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玄幻魔法 亭書淺墨黛畫生花 第五十八章:零露被接回北涼城 二

第五十八章:零露被接回北涼城 二

小說︰亭書淺墨黛畫生花| 作者︰白暮杉| 類別︰玄幻魔法



    零露一听白真上神的話,落坐在樹下的玉石桌案前,泣不成聲道“你果真冷若冰霜,大冰坨子,不及大羽毛一分”

    說完哭聲也逐漸變小,可能是酒精的作用,零露趴在玉石桌案前竟有些暈暈沉沉的。

    白真上神走近零露落坐,看著已經熟睡的零露,臉上還掛著淚痕,伸手將淚痕擦去,心中道“在你心中我和大哥竟是如此天壤懸隔”

    說完便起身,雙手俯于身後準備回寢殿,陌塵準備前去扶起零露。

    白真上神道“無須理會”

    陌塵抬頭看看天空拱手道“殿下,夜深天涼,零露仙子在此怕是”

    “那就讓她好好清醒清醒”白真上神道

    “是”

    陌塵看著熟睡的零露搖搖頭。

    寢殿中白真上神一身白色中衣,中衣雖干淨整齊,但還是露出他的鎖骨線條,束起頭發的白色絲帶也已經摘下,跳動的燭光如同他的心情,久久不能安寢。

    白真上神站于窗前,透過窗便可看到熟睡的零露,一陣晚風拂過,冰冷刺骨。

    白真上神雖臉上平靜,但內心早已慌亂,拿起自己的衣襟,一開殿門,便可看到靠與門倚上熟睡的陌塵。

    白真上神未踏出寢殿半步,便只是一伸手,衣襟便置于半空,白真上神一運法力,法力催動,衣襟便快速飄向零露,緩緩落下,穩穩的蓋在零露身上。

    白真上神一轉身,殿門關起,陌塵閉著眼楮,嘴角上揚,心中道“殿下呀殿下”

    再醒來,天已大亮,陌塵再睜開眼,發現披在零露身上的衣襟已經不在了,看來是白真上神趁天快亮之時收回去了。

    陌塵心里暗暗嘆一口氣,為白真上神干著急。

    零露也慢慢睜開眼楮,剛要抬起頭便一聲“啊”這一夜都保持一個睡姿,定是頸部疼痛,胳膊僵硬。

    再一看自己還在玉石案前趴著,心中可是氣不打出一來。

    “陌塵”零露大喊道

    陌塵拱手道“零露仙子醒了”

    零露看著陌塵道“我昨夜為何為一直睡在這里”

    陌塵看著零露道“那零露仙子覺得自己應該睡哪里”

    零露氣的面色漲紅,手指指著零露,一起身便朝著正殿去了。

    誰知還未邁入正殿,零露的行囊便都被扔了出來,不偏不倚的砸在零露的懷里。

    零露一臉茫然看著陌塵道“這又所謂何意呀”

    陌塵也一愣道“這這確實不知”

    陌塵怎麼可能不知道,白真上神的脾氣他可是了如指掌。

    零露一轉身心中道“好啊,你這條臭鯉魚走就走”

    結果還沒來得及出殿,迎面便走進來了啟恩。

    啟恩手背于身後,零露一見啟恩驚慌失措,竟不知道該躲到哪里。

    躲到那里也無濟于事了,啟恩也早已看到她,最後她無奈之下,只好躲在陌塵身後。

    一拽陌塵的衣襟,眼楮瞄著啟恩,啟恩越走越近,零露只希望啟恩未曾看見過她。

    “躲往哪兒躲給你挖條地縫呀”啟恩看著零露

    零露因為太緊張閉起眼楮,一听啟恩的聲音便慢慢睜開眼楮,看著啟恩一臉尷尬道“呵呵呵呵恩叔地縫就不用了”

    “你給我過來”啟恩臉色一變,厲聲道

    零露趕緊松開陌塵,站的筆直。

    這次啟恩是真生氣了,眼神凶煞看著零露,一揮廣袖便入了正殿。

    零露站在原地,不由打著冷戰。

    “白真上神”啟恩拱手道

    “恩叔,無須多禮”白真上神道

    “零露又給白真上神添麻煩了”啟恩一臉歉意道

    “本神既願意帶她回天界,何須怕添麻煩,再者說,她也並非是麻煩”白真上神道

    “多謝白真上神不知此番零露去了何處”啟恩問道

    “她誤入了魔界”白真上神道

    “魔界”啟恩再次確認道

    “是,恩叔可有何疑問”白真上神問道

    “沒有沒有,魔界地界凶險,生怕她受傷”啟恩道

    白真上神看著啟恩道“恩叔,你多慮了”

    “那老夫便將零露接回北涼城了”啟恩道

    白真上神點點頭。

    啟恩拱手道“”“告辭”

    一出正殿,啟恩看著零露道“走”

    零露看著啟恩表情難看,便乖巧緊跟在身後,陌塵還不忘拱手時揖。

    “可走了”陌塵一回正殿,白真上神便問道

    陌塵拱手道“零露仙子跟隨啟主已回北涼城”

    白真上神再次拿起竹簡,但這一次,再也無法專心致志的看竹簡上的內容,思緒早已跟著零露飛向北涼城。

    零露只希望時間過的越慢越好

    一落入北涼城,零露便心跳加速,心早已提到了嗓子眼,懷中抱的包袱越來越緊。

    “恩恩叔”零露小聲喊道

    啟恩未止步,也未曾回頭

    零露想著啟恩或許並未听見,分貝便提高些許道“恩叔”

    “休想讓我護著你,這次神仙都救不了你”啟恩便說便道

    零露心中道“完了完了,死期將至呀”

    便一臉委屈對啟恩道“晶滴結界中,還有我新釀的寒白,或者時日便就可以喝了,你若想我便拿出來飲少許,只能是少許,要是貪杯喝光了,便就無人再釀了”

    正低頭說著,啟恩道“別說了”

    零露期待啟恩說那句護她安危的話,誰知啟恩道了一句“到了”

    “啊這麼快”零露驚慌失色道

    啟恩看著準備逃跑的零露,一把拽住道“趕緊進去”

    一進殿,北涼王已經在殿中怒氣沖天,看著零露進入殿內便一嗓子喊道“你還有臉回來”

    零露心中道若我不說話,罵幾句便會過去

    “說話”北涼王一拍椅凳扶手厲聲道

    “義父義父息怒”零露小聲道

    “息怒說,此番去了何地”北涼王問道

    見零露不說話,北涼王便火冒三丈道“說啊”

    “魔魔魔界”零露膽戰心驚道

    北涼王頓時捂住xio

    g口,手一直捶打著椅凳扶手,半天說不出來一句話。

    零露見狀便安慰道“義父,請勿動氣,氣大傷身”

    “義父,我不是你義父,我也未曾有過你這麼個義女”北涼王氣得直哆嗦

    “義父”零露喊著

    “你別喊我義父”北涼王指著零露道

    “魔界怎麼了魔界並非你我想的那樣殘忍不仁,反而魔界聖君平易近人,為人正直”零露對著北涼王道

    誰知,此話一出北涼王從座椅上站起身來,走近零露,喘著粗氣道“你再說一遍”

    啟恩見此情形不對,便要去攔北涼王。

    誰知零露又將剛才的話重復一遍,北涼王抬起手,絲毫未猶豫,一巴掌落在零露臉上。

    這啪的一聲,將空氣都打的靜止了,零露捂著臉,這是她長這麼大以來第一次挨打。

    北涼王落下手的那一刻開始,自己便已經後悔了。

    啟恩也被這一耳光震驚了,在他的印象中,雖然北涼王總是訓斥零露,但內心極其疼愛,從小到大都舍不得打零露一下。

    零露眼眶中眼淚在打轉,啟恩看著零露輕聲道“來,小機靈鬼,讓恩叔看看”

    零露躲閃過啟恩的手,打著眼淚的雙眼看著北涼王,轉身便離開了。

    “劍奇”北涼王喊著自己的心腹

    劍奇拱手。

    “從今日起,零露關禁閉,三月不得踏出晶滴結界半步,若有閃失,唯你是問”北涼王看著零露的背影,氣沖沖的說道

    “是”劍奇一拱手便跟了出去

    劍奇剛出殿,啟恩道“哎呀,你干什麼你看看,鬧成這樣子怎麼辦”

    “什麼樣子,她此番敢如此放肆,都是你慣的”北涼王指著啟恩道

    “她就是去了趟魔界,現在毫發無損的回來了,訓斥幾句便就罷了”啟恩道

    “訓斥幾句那是魔界,那是什麼地方,那是虎口,那是狼窩,萬一有閃失,該如何是好”北涼王雙手俯于身後

    “那你也不應該沖動的動手打了閨女呀”

    “訓斥對于她來說,早已是死豬不怕開水燙,不讓她知道點疼,她永遠都記不住”北涼王說這句話時,打零露的手偷偷攥緊,心中的後悔早已經涌上心頭

    “哎”啟恩一聲嘆息

    北涼王看著啟恩咳嗽兩聲道“咳咳我看她從天界回來也有些許不高興,你可知道何事啊”

    啟恩看著北涼王,不耐煩道“不知”

    “嘖啟恩”

    “是真不知,我去天界接她時,她已經準備要走,至于究竟發生何事,我也未曾知曉”啟恩將看到的說了一遍

    北涼王心中道“哎,出去這些時日,又受什麼委屈了”

    零露一臉怒氣回到晶滴結界,便看到如影正在喂自己的靈獸。

    如影起身欣喜若狂道“零露,你回來了”

    看著零露臉上的紅色指印,如影便一臉驚訝問道“你這是怎麼了”

    零露坐下到杯水道“無事”

    如影也坐下看著零露道“這怎麼無事了是不是北涼王生氣了”

    零露未接話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亭書淺墨黛畫生花 | 亭書淺墨黛畫生花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