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恐怖靈異 龍飛御天 第十章 殺伐無疆

第十章 殺伐無疆

小說︰龍飛御天| 作者︰伏牛樵| 類別︰恐怖靈異



    鄒蒙剛一落地,離他最近的嫁妝木箱突然被打開,無數銀芒爆射。

    這些銀芒呈扇形籠罩鄒蒙所在的區域,無數細如牛毛的銀針以極快的速度噴射而出。

    在戰斗爆發之後,王儉便發現有沸流國之人調整木箱方向,似要瞄準鄒蒙,所以王儉背對木箱,擋在倩兒面前。

    銀芒噴射時,鄒蒙運氣揮袖,周身金光籠罩,由于時間緊迫,他也只是擋下一小片區域,他所在方向的大片區域之人,都被銀針射中。

    松潘和松讓因早有準備,輕松躲過銀芒,余下之人,就連倩兒和王儉二人的侍女都被銀針射中要害,當場死亡。

    銀針覆蓋的區域中,除了鄒蒙、倩兒和松氏兄弟外,唯有一人全身而退。

    此人名叫烏伊,他身穿黑袍,長發披肩,是個身材瘦高的男子。

    烏伊身法奇快,他在銀芒噴射之時,便從鄒蒙擋住銀針的地方躍上城牆,直奔城外,等松讓看到之時,人已經走遠了。

    “速戰速決,殺掉鄒蒙!”松讓一邊拼命搶攻,一邊大聲命令道。

    “烏伊兄弟,速叫莫離帶兵過來圍住內城!沸流無恥賊人一個都不能讓他跑掉!”一個身如鐵塔一般的黑面壯漢,看到烏伊出城時大聲說道。

    沸流人听到松讓命令,迅速合圍攻擊鄒蒙,他們都是松讓精心挑選的高手,志在一戰誅殺鄒蒙,拿下扶余。

    沒想到必殺一擊,被王儉識破提醒,且鄒蒙比他們想象的更強,導致計劃落空。

    如今他們深入扶余王城腹地,戰斗呈膠著狀態,扶余有人出去般兵勤王,形勢對沸流人極其不利。

    若此時撤離,松氏兄弟可全身而退,不過松讓顯然不打算這麼做,他覬覦扶余國已久,謀劃布局數年,才有今日之機會,放棄,他不甘心!

    成則君臨天下,敗則亡命天涯!松讓很清楚,若今日敗退,連苦心經營二十年的沸流國,他也將失去!

    看到這麼多人圍攻鄒蒙,也未能將其拿下,且在以黑面壯漢為首的扶余人拼命反擊之下,人數優勢也蕩然無存,松讓煩躁不安。

    “弟弟,為了大局,也只能犧牲你了!”松讓輕聲自語道。

    松讓手中多了兩枚長針,長針通體烏黑,針末端呈中空的海螺形狀。

    看著在前面拼命搶攻鄒蒙的松潘,松讓悄悄靠近,突然出手,將兩枚長針刺入松潘後腦的風池穴。

    松潘沒想到,哥哥松讓會對他突然出手,風池穴被刺入長針之後,松潘發出一聲淒厲吼叫,接著全身痙攣。

    松讓指尖出現兩股黑氣,分別注入長針末端的海螺內,然後手捏法訣,念念有詞。

    松潘頓時圓睜雙目,雙眼不見了眼黑和眼白,呈血紅色,他頭上青筋暴露,周身暴戾之氣彌漫。

    一聲爆喝,松潘撲向鄒蒙。

    此時的松潘戰力提升了數倍,像一頭發瘋的野獸,瘋狂攻向鄒蒙。

    “ !”鄒蒙和松潘對了一掌,鄒蒙像擲出的石頭一樣被擊飛,將一間房屋砸成廢墟,塵土飛揚。

    煙塵中,鄒蒙踉蹌站起,嘴角溢血。

    松潘與鄒蒙對了一掌之後,並未停留,直接殺向鄒蒙跌落的廢墟之中。

    “聖王!”黑面壯漢極速趕到,將鄒蒙護在身後。

    又是一掌,一聲脆響,鐵塔壯漢手臂骨頭碎裂,白森森的骨茬戳破皮肉,露在外面。

    鐵塔壯漢疼得渾身哆嗦,但他仍站在鄒蒙面前。

    “陝父退下!”鄒蒙對鐵塔壯漢說道。

    鐵塔壯漢像沒听見一般,一動不動。

    看到此時的戰局,王儉心急如焚,數月前,這樣的戰局,他一人便可輕松搞定,而如今,他是一點忙都幫不上。

    就在松潘一掌拍向陝父的時候,鄒蒙側身,一支血箭射向松潘手掌。

    松潘直接迎著血箭拍去,血箭洞穿了他的手掌,手掌頓時血肉模糊。

    王儉眼前一亮,這以氣御血的攻擊方法,類似于燃血化象,但比燃血化象遜色很多,因為這樣的攻擊並未發揮出氣血的全部能量。

    松潘手掌被廢,攻擊並未停頓,他不知疼痛,如行尸走肉一般,繼續攻向陝父和他身後的鄒蒙。

    此時,尚能戰斗的扶余人都搶攻過來,護在陝父和鄒蒙身前,不息丟掉性命,也要搏得聖王鄒蒙一線生機。

    “精血為主,以氣為輔;以念為神,以血為形;燃我精血,固我體魄;血隨意動,形神兼備;燃血化象,殺伐無疆!……”王儉拼盡全力,將燃血化象的心法口訣對鄒蒙大聲說出。

    鄒蒙本就使用以氣化形的功法,剛才的戰斗打出斑斕大虎便是如此,他又對以氣御血頗有心得,听王儉說出心法口訣,頓時豁然開朗。

    鄒蒙雙掌光芒大盛,以氣聚形,打出一只斑斕大虎,而後一大口鮮血噴入其中,大虎頓時氣息暴漲,如實質一般撲向松潘。

    松讓感覺到危險氣息,念完咒語,極速遠遁,一躍出城,逃走了。

    斑斕大虎瞬間便將松潘撕碎,而後攻向沸流國剩下的人。

    此時的鄒蒙也殺伐果斷,將現場的所有沸流國之人全部殺掉之後,大虎消散,鄒蒙臉色蒼白,向後倒下。

    與此同時,王儉也支撐不住,倒地不起。

    倩兒蹲下攙扶王儉,發現他的背上中了好幾枚銀針,銀針沒入體內,只在皮膚上留下細小血珠。

    在倩兒為王儉查看傷勢的時候,宮門打開,一隊人馬進來了。

    為首之人身著戎裝,腰佩長劍,威風凜凜。

    身旁同行的,就是身穿黑袍的烏伊。

    “王兄他怎麼樣了?”為首之人環顧四周,未看到鄒蒙,于是問道。

    “聖王無大礙,只是消耗過度,且受了點傷,我等已為聖王用了藥,聖王睡一覺就好的差不多了。”一名御醫說道。

    “噢!”為首之人應了一聲之後,看向已被殺死的沸流國之人,眼光變得陰狠,沉聲問道︰“沸流國之人,可還有活的?”

    “啟稟王爺,沸流來犯之人,只有松讓逃跑了,其他人都在這里了。”有人拱手說道。

    這為首之人,姓鄒名牟,是東明聖王鄒蒙的弟弟,管轄扶余南方之地。他是卒本城之主。

    掃過滿地死尸,王爺鄒牟的目光定格在倩兒和王儉身上。

    “帶走!”說罷,鄒牟頭也不回,轉身離去。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龍飛御天 | 龍飛御天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