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歷史軍事 花棲月下眠 第十七回 生死兩茫茫

第十七回 生死兩茫茫

小說︰花棲月下眠| 作者︰江月照| 類別︰歷史軍事



    “水月,水月”宮玉庭面色蒼白地躺在床榻上,兩道劍眉緊緊地擰在一起,額頭上的汗珠濡濕了頭發。

    宮玉庭床邊的一個婦人,正在低低地啜泣,她緊緊地握住宮玉庭的雙手,哭成了個淚人。

    “哎呀夫人,你就不要再哭了”宮玉庭的父親宮律負手站在床邊,听到他的妻子泣不成聲,心中更加煩躁,揮手道︰“這孽障闖出這麼多的禍來,也就是你慣的。若是你平日里好好管教,他又怎麼會惹出這許多事端罷了罷了,這孽障只要一醒,我就親自把他送去鐵石林”

    宮婦人用羅巾擦了擦眼淚,哭道︰“你做甚麼一口一個孽障玉庭是你唯一的兒子啊他犯了錯,我們好好同他說道就是了,為何要這樣懲罰他孩子成了這幅樣子,你這個做爹爹的,就不心疼麼”

    “哼”宮律重重地發出一聲冷哼︰“這孽障竟然聯合外人偷盜我宮家至寶,若不是三哥發現地早,玉庭犯下的罪,簡直就是萬死難贖。”

    “你看看你們一個個,平日里把他當寶,說他天賦如何如何好,武藝如何如何超群,我看他不過是蠢蛋一個竟然聯合外人盜取精源,你說他是不是被豬油蒙了心現在還還被一個女子迷得神魂顛倒,弄成這幅樣子不人不鬼的樣子,簡直是枉負家主一番教養,丟盡我宮律的臉面依我看,他這種庸才,也就只配到鐵世林中整日灑掃,清清林道,為列祖列宗添香點油了此殘生罷了”

    宮律越說越氣,他最後袖子一揮,將桌上的茶具全部掃在地上,摔門而去。

    “水月”

    宮玉庭兀自在睡夢中聲聲地喚著,回應他的,只有母親低聲的哭泣。

    一個月之後,搖光峰上。

    “玉庭”西門桃花推開了搖光殿上廂房的門,絲絲光線射了進來,終于將這昏暗的房間照亮了。

    西門桃花依舊一身錦繡華服,燦爛的桃花紋映著日光晃人眼。只是這張俊美的臉上已經沒有了飄逸灑脫的笑容,原本嬉笑怒罵,快意人生的桃花仙,眉眼間也染上了幾許憂愁。

    西門桃花一撩袍子,走進了這間廂房,房中濃烈的酒氣,讓他不住皺眉。目光在房中掃視了半晌,他才瞧見了背靠石桌,酒氣燻天的宮玉庭。

    宮玉庭的手邊放著十來個酒壇子,听到有人喚他,他也不回頭,手漫無目標地在身旁胡亂摸索,然後抓住一個壇子,將小半壇子的酒直接澆在臉上,然後猛地朝門口一摔,醉醺醺地吼了一聲:“靈韻,拿酒來”

    宮靈韻在廂房外探了探頭,卻不敢將酒送進來。

    西門桃花揮了揮手,示意他走開。

    “玉庭”西門桃花陪著他席地而坐,桃花眼微微地眯了起來︰“你心里頭恨我,我是知道的。”

    宮玉庭听了到西門桃花這半句話,嗤笑一聲,繼續猛灌了一口酒。

    時已深秋,搖光峰頂分外清冷,西門桃花還是每日輕搖手中桃花團扇,登峰前來勸說宮玉庭。

    宮玉庭只是充耳不聞,目光呆滯地看向前方。

    “玉庭”

    西門桃花狠了狠心道︰ “為了個女子你值得麼她死了,你是不是要下去陪她才能甘心”

    “嘿嘿”一直如同木偶一般宮玉庭,听到這句話才有了一點反應,許久不說話,忽然開口嗓音有些沙啞︰“從前總是嫌日子太短,每日都要匆匆度過。我現在卻心里總想著,我是死得越早越好,過去一天,我也就離水月近一天。這樣想著,心里才有個盼頭。”

    說著,宮玉庭看向西門桃花︰“姑父,若是爺爺什麼時候答應讓我死,答應把這搖光峰收回去,您就來知會我一聲,到那個時候,我還要謝謝您。”

    西門桃花看到宮玉庭的樣子嚇了一跳,宮玉庭面色枯黃,眼窩深陷,眼白中布滿血絲,原本豐潤的臉頰瘦削得形同枯槁,嘴唇邊上已經長了一圈的胡茬,渙散的目光中潛藏著深深的哀傷。

    “你”西門桃花見到宮玉庭這幅頹廢的樣子十分痛心。

    “哎”

    見到宮玉庭又開始自顧自地喝酒,西門桃花嘆了一口氣掩門而去。

    房間的門慢慢闔上,黑暗再次將宮玉庭吞噬。

    “家主”

    宮商,宮角,宮徵,宮羽齊齊跪在宮誠的面前。

    宮徵沖著宮商微微使了個眼色,宮商會意︰“玉庭帶著外人擅闖宮家禁地,盜取精源,犯下如此大錯,家主為何不治他的罪,將其下轄的搖光峰收回”

    宮徵在兄弟幾個中城府最深,辦事也最老道,平日里他不會輕易出頭

    人王座上,宮誠一拍座椅,喝道︰“放肆老夫做事,還輪不到你們指指點點。玉庭是塊璞玉,若是好好雕琢,他日必成大器。”

    宮商的面色很是難看,他知道老爺子心底里偏袒宮玉庭,但是他沒想到就算宮玉庭變成這般行尸走肉的摸樣,宮誠還是一如既往地護著他。

    如今整個廣岐,誰不知道宮家四爺為了個女子要死不活的,整日把自己關在房間酗酒。原來的什麼少年英雄,現在不過是個窩囊廢罷了。

    “家主”宮徵掂量了半晌才開口道︰“如今玉庭無心打理開陽峰上的失誤,不妨先將開陽峰交給ど妹暫管,以免眾人心中不服啊。”

    宮誠目光凌厲地掃過宮徵︰“老三,不要在老夫面前耍什麼心眼,你當你那些花花腸子老夫全然不知”

    宮誠拍了拍椅子站起身來,深邃的目光透過鎮天宮的玉頂遙望蒼穹︰“現在玉庭面前橫著一道坎兒,若是他邁過了這道坎兒,那終有一日,他會成為搏擊蒼穹的雄鷹”

    宮謠一直站在旁邊沒有出聲,把玩著指上的鴛鴦扳指,兄弟之間的明爭暗斗,她全然不放在心上。

    宮誠鷹隼般的目光掃過宮謠的手指,眸子瞬間暗了暗,然後捻著花白的胡須笑道︰“玉庭意志消沉,整日縱酒,照這樣下去可不行。璞玉還是要好好雕琢打磨的,是時候給他下一劑猛藥了。”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花棲月下眠 | 花棲月下眠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