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歷史軍事 承包大明 第三百六十一章 顏邀居士

第三百六十一章 顏邀居士

小說︰承包大明| 作者︰南希北慶| 類別︰歷史軍事



    郭淡離開之後,李太後便去到後面的園林內,只見萬歷正獨自在里面賞花,但卻是一臉心不在焉,見到李太後來了,他急忙走上前去,行得一禮,“兒臣見過母後。”

    李太後笑道︰“讓皇帝久等了。”

    “兒臣也只是剛到一會兒。”萬歷走上前,微微抬手,輕輕攙扶著李太後,問道︰“母後與郭淡談得怎麼樣?”

    李太後苦笑道︰“那小子可是將老身好一頓教訓。”

    萬歷听得勃然大怒,又覺得不可思議,向來機靈的郭淡,怎麼可能敢教訓太後,顫聲道︰“他他竟敢教訓這可真是豈有此理,母後請放心,兒臣立刻派人將他抓起來。”

    李太後搖搖頭道︰“皇帝無須激動,這不怪他,是老身有意將他逼到那份上的,老身此番見他,就是想知道他究竟是怎麼想的,而不是听他那些花言巧語。”

    蹲了下,她又繼續說道︰“不過他說得是很有道理,老身也看得出,他確實是在為皇帝你著想。”

    萬歷听得心中很是寬慰,又問道︰“不知母後對此有何看法?”

    李太後微微笑道︰“皇帝,這事究竟該怎麼做,自然是由皇帝你做主,我絕不會過問的,我只是感到非常好奇,郭淡他一個商人,為何會突然對藩王之事感興趣,故此才打算找他前來詢問一番。”

    萬歷道︰“兒臣明白,但這事兒臣也拿不定主意,希望母後能夠指點一下兒臣。”

    李太後搖搖頭道︰“我不能幫你出什麼主意,這事你得自己拿決定,老身只是就郭淡這人,想要提醒皇帝一句。”

    萬歷忙道︰“母後請說。”

    李太後眯了眯眼道︰“老身見過郭淡兩回,此子非常機靈,也的確是一個人才,皇帝你並未看錯人,就目前來說,他也是值得信任的。”

    說到這里,她話鋒一轉︰“但是此人行事的方法,十分奇特,他是另一種方法來解決問題,而這種方法,可能都要追溯到春秋時期的齊國,他治理衛輝府的方法,與管仲使用得楚國購鹿之計,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可是自漢武帝獨尊儒術之後,這種方法一直都被視為旁門左道,老身倒不是說這種方法不好,而是這種方法老身看不太明白,皇帝恐怕也不太懂。

    如那衛輝府一事,縱使他事先已經告知我們他會怎麼做,但誰也不曾想到,會有今日之局面,但是這一切卻又在他的掌控之中,故此在這一點上,皇帝你一定要仔細考慮,縱使結果是好的,也要考慮清楚,他的最終目的究竟是什麼。”

    萬歷思索一會兒,然後點頭道︰“母後得教誨,兒臣定當銘記于心。”

    李太後笑著點點頭。

    萬歷又偷偷瞄了眼母親,道︰“母後,關于藩王一事?”

    李太後道︰“關于這事,老身方才說得非常清楚,皇帝你要自己拿主意,你現在已經長大了,也該有所作為了。”

    這話也可以說成是,你身為君主,你得有所作為,你要想名留青史,你得拿出一些豐功偉績來,你目前還沒有任何作為,潛在的意思,她顯然是支持萬歷進行一些改變的。

    其實萬歷一朝,李太後是一個非常關鍵的人物,雖然改革的是張居正,但綜核名實,李太後其實是厥功至偉的,沒有李太後在後面支持,張居正根本不可能成功,故此政策延續到如今,李太後是非常清楚國家局勢。

    她知道有很多問題還是需要解決,但是由于朝中爭斗,萬歷也使不上力,近幾年都開始出現消極的態度,是郭淡的出現,令萬歷又重新振作起來,所以不管是從母子的角度,還是從國家的角度,她都希望萬歷是有所作為,而不是消極應對。

    只不過她恪守禮法,既然已經還政萬歷,就再也不會去干預朝政,只是從旁稍稍影響,絕不會向以前那樣,動不動就訓斥萬歷。

    .

    郭淡回到牙行後,便將自己關在辦公室。

    雖然李太後並未表現出要整他的意思,也並未駁斥他的建議,但是他也摸不清李太後和萬歷到底怎麼個打算,這事就再一次提醒他,這方面始終是他的軟肋。

    有些事在他看來,也許是有百利而無一害,但是在統治者看來,可能就是有百害而無一利。

    他並不想涉及其中,他還是堅定自己的計劃,專心經營自己的買賣,干自己最擅長的事,也正是因為如此,他需要一個人來,來幫他解決這方面的事。

    這也是典型的資本思維,身為老板,我不懂沒有關系,有人懂就行,我可以花錢請懂的人來幫我。

    只不過在如今,錢不是萬能的,很多有識之士,都看不上他這錢。

    既然錢不好使,那唯有靠顏值,然而顏值只對女人才有效,畢竟這里也不是大美利賤,顏值是可以男女通殺的。

    念及至此,他腦海中閃過一道倩影。

    “夫君,你在想什麼?”

    忽听得有人問道。

    “徐。”

    郭淡剛一開口,突然驚醒過來,抬頭看去,只見寇鶘湊渙澈悶嫻目醋潘 潰骸胺蛉耍俊br />
    寇鶘次ぐく嵬罰 實潰骸胺蚓 閽諳朧裁矗 氳謎餉慈 瘢俊br />
    郭淡稍一遲疑,道︰“我在想徐姑姑。”

    “大姐姐?”

    寇鶘疵濫空齟蟆br />
    郭淡忙道︰“你別吃醋,不是你想得那樣。”

    寇鶘瓷襠 渙玻 潰骸拔也琶揮諧源祝 鬩膊徽照兆約旱牡灤小!br />
    照照自己?郭淡皺了下眉頭,不答反問道︰“夫人,當初是徐姑姑主動來找你的?”

    寇鶘瓷隕砸匯叮 緩蟺愕閫貳br />
    郭淡又道︰“她與你說了什麼?”

    寇鶘吹潰骸爸皇切鸚鵓桑 ぐ此凳裁矗 叮 顧盜四闈匪 氖隆!彼島竺媯 壑猩涼荒 器鎩br />
    這麼久她都為出面來找夫人,偏偏這時候來,還提及我欠她錢的事,哎呦,我早就應該想到這一點。郭淡沉吟少許,突然向寇鶘吹潰骸胺蛉耍 掖蛩闈 鋈死囪佬邪錈Α!br />
    “誰?”

    話一出口,寇鶘賜蝗瘓 艫潰骸澳訓朗牽俊br />
    郭淡笑著點點頭。

    第二日,郭淡再度來到雲霞觀。

    他剛剛來到山腳,抬頭望去,只見山峰上站著一位身姿挺拔的道姑,他頓時激動萬分,趕忙招招手,來之前,他還真怕又讓他等個大半天。

    來到峰上,徐姑姑才微微點頭示意。

    郭淡立刻招手打著招呼道︰“大姐姐,多日不見,近來可好?”

    徐姑姑神情一滯,這多日不見,好像二人的關系還得到了升華,叫得這麼親切,道︰“你還是叫我居士吧。”

    郭淡搖頭道︰“不行,有道是,婦唱夫隨,不曾想,原來大姐姐竟是我夫人的恩師,這真是緣分啊!”

    徐姑姑道︰“你且放心,我到時會讓鶘錘慕形揖郵康摹!br />
    郭淡趕忙道︰“沒沒有必要,我還是叫你居士吧。居士好。”他老老實實地行得一道禮。

    徐姑姑點點頭,又問道︰“不知你今日前來是為何事?”

    “當然是為還錢而來。”

    郭淡大氣地一揮手,一名護衛立刻上前來,當著徐姑姑的面,打開一個木盒子,只見里面有著五百兩。又听他言道︰“原本我早就該讓人送錢過來的,只可惜這俗事纏身,一時忘了這事,可真是非常抱歉,但我郭淡絕非是那言而無信之人,尤其是在錢方面。”

    “無妨。”

    徐姑姑點點頭,便吩咐一個道姑收下那五百兩,又向郭淡道︰“我也知你很忙,便不留你了。”

    “不忙,不忙,現在不忙了。”

    郭淡訕訕一笑,心想,真是拉起褲子就不認人了。搓著手道︰“其實我今日前來,還有另外一事。”

    徐姑姑問道︰“什麼事?”

    “就是!”郭淡左右看了看,嘿嘿道︰“走了這麼久,有些口渴,居士應該不是吝嗇一杯茶吧。”

    徐姑姑猶豫了一會兒,才將郭淡請到道觀後面的亭台,並且親自為郭淡泡了一杯茶,又問道︰“不知你還有何事?”

    “你稍等一會兒。”

    郭淡說著便從懷里掏出一面銅鏡來,放在桌上,道︰“就是為了這事。”

    徐姑姑瞟了眼那面銅鏡,又疑惑的看向他。

    “居士可真是一鏡驚醒夢中人啊!”

    郭淡語氣激動道︰“不瞞居士,一直以來,我都覺得樣貌之事,不過只是一張臉皮而已,百年之後,塵歸塵,土歸土,只剩一副骷髏,誰也不會例外,故此我從不以貌取人,我房內甚至連一面銅鏡都沒有。

    直到居士送我這面銅鏡之後,我才仔細照了照自己,發現我原來還長得這麼帥,我是瞬間領悟到居士的意思,你看我今日的打扮。”

    說著,他站起身來,華麗麗地轉了個身,臭美地舞弄起騷姿來。

    今日他的確好生打扮了一番,身著那套修身的墨竹長袍,頭戴黑色網巾,再加上他白皙的臉龐,夸張一點得說,就如那畫中走出的帥哥一般。

    徐姑姑稍稍瞧他一眼,眉宇間透著無盡的郁悶,無奈地問道︰“你究竟在說什麼?”

    郭淡急急坐下,道︰“我今日前來,就是要以顏值的名義,邀請居士下山。這古有劉關張三顧茅驢,今有我郭童生顏邀居士,將來也必定成為一段佳話。”

    徐姑姑听罷,默默的將銅鏡收回。

    郭淡驚喜道︰“居士是答應呢?”

    徐姑姑郁悶道︰“何以見得?”

    郭淡道︰“這面銅鏡就是我們之間的信物,如今居士收回銅鏡,這不是答應又是什麼,可真是極好。”

    徐姑姑又默默地將銅鏡放在桌上。

    郭淡錯愕道︰“居士什麼意思?”

    徐姑姑哭笑不得道︰“我想你理解錯了。”

    “這怎麼可能?”

    郭淡驚訝道︰“這鏡子不就是讓人觀貌的麼?”

    “話是這麼說沒錯。”徐姑姑點點頭,話鋒一轉道︰“可惜你理解的剛好相反。”

    “剛好相反?”

    郭淡疑慮道︰“居士是說我長得丑?這不可能吧。”他情不自禁的摸了下自己的臉。

    徐姑姑輕輕一嘆,只覺郭淡這般臉皮,也不需要給他臉,如實道︰“我送銅鏡于你,只是希望你能夠看清楚自己到底有幾斤幾兩。”

    “一百二十斤,標準身材。”

    s︰別看錯標題了,那很危險。

    另外,關于插座沒電,應該不是跳閘的問題,我去檢查過得,而且今天中午,插座竟然神奇般的又有電了,但是一個小時後,又神奇般得沒電了,搞得我五百字的文稿灰飛煙滅,我覺得它是在玩我。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承包大明 | 承包大明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