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恐怖靈異 從火影開始賣罐子 從火影開始賣罐子 正文 第六百二十四章︰貞德有一點難受

從火影開始賣罐子 正文 第六百二十四章︰貞德有一點難受

小說︰從火影開始賣罐子| 作者︰劍符文| 類別︰恐怖靈異



    听到了對方的話。

    阿爾托莉雅的第一反應,不是御主要對她如何。

    而是自己等人的言行竟然全部在敵人的視線下。

    很糟糕。

    明明有兩位獲得了恩賜的強者,卻對他人的監控毫無察覺。

    “你能明白我的話嗎?”神裂火織再問,她也不清楚這種類似于策反的事情要怎麼做,只能盡可能的拿出誠意,說道,“遠阪家內有很強大的商會會員,不弱于我們,你的御主應該清楚這件事情,他已經背叛和拋棄了你。”

    神裂火織的轉職也很特殊。

    延續了她掌握魔法的便利,和物理攻擊的強大。

    所以她探查到了不少信息。

    阿爾托莉雅沉默了片刻,開口道︰“這件事情,我回去後會質問,但我不會在還未得到確定的時候,先行背叛之舉。”

    她其實已經有幾分相信了。

    如果是那個御主的話。

    的確有可能做出這種事情。

    只不過,無論心中如何的質疑、憤慨,在沒有得到確切的證據之前,她無論如何也不會先一步的背叛,因為這樣的話,有違騎士精神的就是她了。

    “你果然是一位真正的騎士。”

    神裂火織似乎知道自己的那種熟悉感從哪來了。

    她在必要之惡教會呆了許久,與英國的騎士派也有過一定程度的接觸。

    在這位少女的身上,正是那種感覺。

    那種正直、公正、勇敢的騎士精神。

    “感謝閣下的贊譽。”

    阿爾托莉雅手中無形之劍微微向上,她也感覺到了,面前的人似乎和之前遇見的異世界戰士都有所不同。

    目光十分清澈。

    雖然表情冷靜,舉止規範洗練,但是阿爾托莉雅有種奇怪的感覺,這位少女的內心應該並非如表面一樣。

    可以相信她嗎?

    “我要說的話已經說完了。”神裂火織向後退了幾步,表情上忽然有些遲疑,但還是下定決心般的說道,“我希望能夠找到可以信賴的盟友,在這場聖杯戰爭中,一個人單打獨斗無法取勝的,我......我知道信賴絕非易事,但還是希望你能夠好好考慮。”

    說著這樣的話,她有些不自覺的伸出手撥弄額頭前的劉海。

    這種下意識的習慣動,倒讓她的形象一下子親和了不少。

    阿爾托莉雅似乎呆了下。

    原來,異世界的戰士中也非全是不擇手段的人啊......

    就在她打算認真的回復時,兩個人忽然同時轉過頭。

    某個方向,一道飛速奔來的身影停在了兩人的面前。

    那是一位有著金色麻花辮,面容同樣精致,與阿爾托莉雅有著七八分相似的少女,只不過穿著黑白女僕裝,在看見阿爾托莉雅的一瞬間,她自己似乎也驚訝了一下。

    但很快反應過來。

    “原來是saber,我感受到了從者的氣息,還以為是caster,一下也沒來得及分辨。”貞德說道。

    “ruler?”阿爾托莉雅同樣認出這位英靈少女的職階。

    她是知道這場聖杯戰爭有ruler存在的,但也不知道這種情況下,ruler究竟還有什麼用,而且這身女僕裝的打扮......

    阿爾托莉雅帶著審視的目光打量了一下貞德身上的衣服,因為兩個人長得很像,讓她有種看自己穿女僕裝的感覺。

    “這個......”貞德也注意到了阿爾托莉雅的目光,臉色一紅,強行鎮定自若的說道,“只是在打工......能夠接受每天結清工資的工太難找了,在咖啡店里做女僕侍員可是我好不容易找到的工。”

    而且因為大受歡迎的緣故,提成很高這種事情,貞德是不會說出來的。

    “打工嗎?”

    阿爾托莉雅第一時間想到了為什麼去打工。

    不由有些意動。

    她也很缺錢,又不打算去搶,如果有她能做的打工的話,多少也能夠變強一點吧。

    “對了。”貞德似乎打算轉移話題一樣,眼眸一下子看著阿爾托莉雅和神裂火織,“你們是否有了解過有關caster的信息,如果有的話,請務必告訴我。”

    “caster......是發生什麼事了嗎?”

    提到聖杯戰爭,阿爾托莉雅也認真了起來。

    ruler是裁定者,一般不會輕易詢問情報的。

    “這個......”貞德猶豫了一下,但沒有什麼好隱瞞的,她那碧藍色的目光中似乎在燃燒憤怒的火焰,“caster嚴重違反了聖杯戰爭的規則,不僅做出了肆意殺害普通人的行為,殺害的大部人還只是孩童,身為裁定者的我絕對無法原諒。”

    這就是為什麼她連衣服也沒有換,甚至沒仔細探查,僅僅是察覺到小巷子中有從者的魔力就匆忙趕來。

    裁定者雖然擁有特殊的對從者權限。

    但也得先找到人才行。

    找到人,不但能夠用令咒直接控制,還能夠直接看穿真名和寶具。

    而阿爾托莉雅听到了之後,也是憤怒到瞠目結舌。

    “竟然有這樣的事情。”她捏緊了手中的無形之劍,“我等英靈參戰,原本就是為了避免血流成河,把戰爭造成的犧牲降到最低,一個人背負著千軍萬馬的命運,這種肆意傷害普通人的行為是對英靈身份最大的侮辱,ruler,我......”

    阿爾托莉雅的話到嘴邊忽然停下來。

    她原本想要說自己也來助一臂之力。

    但忽然意識到。

    現在的她不僅僅相對弱小,更是不受御主的信賴,幫助搜尋和圍剿caster這種事情,她似乎完全無法自己做出決定。

    “不愧是saber。”貞德自然是知道阿爾托莉雅的真名與身份,此時略微思索,也帶著期盼的看著她,“雖然裁定違背規則之人是我的職責,但我的確需要其余人的幫助,saber你能否回去和御主商議一下,我願意拿出一道令咒為報酬。”

    這是屬于規則內允許的事情。

    原本貞德可以向所有的御主發出通知,以裁定者的身份要求他們協助。

    但現在根本無法聯系任何的一位御主。

    這場聖杯戰爭已經完全變了,每個人都在謹慎而又小心的隱藏著自己。

    老實說,貞德是有一點難受。

    太難了吶。

    又要打工,又出現了完全不受裁定的異世界戰士,就連御主和英靈們也不怎麼在意她裁定者的身份了,甚至還出現了caster這樣嚴重違反規則的英靈。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從火影開始賣罐子 | 從火影開始賣罐子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