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武俠修真 大洛武神 第一百二十七章 命運亦無常

第一百二十七章 命運亦無常

小說︰大洛武神| 作者︰甦公子南伽| 類別︰武俠修真



    這世上並不是所有人,都經受不住命運的洗禮,但也不是所有人,都需要坦然去接受命運的不公。

    被囚禁在江湖武人個個畏之如虎的十方鎮魔獄中整整十五年,一朝得人援手脫困之後,這個以魔羅自居的男人,業已到了他朝思暮想的長安鎮武司門外。

    遙望遠方天地齊震,濃烈的黑煙沖天而起,似有大魔出世,周圍百姓皆畏而四散,如此盛狀,便連他也眯著眼,情不自禁地感嘆了起來。

    “如此聲勢,偶爾倒也令我艷羨不已,不過細加想來,一個人武力再盛,卻也不過如此。”

    殺人,沒什麼難的,便是一個普通百姓手持利器,也可輕易殺死同類,真正難的,是如何將刀交到對方的手上,又如何將一個平日里眾人眼里和善可親的好人,寬以待人的鄰里變成毫不留情的屠夫,而更難的,是讓千萬人都一並拾起屠刀,盡情向這個世界宣泄內心積壓的仇怨。

    這才是他要做的事。

    不過眼看他竟然就要這麼堂而皇之地走進去,一直跟在其身後的公輸恨急忙閃身道“前輩慢來,恕我直言,我們三個若真要強闖這長安鎮武司的話,怕是有些為難,不如讓我先發出信號,召集我魯班門眾,再陪同前輩一起,如何?”

    本就生得一副俊美皮囊的魔羅嘴角含笑,氣質儒雅,就好似那花團錦簇之中一眼望去,卻比頭頂艷陽更加明媚的讀書人,他背著手,宛如在自家後花園中游逛一般閑逸自在,絲毫看不出半個時辰前他還是個在暗不見天日的地下待了整整十五年的重犯。

    “十方鎮魔獄出事,長安鎮武司中的高手定然傾巢而出,現在留在這里的,又能有幾人呢,更何況我要找的人,如今也不過就是個半大的小姑娘罷了,你怕?”

    公輸恨不敢再言語,而他望著門口那幾具渾身筋骨俱碎,同時還被人以高明刀法斬去首級,死狀淒慘的尸體,竟笑道“有趣,竟有人捷足先登了。”

    長安鎮武司內,手持樸刀的江湖漢子劉不苦已經將白依依逼入了絕境之中。

    他與那趙奴可不同,趙奴是以橫練功夫見長,追擊不算強項,可他只需將刀氣編制成網,再鋪撒出去,便足以完全封鎖住白依依逃竄的路徑,這樣縱使對方速度再快也無濟于事。

    眼看白依依此刻渾身是傷,狼狽不堪,甚至就連天賜武命的能力都已經無法再維持下去,只能躲在角落處苦苦抵擋那切開磚石如切豆腐的鋒利刀氣,劉不苦正欲上前一刀結果了對方,卻猛然間一回頭,正瞧見了三個朝他施施然走來的怪人。

    當先的,是個生就柳葉眉,丹鳳眼,皮囊不俗,好似貴公子一般的年輕男人,背著手,嘴角含笑,看似極為溫和良善,卻讓他感到由衷的不寒而栗。

    至于後面跟著的兩個,一個是位臉上布滿了傷痕,已被徹底毀容的丑陋女子,而另外一個,卻是個身穿白金長袍,頭戴面具,不顯露真容的神秘人,這三人身上皆不外露一絲一毫的氣勢,卻反倒讓劉不苦這個吃過苦頭的江湖客愈發凝神戒備。

    敢在這種時候,以一副在逛自家花園的模樣大大咧咧跑到這里來的,難道會是普通人麼?

    劉不苦這個向來喜歡多想一些的江湖漢子當然不知道,這三個人還真就是普通人而已,一個魯班門出身的公輸恨,這輩子都在跟木匠活打交道,從沒學過任何武學把式,而另外一個黃花倒曾經修習過武道,但經脈被廢,臉部被毀,現在也就是稍稍比一般的七品武人肉身強一些罷了,至于最後一個魔羅,天生經脈萎縮,除非有絕世高手出手替他搭橋,不然這輩子都不可能晉升到中三品,若放在平時,這三人合力,恐怕都擋不下劉不苦一刀,但在此刻,他卻不敢輕舉妄動。

    魔羅當先開口,語氣很是自然,那侃侃而談的模樣,就好似在跟老友聊天一樣自如。

    “十方鎮魔獄那邊已經成事,你們真武殿的人很快便要撤退了,你還留在此處意圖加害長安武督之女,不會當真以為那長安武督是個任人欺負的軟柿子吧?等下你的同伴全跑了,他若打定主意要殺你,你怕是走不出這長安鎮武司的大門嘍。”

    劉不苦聞言,心中一驚,暗道此人到底是什麼來路,為何會對他們真武殿的計劃了如指掌,與此同時,心中更是暗道對方所言不錯,自己若是在這時候真听了那趙奴的話,殺了這白依依,那鐵定會被那長安武督給盯上,以自己的實力,只怕是難以逃脫,可話雖如此,他卻不願就這般憋屈地退走。

    魔羅驚訝道“有意思,原來這傲氣二字竟比命都重要麼,你倒是我見過的第一個這般作想的。”

    劉不苦眉頭緊皺,凝神盯著對面三人,細瞧了良久,終于準備收刀退走,不再跟對方糾纏,卻不想,魔羅卻又突然笑道“哎,不過如果被你同伴知曉你臨陣脫逃,又當如何?”

    此話一出,劉不苦身子一抖,收刀回鞘的動作頓時一停,抬起頭來,盯著對方,魔羅隨即道“這個很簡單嘛,你自斷一臂,之後不就有解釋了?反正你真正擅長的是左手刀,這掩人耳目的右手也用不上不是?”

    這下劉不苦一听,更是大驚失色,好懸沒嚇得連刀也丟了,這一時之間,竟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

    自斷一臂,等同是自毀前程,就好比讓文人丟了筆桿子,這誰又會願意呢?

    但對方竟一眼便看穿了他真正的武功路數,而且還是如此有恃無恐的姿態,況且他口口聲聲說那長安武督之後會追殺自己,可他來此到底是為了什麼,看他也不像長安鎮武司的人,他就不怕那長安武督麼?

    一念至此,劉不苦心中哀嘆一聲後,竟真的下定了決心,一咬牙,狠心抽刀,直削自己右臂,同時口中大吼道“望前輩放在下一條生路!”

    手起刀落,一條右臂齊肩而斷,掉在地上,劉不苦面色慘白,趕緊以真氣封住傷口,不讓鮮血迸濺而出,卻不料對面的男人竟忍不住捧腹大笑了起來。

    “哈哈哈,我不過才區區七品的修為,竟也能被你稱之為前輩,我不過是隨口說說讓你自斷一臂而已,你還真就自斷一臂,有趣,著實有趣!”

    劉不苦聞言,神色恍然,只差沒有直接破口大罵,剛想抽刀將對方三人碎尸萬段,可轉念一想,又覺得對方這是故意在戲弄誘騙自己,畢竟若真如對方所說,對方又何必自行戳破呢,頓時不敢輕舉妄動,但也不願就這麼簡單地算了。

    魔羅勾勾手,往地上瞥了一眼,後面跟著的公輸恨會意,隨手便潑灑出了一片魯班門特制的化神水,也就是先前被那幫粗俗的蠻子們稱之為“癸水”的東西。

    化神水落在地上那條斷臂上,那斷臂便開始迅速溶解,幾息之後便成了一灘血肉模糊的肉漿,惡臭撲鼻,劉不苦見狀,心中一動,暗道一聲苦也,畢竟若是能夠拾回手臂,回到真武殿還有機會找人接上,現在可如何是好?

    一念至此,他心中頓時更加憤恨,卻不想,魔羅打了個哈欠後,看向劉不苦,隨意吩咐的模樣,就好似對方是他家的僕役一般。

    “好了好了,我也玩夠了,剩下的事就簡單多了,你去,將這長安武督的乖女兒衣服脫光了,再好生交合一番,就可以走了。”

    劉不苦聞言,終于大怒,大聲質問道“你!你到底是何人?竟敢連番戲耍于我!”

    說著,便拔出了刀來。

    強暴長安武督的親女兒,恐怕比直接殺了她都更會激怒那位長安武督,後者若是知曉,只怕追到真武山也要宰了他,他如何敢這麼做。

    卻不想,原本一直一副笑眯眯模樣的魔羅神色一冷,一股凜冽邪氣撲面而來,竟連劉不苦也情不自禁地後退了一步,暗道一聲自己果然沒猜錯,對方就是在扮豬吃老虎。

    “你不做誰來做?難道要我來做?還是讓後面那個一輩子沒踫過女人的廢物來?趕緊把衣服脫了,若是等到那邊事了,長安武督趕回來,你我都得死,你越快,對我倆都有好處,劉不苦,你說是不是?”

    劉不苦瞪大了眼楮,差點沒一口把自己的舌頭咬掉,就連說話都變得囫圇了起來。

    “你,你認識我?”

    魔羅沒搭理他,只是看向了那個因為重傷,故而一直縮在角落里,此刻望著自己的眼神中滿是畏怯之色的少女,歪著頭,嘴角一勾,露出了一個自認為善意滿滿的笑容。

    “長得真好看,就好像你娘當年一樣漂亮。”

    言罷,他慢悠悠地走到了劉不苦身邊,伏在後者耳畔,低聲道“如此嬌滴滴的小姑娘,劉不苦,你這次可算是走大運了,以後若是飛黃騰達,可得好生感激我吶。”

    他後退一步,低頭看著胸口剛才沾染的血跡,笑道“哦,忘了,是我害你丟了一臂,你日後可得恨我吶。”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大洛武神 | 大洛武神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