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歷史軍事 花棲月下眠 第八回 夜半琴聲

第八回 夜半琴聲

小說︰花棲月下眠| 作者︰江月照| 類別︰歷史軍事



    入夜,宮玉庭和宮靈韻二人到了中州最南端的刀口峽。雖然時辰已晚,但是兩人均是練武之人,深夜趕路也算不得什麼先賢居婚禮在即,他們]有太多的時間在路上耽擱。

    宮玉庭在馬背上盤膝而坐,然後身子便直挺挺地倒下去,躺在馬背上,雙手放在腦後仰望著星空。

    馬背上雖然顛簸,但是宮玉庭就像一塊磁鐵一樣,牢牢地貼在上面,四平八穩。

    宮靈韻在後面不緊不慢地跟著,雖說心中羨慕,但他還是有自知之明的 ,若是學著宮玉庭這般瀟灑地躺在馬背上,,說不定轉眼就被震下了馬,好好地吃一頓馬蹄。

    “玉庭”宮靈韻饒有興致地開口道︰“你說說什麼時候稱賢這麼容易了,上次出了個封雲顛,不滿二十便做了賢者,這次索性女人都能稱賢了,世道變了啊”

    宮玉庭看著璀璨的星空,天空廣博無垠,群星閃耀,這等光景卻看得他心中落寞︰“你不要小看了女人,這世上有的女人,能勝過千百個男人”

    水月不就是這樣的人麼,好像世上]有什麼能夠難倒她,好像所有讓人束手無策的事情,放到她的面前都能迎刃而解。

    天上的月光如此皎潔,美得讓人心碎,宮玉庭不知多少次在暗夜中悲嘆,這一輪皎潔的明月,曾經離他多麼接近啊

    “靈韻,你說,鏡中花,水中月,注定便是遙不可及地麼”宮玉庭忽然問道。

    宮靈韻笑了︰“你傻了,水中的月亮是虛幻的倒影,真正的月亮,在九天之上”

    真正的月亮,在九天之上。

    宮靈韻無心的一番話,卻讓宮玉庭心頭黯然。

    雲泥之別,注定不能交匯。

    就好像一個人睡慣了高床軟枕,再去睡僵硬的木板,便會渾身酸痛,一個人穿慣了綾羅綢緞,再去穿粗衣爛衫,便會不適瘙癢。

    他今生見到了水月這樣的女子,究竟是幸還是不幸。

    那日的情景,他一刻也]能忘記過。

    若說水月的縱身一躍,讓他心膽俱裂,那麼梧落羽的生死相隨,就猶如一道晴天霹靂,讓他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他知道梧落羽砝幻鰨 拖褚徊悴惚話諾囊賞牛 萌四岩宰矯br />
    到底是為了什麼在這樣的生死關口,梧落羽可以毅然決然,義無反顧。

    宮玉庭一遍遍在心中這樣質問自己,當日若是易地而處,他也會如同梧落羽一般,欣然赴死麼。

    這個場景不會重恚  褳ё參藪又 br />
    每每想到此處,宮玉庭心中就泛起一種難言的酸楚,一陣一陣的鈍痛。

    午夜蒼涼悲寂,就好像他此時的心境。

    就像是為了應景一般,空曠的刀口峽中響起了嗚咽般的洞簫聲,刺破萬古寂寥,沖耳而恚 盟樸內グ秩思洌 露覽灩 校 執乓還尚耙 br />
    宮玉庭還是閑適地平躺在馬背上,收心凝神,對于這擾亂心神的洞簫之聲,完全不加理會。

    但是顯然宮靈韻就]有這樣的能耐,他被簫聲中的悲情所感染,方才還好好的,轉眼就淚流滿面。

    “誰大半夜地不睡覺,跑澩刁鋨〈稻痛擔 谷淮檔夢已劾岫枷 恕憊 樵弦幻婺ㄑ劾幔 幻媛盥鈽謅值氐饋br />
    刀口峽的山頂上

    “大姐,宮玉庭竟然完全不受三妹幽冥蕭的影響”花昭從刀口峽俯視下去,忿忿地說道。

    說罷,不服氣的花昭抱著懷中的紫玉琵琶,素手當心一劃,一連串清脆的音符傾瀉而出。

    但是這洞簫吹奏的顯然是主旋律,琵琶只是在音節的末尾帶上幾個音最為點綴。

    上官家的這幾個女兒,都喜歡以樂器入武,唯有上官蝶汐死活要用一柄柳葉劍。

    花昭一手琵琶彈得和她的功夫一樣好,這區區幾個音節,就讓曲子中的悲傷之意更濃。

    宮玉庭臥在馬背上,不屑一笑。

    “哼”

    忽然,他一聲冷哼,好似驚雷一般,傳入上官家姐妹的耳中,幽咽的簫聲戛然而止,刀口峽上的花昭和幽藍都覺得血氣陣陣翻涌。

    花昭不服,還欲撥弦,牧歌搖頭攔住了她 ,道︰“換一首曲子”

    “什麼曲子”

    牧歌紅唇一勾,露出雍容至極的甜笑︰“金戈鐵馬”

    花昭冷笑一聲,道︰“好,就讓他見識一下我們姐妹們的最強音”

    說罷,她右手兩指在三條弦上飛快連續地彈挑,滾三弦的快節奏,奏響了金戈鐵馬的序曲。

    這時候,沉默的語陌忽然動了,她兩袖一抖,滑出兩根鼓棒,一面通體“咚咚咚”,密集而又沉重的鼓點,每一擊都重重地敲在宮靈韻的心頭。

    “到底是誰半夜不睡覺,半夜出磧值 糜執刁鋨 憊 樵媳徽て鋈槐浠 那緡 眯那櫸吃輟br />
    方才還是一首好好的抒情悲傷的曲子,轉眼就成了這麼一首節奏快到讓人心煩意亂,惴惴不安的曲子。

    花昭嘴角帶著一抹得意的冷笑,右手撥弦的手指已經快得只能看到淡淡的虛影,這旋律就好像千軍萬馬蟄伏著緩緩靠近,讓人不得不心生壓抑。

    宮玉庭英挺的眉頭微微皺了皺,這首曲子對人心神的影響的確很大。

    琵琶之聲無孔不入,好像是從四面八方傳恚  拋 蛩畝洹br />
    再回頭看看宮靈韻,好像心上的那根弦早就崩道極致了,只要對方再砑父 舴貌Γ 飧呔突岫狹岩話恪br />
    “錚錚錚”牧歌也動了,手中的七弦琴和著花昭的旋律響了起懟br />
    她在每個音谷出揮手狠狠一撥,撩出重重的音爆,就好像是陰天中響起的陣陣悶雷。

    “啊”宮靈韻覺得頭痛欲裂,顯然是受不了這種琴聲的折磨。

    但是上官家的三姐妹怎麼可能就此罷手,她們的金戈鐵馬,已經漸入高暾癒C

    滾滾馬蹄,攜漫天黃沙而恚 Q蚵砥 艉齲 逼  br />
    宮靈韻眼前已經一片模糊,頭暈得如同漿糊一般,混亂地再也難以思考。

    他忽然仰天長嘯一聲,七竅出血暈了過去。

    宮玉庭見狀大驚,喊道︰“靈韻”

    宮靈韻雖然昏迷過去,但是置身于這樣的音陣中,自身還是會受到傷害。

    宮玉庭反手拔出背上的龍賁,右手食指在劍身上屈指一彈︰“鏘”

    突如其淼囊簧 迦虢鷥晏碇 校 偈比盟塹暮獻嘁恢汀br />
    牧歌面不改色,沉聲道︰“繼續”

    金戈鐵馬演奏到了高暾癒A一波又一波的音浪像是潮水一般向宮玉庭襲恚  褳в熱縑┤劍 持竿淝 誚謐嗟碇 扒敢壞  蚵宜塹慕謐唷br />
    “鏘”宮玉庭彈出了重重一音,牧歌的琴弦應聲斷裂,花昭和語陌都噴出了一口鮮血。

    “何人在此作祟,還不快快現身”宮玉庭一聲怒喝,山鳴谷應,回響不絕。

    牧歌看了一眼斷裂的琴弦,臉上看不出什麼情緒,道︰“走”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花棲月下眠 | 花棲月下眠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