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網游動漫 攻離 第一章︰無啟族復生

第一章︰無啟族復生

小說︰攻離| 作者︰沐格愛睡覺| 類別︰網游動漫



    攻離快死了。

    她的眼皮一點一點下沉,游離之間,她用最後一絲力氣把眼楮睜大,想要再看一看這世間的人,到底是什麼嘴臉,又長了一顆什麼樣的心。

    可她的身邊,空無一人。

    雙眼再也感受不到光亮,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此時她的身體開始下沉,速度越來越快,耳邊還伴隨著如尖叫般的呼嘯聲,如同墜崖般的失重感讓她覺得自己即將灰飛煙滅。

    突然,呼嘯聲戛然而止,墜落也隨即停下,她懸在了半空中,眼前浮現出了虛空的紫色,還點綴著泛著白光的浮塵。

    她呈仰臥狀停在空中,耳邊傳來了一位老者低沉渾厚的聲音。

    “攻離,你來了。”

    “恩。”她輕哼一聲。

    “此生又是如何度過的?”

    “此生很短。”

    她沉默了一會,好像是在回憶,又好像是在遺憾。然後用淡淡的語氣說著,好像不是在說自己的故事一樣。

    “我在無啟族醒來,按部就班的過著每日耕織的日子。18歲那年,我隨婆婆外出游玩,在途中遇到了一男子,與他一見鐘情,後我不顧族人的反對,執意與他私奔。我們雖然過著粗茶淡飯的生活,但我們從未想過離開彼此。

    本以為我們可以就這樣繼續生活下去,可沒想到,因我是天啟族人,無法繁育後代,在她母親的逼迫和周圍非議的壓力下,他對我逐漸冷淡,甚至另尋新歡,而我卻害怕被拋棄則更加苦苦糾纏。”

    “後來呢?”

    “後來”,她頓了頓,“我被他和毒婦害死,拋尸密林中。”

    “你可知,你的尸骨並沒有被埋到無啟族的啟靈冢。”

    “我知。”

    “你可知,你若復生,依舊會生于那片密林中,無人為你避風遮雨,著衣御寒。”

    “我知。”

    她的聲音有些喑啞,她緩了緩,深吸了一口氣,低沉又堅定的說︰

    “下一世,我要自己為自己避風遮雨,著衣御寒。”

    老者嘆了一口氣,緩緩的說道︰“也罷,那你下一世,是否要攜帶今世的記憶?”

    她立刻回答︰“我要!我要牢牢記住今世的遭遇,用下一世,來探問人心!”

    老者沉默良久,終于又說到︰“下一世,你18歲那年,便可繼承今世的所有記憶。”

    她沉默了一會,心痛的問道︰“下一世,我可否無法落淚?此生,我為我的眼淚不值。”

    老者輕應了一聲,隨即她眼角一痛,一顆淚痣赫然出現在她的臉上,封住了她的淚腺。

    老者又道︰“現在,為你的下一世取一個名字吧。”

    她想了想,一字一頓的說︰“攻、離”。

    “為何還是攻離?”老者疑惑不解。

    她的聲音已經開始顫抖,道︰

    “這一世,我叫攻離,攻苦食淡的攻,坐臥不離的離。”

    “下一世,我叫攻離,攻心扼吭的攻,若即且離的離。”

    說完,眼前白色的浮塵開始漸漸變暗,周遭的紫色也越來越濃,她渾身都有一種抵擋不住的倦意,眼楮也不受控制的開始閉合。

    朦朧之中,她好像听得老者在耳邊對她說︰

    “這一世你累了,快睡吧,一百二十年後,你又要一個人上路了。”

    在她閉上眼的一瞬間,一顆淚順著眼角流下,劃過那顆淚痣,滴落在無盡的黑暗之中。

    ……

    一百二十年後。

    攻離復生了。

    她果然復生在了當初死去的地方,只不過當年她死的時候,這里還是一片茂盛的樹林,才短短一百多年,就成了一片荒野,當然攻離肯定不會記得。

    幸好,無啟族人本就不需要食物,吃黃土便可生存,剛復生的攻離就這樣赤著身子,在荒野里活了下來。

    攻離雖不需要擔憂吃食,但寒冷和傷病卻依舊困擾著她,還好此時正值春季,氣溫還算友好。

    一日暴雨,電閃雷鳴,整個天空都被烏雲壓著,令人喘不過氣,攻離在雨中被拍打的睜不開眼。

    她模糊中看到幾條狗正往一個方向奔跑,便下意識的跟著爬了過去。

    等她跌跌撞撞的爬到洞口,往里一望,看到了三條小黑狗緊緊縮在一條大黑狗的懷里,很溫馨得樣子,只是其中兩條似乎都受了傷,渾身發抖。

    攻離見那小狗生的可愛,便想伸手去摸,可誰知大狗卻突然發狠,沖著攻離的胳膊一口咬了下去,然後瘋狂的沖她嚎叫。

    攻離嚇得趕緊退出了洞口,她看著外面瓢潑的大雨,听著洞中還沒有平息的狗叫,一時間不知道該去哪兒,只覺得胳膊生疼,低頭一看,自己瘦巴巴的小手在泥地里杵出一個小坑,雨水和血水充滿其中。

    攻離只能漫無目的的爬著,爬著爬著,就渾身滾燙的失去了知覺。

    ……

    等她再次醒來的時候,感覺自己的手臂溫熱,還有一個軟軟的小東西不停觸踫著自己,她費力抬頭一看,是一條小黑狗,在用舌頭幫她舔舐傷口。

    在小黑狗身後,還站著一條大黑狗,就是之前在洞里咬傷攻離的那一條,可其他兩只小狗卻不知去向,可能是沒有熬過那個暴雨吧。

    大黑狗見攻離醒了,看她的眼神並不友善,但也沒有繼續對她進行攻擊,只是叼起小狗的後脖頸,慢悠悠的走開了。

    攻離也不知道去哪兒,就緩緩的跟在他們身後。

    攻離沒有固定的住所,爬到哪兒就睡在哪兒,冷了就拱進草堆里,餓了就吃土,下雨下雪就找洞躲,生病了就自己舔舔傷口,然後把自己埋在土里只露出頭睡上一覺。

    雖說生存的有些艱辛,但還好有小黑狗的陪伴,春日一起等待冰雪消融,下河游泳;夏日一起伏擊小兔子,仰看星空;秋日一起追逐隨風飄蕩的蓬草,自由奔跑;冬日依偎在一起相互取暖,舔舐傷口。

    這幾年,攻離和小黑狗見過無數次的爭斗,無數的動物尸體,她就像所有野生動物一樣,活著是本能。

    ……

    攻離三歲那年,在山間和黑狗玩耍,她們經常在一起做這樣的游戲,打發時間。

    攻離將手中的木棍扔向遠方,小黑狗立馬向木棍的方向跑去,撿到了木棍,還開心的沖著攻離叫了幾聲。然後她立刻往相反的方向跑,邊跑還邊回頭示意小黑狗來追她。

    跑著跑著,攻離突然撞上了一個東西,抬頭一看,是一個她沒見過的生物,但和她長得很像,一時愣住了。

    而在被攻離撞到的人眼中,看到的便是這樣的情景︰一個黑溜溜的小女孩不著寸縷,渾身都是大小不一的傷痕,還被一條凶狠的大黑狗追趕。

    眾人立馬隔在了二者中間,逼停了狗,抱起了攻離。

    一青年男子問︰“小丫頭,你沒事吧?你的父母呢?”

    攻離從沒有見過人,更別說能听懂人說話了,她並沒有回應,只是愣愣的看著對方手里拎著的鐮刀。

    這個泛著光澤的東西,她從未見過,覺得十分漂亮。

    而對方看她不說話,呆呆的,就說︰“這荒郊野外的,太危險了,咱們先把她帶回青要山吧,之後再幫她找父母。”

    于是,一眾人商議後,就把攻離抱起來往青要山走去。

    而經常陪伴她的小黑狗看到攻離突然被帶走,不明所以,追著狂吠。

    這一行人立刻把攻離護住,把狗趕開,邊趕邊說︰“你看看這野狗,要是讓小丫頭遇上了不得被咬死啊,幸虧咱們遇上的及時。”

    而此時的攻離看到被趕走的小黑狗,心里著急,指著狗一頓吱哇亂叫,還不停的撲騰,想要回到黑狗的身邊。

    小黑狗看到了,以為攻離遇到了危險,便擺出了攻擊的架勢;這一行人看到了,也以為攻離看到了危險,便拿起鐮刀與狗交戰在了一起,其中還有一個青年貼心的捂住了攻離的眼楮,告訴她別怕。

    攻離什麼都看不到,只能听到人們的叫罵聲和狗的呻吟聲,還有一些鐮刀劃開皮肉的聲音,她的心害怕的都快停止跳動了。

    結局毋庸置疑,攻離一睜眼就看到小黑狗渾身是血,奄奄一息。

    打狗的幾個人回到了攻離的身邊,用手指頭戳戳攻離的小臉,邊笑邊安慰道︰“別怕,狗被我們打死了,以後他再也不會欺負你了。”

    攻離看著那些人的笑臉,看著奄奄一息的狗,看著那染上血的鐮刀,她再也不覺得它好看了,只覺得一陣寒冷,渾身的血液好像都被凍住了一樣,動也不敢動。

    她告訴自己,小黑狗死了,因為它沖著這群人叫,她要學乖一點,不能沖著他們叫。

    而那條趴在地上的小黑狗,滿眼愧疚的盯著攻離越來越遠的身影,眼里滴下了一滴晶瑩的液體。

    攻離三歲那年,第一次見到了,什麼是眼淚。

    但她似乎,還沒有流淚這個本能。

    ()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攻離 | 攻離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