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玄幻魔法 亭書淺墨黛畫生花 第五十三章:翼遙取血救陸離

第五十三章:翼遙取血救陸離

小說︰亭書淺墨黛畫生花| 作者︰白暮杉| 類別︰玄幻魔法



    “公主”降甦看著翼遙轉身面向臥塌的背影道

    翼遙抹掉臉上的淚珠道“無事,你退下吧”

    降甦一拱手道“臣先行告退”

    翼遙癱坐在臥塌邊,看著昏睡溫羽上神泣不成聲,心中問了一萬遍“我該如何是好我該如何讓你醒過來”

    翼遙不知想起了什麼,便起身走向殿外,一出殿伏辛便迎上來“公主,你且不要擔心,公主你要去何處”

    翼遙現在可無心理會所有人,步伐一步也沒停道“不要跟著我”

    伏辛止步道“哦”心中想著“溫羽上神暈倒,公主心中定是難過,讓她自己呆一會也好”

    亦承步入殿內,看著溫羽上神面上沒有一絲血色,心中道“此事是否應告訴零露仙子,可零露仙子有傷在身不管了,還是告知一聲比較好”

    “可否幫我照顧一下殿下”亦承出殿看著伏辛說道,伏辛點點頭

    “多謝”亦承一拱手。

    翼遙走進萬書閣,听著名字好似魔界藏書豐富,其實並不然,不過也並不會差很多。

    翼遙一進萬書閣,便開始翻閱所有的竹簡,書籍

    零露看著從殿外匆忙走來的亦承,放下手中的茶杯道“亦承”

    看著身一側的緝熙也行了揖

    “零露仙子”亦承道

    “大羽毛如何了”零露問道

    “回零露仙子,大殿還未甦醒”

    “我去看看”零露一起身便全身發軟,頭暈目眩

    緝熙見狀趕緊扶好,讓其落坐道“先照顧好自己,溫羽上神定不會有事,我向你保證”

    “亦承,眼下你速回天界,找華椿仙”零露道

    亦承拱手道“可殿下”

    “有我在”零露咳嗽兩聲說道

    “勞煩零露仙子了,我速去速回”亦承道

    亦承剛走,緝熙便道“這天界竟如此小心謹慎”

    “有情可原,不是嗎咳咳”零露道

    “沒事吧來,躺下你不必擔憂,舍妹定會照顧好溫羽上神,你有傷在身,還需照顧好自己”緝熙起身扶起零露走向臥塌

    在萬書閣的翼遙將她整個人都埋進書籍中,心急如焚,恨不得一目十行。

    萬書閣已經被她翻的亂七八糟,一片狼藉。

    要看書籍和竹簡快要翻閱完了,急的眼淚奪眶而出,眼前字越來越模糊,哽咽的聲音

    眼神在一頁上停留,喜極而泣,血引二字讓翼遙提起了精神,抹掉臉上的淚珠,拿起書籍一路奔向錦甦殿。

    “降甦,降甦,降甦”翼遙一邊跑一邊喊著降甦

    降甦從殿中出來拱手道“公主,如此匆忙可有何事”

    翼遙把書籍遞給降甦,語無倫次道“降甦降甦,你快看”

    降甦接過書籍,看著書籍上的記載道“公主,此方法並不可行”

    翼遙問道“為何不可”

    降甦無奈道“公主,血引是需活人之血為引,此方法無人試過,只是一記載而已,且不說這引子,就其中這味黑牽夷,魔界便就沒有”

    “黑牽夷”

    “又名芍藥花,此物有養血和營之功效”降甦道

    “魔界不是有此物嗎”

    “公主,這書籍中的記載是需對方將所有藥材飲下,用法力催動,融入血液中,再取血救人”降甦頓了頓又道“此味藥並不能在咱們魔界生長,魔界有也便是干芍藥,藥效縮小近幾倍”

    翼遙思緒早已飛了出去,降甦見狀喊道“公主,公主”

    翼遙回道“啊”

    “公主,此法子只是記載,無人用過,切勿盲目使用,以防損耗玉體呀”

    “知道了,我定不會盲目使用”翼遙說完便轉身離開了

    今日的魔界似乎與往日不同,翼遙第一次覺得自己竟如此無能為力,往日不管何時何地總有緝熙為她解除所有煩惱,此番,她竟如此束手無策,心中慌亂,干著急。

    突然,翼遙止步,心中道“平日里,我喜食芍藥蜜糖膏,且囑咐伏辛多放些芍藥,這樣食起來香甜軟糯”

    心中或許有了希望,提起衣襟,一路快跑。

    “伏伏辛伏”翼遙氣喘吁吁的喊著伏辛

    “公主,你怎麼了”伏辛看著翼遙上氣不接下氣,趕緊扶其坐下,倒杯水遞給翼遙,想著讓她先緩緩

    翼遙用手將茶杯一推,氣息依舊不平穩道“伏辛我平日所食的芍藥蜜糖膏里面的芍藥從何而來”

    “我前往人間買的啊,公主每次都要多放芍藥花,干芍藥口感又不好,我只能前往人間,不過芍藥花從人間帶回時,便會有些許凋零,但並不會影響口感”伏辛委屈的嘟囔道,看來每次翼遙想吃個點心又多曲折

    伏辛看著翼遙道“公主可是想吃了那奴婢給你做點,溫羽上神此番暈倒,你也精疲力竭,公主,你可要保重玉體呀”

    翼遙道“啊沒有,就是問問你去歇息吧,我來照顧他”

    “公主,讓奴婢陪著你吧”

    “去歇息吧,你也累了許久了”翼遙勸說著伏辛

    伏辛見狀,覺得自己留下並不妥,便退出殿,剛退出殿,翼遙一施法,便將殿門鎖了起來了。

    翼遙坐在臥塌邊,心中想到“若真如伏辛所說,平日里我吃那麼多芍藥花,便大可一試”

    亦承一回天界便匆忙去找了華椿仙,總是一路疾馳,從未緩下腳步。

    “亦承”身後傳來一陣聲音,亦承止步回頭便看到陌塵和白真上神

    “二殿”亦承時揖

    “何事慌張”白真上神問道

    因為步伐緊湊,亦承頭上都滲出細汗,拱手道“回殿下,大殿在魔界暈倒”

    “大殿為何會去魔界”白真上神問道

    “是是因為零露仙子”亦承話還未說完,只見一縷光幕消失不見

    陌塵見狀搖搖頭,看著亦承道“愣著干嘛”

    二人也一同隨之消失

    一落入魔界,兩名侍衛厲聲道“何人闖入魔界”

    白真上神可不想和他們廢話,一手俯于身後,一手揮起廣袖,兩位侍衛便紛紛倒地。

    白真上神雙手俯于身後,進入魔界,明顯可感覺到步伐快速。

    陌塵和亦承看著兩位侍衛捂著xio

    g口表情扭曲,嘴里還發出陣陣慘叫。

    一入殿內,小廝們被嚇的魂飛魄散,但都紛紛拱手

    對殿門也未曾有一絲溫柔,緝熙見狀道“不知白真上神前來我這魔界,有失遠迎”

    而白真上神直接從緝熙身的一側而過,目光在緝熙身上未曾停留過一秒,大步邁到臥塌邊,零露看著白真上神,嘴角勾起微笑,誰也不知道她這個微笑有多難看,臉色蒼白,未有一絲血色道“小鯉魚,你來了”

    零露還未說完話,白真上神猛的一回身,一揮廣袖,緝熙還未來得及反應,便被這股真氣擊中了xio

    g口,緝熙後滑兩步,一伸出雙臂,保持住平衡,最終還是捂住xio

    g口咳了兩聲。

    孤卿見狀,劍已出劍鞘一半,緝熙一伸手阻止道“孤卿”

    孤卿見狀,只好收起劍

    “咳咳白真上神,首次見面便給如此重的見面禮,屬緝某實難消化”緝熙挺直腰板道

    臥塌上的零露看著這場面,便起身坐起,拉著白真上神衣襟的一角道“小鯉魚,此事與緝熙無關,是因我魯莽行事”

    白真上神緊皺眉頭,急促喘氣,心中早就一團怒火,隨時等著炸裂。

    白真上神一回頭,看著臥塌上的零露,語氣突然變的溫柔道“可還有不適”

    零露搖搖頭道“已大好,並未有不適”頓了頓又問道“你為何會前來魔界”

    “亦承告知”

    “亦承大羽毛亦承可取到丹藥”零露問道

    “不知”白真上神道

    零露無奈的翻著白眼,深嘆一口氣。

    孤卿扶著緝熙落坐桌案前,給緝熙倒杯茶,讓其緩緩

    翼遙落坐臥塌邊,看著溫羽上神未有甦醒的跡象,眼中的心疼與擔憂未消失過

    翼遙伸出左胳膊,將衣袖卷起,編至兩圈,伸出右手,手中便顯出一把匕首。

    翼遙拿著匕首一絲猶豫也未有,便順著自己左手腕劃了下去。

    頓時間,鮮血順著傷口涌了出來伴隨著疼痛,翼遙咬緊牙根,出一劍決,用法力將鮮血凝結在一起,順著溫羽上神的眉心,緩緩注入,溫羽上神臉色逐漸轉色,唇色也逐漸有了血色。

    一陣一陣傳來的疼痛讓翼遙疼痛難忍,眉頭緊皺,終于沒了力氣,額頭上的虛汗,許多豆大的汗珠緊貼著臉頰兩側,背後傳來陣陣涼意。

    翼遙從衣襟上撕下一塊布,快速將傷口包裹住,假裝若無其事,走出殿。

    殿門打開,伏辛看著翼遙走出來,迎上去道“公主”翼遙一抬頭,伏辛可看清楚翼遙的臉色,緊張的問道“”“公主,你這是怎麼了公主”

    翼遙雙手背在身後,生怕被伏辛發現

    翼遙對伏辛道“你不必跟著,殿內太悶了,我想出去走走”

    伏辛便可听出翼遙聲中的虛弱道“公主”

    翼遙覺得自己頭重腳輕,若在不走,便會暈過去道“你照顧好溫羽上神”

    伏辛見狀拗不過,便不再說話。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亭書淺墨黛畫生花 | 亭書淺墨黛畫生花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