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玄幻魔法 太子有喜 第599章 番外篇之千玉樓

第599章 番外篇之千玉樓

小說︰太子有喜| 作者︰風流二少| 類別︰玄幻魔法



    風雅天盯著故意跌倒在雪奴懷中、還順勢摟住他脖子的宮女,眼神冷得可怕,連周圍空氣都要冰凍三尺。

    已經推開宮女的雪奴嚇壞了,連忙解釋︰“玉樓∼∼”

    風雅天伸手制止︰“你不用說話。”

    被雪奴推跌在地後、慌忙跪好的宮女渾身抖如篩糠︰“陛、陛下,奴婢不小心沖撞了雪護衛,求陛下恕罪!”

    “不小心?”風雅天胳膊一動,一劍將她梟首,任那頭顱骨碌碌滾到地上,眼珠子還在驚恐轉動,“勾引在先,欺君在後,朕不殺你,天理難容。”

    雪奴看著那血淋淋的頭顱和斷頸,臉色一片慘白。

    傲瑪旗飛升之後,竟將皇位傳給玉樓,先前的假皇帝則被毀去容貌、割去口舌,囚禁宮中,一世不得出來見天日。

    所以此時,玉樓已是正大光明登基在位的赤風皇帝,別說謀朝篡位,連挾天子以令諸侯的臭名聲都不必背。

    而自從她坐上龍椅,便宣布寶兒是她親兒子,至于寶兒的娘是誰,臣民不許過問。

    數月下來,朝臣皆暗中猜測寶兒的親爹是陛下無疑,因為兩者長得太像。

    但親娘,要麼是已經死了,要麼是太老太丑,拿不出手,干脆避而不談。

    而雪護衛……

    一個沒有半點武功,還與陛下同吃同睡的人,除了男寵,還能是什麼?

    盡管寶兒也叫他爹,卻依然改變不了他男寵的身份。

    待寶兒長大懂事,知道自己口中的爹,其實只是親爹的寵物,不知得有多羞憤,定要殺掉他,出心中惡氣。

    不少朝臣都在等著看那天的笑話。

    如今宮女因勾引雪護衛而被皇帝親手斬殺,傳出去,又是一段緋色“佳話”。

    “朕的人也敢肖想!”風雅天周身煞氣,一腳踹飛那頭顱,“給朕掛起來,讓所有人都看看膽敢勾引雪護衛的下場!”

    御前侍衛們應是執行。

    風雅天牽住雪奴的手,走向寢宮。

    雪奴暗松一口氣。

    風雅天令所有人退下。

    雪奴見她臉色隨著宮人退盡而又漸漸難看起來,全身不由再次緊繃。

    果然,風雅天放開了他的手,聲音很冷︰“若非前面做過鋪墊,沒有人會直接往另一個人懷里撲。若非你的反應曾經令人誤會,又怎有今日之事?”

    雪奴快要哭出來︰“玉樓,我沒有,我什麼都沒做,真的什麼都沒做!”

    風雅天目露失望之色,抬步就走︰“自己好好反省吧。”

    “玉樓!”雪奴一把拉住她,“玉樓你相信我,我真的什麼都沒做!”

    “你沒做,卻動心了,”風雅天一臉冷漠,“若非你之前態度曖昧、模稜兩可,今日她怎有膽量往你懷里撲?”

    “我、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哪里出錯了,但我真的從無二心,”雪奴急得眼淚直掉,緊抓她的手腕不放,“玉樓,雪奴眼里心里,都從來只有玉樓一個,從未對任何人動過任何心思!玉樓你相信我,我是你的雪奴啊!”

    風雅天緩緩轉身,看他哭成淚人,心里一痛,卻冷冷注視他許久,表情才漸漸緩和,伸出指肚為他拭淚︰“沒有下次。”

    “不會!不會有下次!絕不會有下次!”雪奴捉住她的手,狠狠搖頭,“雪奴以後只讓太監幫忙照顧寶兒,再不讓宮女靠近半步!”

    風雅天將他擁入懷中,半晌才幽幽道︰“雪奴,不要讓我失望,不要讓我對這個世界失望,否則……”

    否則我會干出什麼事,我自己都不知道。

    干淨專情的人不多,如果連你也變壞,那麼,除了寶兒,我對這里將無任何留戀與珍惜。

    好哥們兒洛麟羽飛升後,曾入夢中跟她說過一些話,讓她不要再研究制造鞭炮,因為異世每個文明的消失,根由都是科技太發達。

    科技發展越快,熱武器越厲害,人類就會離滅絕越近。待到極致之時,便是滅絕之日。

    而失去信仰後的一味滿足口腹之欲,對所有動物的殘殺,亦終將被反噬。

    所以,不要讓煙花誕生。

    因為有了煙花,熱武器就不遠了。

    而有了熱武器,人類的信仰就會隨之坍塌,沒了道德,泯滅良知。

    對人、畜、湖海生物的殺戮無度,必將造就怨魂無數,積發反撲之下,瘟疫橫行,死夠百倍千倍數目方能止。

    比如骨刺疫。

    任何事情的發生,都不是偶然的。

    熱武器和口腹之欲帶來的後果,只會比骨刺疫更可怕,更恐怖。

    她想著,既然洛麟羽特來勸阻,便是飛升後知道了什麼,只是不便明說。

    他如此提醒,她自然就打消研制煙花爆竹的念頭,即便不能拖慢科技發展進度,起碼不能因為她而促使加快。

    只是,若雪奴不再干淨,她又何必去管這個世界的人類死活?雖說已有兒子,可等熱武器出來,都不知多少代了。

    她無需操那麼遠的心。

    雪奴緊緊抱住她,拼命搖頭,眼淚也再次唰唰往下掉。

    他感覺玉樓心里已有裂痕,不會再像以前那樣全心全意愛他。

    可他該怎麼解釋,才能讓她相信他真的沒有給宮女任何暗示?

    與他相擁的風雅天一直睜著眼楮,目光也未落到任何實處。

    對她來說,沒有什麼身體出軌和心理出軌之分,她要的是身心百分百。

    她的男人,必須干淨。

    干淨得不能有半分雜質。

    半粒塵沙都容不得。

    選擇雪奴,不在乎他的奴籍身份,不僅僅因為雪奴是她撿來養大、且是唯一知道她性別秘密的男人,也不僅僅因為雪奴愛她、她也愛雪奴。

    其中也有另一個原因︰雪奴不強大,需要依賴她。

    男人但凡有點能力與野心,都不會滿足于只有一個女人。無論哪個世界,無論什麼婚姻制度,花心**的劣根本性都會讓他們想方設法法多多益善。

    要麼,妻子一個,妾室無數。

    要麼,妻子一個,情人情婦第三者無數。

    這還不算青樓或娛樂城那些臨時的。

    髒得令人想想都惡心。

    更別說踫了。

    “一次不忠,百次不用,”風雅天想到骯髒男人時,胃里直翻騰,聲音也再次冷下來,“雪奴,你要記住,若你的身心不再屬于我,我便不會再稀罕你的感情。殺你們,都嫌髒我的手。”

    “不會的!不會的玉樓!永遠不會有那一天!”雪奴抱得愈發緊,似要將兩人的骨骼都交錯雜合在一起,“雪奴是你的,永遠都是你的,永遠不會背叛!”

    風雅天這才微微閉起眼楮︰“但願。”

    雪奴恨不得把自己的心通過緊貼的胸口傳到她的體腔里,讓她親自感受他的心里只有誰︰“玉樓,雪奴今生今世、來生來世都只愛一人,永不改變!對玉樓,雪奴一絲一毫的外心都不會有!”

    他將淚濕的臉頰貼到她臉上,聲音里帶著乞求,“玉樓,你一定要相信我!一定要相信你的雪奴!”

    濕漉漉的淚痕和急切表白,終于讓風雅天冷硬的心松動一分,如冬季里**的饅頭遇到熱熱蒸氣,漸漸柔軟。

    “雪奴……”她低低輕嘆,伸手捧住他的臉,在他額上輕落一吻,“你是我心的救贖,若你不在,我的心,便也死了。”

    “玉樓……”雪奴又流下淚來,“我∼∼唔!”

    風雅天已吻住他的唇。

    卻在這時,門外傳來稟報聲︰“陛下,清教活佛有動靜了!”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太子有喜 | 太子有喜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