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玄幻魔法 大隋國師 第兩百一十三章 一縷清風入隋宮,夜勸天子堅

第兩百一十三章 一縷清風入隋宮,夜勸天子堅

小說︰大隋國師| 作者︰一語破春風| 類別︰玄幻魔法



    岐山獨峰,夕陽照進洞口,‘小山’分作了兩堆,坐在中間的陸良生旁邊已經堆了幾本可以用上的法門典籍,還有幾瓶療傷的丹藥。

    每本法術典籍,都需要翻看,確認里面的內容才分門歸類的撿出來,一本一本的翻下來,饒是他耐性再好,也感到非常枯燥乏味。

    “這幾本應該夠用了!”

    陸良生伸了一個懶腰,看去那邊還在翻找的紅憐,讓她不用再找了,將身邊這幾本書收攏,起身望去洞外,殘陽正照進來。

    “師父去了這麼久怎麼還沒回來?”

    “不會被踩狼虎豹給吃了吧?”紅憐記起來上進這里被蛤蟆道人趕出去,忍不住說了句玩笑。

    跟著陸良生走出來,幫拿的幾瓶丹藥與書本一起放進書架下方的格子里時,月朧劍在鞘里尖叫。

    “老蛤蟆回來了!”

    那邊上來的泥道,顯出背著葫蘆的短小身影,一搖一晃的正朝這邊走來。

    陸良生拍了一下劍首,將放書本的隔間關上,封去法術,回頭看向走來的師父,開口問道︰

    “師父,我這邊找的差不多了,是不是該走了?”

    听到徒弟的聲音,蛤蟆道人擺了擺蛙蹼,獨自進洞口,邊走邊說︰“在外面等等為師,上次帶出來的調味佐料快用完了,拿幾瓶回去。”

    叮叮咚咚翻找的東西聲音響了一陣,蛤蟆道人抱著三個小瓷瓶出來,讓陸良生塞進他住的那間隔間里,方才爬上去,系好繩子。

    淡淡的說了句︰“走吧。”

    緄慕 艏湫:鷗鏨希 袷遣蝗萌舜蛉潘 餉姘簿蠶呂矗 畹寐攪忌牒熗 允右謊郟 恢 欄蝮 Ω岡趺戳恕br />
    “走吧,趁天還沒黑,去一趟長安。”

    紅憐嗯了一聲,揮袖轉身,鑽去畫卷,陸良生取過韁繩坐到老驢背上,腳後跟輕點,老驢晃動脖鈴,慢慢邁開蹄子,走去下方的彎道時,落下最後一蹄,泥石都在瞬間崩裂濺飛。

    呃啊昂啊——

    亢奮嘶鳴,嗖的化作一道煙塵卷在蜿蜒的山道,直奔山下,晃蕩的書架內,蛤蟆道人雙蹼環抱胸口盤坐那里,兩側的瓷瓶緡鱸謁源  我歡 歡  稈勖諧梢惶醴歟 慈Ж艏渫庋用嗟納鉸創禹追傷偕涼br />
    天色黑下來,陸良生騎著老驢也來到長安附近,站在昔日偶遇的少年那座涼亭,望去遠方猶如星河密布的巨大城池,想要見楊堅,直接去皇宮顯然不可能的,何況對方已是皇帝,與當日的丞相身份又是不同,突兀過去,只會讓人起戒心。

    想了一個法子,陸良生抬起袖口,掐了一個指決,按著在眉心,法力蕩開的一瞬,風里撫動的樹梢、草叢低鳴的蟲身都這一刻靜了下來。

    常人無法看見的東西,從站在涼亭外的書生身上溢出,飛去遠方萬家燈火的城池,越過喧囂的夜色市集,猶如一條絲線,連接通往皇城。

    大隋新立,衣甲煥然一新的皇城士卒井井有條的各行其是,持著火把在城牆巡邏過去,宮道之間也有持弓挎刀的皇宮近衛警惕,延伸過去的宮殿,此時燈火通明,隨時等候傳喚的宮女、宦官安靜等在殿門外。

    里面,皇帝正在批閱奏章,也在與招來的幾名臣子說話。

    “此次南征,朕意一舉蕩平陳朝,不留喘息之機給對方,糧秣一事,需要抓緊,否則三軍出征,糧草還未動起來,朕就要拿人祭旗了。”

    燈火搖晃,龍案上,批閱過一封奏章,楊堅拿在手里輕拍了一下,抬起臉來,如今貴為皇帝,身勢愈濃。

    濃須微抖,開口又說道︰“三路兵馬齊動,不是兒戲,大隋也非往日北周……”

    下方幾名大臣,都是北周舊臣,也算頗有能力,深夜在書房召見,是有敲打的意味,然而就在他說出‘非往日北周相比’時,案桌上的燈火忽地搖晃一下。

    燭火泛起藍色,整個大殿彷如都陷入一片幽藍當中。

    對面,站在那邊的五個大臣,也這時保持垂首躬身的姿態一動不動了,楊堅皺起濃眉,將御筆放下,從龍椅上起來。

    他族弟會法術,也見過牽麟獸的陸良生,對道法仙術一道,還是有一定了解,拂開龍袖大步走到御階下,聲音雄渾。

    “何方高人,來朕大殿施法?!”

    周圍靜悄悄的,就連宮女宦官的聲音都沒有回應,就在這時,緊閉的殿門,讓他眼花般,一道模糊的身影走了進來,抬起寬袖朝他施禮。

    “棲霞山陸良生,見過大隋皇帝。”

    御階前,楊堅濃眉舒展開來,看到模糊的身影漸漸顯出熟悉的輪廓,一身青衣長袍,氣度沉穩,他臉上頓時露出笑容,哈哈大笑起來,展開雙臂迎了上去。

    “陸先生想要見朕,何必浪費法力,大可讓人通傳一聲就是。”

    “陛下非往日丞相,良生豈能無禮。”

    陸良生此法術其實與托夢之術相似,乍看之下,還以為是元神出竅般神異,動作、表情也如真人向皇帝拱手施禮。

    故人相見禮貌是要有的,何況此次過來,也是有求于人。

    “哈哈,先生說哪里話,若非當初十里亭內,那番話,朕還不一定下此決心!”

    楊堅對于面前的陸良生,大有好感,不僅僅是因為對方修道者的身份,還有對方知禮儀、待人溫和,讓人如沫春風,而非族弟口中講的那些趾高氣昂、故作高深的宗門仙家子弟。

    “就是不知,先生此般施法前來有什麼事?”

    相隔這般遠施法,消耗法力甚大,陸良生也不願兜圈子,兩人見禮一番,便開口說起了來意。

    “听聞陛下初登大寶,意欲有番作為,將九州一統,我正是為此事而來。”

    “先生是不願南北起戰事?”楊堅到底是皇帝,笑容收斂,微微皺起眉頭。

    “陛下想岔了。”

    殿內光芒相對昏暗,火焰在燈芯徑直不動,陸良生走進燈火範圍,臉上保持著微笑,斟酌了一番。

    重新組織語言。

    “南北一統,其實也是我願意見到的,陛下雄才大略,有聖明之德,一統天下,也是百姓之福,不過兵戈一起,南面生靈涂炭,此次過來見陛下,只是為南朝百姓說上一句話。”

    說到這里,陸良生後退半步,抬起袖子,雙手交疊一拱,朝楊堅躬身。

    “陛下南征之時,還望多加約束虎狼之士,不要多造殺孽,陸良生在次代南方百姓先行謝過。”

    “先生何須如此!”

    楊堅快步上前將陸良生雙手托起,心里也松了一口氣,若是來勸言罷兵,他還真不好與對方開口說下去。

    難得有如此懂朕之人,南陳皇帝啊……如此之人,竟棄之如糟糠。

    “先生之言,也是朕之所想!”

    楊堅緊抿雙唇,神色肅穆點了點頭︰“朕之後就傳令諸軍,南征時,不可侵擾百姓,善待投降的陳朝將士!”

    陸良生面帶微笑望著他,從之前的認識里,看得出這位皇帝也是言出令隨,心中不安漸漸放下,將一枚玉佩遞給對方,便是提出告辭。

    “我信得過陛下,往後若遇難事,陛下不妨遣人拿這信物來棲霞山尋我,好還這一恩情,那麼,在下先告辭了。”

    身影虛化,漸漸模糊,化作一縷青煙消散開去。

    “先生等等!朕想請先生來我大隋任國師…….”

    “陸先生!”

    聲音還在大喊,某一刻,楊堅手中還拿著筆,陡然從長案上坐直起,睜大眼楮,視線里,燈火暖黃微微搖晃。

    下方殿中的幾個大臣,晃晃悠悠的從地上清醒,不知發生了什麼事,連忙跪下向雙眼圓瞪的皇帝告罪。

    夢?

    楊堅收回視線,剛剛發生的事,太過真實,恍然間有點分不清楚了,手放去毛筆,‘嗒’的輕響,觸到了什麼東西。

    只見,一枚圓玉安靜的躺在那里,皇帝將它拿過手中,在燭火下翻看。

    “果然不是夢啊…...道法仙術當真玄奇,這陸良生之修為怕是楊素高出不少。”

    御階下方跪伏的幾個大臣看著摩挲圓玉的皇帝,面面相覷,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片刻,就听上方聖言傳來。

    “立即攜朕旨意,給前方信州總管、上柱國、清河公楊素……”

    話語在宮宇間回響,遠方山麓涼亭里,陸良生睜開眼,收回法力,書架里,師父蓋著了一張小毛毯呼呼大睡,北上兩件事已做,該是回南陳了。

    不久,老驢晃著搖鈴,馱著主人輕快的邁著蹄子,眨眼消失在夜色里。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大隋國師 | 大隋國師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