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恐怖靈異 我渡了999次天劫 第四章 太瓊門的面子,太大了(零點第一更)

第四章 太瓊門的面子,太大了(零點第一更)

小說︰我渡了999次天劫| 作者︰藍白的天| 類別︰恐怖靈異



    艷陽高照,晴空萬里。

    蒼山之上,早已沒有半點天劫來時的恐怖樣子,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祥和安寧,連只飛鳥都沒有。

    不過在蒼山之巔,太瓊門所在地,卻與這祥和景象格格不入。

    原先最高處的房屋,現在已經成為一片廢墟,其他的房屋也是東倒西歪,雖然勉強還能支撐,但什麼時候倒塌,也只不過是時間問題而已。

    地上的地磚更是被成片翻起,就好像鐵耙子犁過了一樣。

    而在這滿目瘡痍之中,太瓊門掌門人河圖,垂手而立,神情堅毅,手里握著一封已經看了很多遍,皺的不能再皺的信件。

    “我們去五蓮劍宗,參加異寶大會。”

    光著身子,穿上了日月陰陽袍的河圖,語氣堅定的說到。

    “掌門師兄”

    清明小師妹的臉上,露出了些許落寞的神情,而在心情那一欄,悄然發生了變化

    心情可以跟掌門師兄一起下山了50;不喜歡打雷20

    從頭到尾也沒見到清明小師妹的心情,因為門派被毀有任何一點的波動。

    至于河圖,那是相當悲哀的,尤其對于護山大陣被天雷劈的消失這件事情,這可是他和小師妹最大的保障,現在沒了,房舍也都毀的差不多了。

    繼續在這里住,顯然也不可能了,思來想去也沒有地方可去,倒不如去五蓮劍宗踫踫運氣。

    看信里面的意思,五蓮劍宗掌門和自己師父天重真人是師兄弟關系,不趕緊去投奔師叔,天理難容啊

    既然已經決定,河圖就不打算繼續耽擱了。

    首先就是收拾一下東西。

    倉庫里的門派秘籍奪天決,是肯定要隨身帶著的,還有掌門令牌,也要帶,這些都是表明自己身份的東西。

    不然憑著自己練氣期的實力,到了五蓮劍宗,沖著劍宗掌門人就喊師叔,人家還以為是來騙吃騙喝的呢。

    法寶乾坤石,還有寒織雲上天也要帶,雖然現在自己境界不夠。

    剩下的,就沒什麼值錢的東西了,都是些生活用具,鍋碗瓢盆,挑來撿去,也就帶了兩把豬鬃毛牙刷,自己和小師妹的兩套換洗衣物。

    幾樣東西疊放到一起,包裹一系,也沒有多大,背到肩膀上,河圖回頭望一望近乎一片廢墟的門派。

    生活了二十年,還是很舍不得的。有機會還是會回來的,師父雖然走了,自己和小師妹就是唯二傳人,不說重振門派,發揚光大,但起碼要保證能夠安安穩穩的傳承下去,才算對得起師父他老人家啊。

    當然,還有一種師父還活在某個地方的可能性

    我帶著師妹去五蓮劍宗參加異寶大會了,師父若是看到,可以去五蓮劍宗找我們錦銘

    爹爹,我們去五蓮劍宗了,護山大陣被雷劈壞了,房屋也是雷劈壞的,爹爹不用擔心清明

    兩塊寫著這些內容的木板,被掛在一面還算完好的牆壁上,似乎是擔心雨水將字跡沖淡,還有一把布傘,被固定在兩塊木板的上方。

    河圖和清明,背著行囊,漸行漸遠。

    “掌門師兄我們有天材地寶嗎”

    “山上隨便拔點草藥先將就下吧。”

    “哦,好。”

    清明點了點頭,緊緊的跟在掌門師兄的身後,每一步的腳印都踩在掌門師兄的腳印之中。

    雨後地爛,不想弄髒了鞋子。

    不過清明正對著腳印走著路,卻看到前面的掌門師兄停了下來。

    “等等”

    掌門師兄抬起了手,指向了遠方的天空

    “有兩個人在朝著我們這邊飛。”

    清明順著手指看過去,什麼也沒看見。

    赤霞仙子跟著師兄紫陽真人,駕馭著各自的法寶,小心翼翼的朝著蒼山飛了過來。

    一路上,兩人都釋放出了自己的神識,搜索蒼山可能隱藏的渡劫修士,實際上從昨天傍晚天劫結束之後,他們就在這麼做了。

    但是蒼山之上,別說是渡劫修士,就連一個築基期的修士,他們都沒感應到。

    難道渡劫修士被天雷劈死了神形俱滅,所以才感應不到

    他們覺得有這個可能性,畢竟昨天那天劫的最後一擊,那能叫雷

    那叫光柱子

    哪里的雷電跟個圓柱形一樣,從天上直接往下灌下來的啊

    別說身處其中的渡劫修士了,就赤霞仙子和紫陽真人兩人,離得遠遠的,都能感覺到那最後一擊的威力,是何其的巨大。

    修為淺一些,怕不是都要被嚇破膽子,留下心理陰影,從此不敢奢求成仙。

    天劫都照這樣子搞起來,那哪是成仙啊,是成灰吧

    赤霞仙子就被嚇的不輕,她平日里,听得最多的話,就是旁人吹捧她,只要夠努力,三四五六七八九百年後定然可以得道成仙。

    成仙就必須要過天劫,她不是沒有心理準備,她是修道之人,心性自然堅毅,再大的困難,也不會有任何的懼怕。

    但堅毅歸堅毅,不代表腦子有毛病。

    修行之人是求仙,不是求死,如果每一個天劫都像昨天見到的那樣

    說實話,赤霞仙子甚至一剎那有點迷茫,還不如當年繼續當那個漁村的小姑娘。

    此時,赤霞仙子的心態發生了一些變化

    仙路迷茫100

    不過這樣的迷茫也就是轉瞬即逝的事情,她很快就堅定了心境。

    “師兄,那位渡劫修士,莫非真的在昨日的天雷中魂飛魄散了”

    赤霞仙子跟在紫陽真人的身後,他們已經離的足夠的近,卻依然沒有感覺到有任何靈氣波動的感覺。

    “不好說,我們搜索一番再看。”

    紫陽真人依然在全神貫注的查探著周圍的情況,按照一般的情況,他們本不該這麼快靠近這樣危險的地方,但他們等候了半天,從傍晚等到天亮,也沒有感覺到任何的靈氣波動。

    按理來說,天劫之後,那位渡劫修士,若是沒死,現在應當已經成仙了,成仙瞬間,必定天降異象,仙氣難掩。

    若是死了,被天雷打的形神俱滅,就算是成灰了也該揚一把吧

    這種修為,能引來紫雷天劫的大能,臨死連半個屁都不放的

    但在天雷散去之後,一切歸于平靜,除了被一些被吹的東倒西歪的大樹之外,再無其他,好像無事發生。

    等了半天,紫陽真人是再也按奈不住了,小心又小心的飛了過來。

    “師兄,那里有房舍。”

    赤霞仙子眼尖,才剛一靠近蒼山,她就發現在山頂之上,有幾間房舍,其中靠內的幾間,看上去損毀嚴重。

    紫陽真人一看就知道,那是被昨天那雷劈的

    昨日那天雷之威那麼強,山頭都能給削平了,還能有房舍

    兩人趕忙飛了下去,查看情況。

    太瓊門沒了護山大陣,紫陽真人和赤霞仙子就沒了任何的阻礙,直接飛到了太瓊門院落停了下來。

    一個堆滿了瓦礫磚石的大坑,就是昨日劈了河圖的紫雷留下的,其他建築,也被天雷的余威破壞的嚴重。

    “沒想到這麼偏僻的地方,一無靈土,二無靈水,竟然還有仙門存在,不過這太瓊門是什麼門派,我怎麼沒什麼印象呢”

    紫陽真人看了一圈,他們在上來查看的時候,已經看到了半山腰上損毀的山門,山門牌上寫著太瓊門三個字,顯然這里就是太瓊門的所在地了。

    這里房舍雖有損毀,但大部分的房舍還算結構完整,昨日那位渡劫大能,應該是扛過天劫了,不然此地還能保持完整

    只是不知道為何沒有成仙異象。

    “師兄,這里還留了字,剛剛寫的。”

    赤霞仙子一眼就看到了掛在牆上的木牌,上面是河圖和清明留下來的字

    我帶著師妹去五蓮劍宗參加異寶大會了,師父若是看到,可以去五蓮劍宗找我們錦銘

    爹爹,我們去五蓮劍宗了,護山大陣被雷劈壞了,房屋也是雷劈壞的,爹爹不用擔心清明

    紫陽真人和赤霞仙子看完了木牌的內容之後,互望了一眼。

    太瓊門既然能去參加五蓮劍宗的異寶大會,那起碼不是邪門歪道,這一點讓赤霞仙子和紫陽真人多少有點放心。

    就是不知昨日渡劫是何人。

    就是這太瓊門怎麼這麼奇怪,起碼留兩個修士守家吧實在沒人,安排幾個外門弟子留下來打掃打掃衛生也可以啊,竟然一個人都沒有。

    “師兄,不知那位渡劫前輩會不會去異寶大會,看樣子走了一有一陣了,我們也快點出發吧。”

    赤霞仙子對著紫陽真人這樣說到。

    紫陽真人點了點頭,要是真能在異寶大會遇到那位剛剛得道飛升的大能,那肯定要表明身份,求教一番。

    畢竟大家都不是邪門歪道,蜀山逍遙宮也是修仙大派,對方看在逍遙宮的面子上,沒準會指點一二。

    能被這樣的修仙大能指點,那絕對是百年難得一遇的機緣啊

    兩人再一次騰空而起,御劍飛行。

    只不過兩人才剛剛御劍飛行沒多久,還沒有飛出蒼山的範圍,赤霞仙子低頭一望,就看見了有兩個人影,正朝著山腳下的方向前行。

    那兩人似乎也看到了天上飛行的赤霞仙子和紫陽真人,駐足抬頭觀望了一下,隨後又朝著山腳下移動了起來。

    紫陽真人和赤霞仙子互望了一眼,兩人點了點頭,就朝著快要到山腳下的那兩人飛了過去。

    河圖之前就遠遠的看到了兩個修士朝著太瓊門方向飛過來了,也不知道是來干什麼的。

    河圖不想惹事,三十六計走為上計。

    實在不是河圖太過謹慎,主要是從小到大,一直都听師父說修真界如何險惡,修行之人殺人奪寶,多麼不要臉,說的有模有樣,就好像他老人家年輕時候干過一樣。

    不過他不想惹事沒用,那兩個修士已經飛過來了。

    河圖面子上保持著鎮定自若的樣子,紫陽真人和赤霞仙子,也已經飛到近前了。

    他們兩人的身邊,自動出現了詳細的面板數據。

    王三喜紫陽真人

    所屬門派蜀山逍遙宮掌門首徒

    年齡150

    屬性悟性7,體質7,潛力8,靈力9,定力7,機緣7

    修行功法五仙決;紫霄功

    習得技能甘霖術;御風決;五行歸元;御天神雷;龜息大法;回光術;先天罡氣;逍遙劍氣;調息術;傀儡術;風花雪月術

    境界金丹期一品3801000

    心情170基礎心情值200;目睹紫雷天劫30

    燕四娘赤霞仙子

    所屬門派蜀山逍遙宮

    年齡145

    屬性悟性7,體質6,潛力8,靈力8,定力6,機緣7

    修行功法五仙決;紫霄功

    習得技能御木決;御水決;五行歸元;御天神雷;回光術;先天罡氣;逍遙劍氣;傀儡術

    境界金丹期二品1501000

    心情110基礎心情值200;目睹紫雷天劫80;仙路迷茫遞減10

    境界,道行修為越高,會讓心情產生波動的事情就越少,就比如眼前這兩位,影響心情的事情就非常的少。

    修行中人所練功法,有各種各樣的層級名稱,但是對應的境界卻基本都是相同的。

    由低到高就是練氣,築基,結丹,金丹,元嬰,化神,合體在往上就要渡劫飛升了,到了仙人一層,那就不是俗世修行人可談的了。

    河圖和清明兩人都還只是練氣期,但眼前兩個修士,卻已經是一百多歲的金丹修士了,而且金丹品級還都很高,一個一品,一個二品。

    河圖越發覺得自己這個機緣怕不是假的,被天劫劈了十年,除了神清氣爽了點,幾乎屁點好處沒撈到。

    護山大陣昨天完蛋,今天一早出新手村,出門就遇到兩個金丹修士,還是一品二品的。

    河圖一時之間也不知道對方是善意還是惡意,自己該不該出手,把乾坤石仍對方臉上去。

    河圖還在躊躇,紫陽真人也在疑惑。

    離得遠還沒什麼感覺,不過離近之後,越發感覺到一股靈氣逼人。

    那種感覺說來奇妙,並非是高境界對低境界的壓迫感,就境界來說,對方看上去像是練氣期。

    但對方身上的氣感,卻讓紫陽真人有種看不透的感覺。

    一個金丹期修為的人看不透練氣期,說出去可能5200 bqg5200biz沒人會相信的。

    倒是這位男人身邊的小姑娘,紫陽真人一眼就看出來是練氣期。

    不過這小姑娘也不簡單,紫陽真人只是一眼,就看出來這小姑娘資質,遠遠在自己之上

    說是天人之資毫不夸張。

    還有那冷若寒冰的心性,簡直就是為了修行而生啊

    這樣的資質,若是放在外面,那是數不盡的仙家門派要來搶的,但現在紫陽真人可不敢搶,這小姑娘十有八九是太瓊門的弟子。

    太瓊門昨日才在自己臉上出一個渡了紫雷天劫的大仙,自己今天搶他們弟子

    怕是活膩了。

    紫陽真人雖然看不透河圖的修為,即便他真的是練氣期,紫陽真人也不敢怠慢,更不敢擺什麼架子。

    畢竟太瓊門剛剛飛升一個仙人,紫陽真人還不知道眼前是不是太瓊門的弟子呢。

    紫陽真人兩腳才剛剛沾地,隨後朗聲問到

    “兩位道友請留步,請問兩位,是否是太瓊門弟子”

    河圖心里想著這兩天怎麼這麼多人來太瓊門啊,很快回答道

    “正是,兩位真人有何貴干”

    河圖倒是不擔心對方是來討債的,人家金丹期大修,跑來討債

    最主要的是心情里面除了被天劫嚇到之外,沒看到他們有討債的意思。

    紫陽真人一听對方是太瓊門的人,立刻雙手一合,行禮道

    “我是蜀山逍遙宮首徒,紫陽真人,這是我的師妹,赤霞仙子。我們途經此地,特來拜會”

    紫陽真人身後的赤霞仙子,見到師兄都行禮,自己當然不可能直挺挺的站著,也是對著河圖和清明兩人行禮。

    河圖很有禮貌,很快回了一禮。

    清明站在河圖身後,皺了皺眉頭

    來了個漂亮小姐姐20

    河圖是一臉蒙的,這兩個金丹期修士竟然給自己行禮,就因為是自己是太瓊門弟子

    河圖不禁想到了一種可能

    太瓊門是三千世界少有的修仙巨派

    師父真是深藏不露掩藏多年,扮豬吃虎的巨佬啊

    一直跟自己說什麼,太瓊門是小門小派,沒事不要出去惹是生非,你看看,你看看

    五蓮劍宗掌門成了他師弟,蜀山逍遙宮兩個金丹期真人,看到自己這個練氣期的菜鳥就行禮,絲毫不管境界上的巨大差距。

    太瓊門的面子,太大了

    零點第一更,下一更,中午12:00。新書求票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我渡了999次天劫 | 我渡了999次天劫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