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網游動漫 八荒斗神 九百一十九 熟人到訪

九百一十九 熟人到訪

小說︰八荒斗神| 作者︰龐飛煙| 類別︰網游動漫



    以沈非的靈魂之力,那抹紅光速度雖快,但他還是第一時間看出了那是一個淡紅色玉瓶。只不過看出歸看出,以他此時強弩之末的丹氣,根本就不可能接得住這蘊含著辰懷強橫丹氣的玉瓶。

    “哼,你小子不是能耐嗎?你倒是接啊!”辰懷眼中的怨毒絲毫不加掩飾,他早已看出沈非丹氣紊亂身受重傷,這一下的巧勁,自然是想讓沈非的傷勢再加重幾分。

    不過就在辰懷臉現得意,沈非臉色微變之際,卻是突然從斜里伸出一只玉手,將那淡紅色玉瓶一把抓在手里。

    沈非側頭一看,原來是離他不遠的月離大長老及時出手,而大長老的臉色也並沒有多好看,辰懷這個老家伙,到了這個時候還要逞凶,還真是沒將他們這些人放在眼里啊。

    只是這一次辰懷是應沈非之請拋出玉瓶的,既然月離已經出手,那在沒有傷到沈非之前,誰也不能說副院長大人的不是。所以月離只能是冷冷地回瞪了辰懷一眼,將接到的玉瓶遞給了身旁的中級魂醫大師付榮。

    辰懷這老家伙居心叵測,月離現在都有點不敢相信他會這麼輕易便交出解藥了,所以給付榮鑒定一番是必不可少的程序。

    而付榮在接過玉瓶打開瓶蓋湊近鼻端聞了一下之後,卻是微微點了點頭,那意思,自然是說這封靈香的解藥並不假。

    “哼!”

    見得月離和付榮的舉動,辰懷自知再在這里呆下去也只能是徒自讓人看了笑話而已,當下鼻中發出一道冷哼之聲,連姜燃也沒有看一眼,便是自顧拂袍而去了。

    至始至終,辰懷都沒有在意過地上那一堆屬于辰宮的灰燼。仿佛那一堆灰燼,真的只是一個和他不相干之人所留,又或者他想做出一副不屑一顧辰宮這個逆子的樣子。總而言之,直到辰懷出殿而去。那一堆灰燼還安安靜靜地躺在地上。

    雖然姜燃有些懷疑辰懷才是這件事的始作俑者,但是這個副院長行事果決,已經做出了這種仿佛大義滅親的舉動,那他還真是不好再說什麼。

    眾人目睹著辰懷的身影消失,當下一眾長老都是朝著姜燃躬身告別,到得最後,整個紅炎殿之中,便只剩下月離師徒和沈非姜燃五人了。

    “總院長大人。月離大長老,多謝你們來得及時,否則的話,後果可就不堪設想了。”沈非強忍著五髒六腑的翻騰,朝著南火學院兩大實權人物行了一禮,口中則是恭敬道謝。

    “小玉是我弟子,我你就不用謝了,你還是好好謝謝總院長大人吧!”月離陰沉著臉擺了擺手,說實話,她到現在還沉浸在辰氏父子這誅心的毒計憤怒之中呢。

    可是現在那辰宮已經化為了一團灰燼。月離還能怎麼樣呢?說起來今天雖然是辰氏父子陰謀在先,可最後的吃了大虧的,也還是這對父子啊。

    見得沈非轉過頭來。姜燃臉現贊嘆之色,說道︰“沈非啊,說起來這還是咱們第一次相見吧?不過這段時間你的大名,在南火學院內可是如雷貫耳啊。”

    “總院長大人過獎了!”沈非對這南火學院的總院長倒是頗有好感,他相信姜燃是知道南火煉焚樓發生的那些異變的,可是卻對此事絕口不提,這也從側面顯示了這南火總院長的胸襟絕不狹隘。

    先是贊嘆了一句沈非,而後姜燃的臉色突然變得有些凝重,沉聲道︰“不過沈非。你殺了辰宮,今天辰懷雖然被迫低頭。但是這殺子之仇不共戴天,以他的心性。是絕對不可能輕易放過你的,你以後行事可得多加小心啊!”

    听得這話,沈非心頭一凜,當下恭聲應道︰“是,我會小心的!”

    見得沈非已經引起了重視,姜燃臉色一松,說道︰“不過你也放心,在這南火學院的範圍內,就算他有多怨恨你,也是不敢輕易對你出手的,你趁著這段時間,先快速提升自己的實力吧,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等你的真實修為達到人丹境,恐怕就不用再怕他了。”

    對于這個問題,沈非沒有正面回答,只是微笑著點了點頭,而那邊的青顏已經是接過月離手中的淡紅色玉瓶,將其中解藥喂了上官玉服下。

    解藥的效果倒是極佳,上官玉服下之後沒幾息時間便是感覺到一股熱氣從丹田之中升騰而起,旋即那強橫的封印能量便是瞬間瓦解。

    今天的這場變故之中,上官玉受到的驚嚇自然是最大的,可實際上她除了封靈香劇毒之外,根本沒有受到另外的傷害,所以此時毒性一解,自然是恢復了實力。

    一切有驚無險,而當幾人目光掃過地上那一團漆黑灰燼便要出殿而去之時,一道人影卻是突然從大門殿外快步奔近。

    “見過總院長大人,大長老!”來人一身南火學院制式護衛打扮,進來之後先是朝著兩大掌權者行了一禮,口中同時恭聲開口。

    “嗯,什麼事?”姜燃倒是一眼就認出此人乃是南火學院對外接客的管事,這時候前來稟報,想來是來了什麼客人。

    那人恭聲道︰“稟總院長大人,丹魂學院二長老奚風親臨,屬下已將他安排在正殿相候!”

    “什麼?”听得那人之言,姜燃和月離都是臉色微變,沈非更是驚呼出聲,對于奚風這個名字,再加上丹魂學院二長老的身份,他可是一點都不陌生。

    姜燃和月離自然是對這個丹魂學院的二長老有所了解,而當他們听到沈非這道驚呼聲時,卻是不由自主地臉露驚愕之色,難道這小子,竟然也是認識這丹魂學院實權長老的嗎?

    月離心里藏不住事,當即開口問道︰“怎麼?沈非,你認識奚風長老?”

    沈非臉上掠過一抹尷尬之色,干笑道︰“當初在凡域界魂醫會上,和奚風長老有過一面之緣。”

    听得沈非這話,月離陡然想起沈非的來歷,這小子曾經取得過凡域界魂醫會冠軍的事,上官玉也沒有瞞過她,這時驟然听得此事,心中不由一動。

    此時的沈非,心中已是大致清楚奚風的來意了,看來自己曾經在西光城鬧出的那些事,恐怕已經傳到丹魂學院那邊了。而這件事說起來倒是他對不住奚風,不過為了天殘玉殘片的那絲信息,他是什麼也顧不得了。

    在沈非沉思之時,這邊月離已是接口道︰“呵呵,看來這奚風長老,是到我們南火學院搶人來了啊,總院長,咱們就去會會他吧。”

    听得月離這意有所指之言,並不清楚沈非和丹魂學院關系的姜燃倒是愣了一下,不過他也是心思敏銳之輩,從剛才月離和沈非的一問一答之間,已是猜出了一些端倪。

    現在姜燃對沈非的修煉天賦和魂醫天賦都有所了解,而這樣一個才二十歲就達到中級魂醫大師的絕世魂醫天才,想必在當初那屆凡域界魂醫會上,要不拿個冠軍,都對不起他這驚人天賦。

    凡域界魂醫會,那一向是由人靈界丹魂學院派出長老主持的,能取得魂醫會的冠軍,那順理成章就會直接被丹魂學院收納入院。

    這也是這麼多年來,五大高級學院之中,丹魂學院的魂醫天才越來越多,而其他四大高級學院越來越少的原因所在。

    試想一旦有個天賦頗佳的魂醫天才露頭,第一時間就被丹魂學院搶去了,其他四大高級學院哪里還有什麼機會,何況丹魂學院也一向是魂醫天才們最為向往的地方。

    從知道沈非的魂醫天賦以來,姜燃還一度疑惑這麼強橫的魂醫天才,為什麼沒有被丹魂學院收走,現在奚風的到來,恐怕這個疑惑就要被揭曉了。

    一眾人從紅炎殿中出來,受了驚嚇的上官玉在青顏的攙扶之下自行回院休息了,反正她們兩人也不認識奚風,去了也沒有什麼話說。

    至于沈非,由于某種心照不宣的原因,倒是跟著總院長和大長老一同來到了正殿,只不過他心中覺得有些對不起奚風,還沒有想好怎麼和當初那個對他極度看重的丹魂學院長老解釋呢。

    三人緩步走進正殿大門,這一進門,只見一個滿面紅光的老者端坐客座,見得三人進殿,正一臉古怪地盯著他們。

    尤其是當這紅臉老者目光轉到那個獨臂少年身上時,一抹精光便是瞬間從其眼中掠過,他這次來,不就是為了這個當初在凡域界魂醫會上表現極度驚艷的小子嗎?

    “哈哈,奚風長老遠道而來,姜某有失遠迎,還請恕罪啊!”姜燃倒是和奚風曾經見過幾面的,所以這一開口便是如老朋友般熟悉,倒是消除了大殿之中的幾分尷尬之意。

    “姜燃院長,好久不見,恕罪就免了,奚風不請自來,希望沒有打攪到你!”奚風此時也將目光從沈非身上移開,就算他確實是來搶人的,面子工作也得做足。

    “大家自己人,不必客氣,奚風長老,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敝院月離大長老,想必你們雖然沒有見過,肯定也是相互聞名吧?”姜燃笑著將月離引見了,只是最後一句話,未免有往自己臉上貼金之嫌。

    奚風和月離,一個丹魂學院的二長老,一個南火學院的大長老,確實如姜燃所說,雖然沒有見過,但相互之間都是久仰大名。

    這時經姜燃介紹之下,兩人微一感應,頓時生出一股果然名不虛傳之感,當下客套了一番,這才相繼落坐。沈非也是找了一處下首的座位坐下,眼觀鼻鼻觀心,靜等著奚風的“發難”。(未完待續。)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八荒斗神 | 八荒斗神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