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天降我才必有用 第五百一十四章 極速救援

第五百一十四章 極速救援

小說︰天降我才必有用| 作者︰石章魚| 類別︰都市言情



    張弛上次居住的地方已經坍塌,只有C區的樓房仍然屹立著,上次馬達和金選陽失蹤,最後就是在C區發現,這一區域已經很久沒有得到啟用,張弛搜尋了一圈,找到了庫房,準備劈開庫房的時候,感覺身後有異,轉身望去,卻見一只體型龐大的鬣狗就站在他身後十米左右的地方。

    張大仙人過去看動物世界的時候見過這玩意兒,不過體型這麼大的應該沒有,身長應該有兩米了,這不是鬣狗簡直就是一頭猛虎,他能夠判斷出這玩意兒絕不友善,而且應該是把自己當成獵物了。

    鬣狗開始移動,速度快如閃電,直奔張弛撲了上去,張弛騰空一躍,利用千層底的助力,足足跳起七米多高,鬣狗撲了個空,堅硬的頭顱撞擊在庫房上。

     !的一聲將庫房的大門撞開,鬣狗因慣性沖了進去。

    張弛暗罵這是個存活,他還沒有來及落地,卻見樓頂露出一個丑陋的腦袋,原來獵食者不是一個,樓頂的鬣狗直接從三層樓頂就跳了下去,向張弛飛撲而去。

    張弛揚起護盾擋住,鬣狗沉重的身軀借著下沖之力狠狠砸在張弛的身上,張弛重重落地,被鬣狗壓在身下,

    鬣狗張開大嘴,它的嘴巴幾乎佔據了整張面孔,張開之後露出滿口鋸齒般的獠牙,深藍色的舌頭布滿了讓人惡心的涎液。

    張弛挺起組合刀,向鬣狗的嘴巴里戳去。

    鬣狗一口咬住組合刀,咬合力驚人。

    張弛左手護盾用力向上一頂,將壓在身上的鬣狗推開。

    然後迅速翻滾到一旁。

    身體剛剛爬起,剛剛沖入庫房的那頭鬣狗也沖了出來,兩頭鬣狗面對同一獵物,竟然產生了矛盾,彼此先行爭執起來,堅硬的顱骨撞在一起,發出沉悶的撞擊聲。

    張大仙人本以為它們要合力對付自己,可現在好像變得沒自己什麼事情,估計是把自己看成了待宰羔羊,先分出一個勝負然後再由優勝者來享受自己的肉體。

    有點郁悶,居然被倆野狗給無視了。

    張大仙人清了清嗓子,嗷嚎叫了一聲,老子當年在天庭也是遛過哮天犬的人。

    兩頭鬣狗對他的這聲模仿秀選擇無視,這時候一頭體型稍小,毛色干枯的鬣狗悄悄從後方向張弛靠近,凶殘的目光死死盯住張大仙人的後庭。

    鬣在潛行一段距離之後猛然加速,直奔張弛後方沖去。張弛突然反手就是一刀,越是在危險的環境下,越是容易激發自身的潛能,眼觀六路耳听八方。

    這一刀正中鬣狗的脖子,將意圖偷襲**的鬣狗腦袋給砍了下來,鬣狗的腦袋原地翻滾,鮮血從斷裂的脖子里噴射出去,張弛抬腳將鬣狗的尸身踢到一邊。

    兩頭正在為獵物搏殺的鬣狗聞到了血腥的氣息,它們停下了搏殺,意識到了這獵物居然還有反手的能力。準備暫時放下成見一致對外的時候,張弛卻已經先行動作起來,猶如一道閃電沖向兩頭鬣狗,左手盾牌重擊在鬣狗的頭部,右手組合刀力劈而下,將另外一頭鬣狗的腦袋從中劈成了兩半。他必須速戰速決,還有那麼多條人命等著他回去拯救。

    鬣狗被盾牌砸得眼冒金星,搖晃了一下腦袋張開大嘴準備再度發起進攻,張弛一刀捅入鬣狗的咽喉。

    接連干掉三條鬣狗之後,張弛迅速進入庫房,找到需要的繩索,重新來到外面的時候,看到一個黑袍人就站在院落之中。

    張弛雖然看不清他的面目,可仍然從身材上一眼就認出是上次在寂滅之淵遇到的噬靈者。

    張弛向他點了點頭道︰“我當是誰,手下敗將!”上次他曾經擊敗了噬靈者,成功救出韓老太,時隔數月重新回到中州墟,他現在的實力比起上次提升不少,更重要得是噬靈者對他人的優勢在他這里根本顯現不出來。

    噬靈者的面孔籠罩在陰影中,雙手抄入破破爛爛的袖口內。

    張弛嘴上雖然充滿了不屑,可內心中卻沒有絲毫看不起對方的意思,這名噬靈者的能力要遠超過薛弘陽,韓老太幾乎都喪命在他的手中,不過還好這里不是寂滅之淵,這貨喪失了地利無法利用靈能聚沙成形,上次和沙人的大戰張弛仍然記憶猶新。

    張弛拋下繩索,突然就向噬靈者沖去,先下手為強,後下手遭殃,尤其是面對擅長遠距離攻擊的超能者,噬靈者的近戰也只是在面對超能者的時候佔優,對于張弛這種靈壓為零的怪才,根本就無從吸取靈能。

    張弛知道對方的特點,而且有過戰勝噬靈者的經歷,所以從一開始就選擇近戰的方針,在最短的時間內接近對方,力求在對方沒有釋放靈能攻擊之前將之擊倒。

    張弛速戰速決的信心也建立在千層底加持的基礎上,他的速度已經夠快,眼看來到噬靈者的面前,一刀直奔噬靈者頸部劈去,噬靈者的身影卻倏然消失。

    超能者的靈道達到第六境通幽洞靈就能掌握瞬移的本領,瞬移指得是將物體傳送到不同的空間、或者本體在一瞬間移動到他處的現象與能力,在視覺上形成有如非連續性空間跳躍般的狀態。

    瞬移和高速移動是兩回事,簡單來說就是沒有過程從起點直接進入終點,當然如果移動的速度夠快,超越了觀察者的視力範圍,也會造成瞬移的假象。

    張大仙人無法確定噬靈者是否已經掌握了靈能瞬移,但是有一點他能夠確定,對方的速度一定比自己穿上千層底更快。

    噬靈者識破了張弛想要貼身進攻的動機,拉開和張弛的距離之後,九頭凶殘的鬣狗從四面八方向張弛沖去。噬靈者已經掌握了召喚術,可以召喚生物助攻。

    張弛暗罵了一句,看來這段時間能力得到提升的不僅僅是他自己,噬靈者也在進步,想起這貨的提升是建立在奪取他人靈能的基礎上,張弛越發感到厭惡,今天一定要干掉這個為非作歹的混賬。

    九頭鬣狗聯手向獵物發起了攻擊,張弛轉身向身後的樓房跑去,跑不過噬靈者還特麼跑不過這些喜歡**的畜生嗎?千層底不但可以提升他移動的速度,還有一個特點是能夠飛檐走壁,張弛直接跑上了樓房的牆面,垂直站立于牆壁之上,身體和地面保持平行。

    其中一頭鬣狗先行沖到,在即將逼近牆面的時候改變了跑步的姿勢,騰空一躍,足足向上跳躍了三米多高,張大仙人等得就是它不知死得往上跳,一刀劈在鬣狗腦袋上,直接將這貨腦袋從中對分。

    鬣狗落地之時已經分成兩半,張弛干掉這頭鬣狗之後繼續向前奔跑,始終保持和地面四米左右的高度,剩下的八條鬣狗有三條沿著樓梯向樓頂飛奔,還有五條緊隨張弛的腳步橫向移動。

    鬣狗凶殘,根本不知道恐懼,不停騰躍起來攻擊張弛,張大仙人故意保持這樣的高度就是等它們主動發起攻擊,只要有鬣狗敢跳上來了他就損失一刀。

    轉瞬之間五條鬣狗讓他干掉了四條,從樓梯爬上樓頂的鬣狗展開包抄攻擊,三條鬣狗采取從高樓跳下直接撲向張弛的方法。

    張大仙人手中組合刀接連劈砍,將三條鬣狗盡數斬首,然後從樓房的牆面上俯沖而下,一刀刺入最後那條鬣狗的背脊,向後一劃開,一直劃到腹部,鬣狗腸穿肚爛,內髒流淌一地。

    張弛挽了個刀花,烏沉沉的刀身映射出樓頂噬靈者的身影。

    噬靈者站在天台之上,向他點了點頭,身影倏然從刀身的倒影中消失。

    張弛不敢戀戰,從地上撿起染滿鮮血的繩索,迅速返程,以他現在的速度追不上噬靈者,不過噬靈者對他也沒什麼太好的辦法。

    張弛擔心噬靈者先于自己返回寂滅之淵,雖然那邊人數不少,可畢竟噬靈者是超能者的克星,如果他采取偷襲並逐個擊破,那麼噬靈者就會隨著不斷吸入靈能而迅速變得強大。

    張弛途中不敢有片刻停歇,匆匆趕回了寂滅之淵,還好這邊一切如常,在他離開的這段時間,曹誠光又救出了六人。

    看到張弛渾身浴血的樣子,每個人都知道他這趟行程並不順利,周興榮道︰“有沒有受傷?”

    張弛搖了搖頭道︰“沒事,遇到了幾頭鬣狗。”他沒有提起噬靈者的事情,以免引起慌亂。

    曹誠光檢查了一下繩索,還算結實,能夠扛得住一定的拉力,按照他們制訂的計劃,曹誠光帶著繩索的一端進去,在約定時間內回到水晶溝準備完畢,時間一到,中州墟的這些同伴開始幫忙向上牽拉給他一定的助力,這樣曹誠光就能盡可能減少體力消耗。

    第一次的約定時間到了,王猛率先開始拉扯繩索,張弛和其他幾人過去幫忙,很快他們就意識到根本用不上他們出力,王猛天生神力,拖著繩索不停向上拉扯,足足將曹誠光的營救時間縮短到了三分鐘。

    曹誠光率先破沙而出,然後他身後五人一個個如同串在一根繩上的螞蚱一樣被揪了出來,所有人都把自己栓在繩上,後面一個抱著前面一個的大腿,場面非常滑稽,卻非常有效。

    曹誠光出來之後大喜過望,哈哈大笑道︰“有意思!”別小看只是一根繩子,就因為這根繩子就可以將他營救的時間和難度大大縮短。

    兩個小時之後,所有人都被營救了出來,曹明敏最後一個離開,曹誠光看到曹明敏鑽出沙面,心中的一塊石頭總算落地,他在這場營救的過程中也用盡了全力,雙腿一軟坐倒在了地上。

    所有人都是灰頭土臉,不過劫後重生的感覺讓每個人的心情都非常愉悅,曹明敏來到曹誠光身邊,遞給他一瓶水。

    曹誠光從她手中接過,不知有意無意踫到了她的手,曹明敏向他笑了笑,曹誠光望著曹明敏溫柔的笑靨不由得痴了。

    張弛大聲提醒眾人道︰“大家盡快離開寂滅之淵,這里並不安全,離開的時候一定要注意,千萬不要陷入流沙中。”

    沉浸在喜悅中的眾人這才意識到他們並沒有真正離開危險,雖然從地獄谷暫時回到了地面,可中州墟也不是安全的地方,那場幾乎將他們埋葬的地震就發生在這里。

    大家手牽手離開了寂滅之淵,沿著傾斜的沙面來到了上方,看到中州墟淪為焦土廢墟的場面,眾人的心情又變得沉重起來。

    周興榮已經在上面找到了一塊相對平整的地方,讓大家過去。

    幾位老師清點了一下人數,除了噬靈者薛弘陽,其他人一個都不少,張弛和白小米私下商量過,對薛弘陽的死還是不要提起的好,雖然鏟奸除惡是件好事,可如果讓人知道薛弘陽死在了他們的手中,恐怕薛弘陽的同黨會圖謀報復,兩人都不怕事但是怕麻煩。

    他們本想前往基地,可听張弛說在訓練營基地遭遇了噬靈者于是又改變了主意,周興榮是中州墟的老人,他提議去3號基地,那里距離中州墟的入口最近,也儲存著不少的應急物資。

    曹明敏來到曹誠光面前蹲了下去,柔聲道︰“你累不累?”

    曹誠光搖了搖頭,本想說句甜言蜜語,可話到唇邊又覺得說出來反倒矯情,他們之間用不著說那些虛情假意的廢話,曹誠光道︰“我得盡快回去通知他們,讓他們加快進程,這里恐怕撐不了太久。”

    曹明敏其實也是這個意思,可她又擔心曹誠光的身體受不了,輕聲道︰“也不急于一時,你剛才損耗了不少的靈能,需要時間恢復。”

    “沒有時間了,這里的環境非常不穩定,也許不久之後還會有更大的災難到來,我必須要回去把這里的情況告訴他們。”曹誠光的內心中涌現出前所未有的使命感。

    他讓眾人在一起站好,給他們拍了一張合影,這是要拿回去討價還價的證據。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天降我才必有用 | 天降我才必有用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