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恐怖靈異 一品夫人沉浮記 第一百三十一章 庵內驚魂(五)

第一百三十一章 庵內驚魂(五)

小說︰一品夫人沉浮記| 作者︰黃沙漫道| 類別︰恐怖靈異



    推了一下,門沒開,方秀一莫名心里輕松了一下。她看了看其他幾個人,只有秦夫人給她打了個手勢,意思是讓她往外拉一下。

    方秀一又重新鼓起勇氣,往外一拉,門真的開了,她和幾位夫人都是一臉緊張。

    門慢慢往外拉,一股復雜的味道撲鼻而來。房間里沒人,也沒點燈,但就著走廊的燈,方秀一看得清清楚楚。

    房間很寬敞,地上鋪的也是地毯。里面擺放著一張很大的床,淺黃色輕紗帷幔,被帳鉤掛起來。左側有一張梳妝台,旁邊是一張小圓桌和幾個凳子,右側留出很大的一個空間。

    方秀一起初不知道這個房間是干什麼的,但看到右側擺放的器具和牆上的東西之後,臉一紅。天殺的,這應該是一間春閨房!她一緊張,趕緊把房門關上。

    “何夫人?”牛夫人問道,“里面是什麼?”

    方秀一連忙搖頭,“沒有,什麼都沒有!”

    她的欲蓋彌彰的神態,讓其他幾人生疑。幾人不顧方秀一阻攔,打開房門都往里看,然後又紛紛退出來,神色復雜。

    “這沒想到,這里竟然是……”牛夫人也不知道應該說什麼了。

    一時間,大家都被房間里的東西給鎮住了,站在門前不知所措。方秀一突然看到了躺在不遠處的卓夫人,可憐的,都被人遺忘了。

    “我進去找個東西!”方秀一不顧其他人的異樣眼光,進去在梳妝台上翻找,找到了一枚銀簪,“我們看看卓夫人。”

    幾人這才反應過來,地上還躺著一位呢!趕緊又圍在卓夫人身邊。

    方秀一輕輕地喚了一聲“卓夫人”,沒反應,然後下了決心,狠心用銀簪往卓夫人的人中處戳了一下,還沒反應,再戳一下!

    “啊……”卓夫人這下真的醒來了,眼楮慢慢張開,看到方秀一手拿銀簪,披頭散發,目露恐懼,張口便要大喊。

    方秀一趕緊把她的嘴捂住,“不要怕,卓夫人,我們不是壞人!”

    秦夫人也趕緊說︰“卓夫人,是我!”

    卓夫人興許是看到了熟人,連忙點頭。

    “來,卓夫人,你先坐起來。”

    卓夫人在兩人的幫助下坐了起來,這才看到還有幾位夫人在,表示很驚訝。

    “怎麼,你們怎麼都在?”她還沒反應過來自己在什麼地方。

    “我們被賊人設計搶了東西,還被扔到了這個地方。也不知道是哪里。”秦夫人給她解釋道。

    “搶?你是說,在夕月庵?”卓夫人表示不相信。

    “可不就是這個鬼地方!”謝夫人恨恨地說道,“說是香火旺,信眾多,誰知道竟然干著這麼齷齪的勾當!”

    “不、不會吧?我以前也來過,沒什麼事啊!”卓夫人說。

    “誰知道呢,也許現在改行了吧!”秦夫人涼涼地說道。

    “那我們現在在什麼地方?”

    “不知道,只知道這是個地下室。”

    “那、那應該有人來救我們吧?”

    “應該是有人來救,但現在是連我們在哪兒都不知道!”

    一時沉默,剛才的興奮一下子又變成了失望和恐懼。

    “好了,既然大家都還能走,我們再往前面走走看,說不定能找到出口。”方秀一說道,“不過,你們先等等。”

    在幾人的注視之下,方秀一又進了房間,把床邊的帷幔扯了下來,然後用簪子劃了幾下,劃成幾根布條子。

    “來,一人一根,把自己的頭發收拾一下。”方秀一給每人發了一根。

    但大家都像拿了燙手的棍子一樣,神情嫌棄、尷尬。

    “這只是一件東西而已,想那麼多干什麼?難道你們都想披頭散發像個鬼一樣?”方秀一不客氣地說道,邊說邊收拾頭發,“你們隨意!”順手就把頭發扎成馬尾,然後繞了好幾圈,最後用布條固定住。

    幾人面面相覷,只有卓夫人不知道怎麼回事,很自然把頭發編成辮子,然後用布條綁起來。

    其他幾人看了看手里的東西,認命地往頭上綁去。

    “我、我的胳膊……”林夫人委屈地說道。

    “來,我幫你整理。”方秀一利落地把林夫人的頭發編成一個辮子,然後折上來,再用布條從中間穿過去綰成一個蝴蝶結。

    看眾人都整理好了頭發,方秀一就對她們說︰“走,我們繼續往前走。”

    大家有傷在身,都走得很慢。走廊前面又有一間房,方秀一再打開一看,大同小異。然後是一個十字路。方秀一探出頭去看了看兩邊,沒人,就帶著大家一直往前走。

    剛過了十字沒多久,方秀一就听到依稀有聲音從前面傳來,她看了看身後幾人,大家也都听到了,明顯都很興奮,似乎听到了希望一樣。

    “大家不要出聲,我和秦夫人前面先去看看。”方秀一看到這些人里,也就秦夫人冷靜一些。

    兩人像做賊一樣,往聲音那個方向摸去。

    聲音是從前面的一個房間里傳出來的,她倆循著聲音來到一個門上雕刻著玫瑰花的房間。

    “好,就這樣!”是一個男人的聲音,不是非常清楚,“乖乖听話……”

    語意有些曖昧,方秀一和秦夫人互相看著對方,然後壯士扼腕般輕輕拉門,門也沒鎖,就那麼悄悄地開了。

    方秀一後來有很長時間都無法忘掉她看到的這一幕,估計秦夫人也是如此。

    這個房間和剛才看的那個房間布置都差不多,只是在顏色上有些差異,器具和牆上的春宮圖都類似。此時,房間里正有一男一女,都是一絲不掛。女的被雙手拷在一個木架上,頭低垂著,頭發也垂了下來,看不清楚臉。

    方秀一和秦夫人下意識地“啊”了一聲,驚醒了沉醉其中的兩個人。男人抬起頭,看到她倆,生氣地喊道︰“你們是誰?怎麼亂闖!劉大!”

    方秀一兩人看到這種情景,慌亂地趕緊把門關上,那個男人不依不饒地還在喊叫。

    兩人一想,不管里面的人在干什麼,總是應該能告訴她們怎麼出去吧?

    “我們不打擾你,我們只是想知道怎麼出去?”

    “你們給老子等著,什麼人竟敢壞我好事!”男人的聲音格外響亮。

    方秀一兩人哪里敢松開手,里面的人拼命往外推,她倆用勁壓在門上。其他幾位夫人見狀,紛紛趕過來。

    “里面有人嗎?是誰?”

    “你們壓著門干什麼?”

    “讓里面那人出來告訴我們怎麼出去不就好了?”

    大家七嘴八舌地說起來。

    里面那個男人真是力大如山,一個猛撞,就把方秀一和秦夫人給撞開了。隨後,幾位夫人立刻發出了尖叫聲,她們還從來沒見過自己丈夫以外的男人的**,紛紛遮住眼楮,轉過身。

    “鬼叫什麼?來這里不就是干這個的?劉大!”男人順手拉過來地上的衣服把下面圍著,好不羞恥地盯著幾人看,就像是囊中之物一樣。

    方秀一畢竟是見過風浪的,不就是看個男人光膀子嘛,有什麼?她對那個男人說︰“這位壯士,我們也是無意中到此,只是想知道怎麼出去,沒有別的意思。”

    男人毫不掩飾地上下打量了一下方秀一,“這里如何是你們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地方?不如留下來一起快活快活吧!”

    “快活你個頭!流氓,無恥,躲在這里干這些傷天害理的事情!”方秀一氣急。

    “劉大找的人竟然不服管教!看老子如何收拾你們!”男人伸出手就想抓方秀一。

    方秀一本來就一肚子氣,哪里肯就範,一腳踢到男人的腿上,但力氣太小,于對方無甚影響。

    “真是敬酒不吃吃罰酒!看老子不弄死你們!”男人惡狠狠地說著,看到方秀一等人要跑,幾步就追上來。

    夫人們已經顧不得身上的傷了,一邊尖叫一邊往回跑,無奈剛跑了幾步,前面不知誰摔倒在地,後面幾個人也都跟著絆倒了。方秀一眼看無路可退,轉身就對上這個男的。

    “你、你別過來,否則我對你不客氣了!”方秀一只能給自己壯膽。

    “看你們往哪兒跑!賤人!”男人一把就抓住了方秀一的脖子,“看老子掐死你,還敢跑!”

    方秀一頓時覺得口干舌燥,喘不上氣,幾個夫人見狀,顧琪芳和牛夫人豁出去了,過來抱著男的就又打又踹。但是敵人太強大,無濟于事,還反被敵人給踹倒在地。

    方秀一突然想到自己剛才拿的銀簪,掙扎著把簪子取下來,用力戳到男人的臉上,但力氣太小,被對方躲過,只劃了一道小口子,不過也松了幾分力道,方秀一趕緊喘了幾口氣,用腳踢。

    “他媽的,還敢打老子,看老子不……”正說著,男人眼楮一翻,就斜斜地倒在了地上。

    後面正站著秦夫人,手里拿著一個圓凳,剛才就是她用這個凳子猛敲在男人的頭上的。

    方秀一靠著牆彎著腰,拼命喘著氣,不停地咳嗽著。差點沒命了!

    “謝謝!”方秀一啞著嗓子對秦夫人道謝。

    “現在了,還客氣什麼!”秦夫人剛才也估計用盡了力氣,此時也有點喘。

    一群嬌弱的夫人坐在地上起不來,給嚇的。

    “這,這到底是什麼地方,怎麼會有這種人!我們該怎麼辦?”牛夫人顫抖地說著。

    方秀一終于喘過氣來了,她看著地上那個丑陋的身體,想起剛才自己的命懸一線,一時之間,惡向膽邊生,她握著手里的簪子就往那個男人的手上扎去,一連扎了好幾個洞,這才解了氣,然後疲憊地坐在地上,一把扔了銀簪。

    其他幾人都呆住了,看著方秀一的動作。

    方秀一也管不了那麼多,但看到男人沒反應,心里想著,該不是死了吧。她顫顫巍巍地把手放在男人的脖子上,還好,有脈動。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一品夫人沉浮記 | 一品夫人沉浮記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