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歷史軍事 花棲月下眠 第十八回 此情可待成追憶

第十八回 此情可待成追憶

小說︰花棲月下眠| 作者︰江月照| 類別︰歷史軍事



    這是一個完全封閉的空間,四周皆是白茫茫的一片,小水珠般的液體懸浮在半空中,折射出繽紛的色彩,美得不似真實。

    這個空間的下方是一道龐大無比的陣法,每一條線都由大量汩汩流動的朱砂繪成,龐大無邊望不到盡頭。

    從上面俯瞰下去,陣法的中心躺著兩道身影,一人白衣勝雪,一人紅衣似火。若是細細看去,空中的液體在緩緩地朝著陣法的中心螺旋狀匯聚。

    陣法中的白衣女子,身邊點點熒光閃爍,原本如月般皎潔的臉頰更加明亮豐潤,她身上的燙傷擦傷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慢慢恢復。一頭黑發披散在她身後,嫻靜地如同墜落凡間的仙子。

    紅衣男子在女子的不遠處,狐狸一般的眉眼間已經少了幾分媚態,周身散發出一種讓人安寧的氣息。看著他的一呼一吸,讓人忍不住想將呼吸調整到與他一致的律動。

    不知道過了多久,像是夢醒一般,兩人同時睜開雙眼。

    “水月”

    “玉庭”

    兩人又一次同時喊出一個名字。

    像是期望,又像是答案。

    水月撐起身子飛快回頭,見到那道火紅的身影,琉璃般的眸子卻一下子暗淡了下來。

    “落羽”

    怎麼會是他

    失落的感覺一下子攫住了她的心。

    梧落羽一睜眼就喊出了水月的名字,但是听到那聲“玉庭”之後,他的心像是在瞬間被凌遲,撕裂般的痛感讓他難以呼吸。

    原來宮玉庭在水月心中已經有了這樣的地位麼

    那自己的付出又

    梧落羽低垂著眼簾,心中氤氳著灰暗的情緒。

    水月怔怔地愣神,原來自始至終她都太自以為是。宮玉庭對她的感情,並沒有她想象中那般深刻。或許宮玉庭只是迷戀她的容顏,而不是刻骨銘心的愛,或許見到自己跳入岩漿,他也只是一時的心痛,然後隨著時間的流逝,她便會被宮玉庭漸漸淡忘,然後他會娶妻生子,安定地過一生。

    明明她是希望宮玉庭好好生活的,為什麼見到身邊的人是梧落羽而不是宮玉庭的時候她會這麼失望

    好不甘心

    誰先掏出真心,那麼誰就將傷害自己的權利交給了對方。那麼這場愛情,就變成了傷害與被傷害的角逐。

    剛穿越之時,她渾身是血,渾身是傷地見到宮玉庭意氣風發策馬而來,張揚的笑意像是太陽一般光亮。林中拈弓搭箭,便注定了之後的糾纏。

    一次又一次的捉弄,讓她漸漸喜歡上他的單純。一次又一次的謊言,她心中愧對他的信任。

    有時候她總是嫌他呆,嫌他反應遲鈍,但是她又想,要是他能一直這樣沒有心機就好了,宮玉庭,就交給我保護吧

    陰謀詭計不適合他。

    誰知謊言被揭穿的時候,她才恍悟,一直被她認作是個呆子的人,竟然一直用痴傻的外衣縱容著她的任性。這樣心思單純的人,竟然瞞過了她,想必他是從來沒有將這謊言放在心上。他要的,只是一個跟她在一起的理由。

    竹林中,她見到他負氣離開,本想留住他,但是當時的情況實在是不容許。

    當她再睜眼見到他還在自己身邊的時候,欣喜的感覺一下子涌上心頭。那時,就是醉心的開始了吧。

    只可惜她實在是太驕傲,又不知道該如何去愛一個人,她唯一的表達方式就是一次又一次地戲弄他,看他面紅耳赤,心情就會莫名地好起來。

    呵呵,她這心態還真是惡劣。

    她一直欣然接受著宮玉庭的付出,而可以做到心中沒有一絲愧疚。因為她心中想著,若是有一天她也為宮玉庭犧牲,她希望宮玉庭也是一樣,欣然地接受。

    所以那天,面對下面滾沸的熔漿,水月可以笑著跟他說再見。

    只是愛,哎

    “狐狸,你怎麼也掉下來了”水月強笑著問道。過去的,便是過去了,她的驕傲讓她不屑再去糾纏。宮玉庭做出了選擇,那她便尊重他的選擇,之後相見,便是陌路。

    梧落羽深吸一口氣,然後第一步,挑起眉頭,第二步,勾起嘴角,第三步︰“啪”地一聲打開折扇。然後回頭對水月笑道︰“運氣不佳啊本來都可以逃出去的,誰知道手一滑,竟然掉下這岩漿來了。”

    “咦”梧落羽發出一聲訝異的低呼。“你看看,這空中懸浮的,好像是精源液啊”他伸出手指,輕輕地觸踫著懸浮在空中液滴。這細小的液滴一踫到梧落羽的手指,就瞬間順著手指鑽進體內,梧落羽只覺得那一刻通體舒泰。

    “我們也應該在這里呆了不少時間,你看我們身上的大小傷口全部愈合了,疲勞之感一掃而空,而且也一點都不餓不渴,這小東西當真神奇。”水月笑道。

    梧落羽忽然竄了過來,扣住水月的脈搏,右手掐了個訣,幾指點在水月的手腕上,少頃後欣喜地說道︰“你體內的本源已經修復了。”

    “是麼”水月淡淡地笑著,心中卻沒有太多的喜悅。“這里想必就是毓秀峰峰底,不過,我們要怎麼出去”她想要離開,廣岐這個地方,她一輩子也不想再踏足了。

    梧落羽用扇子輕點著下巴︰“據我所知,這個陣法是個聚靈陣不假,也是個傳送陣。”

    梧落羽腳尖一點身子騰到半空尋視了許久,這才落回原地,從懷中掏出幾塊灰不溜秋的石頭,道︰“我看過了,這里是陣眼,只要在這里稍稍改動幾下,就能離開了,只是我不知道我們會被傳送到什麼地方去。”

    水月點頭同意。

    梧落羽把水月拉到自己身邊,然後在中心的幾個節點上放上幾塊石頭。

    一道朦朧的混沌之氣將他們籠罩,水月之覺得眼前一道刺目的白光襲來,便是一陣失重。

    過了一會,這片空間又歸于沉寂。所有的液滴都不再轉動,它們靜靜地漂浮著,仿佛亙古未變的星辰。

    過了好一會,兩道幽幽的紅光才從這龐大的陣法之下射出,血腥而又刺目的紅色讓人看了一眼就會心驚肉跳。這兩道冰冷的紅線在這巨大的空間中閃爍了幾番,之後一聲驚天動地的怒吼從地底傳來。

    所有的朱砂陣線都像是有了生命一般,瞬間光芒沖天,陣法如同蛛網一般牢牢地禁錮住地面。

    地底的兩道紅線不甘地撞擊著地面的陣法,幾番沖突無果之後,才漸漸歸于沉寂。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花棲月下眠 | 花棲月下眠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