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玄幻魔法 豪俠王者錄 第六十五章 教導

第六十五章 教導

小說︰豪俠王者錄| 作者︰請叫我八哥| 類別︰玄幻魔法



    傍晚十分,夜色未來,白皙未失,正是一天中最讓人舒服的時刻。

    武昊躺在院子中的躺椅上,盯著院門。

    張少杰和凌羽走進來了,張少杰手中提著大包小包一大堆東西。

    “哇,少杰,你終于回來了。”

    “怎麼?等你給你做飯?”

    “少杰,你真是太機智了。”武昊從躺椅上跳起來,上前準備給張少杰一個大大的擁抱。

    張少杰順勢把手中提著的眾多袋子給了武昊,道︰“我和小羽已經吃過了,這里面有我六包掛面,夠你們吃了,這可是我精挑細選出來的上等掛面。”

    “什麼?你在外面吃的挺好,讓我們吃掛面。其實我無所謂,關鍵你義父不也沒吃嗎?”

    “沒事,老張頭不會介意的。對了,怎麼只有你和雪兒,老張頭和修呢?”

    “哦,你義父說要爬山鍛煉一下身體,修也跟著去了。”

    張少杰走進房間,他在想晚上睡覺的事情。床雖然夠大,但有兩個女孩子在這,難不成一起和他們幾個男的擠著睡?這絕對不可能。

    張少杰又過去了他家的另一個房間,那是一個小雜貨房。走進去,張少杰先走到最後面,看了一下以前放蒼羽的地方,翻修已經好幾年了,不過還是能看到一點與周圍不一樣的痕跡。張少杰不禁感慨時間飛快,他的暗之世界生活大概就是從這開始的。

    張少杰找到了一塊大木板,可能以前是床板吧,還有幾成新。“阿昊,你在干嘛?幫我個忙。”

    “我在煮掛面,沒空。”武昊吼道。

    “……”張少杰心里暗罵一聲,這家伙絕對是報復。

    “我來幫你把。”凌羽走過來。

    “好吧。和我把這木板抬到那邊。”

    凌羽問道︰“這是為什麼?”

    “晚上睡覺的問題嘛,總不能讓你們兩個女孩子和我們擠一塊吧,我作為主人,當然得管。”

    張少杰和凌羽把床板搬過去,立在床上,再拿一些東西固定住,這樣一張大床就被一分為二了。

    做完這些東西,還沒休息幾分鐘,老張頭和修就爬山回來了,張少杰出去迎接。

    曾經,老張頭經常帶著他去爬山,繞山而行,像盤山公路一樣進去山頂。那可是非常累了,要不是老張頭每次軟硬兼施的,他哪里能上的去,他的輕功底子便是這樣練出來的。

    “好餓啊,少杰,你有做好飯嗎?”老張頭回來便問,呼吸有點急促,總體上精神狀態還是不錯的。“老了,不行了,適當鍛煉一下還是可以的。”

    看著身後修氣喘吁吁、雙腿發抖的樣子,張少杰心里不由夸老張頭這個逼裝的實在不錯。“嗯,阿昊給你們做了一頓香噴噴的掛面呢。”

    “你這小子,一定在外面吃了好東西吧。”

    武昊不愧經常下掛面,幾碗香噴噴的掛面已經端在了桌子上,每碗還放了兩個荷包蛋,聞起來香噴噴的。

    “你這家伙真奢侈,吃個畫面還往里放雞蛋。”張少杰道。

    “人生苦短,即使行樂嘛,連吃的都要省,這是最可悲的。”

    老張頭道︰“嗯,不錯,有理。”

    “嘿嘿,謝謝張**,明天我就給您買點補品和高營養食物。”

    “那我就提前收下了,你這比某個人好多了。”老張頭淡淡地看了張少杰一眼。

    張少杰︰“……”

    吃完飯,老張頭和修可能有點累了,躺在院子里的躺椅上打盹。

    “喂喂,老張頭,再忍幾個小時吧,你現在睡了,晚上又得熬夜,對你身體不好。”

    “怕什麼,人生苦短,及時行樂嘛,連睡覺都睡不好,可悲呀。”老張頭調侃道。

    “我去,這什麼歪理,阿昊亂說的……”

    輕微的鼾聲響起,老張頭竟已睡著。張少杰回去拿了兩張薄薄的被子,現在真是夏天,晚上也不太冷。張少杰給老張頭蓋了一張,記得老張頭以前可是很有精神的,哄他去睡,他自己睡了老張頭才睡。“真的是一個老人了啊。”張少杰心里嘆息,他自己果真不夠孝順,把老張頭一個人拋在家里。

    給老張頭蓋完被子之後,再去給修蓋。修一把掀開,道︰“不要,太熱了。”

    張少杰一拍腦門,道︰“你看我,都忘記你是個雪豹了,你不怕冷的。”

    “給你義父蓋上,老人身體沒那麼強健。”修道。

    “唉,是我疏忽了。”張少杰給老張頭蓋上。然後用保溫杯給老張頭泡上了一杯茶,放在桌子上,這樣,他醒來就能直接喝茶了。

    果真如張少杰所料,晚上十點多,這正是要睡覺的時間,老張頭和修卻睡醒了。

    “看吧看吧,到睡的時候你們起來了。”張少杰滿臉黑線。

    “哈哈哈,不必在意,熬夜而已,少杰,你先去睡吧。”

    張少杰的確困了,他去廚房給老張頭和修煮了兩碗小米湯,喝點東西總是好的。

    做完這些,張少杰打了個哈欠,他也困的不行了,上了床,努力入睡。

    張少杰睡的地方正是床中間靠著床板的位置,躺下不久,就听到木板的另一邊的人在輕輕敲木板。

    “少杰,是你嗎?”凌羽低聲說道,畢竟這木板也不是隔音的,而且固體傳播聲音的效果是很強的。

    “小羽,你還不睡嗎?”

    “就睡了,想和你說個晚安。”

    “呃,好吧。晚安。”

    “晚安。”凌羽說完就再也沒說話了,可能睡了吧。

    張少杰正面躺著,以他敏銳的听力還可以听到凌羽輕微的呼吸聲,那麼輕柔沉穩。張少杰的心里突然有了一絲恐懼,兩人距離如此之近,卻因一塊脆弱無比的木板隔開,那以後會不會因為某件事這樣分割開呢。

    有人難以入睡,有人卻睡的挺香,比如武昊。

    院子外面。

    老張頭和修喝了張少杰給他們煮的小米飯,早就不餓了。

    “前輩,您一定是個非常有名的人,不知您的真實姓名是什麼?”修尊敬地說。

    “唉,我老了,不想回憶以前的過往。”老張頭的眼里流露出了一點悲傷,和一點不易察覺的怨恨。

    “是因為您的仇人嗎?”

    “是啊,仇人,死敵,我力量也不如方年,仇人的勢力卻日漸強大,我又能如何呢?”

    修握緊拳頭,道︰“少杰可以為你報仇。我也有仇人,我恨不得把他們都撕碎。”

    “是月夜狼王吧,當年雪豹一族被屠殺之是可謂是震驚暗之世界啊。他也算我的仇人吧,我的手臂就是因他而失去的。”

    修驚訝道︰“您與他交過手?”

    “這倒沒有,是這頭陰險的狼偷襲我,要不然我何至于敗那麼快。不過辛虧他偷襲我,不然我可能會戰斗到死。現在想想,太不值得了,哈哈。”

    “我大概已經猜到您是誰了,我听說過你的事情。”

    “知道就知道吧。你要報仇,一個人可不夠,你必須要有強大的勢力。一個人去,那頭白狼可不會傻到和你單打獨斗,他的手下會先將你撕成碎片。”

    “我知道,我會在世界各地尋找志同道合的種族。就算最後可能會失敗,我也要與月夜狼王一戰!”修充滿了殺死,滅族之仇,不死不休。

    “你們明天就可以出發了。”沉默了半晌,老張頭說道。

    “少杰好不容易回來,您不想讓他多呆嗎?”

    老張頭無奈的說︰“我想,可是那群**不想啊。如今白之世界是法治社會,潛逃了幾十年的人都能被抓進去。所以你們明日一定要走。我家一下子來了如此多的人,一定會招惹來**的。”

    “好。”

    老張頭又道︰“等少杰在暗之世界有一番作為之後,我也能找個清淨的地方隱居起來了。修,今晚,我就來指導你,希望你以後可以善待少杰。”

    “我們為同門,這是一定的。”

    “好,來,起來和我過兩招。”

    修從躺椅上站了起來,把符摘了,恢復自己原本的雪豹模樣。衣服又破了自身,看來明天又得準備一套新衣服了。

    “嗯,獸人的身體真實強悍啊。來,不要用你的‘氣’,用你的力量和招式來打。”

    知道了老張頭的實力,修也沒有留手,一出手便是全部的力氣。

    老張頭斷了一只手臂,避其鋒芒,不和修硬踫硬。

    修的攻擊漸漸猛烈,不經意間就用了沖擊力,一次還好說,可接下來,用超能力的次數越來越頻繁。

    老張頭一把抓住修的拳頭,道︰“這可不行,不是說不能用超能力嗎?”

    修道︰抱歉,我控制不了。”

    “這一點你可不如少杰,少杰對他內力了把握是很好的。你的超能力雖強,卻無法控制自如。這對你現在的實力沒什麼影響,可等你真正成為強者,就會明白這細節的重要性。”

    “那我該怎樣修煉呢?”

    “既然控制不住,那就好好控制。等著,我回去給你找點東西。”

    片刻,老張頭從倉庫里拿出了一堆廢紙,他把兩張廢紙一前一後掛在柵欄上,道︰“你用沖擊力,把前一張弄碎,但又不能把後一張紙弄碎。”

    修的拳頭和沖擊力,一拳可以把一堵水泥牆打碎,更不用說一張紙了。可僅僅紙弄破一張紙,而不會殃及其他的紙,這就有些難度了。修平時的訓練都是要追求力量的最大化,這次卻又追求力量的最小化。

    “好,我先試一試。”修盡量控制力量,一拳揮出去,但兩張紙都破了,甚至後邊的柵欄都有了幾條裂縫。

    “不行,沖擊力太大了,你這樣練一晚上可要把我柵欄全拆了呀。”

    修點點頭,他永遠不會說自己做不到。

    修又試了一下,他現在的樣子滑稽的可笑,拳頭內斂,攻擊的路徑也變短,此時此刻,強壯的獸人就像是一個在打著羞羞拳的女人。

    練習到直到修的‘氣’用光,再也不能打出沖擊力來了。即使這樣,他仍然沒有成功一次,每一次都是力量太大,兩張紙都被弄破。

    “嗯,別著急,以後有機會再在這方面練習。你的主要修煉方向是拳腳功夫,現在我們來練這個,這下子你可用不出超能力來了。”

    “要怎麼練呢?我們對打嗎?您年紀大,而且……!修看著老張頭的斷臂,欲言又止。他的意思很明顯,你是老人,又是殘疾人,我與你打,實在是勝之不武。

    “當然不是對打,而是我打你挨打。”

    “這是練我的防御嗎?”

    “對,你的拳腳功夫是偏向于攻擊的,所謂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你要先學會防御,才能更好的去攻擊。就像小混混街頭打架一樣,得先學會挨打,才能學會打人,因為這時候他已經知道了打哪里疼。”

    修茅塞頓開,他一向是看不起防御的,不過現在已經不是了。老張頭的話讓他明白一點武學精義,寂空教導他要以長不短,挖掘他的優勢,而老張頭教導他一種從反面去提高自己的方法。

    “多謝教導。”

    “明白就好,來吧,看拳。”

    ………

    第二天一早,張少杰是第一個醒來的,還是床上舒服,不過他沒有賴床。

    當他到院子外邊的時候,看見了滿院子的破紙,“我的天,這不是倉庫里的紙,他兩昨晚干嘛了?“

    走上前去,老張頭和修還在睡覺,他看見了修的臉上有被拳頭留下的傷痕。除了老張頭,誰還能做到?張少杰怎麼也腦補不出來做完發生的事情。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豪俠王者錄 | 豪俠王者錄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