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武俠修真 大洛武神 第九十章 一劍流星落

第九十章 一劍流星落

小說︰大洛武神| 作者︰甦公子南伽| 類別︰武俠修真



    大洛武道會的演武場上,當這場萬眾矚目的武人盛會終于進行到了八強賽之後,隨著前來觀戰的大人物們越來越多,為了能讓之後的比賽更為賞心悅目,也為了能讓這些年輕武人們能夠更多地展現出自己的實力,而不被場地所局限太多,故而新的擂台要比先前大了至少五倍,聳立中央,四周皆是觀眾。

    只不過,當長安鎮武司的裁判武侯當眾念出了今天第一場參賽雙方的名字之後,絕大多數人便覺得這一場的結果已經沒了懸念,不少人甚至為這樣的安排而感到失望,畢竟誰也不喜歡看一邊倒的廝殺。

    而事實也的確如他們所料,完全沒有一絲驚喜可言,許多人甚至已經開始互相談天來打發時間,因為在他們看來,擂台上那小子已經輸了,剩下的只不過是在浪費大家的時間罷了。

    位于演武場正中央的寬敞擂台上,當一退再退之後,已經離著擂台邊緣沒多遠的沈劍心,望著前方這個只是隨手幾拳,便輕易地打爛了他身周十層劍圍的男人,唯有苦笑而已。

    在這一刻,他情不自禁地在想,或許上天真的從來就沒有什麼公平可言。

    當他不得不使出全力去戰斗之後,哪怕僅僅只是過去了幾分鐘而已,可他的心髒,卻正在以超過尋常人數十倍的速度劇烈跳動著,這給他造成了極其沉重的負擔,以至于哪怕楊辰並未太過主動地繼續進攻,可他的嘴角依然在不停地溢出血來,看起來極為狼狽。

    努力與堅持,真的就可以填平一切麼

    那個他曾經無比篤定的答案,在這時候卻說不出口了。

    明明是同樣的道理,他甚至可以用來鼓舞陷入低谷之中的楊戌,但此刻卻完全沒辦法去說服自己,因為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他這一路,走得到底有多難。

    只是,他還是不願就這麼放棄。

    時間倒退回比試的前一晚。

    夜里,照舊穿著寬袍大袖,戴著黑白二色鬼臉面具的乾三笑如約到來,只不過沒有在客棧中直接見到李輕塵,反倒是見著了先前那個對自己毛手毛腳的登徒子,她頓時便有些不悅,但生意是生意,身為一個商人,她依舊耐著性子留了下來,不過離著沈劍心挺遠就是了。

    簡單地交談了兩句,在知道李輕塵現還在長安司之中,一直未歸後,乾三笑也沒說其他的,只是分別將辛苦收集來的,關于楊辰與楊巳二人的情報給擺在了桌子上。

    國舅爺楊釗蒲的這兩位螟蛉義子,真可謂是人中龍鳳了,一個在懸鏡司所修人榜上排第四,另外一個排第十三,俱都不是什麼簡單的人物,尤其是楊辰此人,幾次露面,那種可怕的凶威都是赤裸裸擺在眾人面前的。

    想那懸鏡司人榜上面的前兩位,一個乃是那可逆推出天下絕學,修為已臻化境的真武殿主所收義子,一個乃是那位洛陽武神的親孫子,這二人雖然從未真正出過手,卻依舊被懸鏡司高懸榜上,名頭力壓當世一眾同齡英才,那自然不全是源于各自的身份背景。

    只有真正在私下里跟他們切磋比試過的人,才會知道這二位的可怖之處。

    譬如張藏象,他所修龍象般若功乃是以力證道的法門,若單論力量,只怕是天品真經也比不上,可洛陽鎮武司里的那位少爺,哪怕只使出自己本身的力量,不動真氣,不使絕學,竟也遠在張藏象現在極限的九象之力上,簡直是可怖到了極點。

    而這人榜第三雖然很是神秘,但也不是一點風聲都沒有,據聞此人之所以能夠位列第三,僅次于那二人,乃是因為此人有著以五品力斬四品的戰績,須知在武人的世界中,越品挑戰幾乎就是不可能存在的事,可此人卻辦到了。

    而這狂龍楊辰排名僅在這三個怪物之下,哪怕是在高手如雲的長安城里,也足可以說是同輩無敵了,更何況作為第二日的對手,他離四品入境就只差一線而已,卻比沈劍心這個區區五品入境的武人,要強了太多太多。

    末了,鬼使神差的,乾三笑竟然不自覺地主動開口,勸說起了沈劍心,要他第二天不要太過堅持,因為狂龍此人脾氣暴虐,廝殺成性,若是對手早早便投降,倒也罷了,但凡要是上台之後想跟他多過兩招的,哪怕是有長安司的武侯們在旁邊盯著,也從未有見過輕傷離開的,有兩人甚至連武道根基都已經被他給活生生打碎,再無法踏前一步,這武道會八強已是萬眾矚目的結局了,無論你到底求的是什麼,想來皆已足夠,就算她先前曾答應李輕塵的,也只不過是前十罷了,已經走到現在,再賠上一切實在是太過不智了。

    沈劍心沒有說話。

    看著姿勢極其懶散,慢悠悠朝自己走來,金色重瞳中,完全是一副勝券在握模樣的楊辰,沈劍心竟咧嘴一笑,然後低聲念叨出了昨晚沒敢直接說出來的話。

    “在自己喜歡的姑娘面前,絕不能說不行,對吧”

    楊辰望著眼前不知為何,竟突然又有了一股斗志的少年,倒驀地有些懷念起了那個不知所謂的義兄了。

    真不該將他給徹底打殘,應該先給予他一點希望,讓他能夠留下來繼續陪自己玩才對,不然就憑府上那幾個廢物,根本就連讓自己興奮起來的資格都沒有,太可惜了,不過,他也真不該激怒我。

    之所以還會有閑心去想這些有的沒的,是因為打到現在,對于楊辰而言,就連最基本的熱身都算不上,剛才打出的那幾拳,就好比是普通人舉杯喝茶一樣,就算再舉上幾百次,又有誰真的會感到累麼

    面對眼前這個竟然還敢在自己面前負隅頑抗的對手,楊辰倒是罕見的沒有起那麼重的殺心,反而是一副饒有興趣的模樣,笑眯眯地問道“你在說什麼”

    沈劍心剛想開口說話,只是嘴巴一張,便“哇”地吐了一大口血出來,甚至連前襟都染紅了。

    楊辰見狀,搖了搖頭,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道“看來你的身體不行,今天難得我有善心,叩頭跪謝之後,就下去吧。”

    沈劍心輕輕一抹嘴,拭去了嘴角的鮮血,然後轉頭朝著四周望去。

    幾息之後,他忍不住輕輕地嘆了口氣,真可惜,沒能瞧見她,也不知她今天是否來了,是否正躲在人堆里看著自己呢

    只不過,就算只是心里這麼想著,就已經足夠了。

    楊辰有些驚訝。

    “能在我手下過幾招,並且沒受什麼重傷,想來已經足夠你未來吹噓一輩子了,竟然還不知足麼”

    沈劍心絲毫沒有動怒,反倒是一抬手,攤開手掌,那柄長安鎮武司為了武道會參賽者所配發的黃品長劍便落入了手中,被他虛握住,而四周縈繞不散的劍氣仿佛倦鳥歸巢一般,不再辛苦維持那搖搖欲墜的劍圍,而是全部都沒入了長劍之中。

    明知道對手正在蓄力,但楊辰絲毫沒有趕緊打斷對方的想法,相反,他連最基本的防御姿勢都懶得擺出來,而只是在一旁安靜地等待著,等待著眼前這只螻蟻最後的反撲。

    劍氣全部歸巢之後,沈劍心左手捏起劍指,然後在右手所握的劍身上輕輕一抹,這柄普普通通的長劍竟然一下子綻放出了玄色的光芒,看那模樣,就仿佛是突然有了靈性一般,竟在他手中跳動不停,似在請戰,而沈劍心面色沉靜,其心念已經完全沉浸其中,握劍而動,頓見一條飄逸的流光飛散,如群星閃耀。

    “一劍,流星落。”

    劍氣哪怕已經在竭力收斂,卻依然如星星般閃耀,劍隨心動,身隨劍走,擂台之上,仿佛突然有一道流星正攜帶無匹的力道自天空墜落,而其目標,自然就是那狂傲到了極點的楊辰

    此劍,為沈劍心自小夜觀星象,感念自身命運坎坷後所創。

    想他所修,無非也就是玄品的劍法,但那只是用在築基上罷了,從他踏足中三品之後,便一直在自己獨自摸索,想要創造出屬于他自己的絕學

    這一劍,飽含了他本身不甘宛如一道流星般無力墜落的心念,其實已經算是摸著了一些上三品的邊際,完全高于只是在調動最基礎的愛恨情仇等情緒的黃品功法,料想若非被先天之病阻礙,他本該會是一顆多麼璀璨的星

    如此恢弘的一劍,讓楊辰的表情從一開始的不屑一顧轉變為了一絲帶著驚訝的欣喜。

    他喜歡能夠帶給自己驚喜與未知的對手,可他更喜歡將他們的希望一下全部捏碎

    “化龍手”

    楊辰輕喝一聲,其右手突然間變成了玄黃色,原是真氣外顯,卻仿佛是為他披上了一層細密的鱗甲,五指如鉤,前臂竟與那壁畫中的金色游龍無二。

    這其實便是武人之所以瞧不上黃品兵刃的另外一個重要原因,因為單單只是一位五品武人的真氣外露,其威力便已在任何一件黃品的兵刃與鎧甲之上了,更別說武人真氣可以隨心而動,遠比一般的兵刃甲冑靈活。

    當下以手對劍,楊辰大踏步而進,面露猙獰的笑容

    咚咚

    咚咚

    沈劍心心髒跳動的速度愈來愈快,眼下已是旁人可以輕易听見的程度,如此劇烈的震蕩,讓他體內的經脈都被撕裂開來,錐心的痛處從全身各處傳來,但他不管不顧,只是從天而降,一劍朝著對方刺去,好似流星劃破夜空,縱使墜落,亦無怨無悔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大洛武神 | 大洛武神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