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

小說︰剛來異界就成神了| 作者︰百字大| 類別︰玄幻魔法



    三人共騎一狼,不過幾步間就平穩抵達清淨無華身邊。

    “門主,師尊,讓你們久等了。這是我夫人和長女。”葉明又回過頭對著東方玉說,“當年離家修行,路上曾拜入長生門,其中頗得門主與師尊照顧。”

    “門主、師傅,奴家有禮了。”東方玉福道,但兩眼卻波光流轉,“寶寶,快叫師公哦。”東方玉搶過女兒,向前一步,哄著女兒道。

    “師公,我要糖糖。”葉寶奶聲奶氣的伸出手,頓時把人樂的找不到北。

    “哈哈,好好,門主師公給你奪紅花,等你長大了,插在發梢,定能迷倒年青一代。”

    葉明看了那一眼,那紅花居然是半絕品靈器。清淨無華出手太大方了,那多長生花恐怕就是他修煉百多年才練成的吧。

    在眾牟翹楚下,葉明與一少婦、幼女三人共騎一狼共同邁步進入會場,其神情舉止極為親密。

    “原來,這位修為戰力冠絕天下的少年強者,心里還是很期待有女在懷的日子。”

    見得此景,那些自以為與葉明較為親近之人,不由回頭沉思,自己家中有那個姿色、人品上都是上佳的女子,只要是沒成婚的,都要劃出來,好做進一步謀劃。

    不多時,這與葉明關系非同一般的幾大勢力,紛紛入座。而葉明卻帶著自家妻女登上屬于自己的座位,這里可是非老祖級不得入內寶地。

    見得葉明這般做,不少人心中不平,為什麼自己就那麼傻,沒將自家最為看好的弟子帶上來。

    這論道天下的機會,越是接近論道中心,越能感悟出那種氣氛,那種玄奧。領悟出來的道也越多,那這些弟子以後走的路就會比他們走的更遠。

    會場高台上,有這種不平之心的人,也不都是一般的心思。

    “妖月道友,你這是為何,將這不過六階的女娃,還有三歲幼兒帶上這如此神聖的會場,豈不亂了氣氛。”有人最終看不順眼,跳出來詰問道。

    幸好,他還是有理性的,說話語氣緩和,字詞敢不過分捏造。

    唰唰,數十萬人都听見了,那近乎百萬只眼楮死死地盯住這個出頭者——不就是帶著家眷上場,你有種就跟著學唄。

    陣陣冷汗從其背後冒起,這無形的關注,壓力山大的壓在其心間,一絲悔意從心頭泛起,“這里巨頭數千,為何自己就忍不住跳出來了。眼前這年輕的很的妖月道祖,可是有著輝煌傳奇故事的存在。”

    葉明很淡定的牽著東方玉的手,將她安置到自己座位上,自有人捧著酒杯果點上來。

    這是個神聖的會議,前千古未有,後萬世膜拜,但葉明想要做的,自然有他的道理,別人,除非拳頭比他硬,否則都無法改變他的決定。

    “道友,請問你是不是你媽生的?你媽是不是她媽生的?她媽是不是她媽的媽媽生的?”葉明反口問道。

    這是一個無法置喙的問題,沒有媽,難道是從石頭里蹦出來的?就算是精靈,也不敢言自己是無父無母的,何況還是完全女人生養的人類。

    發問者一陣頭皮發緊,“若沒有母親大人,我怎能降臨世間。”

    “如此,你是肯定了是女人生養了後人。那麼,請仔細看看,這是一位母親,她懷里是將來的母親,你可發現了什麼?”

    經葉明這麼一提問,萬千目光轉移到了東方玉以及她懷里的女兒身上。

    即便從被當做兒子培養,有著豐富、出色管理經驗的東方玉,被這萬眾矚目下,臉上火燒雲浮起,屁屁在榻上都有些坐不穩了。

    一秒一分一刻最終,所有人都摸了一把額頭,太羞愧了,除了看到東方玉屬于少婦的俊俏,那幼女天真活潑可愛的眼神舉止,竟然沒發現一點不同尋常之處。首發h/>/>h/>/>s

    “真是抱歉,至今尚未發現令夫人神奇過人之處。”發問者覺得無地自容,身為老祖級人物,卻發現不了什麼,在數十萬人面前丟大了。

    “告訴我,你們發現了什麼?”發難者給不了答案,那盤觀者呢?葉明向著數十萬問道,“你們發現了什麼,請給我結果。”

    寂靜,持續了一刻鐘。數十萬人的大會場,沒有一個人回答得上,全都保持沉默。

    “這就是造!

    一代造一代,生生不息,是為造化,化而為之,那就是長生,是生命的延續。

    我等人類乃至億萬生靈,走上修士路,為的就是搏一個造化,得一個長生。”

    葉明當頭棒喝眾人,這是偉大的母親,下繁衍後代,延續生命,上追天地造化,生命長生不朽。

    一點尋常事,卻是如此神聖非凡,他們身為老祖級強者,而不能跳出框框架架,看透那點超凡。

    台上,三千多長生奧義者,須臾間,全都站立起來,對著葉明背後的東方玉,已及未來的母親,給予崇敬一拜——世上,母親偉大!

    有三千多強者牽頭,那四周觀眾席上的來賓,亦站起來,挺直腰桿,然後朝著東方玉母女倆九十度鞠躬致敬——史上,母親偉大!

    然而在這神聖不可侵犯的時刻,一道最不和諧的聲音出現在法會上空。

    “這是什麼狗屁不通的道理,不就是狗生狗,老鼠生老鼠,何必扯淡到這等境界。如此看來,你這個號稱妖月道祖的娃娃,不過是扯大旗,吹牛皮,妄自菲薄來的吧。

    如此,這等寶座,還不如讓老祖來坐坐。這天下第一,可不是你這等奶毛都未脫淨的屁孩可以染指的。”

    原本是風和日麗的天空,忽然出現一片烏雲,確切得來說,那不是真的烏雲,而是一招法術形成的外景,里面一道霹靂降臨。

    眾人望去,那道看似至于酒杯大的閃電,居然是朝著東方玉母女劈過去的。

    “大膽!”

    “放肆!”

    “何方妖孽敢來搗亂!”

    數十萬人怒喝,那聲音震天動地。那台上三千老祖級人物,此時全都出手攔截。剛才他們還在膜拜這眼前與心靈中那偉大的母親,下一刻就要被人霹靂劈散,他們怎能眼睜睜的呆在原地被打臉。

    葉明陰寒著臉,所謂龍有逆鱗,觸之必死。葉明不是龍,但也有自己不可觸犯的底線。眼前,這人已經嚴重越過了他的底線,就是誅滅其九族,也不能抵消葉明的怒火。

    “爾等鬼魅,光天化日之下,不尊父母,不敬天地,藐視眾生尊嚴,殺戮天下,試問爾等何德何能敢自封天下第一?”

    在發現這鬼魅聲音後,葉明是第一個動手的。那道閃電,不管有多麼強大,葉明後退一步,頂在東方玉母女身前,那高大的背影,此時就是東方玉的天。

    轟隆,葉明反手也是一道霹靂雷電,那是蘊含了囚封力量的閃電,抵抗不住就會被關進閃電囚籠。

    五彩的光,神奇的芒,一時之間,有數萬人對天上的烏雲含怒奮擊。

    這般景象,即便葉明遇見也是要退避三舍,不敢迎其鋒芒。

    更何況,這里有數道達到九階巔峰乃至半步領域強者勁氣,數千位長生奧義者的還擊。

    “喝,別以為就你們人多就可以放肆!”烏雲中再次傳來一道聲音,“孩兒們,都出來吧!”

    天空就像被披上一層帷幕,拉開之後,顯露出三朵烏雲,從下往上看去,里面人頭涌動,全是七階強者,數量也達到了一百之多。

    這是什麼勢力,居然有這麼多的強者,還憑借靈器秘方,全都浮在半空,裝神扮鬼。

    那里,一下子又釋放無數閃電,形成一道閃電帷幕,將他們自己保護起來。

    眾人的攻擊也許好防,但葉明的卻不在列。

     !

    一朵烏雲被震散,露出里面隱藏者使得真容。一位花甲老朽,其身後數十位七階強者在維持靈器飛行。

    “你這娃娃,這一手閃電也就比老祖差那麼一點點,也算不錯了。”葉明的閃電,擊破烏雲,還沒消失,更上長了眼楮,直朝老者襲殺。

    花甲老朽不以為意,伸手要去捏拿那道閃電。經過重重阻隔,這道閃電即便還有威力,那也不過螞蟻咬咬,疼一下子就過去了。

    就在接觸到此閃電的一剎那,花甲老者頓感不妙,一陣莫大的危機感從心靈深處爆發出來,那是他多年生死之戰感悟出來的神秘感覺,而且從未出過差錯。

    但為時已晚,葉明的囚封之力,那是能夠影響領域分神的存在,而此人不過是一九階後期尚未達到巔峰的人物,比半步領域還差兩個台階。

    閃電入體,那是悄然無聲的。花甲老者一接觸到這閃電,整個人麻木了,眼神有些渙散,如夢游去了。

    “老祖?”那維持靈器飛行的諸人,看見花甲老者突兀得瑟自由落下,心中便知老祖中了敵人詭計,連忙伸手去拉。

    一個兩個這一片烏雲上的強者,全都中招,囚封的力量開始展現,無數電弧在他們身上跳躍起舞。更新最快電腦端:h

    “還有你們,也都給我滾下來吧!”閃電再次逆襲烏雲上眾人。

    “接住這些鬼魅,全都封死其要穴。”葉明補上一道囚封術,將那囚封力量隔絕開來,避免使自己人也跟著遭殃。之後,葉明也就沒有動手,但別人都忍不住上去,準備接下一個狠狠揍一回,然後才交予台上老祖宗們處置。首發、域名請記住三

    最後,吳道華親自動手了。有過在冰霜部落的實戰培訓,他學到了許多技巧,能夠將人弄得半死不活,手無殺雞之力。眼下,這些人就即將面對吳道華的恩賜。

    這些人,葉明是不會放過的。將之打暈後,丟在場內某一個角落,暫且先留著待處理。

    “諸位道友,諸位來賓,這些不過是攪水的魚,已經被收拾,我等的法會照常開辦。”

     里啪啦,一陣經久不息的掌聲響起。這等開放的法會,幾乎是全天下強者匯集參與,但聞能進的此門者,他或者她,一生都不會後悔。

    這是最為動人的時刻,他們已經等了七天,再也等不下哪怕多一分鐘。

    “這是古往今來都沒有過的盛況,諸位不介意我為之掀開第一幕吧。”葉明笑吟吟的對著高台上三千多位與會強者問道。

    “本該如此。”

    “道兄乃是法會主角,此開場非你莫屬。“

    這三千多人,全無其他意見。辦這等大事,一要修為超群,二要威震天下,此兩種缺一不可。當今場地,能榮獲此殊榮的,最有資格者必數葉明。

     ——這是箏鳴。

    葉明座前,擺放著一座箏。只見葉明右手持五彩翎羽扇,左手在箏上面跳動一根弦,法會正式開場。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眾妙之門,玄之又玄。“

    葉明出口,就是那幾句晦澀難以明了的道德經。念出經文,葉明卻不予解釋,接著說道,“開辦此法會,原意是為悅來鎮居民那份熱情所致。

    而今,那些什麼個爭奪天下第一,那是誤傳。修行之路,漫無止境,後輩俊杰,眨眼間就後發先至,這里誰敢言第一?

    我曾有言,不論修為,不論出身,敢來論道著,來之不拒。

    此刻,里里外外人山人海,除了在此高台上強者,其他只能有一到三人。“

    葉明一說完,四周觀眾席,即刻火山爆發。這些日子來,不就是奔著能與老祖們論道沾光的麼,如今人太多,倒是帶來更多的壓力。人多,粥少,那幾個名額不夠分,

    就在眾人為名額爭個臉紅耳赤時,一七老八十歲的白發老者,拄著拐杖,正慢吞吞的朝著高台走來。

    “你們慢慢爭,反正我已經入場了,你們總不能趕我下去。“

    “嗷嗚嗚——“大白天听見狼吼,那是很難得的。而跟著葉明的黑太狼,幾乎忘記了月圓時刻才是狼吼的規律。得到葉明眼神指示後,黑太狼即刻鳴叫,勾動所有人的神跡。

    “歡迎第一位論道著上場。“今天,吳道華扮演著多重角色,每次報參與者,就是他的責任之一。

    吳道華這一手吼功,是來自于他那永久散去的三千長發與葉明的提倡。

    獅子吼一出,全場震驚,那耳膜,不論多遠,都在震動中,唯有運功才能稍微減弱。那些毫無修煉者,頓感兩眼昏花,眼前星星一片。

    唯獨那參與論道者,盡管微微顫顫的,那道聲波卻在他跟前轉了個彎,繞了過去,與他毫無波及。

    會場中心有個馬蹄形的三米高台,葉明就坐在馬蹄印的最中間。這幾米高台,對于這般老者,的確是個壓力。

    “老丈,我來送你一程。”葉明從懷里掏出一朵嬌滴滴的花,對著老者一吹,花兒就自動飛去,並在空中逐漸變大。等到落地時,恰好就在老丈腳下。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剛來異界就成神了 | 剛來異界就成神了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