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武俠修真 大洛武神 第四十一章 大洛國舅爺

第四十一章 大洛國舅爺

小說︰大洛武神| 作者︰甦公子南伽| 類別︰武俠修真



    長安東城,有一座遠近聞名的布政坊,挨著皇宮並不算遠,而國舅爺府,就坐落于此。

    這是一座極為闊氣顯貴的老宅子,保存得很好,需要重新修繕的地方都非常少。

    雖是住前人之地,卻並不顯得委屈,因為曾住過這里的人,都在歷史的長篇繪卷上,親手留下了一筆關于自己的傳奇,故而這座位于布政坊的宅邸,也為無數官場後輩們心神往之,仿佛只要有朝一日自己住進去了,前方便是一片坦途,平步青雲,宰執天下,已經是指日可待的必然之事。

    這位國舅爺姓楊,名“釗蒲”二字,文武兼修,年輕的時候曾為一地縣尉,因政績斐然,再加上一些大家心知肚明的原因,被吏部一路平調到了京城,說是平調,但從地方一路到了長安,這絕對算是步步高升了。

    而在數個月前,楊釗蒲迎來了他此生最大的機緣。

    是命數如此

    亦或是人事所為

    總之,他的親妹妹,在一次出游的時候,恰好被微服私訪的新帝看見,當時便驚為天人,回宮之後,便急不可耐地派人將其迎入了皇宮,封貴妃之位。

    從此之後,大洛的新王便不再早朝,不但如此,這位天子竟還驅走了三宮六院的所有嬪妃,獨寵此女一人,聖恩浩蕩,為世人所震驚,而楊釗蒲亦從此得勢,一發不可收拾。

    短短數月,他便已經入主了正常官員一輩子都不得其門而入的布政坊,領勛爵,得官位,這是何等可怕的攀爬速度

    最讓人忌憚的是,他並不像是一個陡然而富,得意忘形,乃至于處處得罪人的泥腿子,像那樣的人,哪怕一時得勢,遲早也會還回來,所以並不可怕,但楊釗蒲不同,他這一路走來,根基打得極為牢固,無論是為政,還是待人接物,都讓人挑不出一絲一毫的毛病來,該交好籠絡的,他絕不會自持身份,是敵人的,他的手段便讓人防不勝防,這樣一個人,試問誰會不畏懼呢

    所以無怪朝中的一些人,寧可摒棄前嫌,也要結成暗中聯盟,共同對付這位大洛的新晉貴人。

    楊府很大,但其實人並不多,除開楊釗蒲所收的十二義子之外,就只有一些普通的僕役罷了,這位朝廷新貴,大洛的國舅爺,在生活上遠沒有外界所想象的那麼鋪張奢華,相反,如果有人能近距離看到楊釗蒲的生活,只會驚得瞠目結舌。

    他的臉上沒有一絲皺紋,故而看著並不顯老,望著約莫三十歲罷了,五官極為俊朗,眉眼生得極為有氣勢,三縷長髯,布衣高冠,頗有一位儒士風采。

    幾乎跟門板一樣大的八仙桌上,卻只在靠著他這邊擺了一碗摻了一些紫薯一起蒸煮的米飯,而下飯的,也就是一碟還留有幾分春意的脆生腌蘿卜罷了,在其左手邊,另外還有一個琉璃碗,裝著一碗晶瑩剔透的湯汁。

    很難想象,這就是他每天吃的。

    不過到底這國舅爺還是國舅爺,因為桌上擺有一物,其價值便難以簡單用錢財去衡量了。

    那是一雙筷子,咋一看,一般人興許會覺得有些奇怪,因為大家所用的筷子向來都是直來直去的,無非就是一頭大一頭小罷了,但這一雙明顯不是,兩根筷子不但長短不一,而還略有些彎曲,表面更是凹凸不平,就好像是兩根剛從樹上折下來的樹枝,看起來十分粗糙。

    但只有識貨的人,才知道,這是一雙千金難買的玉筷,而且這不是普通的玉,而是古玉,之所以連該有的打磨也不經過,因為這就是一雙天生的玉筷,此乃天地所造,饒你人間匠人再有如何的鬼斧神工,也做不出這樣的模樣來。

    它也沒什麼其他的作用,唯能識世間一切毒,哪怕只有微不足道的一點,筷子也會立刻變色,提醒主人,所以就連長期地對其下小劑量的毒藥也不可能。

    雖然飯菜都很簡單,甚至對于普通人家而言,都顯得有些簡陋了,可他卻吃的很慢,細嚼慢咽的樣子,仿佛在品嘗絕世珍饈,一口脆蘿卜,一口飯,偶爾停下來,再喝一口湯潤潤嗓子。

    等到外面的孩子們闖進來的時候,他剛好才吃完了第一碗,不等旁邊的僕役說話,半邊臉都高高地腫了起來的楊巳正想上前,卻發現前方好像突然出現了一道無形的壁壘,他剛剛才抬起的腳,卻怎麼也落不下去,心里清楚義父的意思,他只能默默地又退了回去,心中忐忑,無法言表。

    楊釗蒲轉過頭,朝著那僕役小聲地吩咐道“再去裝一碗來。”

    旁邊的僕役趕緊低下頭,輕輕地點了點,然後用木盤端著這做工精巧的紫色瓷碗,小跑著出去了。

    在這種地方做事,必須得機靈點,不然,引來的可能就是殺身之禍,現在明顯是自家主子要跟小主子們談事情了,他自然得趕緊避開,甚至連偷听都不敢。

    等到那僕役已經走遠,又喝了一口廚房熬了一整天,濾了又濾,才終于做到這種宛如琥珀一樣晶瑩剔透的高湯,潤了潤嗓子後,楊釗蒲這才慢悠悠地說道“挨打了”

    面前這四個人,其實一眼就看得出來他們的情況,楊辰依然是滿臉的傲然與狂放,但眼中的桀驁不馴之色在楊釗蒲的面前,卻是罕見地少了許多,最識趣的楊卯也沒事,而金牛楊丑雖然看著狼狽了一些,可也沒有內傷,唯有幽蛇楊巳半邊臉都還高高地腫著,以真氣都化不去這種傷勢,看起來不止是可憐,甚至有點喜感。

    “該。”

    楊釗蒲先是對這件事的結果進行了蓋棺定論,然後才看著楊巳,幽幽地問道“小十二也算是被你給害死了,小六,還沒想明白自己錯在哪兒嗎”

    楊巳的身子猛地一顫,渾身汗如雨下,不等楊釗蒲說完,便搶先趕緊拜倒在地,瑟瑟發抖,磕頭如搗蒜。

    “義父,孩兒知錯了,孩兒知錯了”

    正在這時,楊辰突然上前一步,朝著楊釗蒲喊道“義父,雖然我也不喜歡十二弟,但到底是咱自家的兄弟,沒有被別人給打死的道理,要不讓我去試試那小子的成色”

    楊釗蒲轉過頭,看了一眼神色張揚的楊辰,面無表情地屈指一彈,下一刻,楊辰便如被一計重錘敲中了額頭,直接毫無反抗之力的倒飛而出,摔倒在了天井下面,不過下一刻,他便一個靈活的翻身又跳了起來,雖然滿頭鮮血,但表情卻是愈發的癲狂。

    楊釗蒲只是淡淡地說道“長安司在盯著你們,而朝中那些人,則在盯著我,最近不要給我惹事,按部就班,這一次武道會的武魁,一定是你的。”

    楊辰揚起頭,剛要說話,下一刻,便再度飛了出去,這一次,他直接撞在了後面的水缸上,但詭異的是,以他如此堅韌的體魄,卻沒有撞碎那口平淡無奇的水缸,而是又直愣愣地彈了回來。

    “蛟龍豈是池中物,風雨不夾狂不得。”

    楊釗蒲點評道“什麼時候,等你真的成了龍,再猖狂也無妨,可現在,你只是靠著我的蔭蔽才活下來的,記得收斂起你的尾巴,若你不懂,那斬你,義父並不會心痛。”

    楊辰這次好像傷得不輕,他渾身是血,慢慢地撐著從地上爬起來,然後一下子跪倒在地,朝著屋內的楊釗蒲行大叩拜禮,同時高喊道“楊辰,謝過義父指點”

    狂龍在楊釗蒲的面前尚且得低下他高傲的頭顱,其他幾位就更別說了,金牛本就極為忠誠,打從進來,便已經跪在了地上,一言不發,而月兔的反應雖然慢了一拍,但也緊跟著跪下。

    楊釗蒲見狀,輕輕地嘆了口氣,語氣听不出喜惡。

    “小十二,多可愛一個孩子呀,你們這十二個孩子里,就屬他的欲望,最好滿足,對義父,也是最為忠心,只可惜,就這樣被你們給害死了。”

    楊巳聞言,趕緊顫聲解釋道“義父,孩兒真不知道那小子竟然會這麼強,原想著九哥和十二哥一起,怎麼都不至于出問題,卻未曾想”

    “罷了”

    楊釗蒲猛地一甩手,一股無形的力道將楊巳扶起,對于這個孩子,他還尚有足夠的耐心教導他,而不是直接將這個禍害打殺了事。

    “老六啊,不要總覺得自己比別人聰明,這不算真聰明,以後做事,永遠要覺得自己能想到的,別人就也能想到,故而永遠比別人多想一步,這才是真聰明,需知這事上最無解的計謀,不是借刀殺人,而是圍魏救趙啊”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大洛武神 | 大洛武神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