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恐怖靈異 我渡了999次天劫 第十二章 議論(慶祝大封推加更第三更)

第十二章 議論(慶祝大封推加更第三更)

小說︰我渡了999次天劫| 作者︰藍白的天| 類別︰恐怖靈異



    五蓮劍宗來了一個練氣期掌門人,是太瓊門的掌門。

    對于這個太瓊門,年輕一輩並不是很熟悉,只有一些老輩分的,才有那麼一點印象。

    原本這足夠成為一項談資,內容都現成的

    一個仙門的隕落,從練氣期掌門開始。

    但是當天晚上,就出來了一個更加勁爆的談資。

    有人過了五蓮劍宗的煉魂橋

    這消息是怎麼爆出來的

    听說是青蓮峰峰主甲酒真人,酒喝多了以後,在青蓮劍宗里面到處閑晃的時候,不小心說出來的事情。

    有知情人士表示,當時原話是這樣的

    “蜀山逍遙宮出了一個紫陽真人不算什麼,我們五蓮劍宗馬上也要出一個比他強百倍,強千倍的

    走過煉魂橋的,就問你資質佳不佳”

    這已經不是佳不佳的問題了。

    五蓮劍宗的煉魂橋,那可是五蓮劍宗的寶貝,說是鎮派之寶都毫不為過。

    專門用來挑選資質上乘的弟子,不僅如此,若是能夠走上煉魂橋,走的距離越遠,所獲得的好處就越多。

    以往資質最佳的弟子,也不過才走過了一半,听說下橋之後,坐地突破到了築基期,著實神奇的很。

    現在出了一個走過煉魂橋的弟子,那還得了

    大家議論紛紛,有說這個走過煉魂橋的是五蓮劍宗的,也有說不是,說是其他門派的。

    至于到底是誰走過了煉魂橋,大家就真的不知道了。

    不過甲酒真人看上去是知道的,但是就算是他醉酒狀態,也是如何問也沒說,更不用說第二天他清醒之後了。

    那是直拍腦門子後悔。

    按照青蓮峰弟子的話來說,峰主回去之後,直恨得把空酒葫蘆都砸了,還揚言這輩子不喝酒了。

    各門各派也都開始自查自己這次帶來的弟子,有沒有走過煉魂橋的。

    他們也希望自己門派里能出個這樣的,不听話,晚上到處亂跑的“孽徒”。

    這樣的事情,當然是大家門派內部私下交流,大家都有途徑知道,但是大家都不說。

    揣著明白裝糊涂,心照不宣。

    不過沒門路的太瓊門,掌門河圖和唯一的弟子清明,兩人就不知道這件事情。

    當有人私下里討論著這件事情的時候,河圖正躺在打著的地鋪上酣睡,原本睡在床上的清明,也安安靜靜的在河圖的身邊打了一個地鋪。

    五蓮劍宗,通天峰。

    通天峰的大殿之中,峰主凌霄真人正一臉怒氣沖沖的表情從外面走進來。

    他的身後還跟著一個面容白淨,身穿白色修行服的年輕男人。

    面容雖然年輕,但他的修為可一點也不低,而且實際年齡,也不小。

    “龍韜,你說這個甲酒真人,是不是太過分了”

    凌霄真人氣憤不已,手指頭指著青蓮峰的方向

    “都說了要保密,昨夜喝了酒就到處說,掌門還不責罰他,你說氣人不氣人”

    “父親,事已至此,我們應該想想該如何補救才是。”

    被稱呼為龍韜的年輕人皺著眉頭說道

    “若真是走過了煉魂橋的仙才,那必不能輕易錯失,有沒有查出是哪個峰的弟子”

    凌霄真人沉吟了一下,搖了搖頭

    “昨夜已經查了一夜,我五蓮劍宗之中,並未有擅離職守的弟子,就算是那些剛剛上山的內外門弟子,也都沒有獨自外出的。”

    “這麼說不是我們劍宗弟子嗎”

    龍韜猶豫了一下,說道

    “那可如何是好”

    “莫急,雖說不是我劍宗弟子,但我們昨夜便已經知道,大致會是誰了。”

    凌霄真人摸了把小胡子,說道

    “是太瓊門。一個叫做清明的小姑娘,真乃無上仙才,十有八九,便是她過的煉魂橋。”

    “太瓊門”

    龍韜稍微一愣,隨後說道

    “就是昨日來的,掌門是練氣期,只有掌門和弟子兩個人的小派

    那樣的門派,竟有能走過煉魂橋的弟子”

    “是否有仙才,可跟拜的什麼門派沒多大關系。”

    凌霄真人笑了一下,不過很快對著龍韜說道

    “龍韜,以後若有機會,你可與那太瓊門的弟子多多接觸,那樣的仙才,若能結識,對你日後的修行也是大有好處。”

    “父親,我知道了。”

    龍韜拱手應了下來。

    凌霄真人點了點頭,說道

    “來,讓我看看,你最近的修行如何。”

    “是,父親。”

    河圖一覺醒來,看了眼邊上睡覺的清明。

    在掌門師兄身邊裝睡10

    行吧,還能說什麼呢

    外面已是天色大亮,河圖全然沒有一般練氣修士那般,起早貪黑練功的興頭,畢竟八百多萬的練氣值,也不缺自己練得那幾十點了。

    早在太瓊門的時候,河圖就是天天睡到自然醒,昨晚上睡得太晚,早上起得遲,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只不過在五蓮劍宗的時候,河圖就有點緊張了。

    畢竟在河圖看來,自己師父和門派的面子很大,大到蜀山逍遙宮的首徒都恭恭敬敬的跟自己打招呼。

    去見劍宗掌門,劍宗掌門甚至喊來了其余四峰的峰主一同會面。

    這麼大面子,會不會一大早一開門,就一大堆人過來拜訪啊

    河圖有點擔心,照了照鏡子,又梳梳頭,確認自己形象沒問題之後,這才推開了自己的房門。

    冬日的暖陽照在河圖的臉上,不那麼刺眼,暖洋洋的。

    院落里冷冷清清,只有掛在房門的太瓊門的牌子,被一陣風吹的稍稍有些晃動。

    別說來拜訪的人,就連打掃衛生的人都沒有一個。

    河圖回到屋子里,搬了一個凳子,坐到了房間的門口,看著外面發起了呆。

    內心不禁懷念起了悲壯跳崖的護山神獸。

    可惜啊,一口都沒吃上,白養了

    以前沒事的時候,還能玩一玩護山神獸。

    後來護山神獸跳崖了,自己和清明小師妹第二天就離開蒼山來五蓮劍宗,一路上走走看看也不算無聊。

    到了五蓮劍宗,反倒是一覺睡醒無事可做了。

    原本還想著會有很多人,會聞訊過來拜訪,自己還能左邊一個真人,右邊一個叔伯,嘴巴甜一點,多搞點好東西。

    但現在看看,情況似乎並不是這樣。

    身後傳來了細微的聲響,沒多久,清明小師妹也搬了一個凳子坐到了河圖的邊上。

    河圖看了看冬日的暖陽,又看了看身邊的清明小師妹,說了一句

    “還是出去走走吧。”

    “是,掌門師兄。”

    龍韜從通天峰出來,沒花多少時間,便已經詢問到了太瓊門客房的所在地了。

    身為通天峰峰主凌霄真人的兒子,又是通天峰的首徒,龍韜可以說是五蓮劍宗,最有前途的年輕修士之一。

    但在人才輩出的五蓮劍宗,如果沒有他父親的支持,他是無法達成現在的成就的。

    他是靠著通天峰一顆一顆丹藥喂養起來的天才。

    不過龍韜自己並不是這麼想的,身為通天峰的首徒,他有著自己的高傲。

    通天峰弟子們對他的恭敬自然是不用說的,就連那些其他門派的弟子,在路上看到他的時候,也都會私下里竊竊私語一陣。

    “那就是五蓮劍宗的龍韜真人”

    “听說幾十年前就結丹了,金丹二品,差一點點就一品了”

    “二品也很厲害了,這可是上品金丹,有望一窺仙道啊”

    龍韜一路上享受著那些外人們的夸贊,自從許多年前的仙緣大會上,自己大放異彩,便已經盛名在外,現在各大仙門,或多或少都听過自己的名字。

    不過一想到那個走過了煉魂橋的人。

    龍韜就是一陣的不舒服,心里還有些抵觸。

    他清楚的記得,自己當年才剛剛練氣,走煉魂橋的經歷。

    那是信心滿滿的走上橋,哭著走下來的。

    在橋上所忍受的那種痛苦,龍韜是這輩子都不想體驗第二次了。

    即便是忍受了這樣的痛苦,龍韜也沒有走過太遠,也不過是比其他的同門稍遠一些。

    甚至還比不過一些資質上乘之人。

    這一直都是龍韜內心隱隱的傷痕,但凡誰提起煉魂橋,他心里都要不舒服一陣。

    他一直覺得,我命由我不由天,這煉魂橋挑選弟子,本就是荒誕的事情。

    沒有走過煉魂橋,我不是照樣成了通天峰首徒

    正因如此,對于那個可能是走過了煉魂橋的人,龍韜心里其實是略有不屑的,尤其是听說很多仙門都在討論那個人的時候。

    但既然是父親的意思,龍韜還是放在心上的。

    他現在就帶著昨日見過太瓊門兩人的劍宗弟子,一同前往太瓊門暫住的地方。

    打算先去打聲招呼,露個臉,互相認識一下,再做下一步的打算。

    只不過他還沒有走到地方,便被身邊的劍宗弟子給拉住了。

    那劍宗弟子指著前面庭院里的兩個人,一個年輕的男人,一個看上去不過十來歲的小女孩,說道

    “師兄那兩人,便是太瓊門的兩位弟子了。”

    龍韜正要上前去,卻看到了有另外幾個人,已經朝著太瓊門兩人走過去了。

    這是慶祝今天a大封推的加更。

    今天y一位大神霞飛雙頰的一卡在手,200字大神的書,質量有保證的,大家去看看吧。順便求推薦票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我渡了999次天劫 | 我渡了999次天劫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