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恐怖靈異 我渡了999次天劫 第二章 定諤丹(元旦快樂,新書求推薦票)

第二章 定諤丹(元旦快樂,新書求推薦票)

小說︰我渡了999次天劫| 作者︰藍白的天| 類別︰恐怖靈異



    太瓊門的山門,就坐落在蒼山的半山腰上,自山門往上,石階大多隱沒在雜草之中,但依稀能見一條小徑蜿蜒曲折,自下而上,引入雲端,就像是一條綢緞從雲間散落。

    自山腰遠眺,朦朧的遠山,環繞著的蜿蜒河流,就像是籠罩著山腳的一層層的輕紗,在飄渺雲煙中忽遠忽近。

    “這蒼山比想象中還要雄偉壯觀的多啊,沒想到太瓊門,竟然能夠獨佔如此山水秀麗之地,就是地潮濕了點,過來沒有半點好路。”

    一個穿著青藍色修行衣衫的年輕男人,繞著寫有太瓊門三個字的破敗山門,嘴巴里還發出嘖嘖嘖的聲音。

    在那年輕男人的身後,還站著另外一個稍微年長些的,也是一樣青藍色的修行衣衫,背著手對那年輕些的男人說到

    “師弟,莫要胡言亂語,此地乃太瓊山山門所在,修為高深的修士,光是在山頂,都能听到我們兩人談話,師父讓我們是來送信的,可不是來得罪人的。”

    那人說了一句,年輕的男人一下子收斂了不少,但表情卻頗為不情不願。

    他們兩人說著話,而在山門之後不遠的密林之中,一大一小兩個人正蹲在密林之中,密切監視著。

    “掌門師兄,他們看上去不像是來尋仇,也不像是來討債的啊。”

    清明蹲在河圖的邊上,方才下山過來查看的路上,掌門師兄就一直在叮囑她,看到人的時候千萬別急著說自己是太瓊門的人,凡事要謀定而後動,說不準敲山門的就是來尋仇的,或者來討債的。

    師父失蹤十年,在外面發生了什麼還說不定,十年都沒有修士來敲過山門,現在卻有人來敲山門,來者何意都還不知道呢。

    十年前說有女兒就有女兒,十年後說來仇人就來仇人,也不是不可能。

    “這兩人”

    河圖盯著山門前等著的兩個人,他們兩人的訊息,已經一下子出現在了他們自己的身旁了。

    劉產

    所屬門派五蓮劍宗外門弟子

    年齡30

    屬性悟性1,體質2,潛力2,靈力1,定力3,機緣2

    修行功法一字決

    習得技能無

    境界練氣期1891000

    心情70基礎心情值50;剛下過雨路面太爛20;一直沒有人來10;有點冷10;師弟一直不老實5;和師弟在一起60

    楊偉

    所屬門派五蓮劍宗外門弟子

    年齡25

    屬性悟性1,體質1,潛力2,靈力2,定力2,機緣1

    修行功法一字決

    習得技能無

    境界練氣期1201000

    心情20基礎心情值50;剛下過雨路面太爛20;一直沒有人來10;師父又讓我跑腿10;有點冷10;被師兄訓斥5

    這世界共分三界,人界,靈界和九離。

    人界就是神州,共分九州,河圖只知道蒼山所在叫做南洲,但是這五蓮劍宗在哪里,河圖就不是很清楚了。

    面前那個叫做楊偉的年輕人,已經不耐煩的找了塊青草地盤腿坐了下來,從背包里拿出了一塊餅啃了起來。

    “看穿著打扮,應該是五蓮劍宗的外門弟子,但到底是不是來尋仇或者討債”

    河圖正進行著分析的時候,余光撇到了蹲在身邊的清明小師妹,愣住了。

    清明小師妹的狀態欄,心情那一欄里,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餓了,想吃50

    原本還有八十的好心情,一下子就晴轉多雲,只剩下三十了,原本就夠冰冷的表情,現在已然下起了暴風雪。

    那個楊偉一邊坐著啃面餅,還一邊說

    “師兄,都這麼久了也沒有人來,這太瓊門怕不是早就被滅門了吧你看這山門破敗的,哪像是仙家門派。

    我之前就听宗門內的師兄弟們說,數十年前神州大地有魔窟長老出沒,出手滅了幾個小門小派,太瓊門怕不是幾十年前就被滅了吧”

    劉產也是有些躊躇,按理來說自己已經敲過護山大陣了,就算是讓築基期的弟子來查看護山大陣,這個時候也該跑到了吧,但這太瓊門到現在都沒半點動靜。

    這還不是最古怪的,原本按照常理來說,山上若是有仙家門派,山腳下的村鎮必定繁華無比,因為必定有無數凡人前來拜山,無論是平民布衣,還是達官顯貴,都想著能有一絲半點的機會,觸摸那虛無縹緲的長生之道。

    但這蒼山腳下,別說村鎮了,連個活人都沒見到,就連那條環繞蒼山的大河,他們都是往上游跑了好幾十里地,才找到能夠渡河的渡口。

    河口擺渡的村民,一听詢問蒼山的事情,那都是連連擺手,臉色蒼白唯恐避之不及,嘴巴里連連說“天怒天怒啊”,隨後就是半個字也不願說了,就好像這蒼山上有什麼怪物,說了自己今晚必死一樣。

    搞的他們渡河之後,又花了兩天兩夜才走到這里。

    “難道幾十年前,魔窟長老真的來過這里,順手把太瓊門滅了但這護山大陣還在啊”

    劉產一臉迷糊,自言自語,再看看破敗的山門,心里已經在想著回去怎麼跟師父匯報太瓊門有可能被滅門這件事情了。

    “師兄,即便護山大陣還在,那魔窟長老也可以神不知鬼不覺的使用神通潛入進去,殺光了太瓊門上上下下後,再神不知鬼不覺的出來,也不是不可能。”

    楊偉已經將一塊面餅幾口吃完了,嘴巴里的東西還沒吞下來,就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離開這里了。

    他打了個哆嗦繼續說到

    “我看我們還是走吧,這蒼山邪乎乎的,這大白天的都讓人覺得潮濕的很,冷的緊,定是魔窟長老妖力未散,成妖山了,趕緊走吧,趕緊走吧。”

    劉產也點了點頭,等到現在都沒有見到人來,這還是主動敲了護山大陣的情況下,看來沒必要繼續在這里等了。

    兩人轉身就打算離開了,不過身後傳來了一聲中氣十足的喊聲

    “兩位可是五蓮劍宗來的道友來我太瓊門,有何貴干”

    楊偉和劉產被聲音嚇了一跳,兩人互望一眼,隨後趕緊轉身,就見到穿著日月陰陽袍的甄河圖正從台階上慢慢的朝著山門這里走過來,在那河圖的身後,隱約還跟著一個小人影,那當然就是他的小師妹清明了。

    不過楊偉和劉產都並未在意沒有露臉的清明,他們此時正一臉恭敬的望著走過來的河圖。

    光是看河圖那一身衣衫,雖然做工不怎麼樣,但那樣式,圖案,不是長老也是堂主,定然在太瓊門內有名有姓的。

    再看河圖那氣魄,那走路姿勢,不緊不慢,從上到下突出一個字穩。

    還有那風輕雲淡的表情,雖然沒有白胡須,但也是渾身上下仙風道骨,透著仙氣。

    那股子仙氣,就連他們師父,五蓮劍宗青蓮峰主的身上,也沒有見到過的。

    修真界里,看修士的實力,不能光看長相,有的長的很年輕的,可能已經是活了幾百年的元嬰期老怪了;有的滿臉皺紋,白胡子花花的,可能是練氣八十年還沒到築基期,今生基本無緣仙途,築基到死的失敗者。

    河圖是什麼境界

    八百多萬的練氣值,讓楊偉和劉產壓根就看不透。

    不僅如此,就憑這練氣數值,河圖那已經是練氣中的戰斗機,楊偉和劉產這兩才一百多的練氣小輩,在八百多萬的練氣大能面前,那是吃灰都不夠格的啊。

    光是這一副氣派,就已經把楊偉和劉產給唬住了,河圖那渾厚的練氣值,壓的楊偉和劉產那是大氣都不敢喘。

    兩人趕緊恭恭敬敬行禮,不敢有半點怠慢。

    “回仙長,我兩是奉了師父的命令,從五蓮劍宗趕到蒼山,特意來邀請太瓊門,參加我派冬至日舉辦的異寶大會。這是我派掌門,親自寫給天重真人的信件。”

    年紀小一些的楊偉,已經顫抖著手開始在師兄劉產的包裹里摸索了,看上去是在摸那封信件。

    在他心情那一欄已經激動的爆表

    見到太瓊門真人100;真人沒有賞賜仙丹靈藥50

    不過比起楊偉的激動不能自己,年長些的劉產反倒是顯得更加的穩重一些,他胳膊肘一夾,把包裹就夾緊了,上前走了一步,順便把還想掏他包裹的楊偉甩開。

    劉產拱手作揖,面帶著笑容就問了

    “晚輩乃是五蓮劍宗青蓮峰第十代弟子,劉產。師父千叮嚀萬囑咐過,信件務必送到太瓊門掌門天重真人手上,敢問仙長”

    “天重真人是我師父,他老人家出門雲游去了,你把信件交給我,是一樣的。”

    河圖面帶著高深莫測的笑容,隨手一抬,說到

    “兩位為了一封信遠道而來,我太瓊門也不能怠慢兩位,我這里正好有一顆剛剛煉制好的靈丹定諤丹,乃是貓妖內丹所制。

    可以贈送給兩位,希望能在兩位小友的成仙路上,助你們一臂之力。”

    “定、定什麼”

    楊偉小聲的看向劉產,剛才河圖雖然說了一遍,但是那丹藥名字實在有點拗口,最關鍵是沒听說過。

    “仙長說的是定諤丹”

    劉產又對著楊偉復述了一遍,這次楊偉听清楚了。

    兩人都是一陣激動,之前心里就在想著,這一次拜訪太瓊門,不知道能不能遇到修仙大能贈送點什麼丹藥法寶,沒想到竟然就真的盼到了。

    至于劉產原本心里還有點懷疑,這位走到山門來的仙長的真實身份,現在那點疑慮是完全打消了,對方都要送自己仙丹靈藥了,還懷疑什麼啊

    “謝謝仙長謝謝仙長”

    劉產不敢有絲毫的怠慢,滿臉寫的都是高興,他沒有注意到身後楊偉略微的心理變化,已經將包裹里的信封恭恭敬敬的遞了上去。

    被師兄搶先了20

    伸手接東西這樣的雜活,怎麼可能讓河圖來做呢一直站在河圖身後的清明走了出來,上前幾步,伸手穿過護山大陣,將劉產雙手奉上的信件接了過來。

    劉產和楊偉初看到走出來的清明,都是楞了一下,清明長相可愛甜美,但卻有股冷若寒霜,不食人間煙火的氣質,雖然是小女孩,卻已經有了一股得道女修的感覺。

    這才多大的女娃啊,就已經有了如此底蘊了

    這太瓊門,看著挺破,原來是深藏不露啊隨便一個下山來查看的女娃,都有這般的實力,那在山上沒下來的那些真人仙長們呢

    難怪師父一定要寫親筆信讓我們送過來,現在才算是明白了。

    “把包裹拿來吧。”

    就在劉產將手中的信件遞給了清明,河圖在後面又命令道。

    劉產慌忙將自己的包裹也遞給了清明,隨後有些不安的站在原地,看著信件和包裹都被遞到了眼前甄錦銘真人的手上。

    河圖眯著眼,打開包裹,抬手在里面一陣摸索,甚至連寬大的袖子都塞進去了。

    好一會河圖才收回手,然後將包裹重新系起來,朝著劉產一拋,正好落在劉產的手上。

    劉產正要拆開包裹,卻听到河圖悠悠的聲音傳來

    “定諤丹,乃貓妖靈丹煉制七七四十九月方才可成,自有它特殊的地方。遇光而化,遇水而消,遇風則滅。

    我已在你的包裹上施了法,你若是現在打開只會白白浪費一顆靈丹。”

    “仙長,那我們何時才可以拆開包裹”

    劉產急切的問道。

    “不可說,不可說,有緣者自可得。”

    河圖說完轉過身,帶著清明就往回走。

    “仙長”

    身後的劉產激動的喊道

    “敢問仙長尊號,我師兄弟二人,日後若能得道,定然感謝仙長今日大恩大德”

    只見河圖和清明的身影已經悄悄隱沒在雲霧之中,只有聲音自雲霧外悠悠傳來

    “仙長談不上,我道號錦銘。”

    聲音由近轉遠,到最後已經猶如雲端飄來一般。

    高實在是高人風範

    劉產內心已經崇拜的五體投地了,雖然錦銘仙長看上去很年輕,但光是錦銘仙長那一身掩蓋不住的靈氣,就不是一般修士能有的。

    估計都已經到了化神,不,合體期了吧

    他不自覺的摸了摸自己包裹里,那顆神乎其技的靈丹,楞了一下。

    我干糧呢那麼大一包,剛才還在那的

    按理來說,河圖是不應該走出去冒險,拿空氣換那兩個五蓮劍宗外門弟子的干糧的,但看到身邊清明小師妹的心情變化,河圖也就覺得值了。

    不得不說,肚子餓了,吃什麼都好吃。

    劉產包裹里的干糧也不算多,三張大餅,河圖吃了一張,清明小師妹吃了一張,剩下一張,兩人都沒舍得吃,放到包裹里,商量著明日彈盡糧絕,下山乞討,不是,下山接受供奉的時候再吃。

    至于那封五蓮劍宗掌門人寫給師父天重真人的親筆書信

    河圖雙手合十,對頭頂拜了拜,隨後拆開了信件。

    湊在河圖邊上,正張著小嘴一口一口吃餅的清明,也在看著信件,當看到信件開頭寫著天重師兄四個字的時候,她開口問到。

    “五蓮劍宗掌門人,和我爹爹是師兄弟關系那五蓮劍宗的掌門人,豈不是我們師叔嗎”

    “听師父說過,我們太瓊門以前也有不少弟子,只是奪天決太挑人,很多弟子在門外的時候就被刷下去了,後來就只剩下他一個了,我估摸著這五蓮劍宗掌門人,是不是當年被刷下去的。”

    河圖繼續看著信,內容也很簡單,就是寒暄一番之後,希望天重師兄能夠帶著太瓊門的天材地寶,出席冬至日在五蓮山舉辦的異寶大會。

    “掌門師兄,什麼是異寶大會為何要邀請我們”

    清明小師妹雖然一副冰山的樣子,但她還是有這個年紀該有的好奇心的。

    “哦,就是五蓮劍宗喊大家一起去他們那邊趕集,叫我們也去,最好能帶點好東西去那邊跟別人以物易物什麼的,順便拿他們宗門的寶貝,在大家面前炫耀炫耀。”

    河圖盡量用通俗易懂的解釋對著清明小師妹這樣說到。

    清明小師妹點了點頭,將手里最後一塊餅也都吃掉

    “那掌門師兄想去參加嗎”

    “你想去嗎”

    河圖笑著問到。

    他本來以為清明小師妹會說出“掌門師兄去,我就去。”這樣可愛又滿分的回答,哪想到清明只是一臉冷冰冰的模樣,說到

    “我是在問掌門師兄,掌門師兄又問我做什麼”

    河圖一時之間有些錯愕,正要說話,外面的天色,卻忽然的暗了下來。

    屋外,一片片黑壓壓的雲團由四面八方聚集而來,天空更加陰沉,像是鐵塊一般的黑雲,連接到了一起,像是鐵籠一樣,將整個蒼山籠罩其中。

    有紫色的光芒,隱隱閃爍其中,發出沉悶的響聲。

    河圖和清明一同看向屋外,河圖一臉凝重,清明倒是稀松平常,只說了一句

    “又要下雨了。”

    大家元旦快樂每日固定更新時間,凌晨十二點,中午十二點。如果有加更,晚上六點。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我渡了999次天劫 | 我渡了999次天劫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