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祭壇

小說︰剛來異界就成神了| 作者︰百字大| 類別︰玄幻魔法



    “日,老娘被騙了。”後來反應過來的劉茜茜,狠狠地朝著林維豎起中指,這時候,就算是她想要分割兩部落也不能了。

    中原北部,那些靠近北荒的地方,一年四季有一半是冰雪的世界。

    不過,既然屬于中原,那就沒有真正的荒蕪之地。反倒是而一線之差的北荒,三百六十天只有兩個月才見到一點溫暖,那是專屬于冰霜巨人的世界。

    在這中原北部,有一個誰都無法忽視的世家——雪域世家,一個以冰系法師聞名于世的家族,如同巨人,屹立在北荒附近,數萬年不倒。據說,那里曾經出現過一位領域級存在。

    “有七小姐的消息了嗎?”一個衣著十分富貴華麗的中年漢子,端坐在太師椅上,嘴上巴拉巴拉的抽著煙斗。他就是雪域世家家主雪弗嵐,九階巔峰的超級高手。

    “啟稟家主,我們已經派人在附近五百里都仔細搜查過,至今還沒有找到一絲痕跡。屬下認為,七小姐很可能……”

    “是啊,她從未出過遠門,更未與人交過手。加上實力低微的,難免會遇到歹人。”雪弗嵐一臉肉痛,“我的心還是太軟了,見到她千辛萬苦修行,好不容易才提升一階,就耐不住她軟磨硬要,答應她了。”

    “你們繼續搜查,中原這邊先放下來,小娜失蹤的消息我已經通知落櫻城方面了。你們重點是西域方向,要深入三千里,要是還找不到,唉。”雪弗嵐眼角留下了幾滴淚水,“我對不起二弟啊,沒有照顧好他的女兒。”

    “是,家主請放心,如是三千里還找不到,我們就深入五千里,七小姐多麼好的人啊,我們是不會放棄一絲可能的。”

    “甚好,有你們這樣的子弟,是我們家族的榮幸啊,你們去吧。”雪弗嵐揮了揮手,讓他們趕緊行動。

    送走了那位負責搜索援救雪蓮娜的管事,雪弗嵐擦掉眼淚,走進後堂,在供案上拍了拍,一道暗門在神像後面打開,他隨即走了進去。

    密室十分寬闊,裝飾的也極其華麗,雪弗嵐走到密室中央的寶座上坐了下來,右手在寶座龍頭扶手上某個神秘之處一按,又一扇暗門被打開,一個渾身都被包裹起來的神秘人物從那里走了出來。

    “見過家主。”只見他抱拳見禮,語氣似乎有點傲慢。見過禮之後,不用吩咐,他自己自行找到一個位置坐了下來。

    雪弗嵐對此也不以為意,“查出來了嗎,究竟是何人,竟然敢打我雪域世家的主意!”

    雪弗嵐兩眼噴火,恨不得立刻找出作案者,吃了他的肉,喝了他的血,把他挫骨揚灰才罷休。

    神秘人聲音有點沉重的說,“我們經過對殘留神力的分析,發現現場有兩股神力。一位是九階巔峰的氣息,另一位是人神的。經過數月的查證,那位九階巔峰的不祥,但是那位人神卻已經查出來了。”

    九階巔峰,還有人神參與,雪弗嵐也是一陣發毛。

    雪域世家高手如雲,六階以下的遍地走,七階的多如狗,八階的也不少,而九階巔峰的也不過幾個巴掌而已。

    “難道我雪域世家有什麼奇珍異寶值得他們如此冒險?”雪弗嵐身為一家之主,家里有什麼能不知道。要說最珍貴的,那就是老祖宗手頭上的道器,冰心鏡。可那也是時刻掌握在老祖宗手上,就算是混進來也沒有什麼機會接觸。

    “此時要稟告老祖,那個人神所在的勢力查到沒有?”

    雪弗嵐打定主意,對肇事者絕不客氣。一方面雪蓮娜是自己最為疼愛的佷女,一方面她承擔著重要的使命,一方面有人欲對家族圖謀不軌。

    “查清楚了,是中原的妙音教,擅長魅惑之音的勢力,比我們也差不到哪里去。”

    “犯我雪域世家者,雖強必誅!我不管你們用什麼方法,我要你們見一個,殺一個。”

    草原上,妖月部落日新月異,蓬勃的發展,令周邊部落食之難以下咽。大部落的崛起,必然要經過充滿血的道路,誰會是下一個犧牲品?

    “那種感覺越來越明顯了,該來的始終還是逃不掉。”整天微笑掛在臉上的雪蓮娜,最近一直愁眉苦臉。

    她已經把這里當做她的家了,這里有淳樸的部民,有她難以忘懷的的那個人,更何況,她已經是一個神的神侍了。

    自成為神侍,她就一直得到神的青睞,短時間就達到了四階的實力,那些天才也不過如此吧。

    雪蓮娜是幸運的,那兩位想要佔據她肉身的都是厲害的家伙,尤其是那位人神的分神,也是九階巔峰的實力。那位分神被游天下干掉,留下磅礡的高品質力量足以使得她晉入七階,甚至八階。

    大難不死,必有後福。那些神力如果不被催化,留在她體內也是個禍害,幸虧遇見葉明,幫她分掉一部分危險。

    “神侍小姐,我看你最近似乎心不在身,可是遇到什麼麻煩?”妖月神廟中,老祭司與雪蓮娜面對面盤坐在蒲團上。

    “祭司爺爺,你太客氣了,還是叫我蓮娜吧。”雪蓮娜有點撒嬌的味道。

    在這幾個月里,無論遇到什麼事,老祭司始終站在她一邊。特別是去年錢門前來提親的那會,要不是他堅持反對,也不知道她能不能夠堅持到神使到來。

    “好好好,哈哈哈,我就認了你這個孫女。”老祭司捋著胡子,哈哈大笑。笑著笑著,兩眼就淚水滴滴不斷,二十年前,他的家人都不幸遇難。要是那孫女還在,也該出嫁了。

    “爺爺,我感覺,我的家人就要來了,我不想離開你們,嗚嗚嗚。”雪蓮娜也哭了起來,那個家對她來說,不下于一個鳥籠,他實在是不想回去。

    小半年了,雪蓮娜從沒有對外人說過她的家世,不過大家都猜到,她可能是個淘氣的大家族小女孩,賭氣出來玩玩的。

    “我們也不想你離開啊,你看,自從你來到我們這,所有的人都充滿了笑語,干起活來特別賣力。可是,那始終是你的家,該回去的還得回去,胳膊擰不過大腿,沒有強大的話語權,就沒有真正的自由。”

    老祭司開導著,他可是看透了人世間,力量就是一切。

    時間匆匆,兩人在神廟中聊了一個上午。正準備去吃飯的時候,雪蓮娜心中一震顫動,連忙抬頭遠望妖月城外。妖月神廟遠遠高于妖月城,城外風景一覽無余。

    來了,一道人影騎著快馬從天際飛速而來。

    “找到了,終于找到了。”來者正是準備踏入草原五千里,發誓無論如何也要找到雪蓮娜的密探之一。

    經過千辛萬苦,他們從耀日城打探到他們所要找的人就在百里之外的妖月城,興奮不言而喻,立即派出先鋒前來迎接。

    “是他們!”雪蓮娜在心中震驚不已,來得太快了,當下腳步往後一退,“林爺爺,我突然不想吃飯,你自己去吧。”

    “嗯,想開點,趁著家人還沒來,盡情的玩耍吧。待會我派人給你送飯,做你最愛吃的羊肉串。”不明所以的老祭司點了點頭,安慰了一下就自己捂著拐杖往餐廳走去。

    那個先鋒,一直跑到妖月城下,但是並沒有進去,而是和守在城門的門衛聊起天來。

    雪蓮娜的魅力太大了,先鋒一聊起她,門衛兩眼就放光,忘記了提防。

    “真羨慕你們啊,能夠得到神如此的眷顧。”先鋒有點淡淡的傷懷,“兄弟,告訴你們族長一聲,後天我們商隊就要來你們這里做買賣,請準備好。”

    “好 ,兄弟你放心,到時候我們親自到城門歡迎你們,到時候,烈酒可千萬別帶少了。”守衛舔了舔嘴唇,好久沒有喝酒了,尤其是烈酒。

    “放心吧,兄弟,三天後見,告辭了。”先鋒抱拳告別,他已經從守衛那里得到了雪蓮娜小半年以來的一切信息。

    先鋒走了,守衛在遙望著,希望下一刻就能見到他們的商隊。

    雪蓮娜則坐在神廟台階上,多麼希望那個人不是家族的人啊。

    就在那天晚上,七八個蒙面黑衣人,悄悄地來到雪蓮娜的房間,“七小姐,該回去了。”

    “嗯,辛苦你們了。”雪蓮娜雙眼充滿了淚水,隨著他們悄悄地離開了這個美麗的小城,留下的只有一段令人難以忘懷的記憶。

    再見了,親愛的人們。

    再見了,那個他,還會有機會相見嗎?

    第二天醒來,神廟敲起了警鐘。他們部落之花,冰雪神侍,帶來神的福音的少女雪蓮娜,昨夜失蹤了。

    雪蓮娜失蹤了,這是一件轟動部落的大事。

    不說雪蓮娜如何貌美,單憑那個草原上前所未有的冰雪神侍封號,就讓人頭麻,更何況她在部落里十分得人心。

    是誰,搶走了我們部落之花?

    是誰,動了我們心中的女神?

    是誰,竟然敢違背神的意志?

    妖月神廟前的廣場上,近千部眾們鬧哄哄的,他們只有一個意思︰解救處于水深火熱之中的雪蓮娜。

    “各位請放心,我們一定會查處那個罪惡的凶手,救出神侍小姐。”林維在神廟高台上,雙手緊緊地握著拳頭。

    “多好的一個人啊,我還準備給她說親呢,我家的小兒子年紀恰好。”林維在心中嘀咕著,雖說雪蓮娜是神侍,以後飛升神國必將榮華富貴,深受神寵,但那也是人死之後的事情了。

    不僅林維在打這個主意,部落里所有還未成婚的,都在惦記著她,多美的一朵鮮花,不留給自己那是最大的錯誤。

    “發生什麼事了,吵吵鬧鬧的成何體統?”老祭司拄著拐杖慢慢地走了出來。

    自從與耀日部落一戰之後,他的腿就受傷了,現在他已經退位潛休,祭司的職位已經交給兩位弟子。所以這時候他是最後一個知道雪蓮娜失蹤消息的人。

    “什麼?你們說小娜失蹤了。不可能,昨天下午我還見著她。”老祭司一個趄趔,差點站立不穩。

    “你們都給我說清楚,這究竟是什麼回事?我昨天上午才認得這麼一個乖巧的孫女,咋就失蹤了?”老祭司聲音有點嘶啞,老年喪親之痛,實在是令人難以承受。

    經過服侍雪蓮娜的那位婦女所說,今天一大早起來侍候她洗涮,卻看到她房間物品整齊,而床上也是一片冰涼。

    正納悶著,就看到桌子上留下一張紙條,說,“誠謝貴部落照顧,無以為謝,三百金幣就在床底,敬上。”

    于是,驚慌失措的她立即敲響神廟中的銅鐘。

    “我知道了,是她的家人來了。”老祭司抹去臉上的淚水,“昨天才勸著她要好好的再玩玩,怎麼就突然的不告而別?”

    雪蓮娜竟然是被她的家人帶走了,剛才還在斗志激昂的小伙子們,立刻成了焉了的斗雞,“實在是太可惜了,要是讓我見一見她的家人那該多好啊。”

    不用說,這些人到現在還未死心。

    能在三更半夜就把人帶走,想來雪蓮娜家世也非同一般。

    “她能夠平安無事就好。”老祭司暗暗嘆了口氣,只能夠遙遙祝福她了。

    第三天,林維按照城門守衛的消息,一大早就在城門等候商隊的到來。等啊等,一直等到天黑都沒見著人影。

    “啊,我想起來了,那個人就是神侍小姐的家人!”守衛啪的猛拍自己的大腿,“大好的時機,竟然白白錯過了。”

    “你個混蛋,”林維反過來給他一個巴掌,“你不早說,還害的老子在這兒陪你看日出日落,蠢貨。”

    雪蓮娜走了,妖月部落的日子還得過下去,但那少掉的笑語,卻令人常常夙夜哀嘆。

    何日君再來?

    春去花還在,夏到秋將來。

    葉明一心在神國中靜修,晶瑩的神晶已經積累到三百枚了。如果正常使用,他現在也算是小康之家了。

    年邁的老祭司老祭司,盡管是四階修為,但在與通天那一戰中,消耗了太多的潛力,左腿又受到不輕的傷。

    雪蓮娜這一離去,又深深地刺激了他對親人的懷念與傷痛之情,在夏天最後的一刻,告別人間,魂飛神國。

    在他臨死前最後一刻,他還念著,“孫女啊……”

    老祭司的到來,著實讓葉明高興了一把,神國多了一位四階的斗士,這還是歷史上第一次。

    靈魂祭壇,到底有什麼奧秘?

    為什麼所有修煉出了靈魂祭壇的修煉者,都能安全飛升到神國中,而且來的時候,還是連帶靈魂祭壇一起來?

    葉明為此還問過老祭司,老祭司對此也是一無所知,來到族史記載的傳說中的神國就夠令他驚訝的了,他修煉數十年的竟然是一座四層高的小祭壇,太不了思議了。

    人間的修煉者,七階以前都是在積累力量,各種神妙之處也未能一一體會。只有到了七階,接觸長生的奧義,可以內視肉身,窺見靈魂,知道自己修煉的是什麼,該怎麼修煉,修煉到最後又是一種什麼樣的境界。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剛來異界就成神了 | 剛來異界就成神了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