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歷史軍事 頂尖高手 第43章

第43章

小說︰頂尖高手| 作者︰雛松| 類別︰歷史軍事



    我,葉旭,黎正三人站在門外過道上都不說話……

    “你不想你父親再受折磨就把你知道得都告訴我們,你自己也是研究民俗的,應該知道釘刑的殘酷,你該不會等明天眼睜睜看著你爸爸在疼痛中死去吧?”我先開口了,沒想到黎正對我一陣冷笑……

    “從頭到尾整件事應該和你無關吧?你又不是警察,憑什麼插手這件事?”他被著手嘲笑我……

    “他是我朋友,是我拜托他的。”我剛要反擊他,忽然葉旭說道,表情非常嚴肅……

    “如果你還算是黎隊兒子,你就把知道得都說出來,我們好救他。”

    “他是我爸爸,我難道忍心看他受苦?”黎正說的差點跳起來……

    “時間不多,我長話短說,你和秋旋到底什麼關系?你下午借的有什麼目的?還有案發的時候你最好說明下你在哪里,做什麼事。”葉旭一口氣說完,長吁一口氣……

    黎正大著眼楮看這個平時對他惟惟偌偌葉旭居然如此嚴厲審問他,氣得青痙都出來了。“你什麼意思?你是說我殺了秋旋?我借什麼書你管的著麼?還有你怎麼知道的,你們跟蹤我了?”

    雖然黎正很生氣,但他還是告訴我們他和秋旋不過是他普通的學妹,兩人在圖書館偶遇,他對這個女孩開始還有好感,但後來听說她作風不好就中斷來往了。至于借書,也只是想了解下釘刑看看能幫什麼忙。我不知道是否相信他,葉旭估計也是。我們對望了下。黎正說完看著我們,覺得好象我們還是滿臉不信任,只好說案發的時候自己就在家中,當時父親和自己正在看電視。大家互相爭執了一下沒有結果,只能不歡而散,我和葉旭只好坐在外面悶頭抽煙,看著時間慢慢流過……

    黎隊正在睡覺,我們不想去打擾,姑且暫時相信他。但又沒線索了。看來只能從那顆少掉的釘子著手了。很明顯,有人換掉了證物。而且看來很著急,我從葉旭那里知道,這種螺紋釘子好象他們警車上就有,很普通……

    能夠接觸證物的人不多,葉旭告訴我,當天的證物是最後他和黎隊帶回去的。包括死者身上殘留的錢幣和那些釘子,以及附近的一把榔頭,榔頭上沒任何指紋,也是大街上隨意都能買的,所以基本沒什麼價值……

    “你說黎隊在你下車後就不見了?”

    “恩,你該不是連黎隊也懷疑吧?我可是一直和在在一起。”葉旭趕緊回答道……

    “但你也看見了,證物房的釘子不是死者身上的,證物進了證物房看管的有多嚴格不用我說你應該比我更清楚,能夠換掉證物的只能是黎隊了……”

    “他犯得著冒這麼大風險麼。人又不是他殺的,他更不會無聊到搞什麼釘刑。”葉旭有些不快,他又隔著玻璃看了看里面睡著的黎隊,黎正剛進去,坐在旁邊百~萬\小!說……

    “你不覺得可疑麼,他先是告戒你不要太關注女尸,估計是怕你被波連進去,然後車子在路上莫名暴胎,接著證物被換,我當然不是說是黎隊干的,但很可能他是在幫另外個人洗脫罪名,為了他,即便黎隊冒著妨礙司法公正也要做。”

    葉旭指了指里面的黎正,我點了點頭。現在缺的只是如何證明黎正才是殺害秋旋的凶手……

    使用釘刑在眉心的那根一定要用桃木釘,否則一旦拔除釘子,死者馬上會來報復,估計黎隊中途下車就是換掉了了那顆桃木的,並且把它扔在了某處。如果真的是這樣,那顆桃木釘子一定帶著能夠證明黎正是凶手的證據!

    “啊!”忽然病房一陣尖叫,黎隊痛苦的捂著右腳,臉上痛苦的表情把五官都扭曲了,那里看得出曾經是讓犯罪份子膽寒的刑警隊長?

    我和葉旭馬上沖進去,幫助黎正按住黎隊長,牆上的掛鐘清楚的顯示著現在是11點30……

    這次更加嚴重了,黎隊整個人都幾乎陷入半瘋狂狀態,果然一跟釘子比一個釘子來的更加厲害。還有12小時,到時候就算不用眉心那跟,黎隊也只剩半條命了。我看了看旁邊的黎正,依舊面無表情,不,似乎還有點竊喜,我感覺有點憤怒了……

    後來護士和醫生來了,打了針鎮靜劑才讓他睡著。我抓起衣服拖著葉旭跑出醫院……

    “走,現在就去那天你車子停的地方,我們就算不睡覺也要找到那個桃木釘子。”

    “多叫點人吧,我們兩人太勉強了,那里很開闊,而且也不知道黎隊到底往那里扔了。”葉旭建議道……

    “不行,首先這個理由就說不通,而且黎隊偷換證物的事最好還是不要公開,我們先去,至于確定範圍,我有辦法。”我咬咬牙,看來非用那個不可了……

    凌晨1點20,我們先來到了停尸房。趁著葉旭和管理員墨跡的時候,我溜了進去。找到了秋旋的尸體……

    我拖開她的尸體,在眉心傷口處以右手食指按住,把準備好的生的淘米水拿出來涂抹在她眼楮處……

    我在心中暗念,如果你想沉冤得雪,不讓無辜的人受磨難,就幫幫我,借你體內最後一絲魂魄給我……

    我把食指咬開血正好滴進她的傷口,然後再以食指蓋住……

    成不成功得靠造化了,現在她生前所有的記憶和看到的東西都在那顆桃木釘上。我的手指帶著她最後的魂魄可以與桃木釘產生共鳴,而且只要我接觸到桃木釘我就能看到當時現場的一切。不過這方法危險很大,因為萬一在那里找不到釘子,12小時後,眉心被扎入釘子的就是我了!

    我做好一切,迅速和葉旭上車。我讓葉旭以最快的速度去當時停車的地點。還好,才2點半……

    我舉著右手,感覺如同雷達一樣四處搜尋著桃木釘上僅存的一點秋旋的魂魄。但直到我右手累的酸痛也豪無收獲。

    這樣無謂的搜索一直到早上六點半,只有五個小時了。葉旭也累的坐在地上……

    我開始有點後悔自己的沖動了,我太相信自己的推理了。看來我要付出代價了……

    或許我實在哪里的思考出了問題?我只好和葉旭先開車回醫院在說。下車的時候正好醫院開始賣早點了,一般這個時候都是七點一刻,看著自己生命慢慢走向盡頭,反到坦然了……

    在上去的時候與一個人撞了個滿懷。那人看都沒看我就走了。這個時候食指居然劇烈的疼痛起來……

    有感應了,難道釘子就在那人身上?我馬上叫葉旭堵住他,仔細一看是個十七八歲的年青人,一身哈韓衣服,看來被我們嚇壞了。葉旭在他身上搜索一遍,果然在口袋里找到了那顆桃木釘子……

    我和葉旭厲聲問他釘子那里來的,他結巴地說前些日子在某處撿的,覺得特別就留著玩了,我看他不像說謊,而他說的地點的確就是我們兩苦找大半夜的地方……

    他傻傻地站在原地,我故做嚴肅的教訓他,以後撞到人要說對不起,這才放他走,這小子嚇的馬上就溜了……

    拿了釘子我們就像打了一針興奮劑。現在只需要把釘子再度插入秋旋的眉心,我就能看到她臨死的畫面了……

    早上八點四十,我們偷偷溜了進去,葉旭幫我把風……

    我將釘子緩緩放進去,並再次滴入自己的血。然後閉上眼楮。我自己也很激動,因為終于可以知道誰才是凶手了……

    我發現一個完全陌生的環境,居然不是旅館的房間,接著是一個人的背影,接著好象看見了一張類似化驗單的東西。那人人忽然轉過身來撲了過來,接著是不停的閃爍的畫面,一雙手死死掐住喉嚨,我幾乎都感到窒息,最後畫面消失了……

    我如同被電擊一樣反彈了出來,雖然只有一剎那,但我還是看清楚了那人的容貌,現在剩下的只有取證了……

    九點半。我和葉旭把所有一干人等都到帶醫院,包括黎正,那個女孩,還有秋旋的男友,然後分別抽取他們的血樣,當然,這都是讓葉旭以破案為借口做的。過了一會,我拿著化驗結果出來……

    我看著他們,深呼了口氣。拿出幾張檢驗單。分別是他們幾個的……

    “這是什麼意思啊?”黎正問道……

    “這些是你們的檢查單,在這幾張單子里,只有一個人不同,他得了性病,而且和死者秋原是一樣的。”我晃了晃手中的檢驗單據,他們都沒有任何表情,我心想,死鴨子嘴硬,不能在拖,要趕緊證明誰是凶手……

    “釘刑是用來懲罰不潔者和背叛者。這個秋旋的確作風不好,甚至在外面還做了些人肉交易。我們都以為旅店是第一案發,的確,釘子噴出的血液,附近的榔頭,最重要的是法醫的推斷,加上她失蹤的日期似乎一切都順利成章……”

    但其實,秋旋是被掐死的!她是死後才被處以釘刑。我望著黎正,笑道︰“說的對麼?”

    黎正依舊面帶寒霜,沒回答我……

    “我不知道凶手用了什麼辦法,居然可以使法醫做出對死亡時間延遲兩到三天的推斷,但凶手在實施釘刑的時候居然留下了自己的血樣,就在眉心的那顆釘子上,那顆桃木釘子。”我拿出那個桃木釘子,釘子暗紅色……

    “上面好像刻了字。”那個女孩看著釘子,忍不住喊道……

    “是的,我可以大聲念出來,是黎民蒼生,正氣永存,其實也就是黎正你的名字來歷,也就是說,這個桃木釘就是你的!”我把釘子舉到黎正面前,他看了了看釘子,忍不住笑了起來……

    “單憑一個釘子就想證明我是凶手?太滑稽了。”

    “的確,我沒想說你是凶手,因為凶手是他。”我轉了身,把釘子指向那位我以為弱不禁風的秋旋的男友,的確,我在秋旋最後的記憶里看見的就是他!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頂尖高手 | 頂尖高手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