    “要……要牌。”

    她顫巍巍地道。

    听聞此言的黑羅,大鳥喙興奮地扭出了一個詭異的弧度。

    桌上的命途卡堆像听從何依顯命令般,迫不及待地彈射出了一張新的卡牌到她面前的攤牌處。

    與之前不同的是,這次的卡牌即使彈出後,居然也是純黑色的。

    正當大家都察覺到隱約的不對勁時,那黑色的命途卡上紋路上,居然流過絲絲紅光。

    那紅光像鬼藤蔓延般,很快就流過了整個卡面的紋路暗槽。

    繼而紅光大盛,直視的人們都不自覺地伸出手在眼前,遮住那刺眼的光源。

    紅光散去,卻響起了極其詭異的躁動聲。

    眾人再次望去,被喚作何依顯的女子卻已經不在座位上了。

    雖然大家只是剛剛互相認識過的陌生人,但是仍有人辨認出了那兩截因為桌椅之間角度,而未能被撕咬吞噬到的小腿。

    兩截無辜的小腿仍噴著血,孤零零地站在高腳凳之下。

    還來不及放聲慘叫,何依顯抽取的第三張命途卡上的圖案居然像肉瘤增值般脫離了卡片的束縛,以奇異的生長速度歪歪扭扭地拼出了一個巨型的狼頭。

    那詭異的狼目,與此前命途卡小盒子上的獨目,如出一轍。

    那齜牙咧嘴,凶牙叢生的赤紅狼頭嘴上還掛著幾絲肉的組織與衣物縴維。

    何依顯竟是連聲音都來不及發出,就被這命途卡上憑空誕生的怪物給生生吞了去,只留下了穿著殘破牛仔褲的兩截小腿。

    “哎呀哎呀,這麼倒霉,直接就觸發了紅色的印記呀……”

    黑羅淡定地伸出手,從狼頭下方,取過何依顯那招致死亡的第三張卡牌,在指尖撥弄著。

    那卡面上現在居然用詭異紋路描繪出了9的數字。

    “你拿到的17點,可惜,按照規則結算卡面信息比點數比拼要更優先…現如今,你也無法跟我拼點了呢。”

    “我是不是忘記和你們說了,命途卡的特異能力……嘎嘎。”

    “當一個玩家湊齊三張命途卡的時候,第三張命途卡將觸發隨機事件印記。”

    “好啦,下一個玩家。”

    眾人喉嚨處憋了半天的驚呼與慘叫,終于肆意地在小小的酒吧里釋放了出來。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刃千謎 | 刃千謎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