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武俠修真 大洛武神 第四十章 下次請敲門

第四十章 下次請敲門

小說︰大洛武神| 作者︰甦公子南伽| 類別︰武俠修真



    入夜。

    自打那天做了場可怕的噩夢後,李輕塵就沒敢再完全睡過去了。

    現在正值子時,是謂偷天換日,一天之始,他正在屋中安靜地站樁,一身渾厚如白雲一般的真氣,自額頭神庭處,一直到下方的會陽,于三條主經之中循環往復地涌動不停,搬運周天。

    這是他小時候,韋陀教給他的一門修行之術。

    韋陀所在的佛門密宗,雖然在要義經典的末尾,依然與其他佛門正經殊途同歸,但在一開始,卻與顯宗有著極為明顯的區別

    密宗修色身,標榜的是“即身成佛”一說,而這,也正是導致了兩宗之間爭端的重要起因之一。

    畢竟,世間真正通曉佛門經文義理的覺者是極少數人,而大部分人,都完全痴迷,拘泥于文字,而不解其真意,導致世間“法”之真意被後世人逐漸曲解,互相貶斥對方為邪說,其實無論是大乘,還是小乘,是禪宗,密宗,還是顯宗,佛門義理,真的有這麼多分別麼,無非是後世人自己對佛門經典的理解不同罷了。

    寰宇之真理,條條大路皆可通,試問三教百家,誰又敢言自己已盡得“道”呢

    在密宗,對色身修行尤為看重,其有三脈四輪之說,頂輪三十二脈,喉輪十六脈,心輪八脈,臍輪六十四脈共一百二十脈,連接人身與自然,闡述寰宇真理。

    此法為龍樹菩薩傳入中土,這一點,與武人的奇經八脈之說頗有共通之處,故而也可以作為武道基礎修行,密宗之妙,便妙在此,即身成佛,無人不心生向往。

    只不過,李輕塵當然不清楚這其中的奧妙與偉大,更不知道只是因為解析真理的方式不同,便導致了兩個派別之間的各種血腥殺戮,他只是以武人的身份在默默地修行罷了。

    收功之後,再睜開眼,面前卻是突然多了一人,正是穿著一身寬袍大袖,戴著鬼臉面具的乾三笑。

    李輕塵緩緩地吐出了一口濁氣後,淡淡地道“如果有可能,希望閣下以後敲完門,再進來。”

    乾三笑渾然沒這個自知之明,反倒是饒有興致地問道“李兄剛才所修,乃是密宗上乘心法,可據在下所知,密宗之人早在二十年前就已經被趕出了中原,李兄這是在哪兒學會的”

    李輕塵面部表情地道“與你無關,說吧,這次來,是因為何事”

    對方不願說,乾三笑也就沒繼續問下去,做生意的,得保持好奇心,但不能有過重的好奇心,故而他馬上轉開了話題,道“首先,在下來,是為了祝賀李兄,又過一關,順便告知李兄一聲,先前李兄離開得太早,可是錯過了一場好戲。”

    李輕塵眉頭一挑,猜測道“什麼好戲難不成,是有關長安司的”

    乾三笑點了點頭,贊道“李兄果然聰慧。”

    說罷,他便將白天演武場內發生的事給李輕塵講了一遍,尤其是以乾三笑這種人的毒辣眼光來看,更能點出很多人看不明白的東西,就比如那位長安司的武侯王大人,到底有多強。

    “其實兵魂決不算什麼出彩的功夫,但尋常武人至多只會凝練一或兩種兵魂,便夠用了,甚至絕大多數人一生就只會凝練一把兵魂,因為這殺人的玩意兒,向來都是在精不在多,更不在雜,可他不一樣,他顯然是想徹底掌握世間所有兵器的奧妙,最終合天下利器為一種,成為他一步登天,超脫九品十八境的基石。”

    乾三笑搖了搖頭,感嘆道“心很大,但是這條路,可不好走,王小皮的天資若放在現在,人榜前三必有他的一席之地,只可惜為這大理想所困,至今還在三品浮沉,真是可惜,可嘆呀”

    王小皮

    听到老王真名的時候,李輕塵都忍不住嘴角一勾,誰能想到,那樣一個隨便在身上擦手的邋遢漢子,那樣一個在演武場內僅憑一人之力,便成功壓制數百英才的霸道漢子,竟有如此一個有趣的名字,也難怪從未有人叫出過他的本名,卻不知這乾三笑如何知道的。

    嘆息了一番老王的選擇後,乾三笑又談到了這次大出風頭的人物。

    “狂龍那小子,的確是猖狂,只可惜那姓裴的也是個死腦筋,不然趁著他還未得風雨相助之前,一劍殺了他,事情也就簡單多了。”

    李輕塵對此卻持不同的意見,道“可那樣做了的話,他也就不是裴F了。”

    乾三笑聞言,微微頷首,顯然是認同這個說法,只不過,乾三笑並不認同這樣處世的方法。

    “死腦筋們在世上總是會活的比其他人要辛苦一些,但願李兄不是什麼死腦筋的人。”

    說罷,也不讓李輕塵說話,便又道“總之,我算是看出來了,國舅爺府對這武魁之位,那是勢在必得,只要奪了這武魁之位,他便可以名正言順地將人塞到兵部,刑部以及長安司,乃至于各地鎮武司里去,到時候天子久不出面,時間一久,兵權易主,只怕整個長安都得對他俯首稱臣”

    許是看出了李輕塵的不以為然,乾三笑再度為其講解道“李兄不知道,這位國舅爺可不是什麼普通人,他可是實打實的上三品武人,雖然誰也沒看過他真正出手,但根據在下的推測,最起碼也有三品的修為,到時候他一旦得勢,就不是簡單幾個刺客能解決的事了,更何況他手下這十二義子,好幾位都是人中龍鳳,一旦成長起來,都可獨當一面,屆時整個天下會怎麼樣,連在下都說不準。”

    李輕塵插嘴道“所以有人找到了長安司,希望他們能夠阻止狂龍奪武魁,是這樣麼”

    乾三笑點了點頭,道“事實就是這樣,不過咱們是做生意的,用不著摻和到這種事情上面去,真金白銀賺到了,哪怕亂世也好用,在下今天來找李兄,其實只是為了問李兄一句,李兄,真的敢與他們爭嗎,若是不願,可以提早說出,也避免之後出了差池。”

    李輕塵不答,而是反問道“這是何意”

    乾三笑道“在下的意思是,李兄的實力,的確夠強,而在下也可以為李兄找來下一輪對戰對手的資料,甚至可以親自為李兄謀劃那取勝之道,可贏了某些不能贏的人,會有什麼後果,李兄有想過嗎”

    其實哪怕乾三笑不說,李輕塵心中也早有計較,首先他是一定要加入長安司的,因為這關系到調查幽州司一事,他絕不可能在這種地方讓步,而要加入長安司,至少也得取得前十的成績,這是規矩。

    既然要贏到前十,那這一路上就必然會得罪人,與乾三笑合作,也不過是看在自己初到長安,人生地不熟,的確需要這樣一個人幫助自己取得一些需要的情報,而且,如果乾三笑這個人真正值得信任的話,或許也會成為他查明幽州司真相的關鍵人物。

    長安依舊歌舞升平,誰又關心千里之外的幽州發生了什麼呢,只怕就連長安司的這些人,也沒有一點警覺性吧,畢竟大洛十九座鎮武司,本也是互相獨立的存在,只有重要命令,才會暫時听從長安司調遣罷了。

    李輕塵面色從容地道“世上,本就沒有兩邊不靠,卻可漁翁得利這麼簡單的事,要麼得罪這邊,要麼得罪那邊,這是必然的,我早有這個心理準備,只是希望乾兄,可別在關鍵的時候出了問題才好。”

    李輕塵望著窗外已經升上天空的明月,突然想起了一事,問道“閣下,可知道觀主麼”

    乾三笑听到後,明顯愣了一下,又沉默了一會兒,似乎是在思考,半晌之後,這才道“道家興于舊朝,自德宗迎佛,佛教在中土大行其道之後,大多已在洞天福地隱居避世修行,況且,古往今來,這天下的道觀實在是太多,不勝枚舉,只說出名的,也是不少了,在下實在是不清楚李兄問的觀主,到底是什麼觀的觀主。”

    李輕塵道“最出名的,是哪幾家”

    乾三笑道“京城附近就有一座白雲觀。”

    李輕塵搖了搖頭,道“偶然听到的名字,罷了,許是我听錯了。”

    繼續問下去,難免讓對方猜到一些什麼,他並不願意泄露無心的事,畢竟從他嘴里摳一個兩個字出來,可比登天還難,難得他願意對自己說一點東西出來,自己若是讓他人知道了,實在是不妙。

    乾三笑見李輕塵不願說,也未繼續問下去,只是心中已有所猜測。

    閑話講罷了,乾三笑一拂袖,揖禮道“李兄,那在下便告辭了,李兄若有其他問題,可隨時來桂花坊尋我,當然,若是李兄肯遷居桂花坊,那便再好不過了。”

    李輕塵一抱拳,毫不客氣地拒絕道“不必了,只是閣下以後再來,如果能記得敲門,那便更好了。”

    小說故事,博君一樂,如書中提及的佛教,道教,儒家等百家思想解讀有誤,請諸位一定諒解,隨時指教,小甦虛心學習,若有對三教百家思想了解不深者,萬莫將小甦在文中所言視為正理,如有興趣,可翻閱經典,以原版記述為準。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大洛武神 | 大洛武神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