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恐怖靈異 銀龍玩家 94.哦吼

94.哦吼

小說︰銀龍玩家| 作者︰呆萌犬| 類別︰恐怖靈異


    “戈壁中,並不乏財寶。”

    “這個地方,曾經是一個人類帝國的所在,在地底埋藏著足夠的財富。”

    哥塔說著,可內容卻與交易不太相關。

    “這與交易有什麼關系?”約爾問。

    “獸人們已經在這個戈壁生活了上百年的時間,我們發現了這個秘密,不時地有部落挖掘到財寶。”哥塔目光灼灼地看著約爾,“而你需要一個獸人部落為你交易。”

    “你剛才說部落里沒有金幣,精明的人類榨干了你們的每一份收益。”約爾重復著哥塔說過的話,然後頓了頓說,“為什麼不用財寶與人類交易。”

    從迪迪里拉那里了解到,人類也是喜愛財寶的生物。

    雖然與巨龍的收藏和本能不一樣,他們收集財寶的目的是源于財寶能夠交易到任何想要的東西,他們以財寶制定了一個規則。

    “這是默認的規矩,因為仇恨吧。”哥塔嘆了口氣。

    讓人最印象深刻的是恐懼。

    讓人最無法放下的是仇恨。

    “那是一百多年之前發生的事情從祖母那听來的”哥塔緩緩地敘述著。

    “一百多年前,獸人與人類進行了最後一場曠世的戰役。”

    約爾打量了一下,脫口道︰“你們一定輸了”但想了想又補充道︰“不過,還活著”

    哥塔忍住了翻白眼的沖動,雖然不是惡龍,但在性格上卻無疑挺惡劣的。

    “戰役進行的時候,獸人不同種族之間所存在的隔閡被人類所找尋到,並被其用簡單的方式瓦解。獸人失去了團結,只剩下榮耀使他們苦苦地堅持。在最後一次的戰役中,人類采取了偷襲的方式燒掉了啊他們最後的糧食。為了維持戰斗的繼續,獸人們殺死了自己的孩子”

    哥塔沒有說下去,但約爾卻明白接下去的話是什麼,記錄在龍語傳承的知識也讓他了解到了一些種族面對榮耀的那種瘋狂。

    哥塔平復了心情,繼續了說了下去。

    “獲勝後的人類,擔心過多的殺戮會引起獸人的反撲,並將其驅逐到了大地上各處的險地。”

    “仇恨直到現在也並未淡化。”

    約爾點了點頭,算是明白了獸人為什麼不將財寶交出去的原因。

    “戈壁里存在著獸人的王族,其余的部落挖掘到了財寶都能從王庭里獲得食物。”

    “那你們要怎麼交易?”約爾問。

    獸人的一個小部族與獸人王族搶生意,約爾不覺得這個可能性有多大。

    “王族收集財寶的目的已經揭露,是為了掀起戰爭。渴望戰爭的部落很多,可渴望和平的部落也很多,我可以聯系到這些渴望和平的部族,想必他們都願意提供財寶,與你交換食物。”

    哥塔將目光挪移到了地精的身上,“有那樣的僕從你應該不會缺食物的吧。”

    約爾沒有詢問哥塔為什麼能跟和平的部族聯系上,只要能做到就行。

    不過他堅信著一點,付出與收獲基本是一致的道理。

    對方付出了那麼多,還要負責之後的交易,卻僅僅只是帶走這麼點人,這不太合理。

    “你有什麼要求嘛?”約爾說。

    哥塔愣了下,瞳孔里卻流露出光彩,她緩緩說道︰“我希望你的庇護。”

    “可以,我接受了你乞求,你將受到約爾斯達拉伊古庫諾的庇護。”

    “不僅如此,我準備在你們的部落建立領地。”

    與約爾本來的想法相同,他本就打算找一處擁有財寶的地方建立領地。

    得知了戈壁之下存在著財寶的消息,約爾便打算在這里建立領地。除卻進行交易以外,他還可以利用達科布的天賦搜尋財寶。

    雖然離萬軀的距離有些近,可這樣也能在他甦醒之後得到消息,這點距離也足夠約爾警戒了。

    “重新認識一下,你可以叫我約爾,銀龍族。”約爾伸出了爪子表示友好。

    “那麼我這也是,重新認識一下,我叫堤姆,狐人族。”

    堤姆扒下了披風,露出了面孔。

    銀白色毛發如絲綢般順滑,就像是一件高質感的布條垂到了背上。從頸部到鎖骨,向下延伸著線條像是被刻筆刻畫而出的精美藝術品。雪白色的肌膚,在陽光下透露著異樣的光澤細致。精致的面孔,搭配著藍色的眼眸,有著毛絨絨的狐耳,白色的尾巴被藏在了身後。

    哪怕是輕輕抬手的動作,也透露著無以倫比的魅力。

    約爾沒事,可達科布中招了,他的瞳孔直直地盯在了堤姆的身上。

    “哦吼,又是一條好色的龍。”約爾暗自發出感慨。

    那提牙部落

    這是一個獸人的部落,可與其他部落相比卻富含著一個特色,那就是混雜。

    有生存在洞窟內的鼠人族,兔人族,有生存在草屋下的牛人族,也有臥在外側的犬人族多個種族之間混雜居住在了一起。

    最近他們的部落,迎來了新的客人,龍與地精。

    除了剛開始的不適應以外,漸漸地獸人便習慣了下來。

    “托牙,你說隱匿氣息是什麼?”多納這些天一直執著在這個問題上。

    “不知道。”

    “你不是狗嗎?鬢狗不是很擅長偷襲嘛,我想那個與隱匿氣息應該有關。”

    “你才是狗。”

    “我是鳥。”

    多納的自我承認,讓托牙一陣無語,他不想繼續與之爭執下去,只想離開,這樣爭執的過程還不如來一場打獵痛快。

    “跟我去找約爾,怎麼樣?”多納說。

    “不去”托牙加重了語氣。

    感受過那股壓力的他,可沒有膽子再去找一次約爾。

    “別啊,我自己一個人去有點怕。我調查過,他這個時間都在山巔上。”

    托牙還是搖頭。

    “你想啊,那頭龍那麼強,要是教我們一點本領,我們豈不是就能變強了?”多納說。

    不僅多納渴望變強,托牙也是一樣的。獸人們渴望變強的情緒,幾乎是身體的本能。

    “真的?”

    “你不去的話,那我可就去了。”

    眼見托牙猶豫,多納立即說道。

    托牙又猶豫了一陣後,咬了咬牙,“先等等我去拿個東西。”

    “什麼東西?”

    “金子”

    “你竟然有金幣!”多納愕然。

    “你知道的,我有蹬坑的習慣。瞪了幾年,蹬出了一塊金子,我把它藏起來了,準備當作老婆本那頭龍喜歡金幣,如果我們沒什麼事去打攪他的話,指不定會有危險。”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銀龍玩家 | 銀龍玩家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