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武俠修真 大洛武神 第一百零七章 月下笛聲響

第一百零七章 月下笛聲響

小說︰大洛武神| 作者︰甦公子南伽| 類別︰武俠修真



    時光流逝,正如小溪潺潺,看似平緩無波,卻一刻不停地在往前走,往往在人不經意間一回頭的時候,才驟然發現,原來自己已跟著溪水走出了老遠,遠到已經無法回頭。

    到了第二天的晚上,藥香味濃郁的丹藥房里,原本在床榻上一動不動,安安靜靜地躺了一天一夜的無心,已經開始下地行走了。

    他雖然傷勢很重,但多是外傷,氣血流失嚴重而已,並無想象中的那麼糟糕。

    況且自幼在森林里長大的他,哪怕被老道人帶走悉心教導了幾年,但很多殘存的習性還是跟野獸一樣,他沒辦法一直待在床上休息,甚至如果說不是因為身上被繃帶給纏得嚴嚴實實的,他指不定會開始自己去舔舐傷口。

    這些都是很難在短時間內扭轉的習性。

    白依依就這麼眼睜睜地看著他,一個人在旁邊躊躇了半晌,直到連識趣的玉兒姑娘都已經借故離開後,她這才敢緩步走上前,不過仍是執拗地將自己的頭撇向另外一邊,含含糊糊地先打了個招呼。

    “你,你的,那個,傷勢如何”

    無心沒有搭理她,事實上,從他下地之後,就一直在專心致志地到處嗅著櫃子里這些草藥的味道,他的五感靈敏,遠勝同階武人,不光是沒有被這些混合到一起的各種味道所影響,相反,他能夠非常輕易地辨別出各類藥物以及作用,只要那是他曾經見過的。

    作為一個在森林里長大,常年與野獸為伍的少年,他其實比一般的醫師更清楚什麼東西吃下去對現在的自己有好處,因為森林里的野獸們,往往就是這麼給自己療傷的,畢竟那里可沒有醫館。

    白依依別著臉等了老半天,卻不見他開口回答,再扭頭一看,好懸沒給直接氣死,當即一跺腳,有些慍怒道“你這人到底是什麼來頭,怎地就跟個沒開化的蠻人似的。”

    無心一下子轉過頭,彎著腰,邁步便朝著白依依這邊走來,白依依還當是他是听到了自己的話,正欲開口,結果沒想到後者直接繞過她,伸手扒開了她背後的一個小盒子,在使勁地嗅了嗅之後,露出微微有些困惑和追憶的神色。

    “你”

    白依依在被迫讓開身位之後,見到這一幕,忍不住又哼了一聲,不過到最後,語氣還是不由自主地軟了下來,小聲解釋道“這里面裝的是玄明草,清熱毒用的,玉兒先前教過我不少關于藥理的東西,這東西可以用來做解毒丹,還有”

    話音未落,白依依猛地一抬頭,便見無心抓了一把曬干的藥草,竟然已經開始在嘴里迅速咀嚼了,當下心中一急,趕緊伸手拉住無心,喊道“這東西怎麼能直接生吃呢,這可都是要配合入藥才行的,你快些吐出來”

    無心哪里會管她,幾下嚼碎了之後,便一股腦地吞了下去,之後又開始一邊到處聞,一邊走向了下一處櫃子。

    “無心”

    白依依見狀,實在是受不了他了,一個閃身,一下子攔在了他前面,卻見無心的眼神隨之瞬間變得凶厲了起來,倒把前者給嚇了一大跳,趕緊又下意識地讓開了路。

    看著無心自己在那不停生咽草藥的認真模樣,白依依心中頓時變得愈加疑惑與好奇。

    她到底是個女孩兒,在這偌大的長安鎮武司里,同樣是女性,而且年紀也與她差不多的,也就是這位丹藥房的玉兒姑娘了,故而兩人私下里的來往很多,耳濡目染的,她也對這藥理方面有一些了解,在看出無心並不是在亂吃之後,暫時松了口氣的同時,便愈加好奇于這個長得好像瓷娃娃一樣的少年到底有著什麼樣的過去,才會變成今天這個樣子。

    再過兩日,就是武道會的四強賽了,雖然嘴上說得好,但其實無論是那凶名在外的楊辰,還是突然崛起的李輕塵,她都沒有必勝的把握,就算是僥幸抽到了那個回鶻人,也未必敢說穩贏二字。

    只剩下四個人,哪里還會有弱者。

    迫切想要迅速提升實力的她,自然就盯上了無心,因為從他的身上,白依依看到了很多自己以前沒有注意到的,而且其他長安鎮武司的前輩們也無法教給她的東西,那就是那種極度原始野蠻,但卻完全契合她的戰斗方式。

    如果能從無心的身上完全學會這種戰斗方式,這無疑會幫助她對自己天賜武命的能力理解得更深,兩者相輔相成,她將會迅速蛻變,這也是她所能夠想到的,能在兩天之內變得更強的唯一方法。

    誰能在區區兩三天的空檔期內將自己的實力再提升幾個檔次

    除非有老怪物不惜損耗本源傳功,可對她而言,那毫無意義,因為武道會只是一個互相切磋砥礪彼此武道的平台,單純的勝負,並不是長安鎮武司的這些人所在意的。

    不過這位驕傲的長安司大小姐並不想完全依照那些叔叔前輩的安排,不然她也不會想到現在來拜托無心。

    “那個,你能否教教我,該如何達到你在戰斗時的那種狀態麼”

    無心的嘴角露出一小截曬干的草桿子,顯然是還沒咀嚼完全,他轉過頭瞧了她一眼,眉頭突然就皺了起來。

    白依依只是低著腦袋,幾乎不敢去看他。

    求人這種事對她來說,還是太過勉強了。

    漫長的等待中,就只能听到少年嘴里一刻不停的咀嚼聲,那截外露的草桿子一點一點地消失,就當白依依都已經要忍不住扭頭就走的時候,讓她萬萬沒想到的是,眼前這個眉眼漂亮到了極點的少年,竟然輕輕地點了點頭。

    “可。”

    離開了武庫後,本準備尋到長安司演武場里練習天殤拳法的李輕塵遠遠地瞧見了那對少男少女後,便很識趣地離開了,只是剛走上沒幾步,迎頭又踫上了挎劍而行的裴F。

    李輕塵見狀,立馬規規矩矩地朝著這位裴大人抱拳見禮。

    “裴大人夜安還請大人見諒,武庫煩悶,我出來透透氣,只盼沒有壞了規矩。”

    裴F一手扶劍,一手負後,聲音卻顯得有些急促。

    “無妨,你既然是袁前輩的弟子,那麼無論是實力還是心性,都算是上上之選,離正式加入我長安鎮武司,差的無非也只是一個儀式罷了,無需這麼拘謹,除了一些要地外,你都可以隨意走動。”

    說罷,便主動朝著旁邊邁了一步,讓開了路。

    李輕塵謝過之後,正要抬步離開,突然又想起了一事,抬頭問道“厚顏再打擾裴大人一句,不知我那沈兄弟”

    話未問完,裴F便趕緊回答道“他的傷在內,短時間內無法再動真氣罷了,于行動無礙,故而今日下午便已經離開了,應當是去了平康坊。”

    話到末尾,他的語氣便有些復雜了,一方面是察覺到了自己的急躁,有些暗惱自己修心不夠,二是為沈劍心傷勢還未痊愈,便匆匆離開長安司,趕去那煙花地消遣而不喜。

    這三個後輩之中,要說他裴F最欣賞的,還要屬沈劍心,這不單單是因為他也用劍,更多的,還是因為在他的身上,裴F看到了一份擔當。

    其他二人,無心最為純粹,但他也對外界最無感覺,善惡無論,這需要長時間的引導和培養,而李輕塵則是一直就藏著事,而且他的那份履歷,其實遠不如另外兩人干淨,說到底,他其實打從第一次在面攤旁邊看到李輕塵的時候,就有些不喜這個少年,只是對方沒有什麼太出格的事,他又不是對方的什麼人,自然沒有開口的必要。

    李輕塵了然,沒有多言,只是微微抱拳之後,算是答謝,兩人錯身而過,李輕塵在走出幾步後,突然一個回頭,就見裴F好似背後長了眼楮似的,飛快地將另外一只手也放到了李輕塵視線看不到的前方,只不過就是這麼電光火石的一瞬間,李輕塵仍然一下子瞧見了那東西到底是什麼。

    不是什麼了不得的玩意兒,就只是一個三層大小的食盒而已。

    李輕塵轉過頭,暗自琢磨著,若非這位裴大人是一位貨真價實的四品武人,只怕都做不到了無痕跡地在自己面前用一股真氣封住食盒里散發出的香味。

    能御無形之物,這是對真氣的操控力達到一種登峰造極的表現。

    中三品煉氣,六品只是一個積蓄的過程,對自身真氣的利用程度,其實很低,五品能做到的,是如何去舉重若輕,而四品要學會的,就是如何舉輕若重,以自身真氣,演化世間萬物,做到如臂指使,方算大成。

    當然,一品境界,玄妙非常,自然不止是針對真氣本身的修行,四品武人必須要御使真氣,找到並且打通某些關鍵竅穴,最後直叩玄關,沖入泥丸宮,溫養出自身神意,才能破開瓶頸,抵達上三品。

    孤身一人的李輕塵一路走到了路邊廊柱的下方坐下,只將手腕一翻,便摸出了隨身攜帶的短笛,放于嘴邊後,無需思索,開始吹奏起了自己摸索出來的一段小曲兒。

    笛聲悠揚,順著夜風,在靜謐的夜里傳出去老遠,月下或有听見的人兒,都不由得抬起頭,順著風的方向,凝神細听,嘴角微揚。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大洛武神 | 大洛武神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