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玄幻魔法 亭書淺墨黛畫生花 第五十七章:零露被接回北涼城 一

第五十七章:零露被接回北涼城 一

小說︰亭書淺墨黛畫生花| 作者︰白暮杉| 類別︰玄幻魔法



    “鯉魚”零露道

    回到天界,白真上神便在正殿忙起來,雖不知道忙些什麼,但是也不曾與零露說話。

    零露走近再道一句“鯉魚”

    “閉嘴”白真上神看著竹簡道

    零露不再說話,便是坐在一旁看著白真上神,奈何著性子就不是沉心靜氣的姑娘,雖說嘴不能說話,但是,手可以動呀。

    一會拿起一個竹簡看看,一會拿起一本書籍翻翻,手也不自覺的伸向盤中拿起一點心塞進嘴里,覺得口味不佳,把剩余的再放回盤中。

    臉上的表情窮極無聊,但又不敢大聲喘氣,只能心中偷偷的嘆一口氣。

    “鯉魚”零露提起聲音喊著白真上神

    見白真上神不回應又道“白真上神”

    “二殿”

    “白真”

    “耀靈”零露一提起嗓子,伸手奪過白真上神手中的竹簡

    白真上神的手還保持著拿竹簡的樣子,眼神卻已經惡狠狠的看著零露。

    零露趕緊將竹簡扔在桌案上,慌張道“誰讓你不理我的”

    白真上神猛然起身要離開,零露見狀一把抱住白真上神的腿,癱坐在地上道“你陪我會,可否”

    白真上神不說話,零露見狀假裝委屈道“就一會,我真的無聊至極”

    白真上神無奈道“你不放手,讓我如何陪你”

    “哦哦哦”說著便撒開了手,從地上站起來

    一站起來,零露滿臉笑意道“不如我們”

    還未說完,白真上神便道“不喝酒”

    零露笑容逐漸消失道“那我們就”

    白真上神道“不出去游玩”

    呼零露泄氣了,心中道“早知就不來天界了,憋死我了”

    白真上神道“明日便有人接你回北涼城”

    “啊不是哎”白真上神說完便留下零露一個人在原地發懵

    “殿下”陌塵拱手道

    “可已告知”白真上神問道

    “恩,已前往告知”陌塵道

    “可有打听到她與魔幽隕石有何關系”

    陌塵搖搖頭。

    白真上神緊皺眉頭,心中滿是疑慮

    零露蹲在凌淵閣外,手中還玩著石子,滿臉的不開心

    “嘿小露露”月上仙君走近道

    “月上仙君”零露抬起頭癟著嘴道

    “呦呦呦這是怎麼了被趕出來面壁思過了”月上仙君也蹲下身子看著零露問道

    “不是”零露道

    “那是怎麼了說來讓老夫听听”月上仙君這半蹲的姿勢,可此番一點也不像個上仙。

    零露一臉無辜看著月上仙君,月上仙君道“懂了,懂了懂了”

    說著便起身,進了凌淵殿

    零露一臉茫然看著月上仙君,心中道“懂什麼了,我還什麼都沒說呢”

    零露起身,踱步在天界,路過的小廝便都紛紛向她時揖,零露看著渾身不自在。

    “算了,去找清和吧,這天界禮數太多,我多有不適”零露心中道

    總算有了目的地,奔著碧霄閣就去了,剛腳還未邁進,便有一人走的匆忙,面對面撞了過來。

    “啊”

    “啊”

    “”

    二人紛紛捂著xio

    g口和腦袋,零露道“干什麼的走路不長眼楮嗎”

    只見二人抬頭,無羨上神道“零露,你這丫頭勁不小呀”

    “你怎麼在此”零露揉著額頭道

    “這話多新鮮呀,這是我的閣殿,我不在此應該在何地”無羨上神道

    “不是,我的意思,你如此匆忙去何處”零露解釋道

    “前去凌淵閣啊”

    “找鯉魚是有要事”零露問道

    “沒有沒有,就是看著二哥出去多日未歸,前去看看”

    “哎呀,他好的很,現在正在他的殿中忙公務呢,你前去可不就是打擾他嗎”零露提溜著眼楮,心里不知道打什麼壞主意

    無羨上神點點頭

    “哎你殿中可否有消愁之物”零露比劃著

    “恩你為何事解愁”無羨上神問道

    無羨上神此話一出,零露瞬間變臉,一臉的惆悵道“哎近日”

    “好了我懂我懂”無羨上神趕緊阻止住零露的話

    “少喝點,別給我喝完了”無羨上神抱著酒,別提有多麼不舍得

    “知道了,拿過來吧小氣鬼”說著便從無羨上神的懷里將酒壇子搶了過來

    滿滿到了一杯,一聞一臉滿意享受道“香氣撲鼻”一口而飲還抿了一下嘴唇道“香好酒”

    零露看著無羨上神不開心,問道“為何事如此憂心”

    “還說與我是朋友,為何出去游玩不帶我一起”無羨上神抱怨道

    零露見狀突然站起來

    “為何突然發笑”無羨上神問道

    “大小姐脾氣,我以為何事惹你不開心,好了下次一定帶你,可好”零露道

    “你才大小姐脾氣”無羨上神嘟囔道

    “好,我大小姐,我大小姐”零露說著,二人舉起酒杯,一起暢飲

    凌淵閣一陣微風拂過,輕吹起白真上神的衣襟,站在金絲楠木樹下,雙手俯于身後,任這天色再暗,這一襲白衣依舊在黑暗中可耀眼

    一雙眼楮簡直像浸在水中的水晶一樣澄澈,緊皺著眉頭,烏發束著白色絲帶,這一身雪白綢緞。腰間束一條白綾長穗絛,都被這風吹的飄起

    “殿下,可是有心事”陌塵問道

    白真上神側臉一轉,英俊的側臉,面部輪廓完美的無可挑剔。

    “只是有些許事未想通”白真上神輕聲道

    “殿下,夜深了,該就寢了”陌塵拱手道

    “再等等”

    “殿下可是在擔心零露仙子”陌塵一句道破

    白真上神不再說話,陌塵也站于白真上神身的一側。

    半柱香後,一股酒氣終于飄進凌淵閣。

    白真上神嘴角微微上揚,又迅速恢復立容,這個微笑非常短暫。

    白真上神通過余光,終于看到一個晃晃悠悠的身影,東倒西歪,酒氣燻天。

    走近白真上神一雙迷離的眼神看著白真上神道“鯉魚,你為何還未就寢”

    “嗝”這個酒嗝打的可真是一點也不把自己當外人

    零露擺擺手,剛要走近偏殿休息,身後的白真上神一聲道“零露”

    這一聲零露如此溫柔,像春風拂過耳畔令人沉醉。

    零露也覺得自己像是在做夢,白真上神另有如此溫柔的聲音

    一轉頭看著白真上神的背,臨風而立,衣袂飄逸如風,剎那就吸住了零露的視線。

    看著隨風飄動的白色絲帶,竟鬼使神差的伸手抓了過去

    剛抓住絲帶,白真上神道“放開”

    語氣中未有一絲生氣,零露道“鯉魚,你這束發的絲帶,為何與他人的不同長且不說,還束的如此緊”說著還嗝打一酒嗝,零露說著還不忘拽拽,確實束的很緊

    身在一側的陌塵可著急了,拱手道“零露仙子”

    零露回頭看著陌塵,手中還攥緊著絲帶。

    陌塵道“零露仙子有所不知,殿下的束發絲帶,是為了約束自己,外人踫不得”

    零露一听趕緊放手,雖說醉酒可臉上表情依舊緊張恐懼不安,放手時還不忘將絲帶捋捋,便捋便尷尬的說道“這絲帶真是被打理的一絲不苟,真是不易,真是不易,不易”

    說完便要溜,誰知白真上神一伸手,便將零露一胳膊拽住道“站住拽完了,就想走了”

    零露一臉緊張,表情很是尷尬,這酒怕是也醒了大半道“那個不知者無罪”

    “無罪”白真上神步步緊逼

    陌塵見狀,一拱手便退下了。

    零露一步一退,雙手攥緊自己的衣襟嘟囔道“不就是扯個絲帶嘛”

    癟著嘴委屈的看著白真上神,希望白真上神看著自己可憐的份上能放過自己。

    “朽木不可雕也”白真上神道,說完便轉過身,不再看零露

    零露被這句話激的惱火,北涼王也一度認為她一無所成,總是添亂,到處招惹事端。

    零露借著酒意道“是是是,我是朽木,是雕不動,你們都出類拔萃,可否”

    白真上神看著零露,緊皺眉頭道“再說一遍”

    “你人中之龍,出類拔萃,前途無量”零露雖說酒意上頭,言語含糊,但這字字句句,白真上神都听的非常清楚

    白真上神別過臉,被零露的話激的內心不悅,也不再去理零露。

    誰知零露哽咽道“恩,我是眾人眼中毫無長進之人,從小i便惹事生非,不知禮數,無大家閨秀風範”說完此話,從抽抽嗒嗒突然泣不成聲對著白真上神大吼一聲“可誰知我從不想如此”

    白真上神心口堵起一般,零露的哭聲越來越大,白真上神轉身,走近零露,零露看著白真上神號啕大哭,聲音越來越大,哭相越來越難看。

    堂堂天界二殿下,征戰無數,戰功赫赫,可面對這一頓號啕大哭,這一仗他確實打輸了,對號啕大哭的零露,他竟束手無策,對著零露道了一句“你慢點哭,我又不是不讓你哭”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亭書淺墨黛畫生花 | 亭書淺墨黛畫生花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