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恐怖靈異 我渡了999次天劫 第十章 甲酒真人(0:00第一更)

第十章 甲酒真人(0:00第一更)

小說︰我渡了999次天劫| 作者︰藍白的天| 類別︰恐怖靈異



    五蓮劍宗的峰主們雖然奇怪,為何一個煉氣期的修士,能夠成為一方仙門掌門。

    但這畢竟是太瓊門的事情,他們也不便多問。

    河圖被請進了大殿之後,先是對著白松掌門行禮,隨後對著其余各峰峰主一一行禮,名字也都沒喊錯。

    滿臉通紅的甲酒真人就奇怪的問道

    “我們好像未曾蒙面過,你是如何知道我姓名和身份的”

    其他的各峰峰主也是一樣的疑惑,他們很肯定自己是沒有見過河圖和清明的,這是他們第一次相見。

    河圖也不慌,不急不躁的說道

    “家師雲游之前,曾經與晚輩說過,五蓮劍宗乃是正道翹楚,仙門大派,以後若是與五蓮劍宗有來往,定然不能失了禮數。

    來之前,晚輩做了一些功課的,若多有冒犯,還望諸位長輩見諒。”

    五蓮劍宗也算是有頭有臉的門派,掌門和峰主也是經常出入大場合的,又是化神期大佬,也算是名人了。

    河圖這個理由倒也能夠解釋的通,大家其實也並不在意。

    他們更加在意的是,那個叫做清明的女孩,到底是不是過了煉魂橋的修士。

    至于河圖

    不可能的,這種資質,別說走過煉魂橋,人家背著他,都不可能把他背過去。

    “我與你們師父師兄弟相稱,已有四百年交情,便不用這麼生疏。

    便喊我一聲白松師叔好了。”

    白松真人慢吞吞的把話說完,他到沒有因為河圖資質平庸,境界低微就蔑視他。

    天重真人好歹也是人家的師父,而河圖現在還是太瓊門掌門。

    更何況,到了白松真人這樣的境界,喜怒哀樂這樣的情緒,已經很少再會出現了。

    心無所住始修真啊。

    河圖很快就喊了一聲“白松師叔”,白送的合體期師叔,不喊吃虧啊

    清明見到河圖喊了,也跟在後面喊了一聲“白松師叔”。

    認親的全過程,到這里也就算結束了。

    接下來,自然是要說正事。

    河圖到這里來,可不光光是來認親而已的。

    河圖醞釀了一下感情,一下子就紅了眼眶。

    “師叔啊佷兒到這里來,除了是來參加異寶大會之外,還有一件事情相求啊”

    白松真人點了點頭,掐指算了算,皺了皺眉頭,擺了擺手。

    “錦銘師佷且說。”

    河圖趕緊把自己一路上想好的求庇護的理由說出來了。

    師父找批發商算賬,十年未歸這種丟人事情,肯定不能說的,只說師父是雲游去了,何時回來他也不知道。

    自己引來天劫十年,渡了999次紫雷天劫的事情,也不能說的,這事情說出來,怕不是要被人當傻子。

    河圖只說太瓊門自從師父離開之後,沒事就打雷,還打紫雷,經常劈壞這個,劈壞那個,人不死已經是萬幸。

    總這樣也不是辦法,門派里房屋都劈壞完了,借著異寶大會的機會,特來求助

    天劫的事情,河圖沒打算瞞,也瞞不住。

    要知道楊偉,劉產兩師兄弟,就是五蓮劍宗的,他們可是目的了紫雷天劫。

    楊偉劉產一說,那不就兜不住了嗎

    河圖也沒說的太明白,心里是想著一直白吃白住下去,等到自己修行有突破了,再做打算。

    畢竟自己和小師妹這點修為,沒有大仙們的庇佑,實在是太危險了。

    最主要的是,怕天劫啊

    那紫雷天劫太嚇人,如果沒有護山大陣,河圖簡直不敢想。

    太瓊門的護山大陣不行了,五蓮劍宗的可以勉強用一下的嗎

    河圖說完之後,就等著白松真人說話了。

    哪想到白松真人突然微眯起了眼楮,一言不語,就好像入定了一樣。

    旁邊的峰主們倒是見多不怪的樣子,其中甲酒真人還一直捏著手訣,面容高深莫測。

    巳齋真人的傳音就進到了甲酒真人的腦海之中。

    巳齋真人甲酒,他說的是實話真有紫雷莫名其妙劈了太瓊門十年之久

    甲酒真人嗯,是實話。

    凌霄真人你假酒喝多了

    甲酒真人說的什麼混賬話,我大卜算術何曾失過手,何況還是對練氣修士

    太南真人甲酒師兄說的是啊。

    巳齋真人上次對蜀山逍遙宮的那個小輩不就失手了叫紫陽真人的那個。

    甲酒真人一品金丹,偶有失手,也是合乎常理的事情。

    凌霄真人呵呵。

    四個峰主用神識聚在一起聊天,聊得正開心呢,卻沒發現河圖已經瞪大了眼楮,

    這四個人在腦海里的聊天完完全全的顯露在河圖的眼前。

    名字是藍色的,說話內容的字體是白色的,還帶對話框的那種。

    就跟聊天群一樣

    最扯的是還有一個輸入欄,河圖感覺自己只要在輸入欄里說出想要說的話,然後發送出去。

    對面這四個正在聊天群里瘋狂聊天的峰主們,估計都能第一時間發現

    這種冒險的事情,河圖可不敢做啊

    而這種現象,之前可從來都沒有過啊

    河圖又忍不住看了一眼啊自己的被動技能

    瞞天過海

    難道是這個剛剛才獲得的,瞞天過海的被動技能的緣故

    也確實寫了,大部分時候都能洞察心言。

    估計修士們神識聊天,就是心言了

    河圖正在暗暗震驚,卻見到眼前的對話聊天群,彈出了一個框框。

    甲酒真人強制關閉心神,心言平台已解散。

    看來甲酒真人被冷嘲熱諷了一通,懶得搭理他們了。

    河圖等了一陣,白松真人卻依然在閉目養神。

    河圖估摸著自己得寄出殺手 了。

    雖然多兩個人對于五蓮劍宗不算什麼,但人家也沒有必須要收留自己的理由。

    就因為人家和師父天重真人認識

    河圖打算展現一下自己的特殊才華鑒寶

    不過他正要說話,白松真人卻已經睜開了眼楮,笑著說道

    “師佷的難處我明白了,那麼在天重師兄回來之前,兩位師佷可以暫住我五蓮劍宗。”

    “多謝師叔”

    河圖沒想到白松真人這麼快就點頭同意了,可真是一個好人啊

    “四百年前,天重師兄對我多有照顧,現在由我照顧他的徒兒,也是理所當然。這也是增進我五蓮劍宗和太瓊門兩派之間往來聯系的機會。”

    白松真人露出了回憶的神情來

    “啊,說起四百年前”

    “掌門”

    白松真人正要開始回憶,酒曹鼻子的甲酒真人站出來,打斷了他即將開始的回憶

    “時間已經不早,我們還是讓他們兩人早點回去休息,不如我來送他們吧。”

    甲酒真人說完,邊上其他峰主“嗯”了一聲,都看向了甲酒真人。

    不過河圖和清明在這里,也不好說什麼。

    白松真人掐指算了算,點了點頭

    “也好,便有勞師弟。”

    白松真人說完之後,給了河圖和清明一人一張符咒。

    符咒鎖仙界

    能夠跨過鎖仙界的符咒。只能使用一次。

    看到符咒,河圖又一次感慨,五蓮劍宗真是有排場,出去都要憑證的。

    而白松真人讓峰主親自送自己和清明回去,這待遇已經沒誰了。

    河圖只能在內心里再感謝一下生死不明的師父,然後就帶著清明小師妹,跟著青蓮峰峰主,甲酒真人一同離去了。

    甲酒真人帶著河圖和清明,走到了大殿門口,隨後將掛在腰間的酒葫蘆,朝著天上一扔,單手掐印,口中喃喃自語。

    便見那酒葫蘆一下子變大,從周圍凝聚起了白色的靈氣雲團。

    “坐上來吧,我的法寶飛得快。”

    甲酒真人對著河圖和清明說道。

    河圖謝過甲酒真人,也不客氣,率先爬了上去,回頭伸手,將清明小師妹也拉了上來。

    “坐穩了。”

    甲酒真人提醒一句,操縱著葫蘆法寶飛了出去。

    原本河圖走了將近半個時辰的路,坐著葫蘆只飛了五分鐘就到了懸崖邊上。

    不過這五分鐘也沒浪費,甲酒真人那是從頭到尾問了一個遍。

    兩位小道友,修行如何啊,現在什麼境界啊,喜歡吃什麼啊,有什麼習慣愛好啊

    當然主要問的是清明小師妹。

    不過清明小師妹愛答不理的,很少說話,大部分都由河圖代答了。

    等到了懸崖邊上,甲酒真人“啊”了一聲,然後停了下來。

    “哎呀,你看我這個記性,少了件事情跟掌門說,我得趕緊回去,就只能送你們到這里了,你們自行回去,應該沒問題吧”

    甲酒真人說完之後,河圖欲言又止。

    就見到甲酒真人快速說完,等到河圖和清明兩人下去之後,頭也不回的飛走了。

    不過甲酒真人並未飛遠,他只是飛出了一陣,便又偷偷摸摸的回來了,看著遠處黑夜里的河圖和清明。

    他是存了點小心思的。

    你得過懸崖吧

    那就必須要御寶飛行只要清明現在御寶飛行,甲酒真人就有辦法算出她到底有沒有過煉魂橋

    甲酒真人很快雙手掐起了印決,然後開始在那邊等著清明御寶飛行。

    河圖第一時間就發現了甲酒真人的動向,說來也奇怪,自從十年前開始天劫之後,不管你什麼修為,只要在自己身邊周圍,河圖都能隱隱約約的感覺到。

    甚至蒼山周圍偶有修士飛過,河圖都能感覺得到。

    那種感覺就跟游戲里開了外掛,全圖還帶定位的那種。

    河圖心里有點慌,難道對方已經懷疑這個煉魂橋是被自己弄沒的了

    河圖也不明白甲酒真人為何這麼做,但現在應該煩心怎麼過懸崖。

    “師兄,我帶你飛。”

    清明說了一聲,河圖楞了一下,問道

    “行嗎”

    清明點了點頭,很快祭出了乾坤石來。

    那乾坤石一下子變大,清明第一個跳了上去,穩穩當當的。

    河圖還有點擔心,這可是萬丈深淵啊,一個不小心掉下去可就完蛋了。

    不過清明自信的表情,還是讓河圖定了定神,也跟著站了上去。

    乾坤石穩穩當當的飛了起來,朝著懸崖的對面離開了。

    甲酒真人幾乎在清明使用法寶之後,就已經掐著印決,還翻了好幾次的白眼。

    等到清明離開之後,甲酒真人才一臉興奮的表情,還略帶一絲疑惑。

    他祭出了法寶,開始返回,還自言自語著

    “難道真的喝到假酒了怎麼算都只有六成算了,四舍五入一下就是十成了”

    無內鬼,開始交易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這是一本有仙氣的書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我渡了999次天劫 | 我渡了999次天劫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