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風流全能神醫 第54章 八千萬,到手

第54章 八千萬,到手

小說︰風流全能神醫| 作者︰瓦楞喜歡| 類別︰都市言情



    第54章 八千萬,到手

    “狗剩子?”一听到這個名字,蔣振華不自覺的身體一個哆嗦。這個小名子,自從將老母親接進自家以來,一直被齊婉秋要求不讓叫,如今,听到了自己兒時的乳名,而且自家老母親的聲音如此洪亮、底氣十足的樣子。

    “娘,娘!”蔣振華的眼中已經熱淚盈眶起來,趕忙地跑進了別墅。

    不一會兒,只听見里面傳來了男人大哭的聲音來。

    矛淞從別墅里面跑了出來,看見正平靜站在原地,微笑著望向蔣老太太臥室方向的吳晉,不由得伸出了一個大拇指來。

    “小弟,我為有你這麼一個弟弟感到驕傲,真的,我覺得以後我也叫你神醫得了。”

    吳晉卻是擺了擺手,示意自家大哥別再打趣自己,“大哥,這次蔣老太太的問題,遠超過我的預想,估計蔣家是得罪了什麼不該得罪的人。”

    “我看除了和晴晴小嫂子之外,你盡量不要過多的接觸蔣家的人,否則一旦引火燒身,那將都會是致命的打擊。”

    “當然,這次的收獲也很豐厚,我準備,再次加價,讓著蔣振華大出血,不拿出八千萬來,我可是不願意的。”

    矛淞一听樂了,在吳晉的面前走了兩步,又再次折返,繼續盯著吳晉走著。然後故作姿態的說道,“小弟,我可告訴你,咱們出門之前,老媽可是有了吩咐的。”

    “沒想到你這麼貪婪無度,看來,我只有向老媽揭發你了。”

    吳晉那叫一個郁悶啊,之前加價的事情,可是矛淞第一個干出來的,現在老哥又拿這事開自己的玩笑,頓時無語的看著矛淞,“老哥,我咋發現你最近變得越來越厚臉皮了呢?而且,還兩面三刀的,一會兒站在我這邊,一會又說去和老媽告狀。”

    “再這樣弄的話,我弄來的贓款,可就不分給你了啊。”

    吳晉見老哥那裝腔作勢的嘴臉,半真半假地開著玩笑說道。

    說到了錢的事情,矛淞原本那戲謔的臉色忽然變得再次正經了起來,回頭望了望見蔣家沒有人出來,又拉著吳晉向遠處走了一點,從口袋里面掏出了一張紙來,遞給了吳晉。

    “小弟,其實無論你這次從蔣總那里得到多少,我都需要四千五百萬。”

    “這個錢,將作為我的研究啟動資金。”

    “而且,大哥我向你打包票,給我一年的時間,我能將你這四千五百萬的價值至少翻上一番。”

    吳晉還以為老哥是在和自己開玩笑呢,不過打開了那張白紙之後,吳晉就意識到,老哥說的都是實話。

    因為那張白紙上寫的是借條,在被借款人處有了涂改,吳晉的名字是加在那塊被涂改掉的筆跡上方的,不過其余看起來沒有變動。更加讓吳晉感覺到奇怪的是,借款人落款處,竟然是矛淞和蔣晴晴二人的名字。

    “大哥,這……”吳晉知道自家大哥和蔣晴晴之間一定能有結果的,卻是沒有想到,竟然這麼神速,就有了這麼大的成果。四千五百萬,別說是蔣晴晴,就是蔣振華在生意場上,也很容易與一個人綁到同一架戰車上的。

    “沒錯,是晴晴!”矛淞再次地往後面望了望,確定蔣振華或者蔣家的什麼人不會忽然出現,這才繼續解釋道,“今天上午晴晴到我們學校,看了我的一些發明和自制的一台機器之後,產生了極大的興趣。”

    “而我所缺的,的確就是資金和幫手。如今,晴晴願意入股,並且還和我商定,無論如何會從她老爸這弄來啟動的資金。”所以,吳晉看到的借條上被涂抹的部分,就是蔣振華的名字。

    吳晉見大哥像是一個銷售員一般在和自己游說著自己的商品,大感沒有必要,趕忙地擺了擺手道,“大哥,我的原意是想通過這些錢,把那別墅給徹底買下來的。”

    “就算是辦福利院,咱們用自己的錢,總好過寄人籬下吧。”

    矛淞一听吳晉的話,也住了口,不過臉上失落的表情,卻是十分的明顯。

    “不過大哥,既然這錢你有自己的用處,而且……還是和晴晴小嫂子一起做事情,我舉雙手贊成。”

    吳晉對于自家大哥十分的了解,知道他是個說一不二的人。矛淞既然說了他能將這錢的價值一年之內翻一番,那吳晉相信自家大哥絕對能夠做到的。

    至于為何說出那些話來掃矛淞的興,吳晉,這是故意的。誰讓大哥這個老實巴交的人民老師,剛剛也學著人小混混的模樣,開始威脅、打趣自己了呢。

    “真的?”矛淞對于這錢,看起來真的是十分的看重,某種程度上來說,已經超越了他對矛家延續了幾十年的好心、善舉事業。

    吳晉見大哥喜形于色,當下點了點頭,繼續補充道,“非但是真的,而且我還要告訴你,這八千萬完全都可以給你,放開了手,大刀闊斧的去干吧。”

    “如果以後資金上有什麼問題,你還可以告訴我,我會繼續支持你的。”

    兄弟兩在外面討論著空頭支票的事情,而蔣家三代,則是在老太太的臥室里面,哭的稀里嘩啦。最後,還是蔣老太太一巴掌拍在了蔣振華的頭上,大罵蔣振華都上五十歲的人了,還這麼沒有出息。被老太太這麼一弄,原本喜極而泣的蔣振華和蔣晴晴,終于是平靜了一些,每個人的臉上都洋溢著發自內心的笑容來。

    “我說狗剩子,你咋還跪這呢?”蔣老太太見兒子只盯著自己,像傻子一樣滴笑個不停,不滿的問道。

    蔣振華以為是自家老娘心疼自己個呢,趕忙地起身,擺了擺手說道,“娘,我不累,就是看到你終于恢復健康,我……我高興。”

    誰知蔣老太太卻是不屑地將頭一搖,指著門外的方向說道,“人家神醫是真的為我這老婆子好,而且我剛剛都感覺得出來有一股半生半死、像是鬼門關走了一遭一般。”

    “人家神醫更不用說,為了救我,不知付出了多大的代價。”

    “別只顧著傻樂了,趕快和我一起,一起去感謝神醫的救命之恩。”說著,老太太就麻溜地雙腿一抬,往床侉子一扭,雙腳隨後很平穩的落在了地上。

    蔣老太太的舉動,頓時給蔣振華和蔣晴晴嚇了不輕,趕忙想要上前扶著老太太,不想卻是被老太太一把推開。

    “怎麼,我老太太這才剛好了一點,就不想著我好是嗎?”

    “告訴你,我現在感覺像是回到了十幾年前年輕的時候,那時候狗剩子你可還沒有這麼富,我還獨自種咱家的那一畝三分地呢。”說著,老太太真的是大步流星的,向房門外走去。

    蔣振華想要趕忙的跟上,卻是被蔣晴晴一把拉住,“爸,你看咱奶奶的變化,看來吳晉真的是個神醫啊。”

    “既然人家神醫都這麼不顧危險、付出那麼多幫助咱家了,爸,你一會一定要好好的感謝人家神醫才是啊。”

    蔣振華被自家女兒拉住,又听到自家女兒看起來很懂事的樣子,也是一臉開懷大笑的連連點頭。不過女兒在知曉自己態度之後,歡快地跑了出去,望著蔣晴晴的背影,蔣振華總是感覺心里怪怪的,但具體怪在哪里,他自己也說不出來。

    “狗剩子,還愣著干嘛,還不出去把神醫請進屋來。”蔣老太太望見客廳里沒有吳晉和矛淞的身影,又繼續催促著愣在臥房里的蔣振華。

    蔣振華听聞老母親又呼喚起自己,趕忙的應了一聲,跑出去找尋吳晉和矛淞,一看,在門口小河邊上,趕忙是一路小跑著過來。

    “哎,小弟,小弟你怎麼樣?”

    “要不要緊,我扶你進房休息區吧。”見蔣振華往這邊跑,吳晉忽然站立不穩起來,矛淞也是趕忙地將吳晉扶住。不過耳中卻是听到吳晉那顯得有些奸猾的聲音來,“大哥,能不能收了這筆治療費,看就看你表演了啊。”

    說完這話,裝作發暈的吳晉這次表演的更加徹底,直接昏死過去躺在了草地上。

    蔣振華見狀,又是加快了步伐,很快地沖到了二人的面前。“大師,神醫!”

    “你……你這是怎麼了啊?”對于自己母親的救命恩人,以及同樣是被體驗過吳晉神奇治療手段的蔣振華來說,連吳晉都倒了下來,這是何等的大事。

    既然已經布局完畢,而且獵物已經上鉤,矛淞便按照吳晉之前吩咐的說辭,裝作義憤填膺的模樣說道,“蔣總,我弟弟為了拯救你的家人和你,被你家那籠聚死氣的陣法給傷到了根本。”

    “現在,他必須要購買大量的天材地寶、諸如百年老參、靈芝雪蓮,滋補身體、固本扶正,才能勉強恢復。”

    “而且想要保住他那一身神奇本領,還要去請世外高人出手搭救……”

    蔣振華一听事情嚴重到這個地步,慌忙地說道,“好好好,我立馬安排人去購買,無論花費多大的代價,我蔣振華都一定要讓大師恢復如初。”

    矛淞擺了擺手,說道,“高人的世界你不懂的,你只要把做這些事情的經費拿出來就行了。”既然人家願意承擔,矛淞便不再客氣,直接開口要錢。

    “多少?”蔣振華立即掏出了手機,想要立馬轉賬,“對了對了,看我這迷糊的樣子,四千五百萬是吧,我這就給銀行打電話,讓他們幫忙處理一下。”

    “只要明天交易系統一打開,錢就會立即到你的賬上。”

    矛淞想到了自己這麼多年的悲慘遭遇,雖然錢不是主因,但是有了錢的話,至少自己最感興趣的愛好,卻是可以完全養活自己、改變自己的生活的。于是原本就是厚著臉皮的狀態下,又是暗自咬了咬牙,說道,“八千萬,想要讓我弟弟能恢復如初,至少需要八千萬!”

    蔣振華一听,臉上有點犯了難,身家幾億的人,手里是沒有多少現金的,更多的都是資產。而蔣振華雖然苦日子過過來的,做生意風格上比較喜歡把錢握在自己手中,即便如此,自己可供流通的現金流,也不過一億出頭罷了。

    蔣振華忽然的平靜,讓矛淞不知所措起來,恰好這個時候听見了別墅內蔣老太太的呼聲,再看看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吳晉,蔣振華一咬牙,心中暗自盤算、計較一番,便點了點頭,直接從上衣口袋里掏出了一本支票本來。

    在本子上唰唰地寫下了一大堆數字以及簽好名之後,蔣振華將支票遞給了矛淞,然後說道,“八千萬,請趕快為大師醫治。”

    “如果日後還需要錢,盡管和我蔣振華說,我就算是砸鍋賣鐵,也要對吳晉大師負責到底!”

    矛淞看著一臉真誠、出言好爽的蔣振華,一時猶豫了起來,說到底還是一個好人,對于如此簡單地得到了一輩子都沒有想過的財富,矛淞還真的是產生了恐懼來。何況蔣振華最後這一副很義氣的舉動和言辭,更讓矛淞有了一種自己和吳晉是在行騙的感覺。

    見二人僵住了,剛剛昏倒在地的吳晉發出“咳咳”兩聲,然後竟直接站起身來,來到了二人身邊,將支票從蔣振華的手中接了過來,繼而說道,“蔣總,我動用體內最後的陽氣,先去將你府上籠聚死氣的陣法給壓制住,余下的事情,等我從洞天福地療傷歸來,再從長計議。”

    說完,吳晉便將支票裝進了自己的上衣口袋,也不去管因緊張而愣住的矛淞、因自己忽然醒來而驚詫的蔣振華二人,對著別墅的大門揚長而去……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風流全能神醫 | 風流全能神醫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