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玄幻魔法 太子有喜 第65章 伴讀(上架求首訂)

第65章 伴讀(上架求首訂)

小說︰太子有喜| 作者︰風流二少| 類別︰玄幻魔法



    洛坤宮寬闊的殿院中,看兒子耍劍的洛觜崇,臉上的笑意越來越濃。

    洛麟羽手中持的雖然是木劍,卻依然在騰挪移轉間,展現出真劍般的氣勢,尤其是猛然躍起、凌空撲殺的動作,端的那叫一個干淨利落,精妙絕倫。

    “好好好,”洛觜崇拊掌大笑,“玄華道長不愧是道門第一青年高手,短短兩年,就能將皇兒從初學者教到如此地步,朕定要好好獎賞”

    洛麟羽將木劍扔給小豆子,跑過去抱住他的腿“父皇,孩兒也想要獎賞”

    “嗯,”洛觜崇點點頭,“兩年時間,劍勢便如此有力有度,我兒定是下了不少苦功,瞧這小臉兒上的肉肉都練沒了,”

    洛觜崇心疼地輕輕捏了捏兒子的小臉蛋兒,溫聲道“說吧,想要什麼只要父皇能給的,定然給你。”

    “父皇,”洛麟羽仰著小腦袋,目光中滿是令人心疼的希翼,“孩兒貪心,能不能求父皇賞賜一樣東西,再提個請求”

    洛觜崇撫了撫兒子的腦後發“說說看。”

    “孩兒想要一把特別好特別好的真劍,”洛麟羽用孩童的方式形容著,“就是那種非常有名、非常有名的名劍,大正國人人皆知哦不,是所有國家的武者都夢寐以求的超級名劍”

    洛觜崇嘴角微抽“最著名的破竹劍和雪尋劍,父皇一把也沒有。”

    洛麟羽“”

    洛觜崇見兒子的小眼神兒快速黯淡下去,忙道“不過,父皇手中倒有四大名劍之一的青峰劍。”

    “那父皇可賞給羽兒”洛麟羽的眼里重新泛起光彩,“父皇最疼羽兒了,定不會吝嗇小氣舍不得對不對”

    洛觜崇哭笑不得。

    若不給他,豈不要落一大串兒說詞

    洛麟羽抱著他的腿,討好地笑著,眼睫眯成黑月牙兒。

    洛觜崇見不得骨肉賣萌,心都快化了,立即著祥公公親自去取。

    祥公公連聲應著,疾步而去。

    洛觜崇看著笑呲了牙的兒子,心情更好“說吧,還有個請求是什麼”

    “孩兒不敢說,”洛麟羽縮了下脖子,“孩兒想等父皇賜過寶劍後,再再說。”

    “你這小滑頭”洛觜崇好笑道,“是怕父皇生氣收回寶劍”

    洛麟羽仰臉呲牙,嘿嘿傻樂。

    洛觜崇笑容微斂“父皇答應給兒子的東西,怎會反悔何況朕是皇帝,金口玉言,豈會出爾反爾”

    “不會”洛麟羽立即松開手,擺正頭,退開一步,跺腳肅容脆生生道。

    洛觜崇不解不會就不會,跺腳做甚

    洛麟羽一口長氣拍馬屁“父皇是君子,君子一言,駟馬難追;父皇重信守諾,一諾千金;父皇答應贈賜青峰劍給孩兒,即便再生氣,也不會收回”

    洛觜崇的嘴角再次微抽。

    “父皇,”洛麟羽突然噗 跪下,讓洛觜崇無比驚詫,“孩兒求父皇重視母後的夢,預防瘟疫。”

    洛觜崇凝視著他,聲音平緩“這便是你的請求”

    洛麟羽微微低頭,垂眸“是。”

    洛觜崇溫聲道“上山之前令宮人日夜趕制手套,還有什麼口罩,都是為了應付瘟疫”

    “您知道了”洛麟羽猛然抬頭,隨即又低下咕噥,“也是,怎麼可能瞞得過父皇嘛”

    他皺起小臉兒,面露憂思“母後的夢雖不足采信,但孩兒請太醫幫忙查過史料,疫病確實有間隔性的出現,且每次都會死很多很多人,孩兒孩兒”

    他低下頭,聲音漸小。

    洛觜崇伸手攙起兒子,又蹲下身與他平視“你不想看到死很多很多人,所以寧信其有、借拜年到處要錢要物、又把自己宮里的東西拿去變賣,以應瘟疫對不對”

    “父、父皇”洛麟羽小嘴兒蠕動,“孩兒孩兒長大後,會賺錢把父皇的賞賜贖回來”

    那聲音小小、似怕問罪的小模樣,任何人見了,都會心生不忍。

    蹲著的洛觜崇將兒子輕輕擁入懷中“我兒心善,父皇甚慰。”

    他抱了一會兒,才放開“其實,父皇早下密旨,令各州府郡縣密切注意各種動向,一旦出現旱澇災情,立即上報。”

    “啊”洛麟羽訝然,隨後看向旁立不語的汲善。

    汲善溫柔一笑“還沒來得及跟你說,怎曉得皇兒如此念念不忘。”

    “看把他急成了什麼樣兒”洛觜崇瞥了她一眼,“以後這類國事,不要讓皇兒知道。”

    汲善連忙屈身行禮“是,都怪臣妻失言臣妻錯了,定當謹記”

    “父皇,您別怪母後,要怪就怪羽兒,”洛麟羽上前一步抱住他的脖頸,“都是羽兒不好,羽兒每次夜里做夢後,都會講給母後听,講完之後,又纏著母後讓她講,母後是被孩兒纏得沒法兒才講的。”

    “羽兒”汲善輕斥,“你父皇說得對。所謂知錯能改,善莫大焉,母後有錯,就要認改,無可所辯。”

    洛麟羽嘟了嘟小嘴兒“是。”

    洛觜崇覺得兒子只是單純維護自己母後而已,也不與他見怪“羽兒可知自己今夕幾歲”

    洛麟羽立即明白他的意思,噘了噘嘴“六歲。”

    洛觜崇笑看著他。

    洛麟羽無奈“孩兒明日便去尚書房。”

    洛觜崇摸摸兒子的小腦袋。

    這麼個調皮好動的小家伙,怕是要在課堂上搗蛋啊

    可實際情況是

    洛麟羽沒搗蛋。

    但比搗蛋還令人頭疼。

    事實上也沒蛋可搗,因為就他一個人

    初時,先生們說什麼,他都小腦袋直點,好像什麼課堂紀律都已听明白。

    結果呢

    沒有哪天不打瞌睡

    到第四天時,還斜挎著個自制的黃綠色布包,包里裝著書,那樣子,要多怪有多怪,要有多別扭,就有多別扭。

    各位先生看著那每走一步、就拍打一下屁股的方形背帶書包,嘴角直抽抽兒。

    關鍵是他們完全想不明白麟羽小殿下這麼做的理由你說就你一個人,又沒人偷你的書哎喲我呸呸呸,就算人多也不會有人偷書

    隔壁思行殿下每日上完當日的課,都是把書放在書架上,反正下午要練騎射,也沒時間看,溫習功課那是第二天凌晨的事。

    你說你成天把個幾本書背來背去,作何呢

    這其實也不算什麼,他高興,就由他,反正累的也不是別人,礙不著先生的事兒。

    可氣人的是,每天都在上課時小腦袋直點算怎麼回事兒

    本來就只有一個學生,他還迷迷糊糊打瞌睡,合著先生是講給自己听

    有胡子的先生氣得胡子直翹,沒胡子的先生氣得眼楮直瞪,可皇帝的兒子又打不得。

    他要是醒著,倒還能讓他站起來,拿戒尺往手心打兩下。

    可看看他那睡相。

    嘖嘖

    打瞌睡還能攏袖子攏得鐵緊,抽都抽不出來

    合著知道自己打瞌睡,防挨打呢

    授課教師中的曹老先生瞅著歪頭扭脖、口水直流的小家伙,既好氣又好笑,既肝兒疼又有點小心疼這就是稷學宮那群老家伙經常念叨的小殿下特別是挺特別的,可也太特別了

    無奈之下,曹老先生攛掇比他年輕的範先生一起求見皇上,在皇上面前告了個拐彎的狀麟羽小殿下一個人上課太孤單,課間休息都沒個人跟他說兩句話,以致精神不濟,總被睡神眷顧,不如為小殿下找個伴讀

    洛觜崇一想,也是哈,行兒比羽兒大三歲,課程不一致,得分堂授課。

    孩子那麼小,又是初進尚書房,難免有些不適應,若有人在課間休息時跟他說說話

    皇帝一點頭,伴讀的人選便很快落實下來。

    兩天後,洛麟羽眯著眼楮、打著哈欠走進自己的專用課室,用睡覺的方式溫習昨日功課後,按時早膳。

    吃完飯,又伸長兩只胳膊軟軟趴到桌上,一只胳膊用來枕臉,一只胳膊什麼也不干,只拿小手兒摳桌沿兒。

    “咳咳”

    一道聲音從身後傳來。

    是曹老先生來了。

    洛麟羽連忙站起,按規矩作揖行禮。

    禮剛行完,祥公公竟隨後來到,還帶著個人。

    洛麟羽一看,媽耶,鳳傾城怎麼上這兒來了

    (https://www.tmetbb.com)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太子有喜 | 太子有喜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