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恐怖靈異 末時君來未聞花開 第三十九章

第三十九章

小說︰末時君來未聞花開| 作者︰寧負荒唐| 類別︰恐怖靈異



    渣男。

    這是時末憋了許久才說出來的一句話,他雙手抱在胸前,一副坐也不是躺也不是的模樣,總覺得全身硌得慌,“雖然我不知道你和我哥發生了什麼,但是——”他雙手比劃著,眉毛恨不得飛到頭頂,“這件事情他絕對做錯了,這無縫餃接,立馬結婚的速度就是不對。”

    木槿她听著,只覺得這是什麼跟什麼嘛!莞爾一想,或許這就是有人給你撐腰的感覺吧。

    “我和時年不是你想的那種關系。”她方向盤一轉拐進一家酒店內,尋了個空位停下,“他結不結婚都不關我的事。”

    那一刻時末他看著木槿是滿目的陌生,時間似乎改變了他們太多太多。

    他說,“我上去拿行李退房。”

    她答,“嗯,我在車上等你。”

    他們各懷心思,誰也猜不到對方在想著什麼。

    ……

    “這段時間你就先住我這里吧,住酒店總不是個辦法,時……他那邊稍微一查就知道了。”木槿她倒了杯水放在吧台上,但還是瞞不了太久,紙是包不住火的。

    “我建議你……”還是早點在他面前露個臉。

    “唔——”時末他拿過杯子抿了口水往陽台走去,吞下,隔著玻璃看著她,“你這房子很棒啊,要不哥哥以後就住你隔壁吧。”

    “隨你,我無所謂。”木槿她推著他行李往一樓的客臥里走。

    時末看著,這惜字如金的樣子真是一模一樣啊。

    “來來來,哥哥幫你收拾,就你這樣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小姑娘還是坐著休息吧。”時末他拿過木槿手里的毛巾,接手擦著,視線落在她手上時才發現有不少的疤痕。

    細細短短的,不仔細看還真瞧不出來。

    所以,這五年到底發生了什麼?

    “可以。”木槿她站起,“我去掃地。”

    兩點多種房間收拾好,木槿她生物習慣性的饑餓感才遲鈍地爬上大腦神經,撈過手機茶幾上的手機,她記得林棲有教過她的,“叫外賣?”

    “不用,外賣多不健康啊。”時末他大大咧咧的在衣服上擦著手,“我剛看你冰箱里菜挺多的,哥哥今天親自下廚。”

    “你有口福了哦。”他站在冰箱前,一臉的賣弄。

    時末他以前不住在梧桐公館,只是偶爾放假得空才會過來小住幾天,而他一來總會鬧些東西出來,每次呢他就給木槿推出去,因為時年一見木槿什麼氣都沒有了,這是他摸索良久得出的結論。

    木槿也喜歡跟著他玩,像個小跟班似的,雖然時年總是警告她說別跟著他學壞了。

    不一會兒,廚房里開始飄著香味出來,木槿她看著他熟練的動作不禁感覺自己有些小看了他,轉念一想或許他們給對方的定位都留在了五年前。

    五年,改變一個人太容易了,就連身體細胞都已經更換了三分二。

    雖然時末已經二十七了還是一副稚氣未脫的模樣,笑起來嘴角的那兩顆小酒窩青春飛揚,但細細看還是能看出他眉眼間沉澱下來的那股英氣,眸光都深邃內斂了些。

    木槿她伸腰拿起丟在茶幾上的檔案袋,是關于周建國的尸檢報告,這麼想著她還欠林棲一個簽字。

    繞開細繩抽出報告。

    被害者周建國,梧桐市浠水區官塘坳村人,年齡54歲,和兒子兒媳居住,死亡原因是夜里和友人喝完酒回家的路上被五步蛇咬傷,最終因為心力衰竭而造成的休克性死亡。

    從現場拍攝的照片來看,受害者咬傷的部位為小腿處,傷表呈現腫脹、發硬、流血現象,皮膚呈紫黑色壞死,鼻出血,口吐白沫,尿血,地面上有抽搐過的痕跡,符合毒蛇咬傷的癥狀。

    友人楊才友老婆王玲筆錄︰白天他們過來幫忙收稻子一直到晚上七點多鐘才回來,我在家里給他們做好了飯,買了些酒,他們一直喝到晚上九點多鐘。周建國是十點準備回家的,因為湖南衛視的那個鑽石(獨播)劇場是晚上十點開始的,所以我記得很清楚……

    其余華金如,李俊義,包括楊才友他們都有不在場證明,華金如醉得最厲害睡在了楊才友家里,而李俊義家就住在隔壁。

    只有周建國家稍微遠些,大概要走十幾分鐘,其死亡地點距離他家不過才五百米左右。

    所有證據都在顯示著周建國是意外死亡。

    “吃飯了,小木槿。”

    木槿她端著水杯循聲看去,時末他穿戴著圍裙正在餐桌上布置著餐具,還小有情調地開了瓶紅酒,然後雙手合十滿意地欣賞著自己的成果,偏頭看著她,“楞著干嘛?吃飯。”

    “嗯。”

    她輕聲回應將手里的資料和水杯往茶幾上一放。

    “我做了西餐,中餐哥哥拿不出手來跟你炫耀,哈哈。”時末他捏著酒杯柄推著杯紅酒放在她的手旁,“喝點?”

    “可以。”木槿她看著桌上賣相不錯的牛排和一盤餃子,令人很有食欲的樣子。

    “但是不能多喝哦。”時末他拿著自己的那杯與她踫了踫,提醒著。

    “多吃點東西,你太瘦了,等哥哥我明天好好練習一下給你熬個湯補補身體。”時末他夾了幾個餃子放在她的盤子里。

    “嗯。”木槿她沉默寡淡的點頭,端起酒杯一昂而盡,坐在這里的感覺怪怪的,像是……多了股家里的煙火味。

    “不錯嘛,小木槿。”

    “再來一杯,慶祝你的歸來。”木槿她舉著酒杯讓時末倒酒,時末無奈,柔柔一笑給她又倒了一杯,“最後一杯。”

    “嗯。”

    “你別只嗯啊,說點其他的讓哥哥高興一下。”

    “嗯。”

    “歡迎回家。”

    時末他捏著杯柄,熾烈又溫厚的酒液竄滿整個口腔滑入喉嚨里時,他才發現,這一刻他是徹徹底底的發覺反應過來,眼下他已經回來的事實,這種感覺給人充實又沉穩。

    “我回來了。”他喃喃地說著,他咧嘴笑著,他回來了。

    他們兩個人,一個是時家從孤兒院里收養的,一個是時家從別的女人那里帶回來的,寄人籬下的滋味算是感同深受了,而如今他們像是孤獨漂泊在一個叫做梧桐市的大海中,相互報團取暖,惺惺相惜。

    ()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末時君來未聞花開 | 末時君來未聞花開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