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歷史軍事 漢世祖 漢世祖 正文 第104章 平息

漢世祖 正文 第104章 平息

小說︰漢世祖| 作者︰羋黍離| 類別︰歷史軍事



    夜色漸深,夏風褪去了熱意,吹拂過低矮的山坡,使得坡間的草木不斷晃動,簌簌作響。漢騎營地間,除了必備的哨探、巡衛之外,將士皆已入睡,兵不卸甲,枕戈而眠。整座營地顯得很安靜,此起彼伏的,是士兵們的鼾聲。

    不過,候騎飛速馳來,將寧靜給打破。慕容承泰與馬仁被喚醒,幾乎同時出帳踫頭,察問情況。

    “怎麼回事,賊軍有異動?”慕容承泰問道。

    “將軍,賊軍大出薛祿鎮,向北逃竄!”候騎快速應答。

    “向北?多少人?”慕容承泰又問。

    “天色太暗,看不清晰,但人數絕計不少!”候騎答道。

    下意識地與馬仁對視了一眼,抬首望天,殘月寡淡,星光零落,夜幕漆黑如墨,周遭黑  一片,視線嚴重受阻。

    馬仁說道︰“看來王順那賊首的嗅覺還算靈敏,這是察覺到危險,想要逃亡了!月黑風高,視野模糊,賊軍倒是選了個好時候。事不宜遲,當當即刻整兵出擊,將之剿殺,若是讓這干暴賊逃了,必然遺禍無窮!”

    此番出擊,慕容承泰是主將,幾乎不加思索,命人吹號聚兵列陣,準備出擊。又看向馬仁,略顯遲疑,說︰“馬將軍,賊情不明,我們還得再籌謀一下!”

    “你是說賊軍有詐?”身臨戰場之上時,馬仁似乎有些天生的嗅覺。

    “難料!”慕容承泰說道︰“夜戰風險太大,敵情未明,我們兵分兩路,你先率左、前兩營八百騎,前去追殺北出的賊軍。我率余眾,直逼薛祿鎮,查看情況,確定其動向!”

    “好!”馬仁也不多廢話,應了聲,當即親自去整頓兵馬。

    望著薛祿鎮方向,慕容承泰用力地揉了揉面龐,換了個殺氣騰騰的表情,冷聲呢喃︰“不讓我睡個好覺,就送你們去下黃泉!”

    “來人!”略作沉吟,慕容承泰又喚人,吩咐道︰“立刻前去興平,通知趙都將,讓他前來剿賊。”

    “敵情有變,這可不是反客為主啊......”

    薛祿鎮北,鄉鎮土道間,盡是雜聲,亂糟糟一片,昏暗的夜色中,兩千多“賊軍”不顧一切地向北奔逃著。而在後邊,已有游弋監視的漢騎,發起了追擊,不過都顯得很謹慎。

    從眾心理或有,但也要分情況,跑了幾里地後,便有人發現,那些監視、逼迫他們的蜀賊少了,而後邊,也沒有督戰的“主力”了。

    于是,北出的賊軍,變成了逸散。或蒙頭蒙腦,奪路而走,或散入田野、山林,或許停于道間,等待投降,還有聰明的,干脆鼓動人手,將蜀賊給殺了、綁了。

    是故,等馬仁待人追上來的時候,北邊的情形,已然很明朗了。一干恭順的“賊軍”,強行逼得他把抽出的戰刀收回。

    火把的光線,照耀在馬仁身上,一臉的冷硬,高聲質問被押上來的一名中年人︰“你們這干大膽叛賊,說,什麼情況?”

    中年人見了馬仁,就如見了救星一般,跪著哭天搶地的︰“回將軍,我們都是漢民啊,都是被那干蜀賊,毀了家園,強行裹挾從寇,萬望饒命啊......”

    “那些蜀賊呢?”馬仁顯得有些不耐煩,喝問道。

    “小的也不知道啊!只有傍晚時分,接到命令,今夜全部向北突圍求生!”中年人答道,但見馬仁那有些駭人的表情,又趕忙道︰“小的糾集鄉人,捉了幾名蜀賊,或許他們知道!”

    聞言,馬仁當即察問,然而注定失望,一干蜀籍頭目的回答,都差不多,顯然也是被當棄子的。

    短時間內,做下判斷,馬仁當即留下一營,追剿散寇,集中漢民,甄別蜀俘,自己則另率一營,回轉薛祿鎮,準備匯合慕容承泰。

    而慕容承泰那邊,已然開始了對亂賊的追殺。南逃的蜀賊,要堅決得多,快速得多,但即便漢騎花了些時間,弄清情況,但四條腿的優勢,足以挽回浪費的時間。

    在渭河平原間,慕容承泰所率輕騎,對那些亂賊進行了殘酷的追殺,昏暗的夜色,起到了一定的保護效果,但並不足以保命。追殺的途中,慕容承泰下令,所有叛賊,一概格殺。

    一路追剿,一路血腥,度過了初期的混亂,漢騎作戰,在慕容承泰的指揮下,越發從容起來,游刃有余,就像狩獵一般,不斷分兵圍捕,驅之,催之,疲之,一口一口地吃,一部一部地殺,一直到渭河邊上。

    拂曉時分,柔和的晨光播灑在渭河兩岸,空氣清新,夏炎未至,河水滔滔東流,原本該是一個安寧和諧的場面,卻被刀兵與廝殺,無情破壞。

    慕容承泰與馬仁二者,領著一千三百余漢騎,將南逃的亂軍,圍堵在渭河北岸。經過半夜的追殺,人馬皆疲,正在做著歇息與調整。

    無處可逃的蜀俘亂軍,只剩下兩百來人了,前有水阻,後餃追兵,亂軍髒污的臉上,除了掩飾不住的疲憊,就是深深的絕望。哭泣與嘶吼,與渭河的水聲相爭鳴。

    天再亮了些,一支樹著“趙”字旗幟的軍隊,緩緩西來,那是關中都指揮趙弘殷親自領軍來了,並沒有帶多少人,只千余卒,比西南漢騎還少。

    慕容承泰與馬仁迎了上去,三人見禮,將情況簡單地介紹了一遍。

    趙弘殷一身厚重的軍甲,臉色發白,似乎是累的,神宇之間,透著的似乎是疲憊,又似是其他什麼。聞言,望了望被逼在渭陽就戮的亂軍,似乎松了口氣,說︰“多謝二位將軍了!叛亂迅速撲滅,還京兆以寧定,二位功不可沒啊!”

    慕容承泰與馬仁當即表示謙虛,連道不敢。

    “那逆賊王順呢?”趙弘殷問道。

    “這是賊軍大隊,一直沒跟丟過,當在其中!”慕容承泰說,看著趙弘殷,輕笑道︰“我二人奉令起來助剿,都將下令吧,將這些賊子,一並消滅!”

    聞言,趙弘殷嘆了口氣,有些意興闌珊的︰“老夫哪里還有顏面,更無意爭功。京兆最大這股亂軍,既已為二位平滅,那就一並交與二位了!”

    趙弘殷整個人透著一股遲暮與蕭索,對其表現,慕容承泰與馬仁有些意外。但听其言,也不客氣,很快便下達了最後的進(屠)攻(殺)命令。

    倒也沒有全部殺盡,前前後後,總歸有些生俘的,然而經過拷問,並沒有賊首王順的消息,似乎逃脫了。並且,經過後續的清點盤查,蜀俘的數目也不對。

    直到隔日,自渭南縣傳來消息,縣尉高瓊糾集衙役、鄉兵,在境內清平鎮,將逆賊王順伏殺,王順授首,從眾兩百余亂賊,悉數被俘殺。

    至此,持續了半月有余的“王順起義”,終告平息。然而,亂事的時間雖然不算長久,但造成的結果,是十分嚴重的,尤其是京兆西部諸縣,百姓的生命、財產、家園,遭受了巨大的破壞,受難丁口達足有數萬,對整個關中的影響,也是十分惡劣的。

    而對于皇帝劉承佑而言,得到捷報的同時,他需要考慮的,不只是對平亂有功人員的嘉獎與亂後的恢復重建,還有責任的追究。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漢世祖 | 漢世祖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