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玄幻魔法 亭書淺墨黛畫生花 第五十章:零露昏迷

第五十章:零露昏迷

小說︰亭書淺墨黛畫生花| 作者︰白暮杉| 類別︰玄幻魔法



    緝熙看著零露臉上洋溢著笑意

    “哥哥”翼遙從殿外進來

    剛進殿便看到埋頭猛吃的零露,零露才不管誰是誰,從北涼城已出來一日了,餓的前心貼後背,哪有心情管這聲音從何處傳來

    “何事”緝熙問道

    翼遙看著狼吞虎咽的零露問道“哥這位是”

    零露一抬頭,嘴里的吃食還未咽下道“啊我是翼遙”

    翼遙也大吃一驚道“零露”

    “你二人認識”緝熙問道

    “認識認識,在人間游玩時認識的”零露喜出望外道

    可翼遙看著零露,並未有開心的表情,反而生了些許生分

    緝熙問道“遙遙,可是前來有何事”

    翼遙見狀道“無事”說著便離開了殿內

    零露看著翼遙離開,轉頭看向緝熙。

    緝熙道“無須理她,從小就嬌生慣養”

    零露一听,嘴角上揚,坐下來便向緝熙打听魔界的好玩之地

    翼遙一回自己的閣殿,伏辛便趕緊上茶

    看著自己主子心情不悅,伏辛便問道“可是聖君呵斥公主了”

    翼遙端起茶杯搖搖頭

    “那公主為何心情不悅”

    翼遙看著伏辛道“你可知道我見到誰了”

    伏辛看著翼遙道“伏辛不知”

    “零露”翼遙將茶杯重重甩在桌上道

    “零露”伏辛撓著頭回憶著

    “哎呀就是我偷溜去人家那次,出盡風頭的那個”翼遙一臉不耐煩,但還是幫其回憶

    “哦哦,記起來了,就是溫羽上神在天界說說讓他魂牽夢縈的那位”伏辛膽怯的說道

    翼遙怒火沖天的看著伏辛,伏辛低著頭道“他二人現未曾在一起,公主可是有機會的”

    翼遙便一言不發,眉頭緊皺,一股醋味在魔界蔓延開來

    “聖君說的這些地方真的如此好玩”零露一臉期待道

    緝熙點點頭道“既來我魔界,你又救過令妹,便無須生分,喊我緝熙便好”

    零露點點頭“好啊,說的對,就要活得無拘無束嘛,若是開心便一起玩耍,若不開心便不要互相勉強,你說對不”

    零露說著還翹起了二郎腿,緝熙見眼前這個古靈精怪的女子,滿臉笑意,從未停止

    零露端起碧梗粥猛灌一口道“好了,好玩之地回頭再去,我現在可要去找你妹妹了”

    “可是找她有何事可否需要我的幫忙”緝熙道

    零露擺擺手道“不用不用,女孩子之間便都是小事,待我從翼遙閨殿中回來,你便要帶我去魔界游玩”

    說完便放下手中的湯,起身離開

    零露每走一步,魔幽隕石的氣息便弱一些,緝熙心中便失落一些

    緝熙心中道“這究竟是為何”

    翼遙落坐在桌前,手中擺弄著茶杯,心不在焉

    “嘿想什麼呢大公主”零露進入殿內,翼遙竟都沒察覺

    零露可並不把自己當外人,落坐在翼遙對面,自己拿起茶壺開始倒水

    “你來做什麼”翼遙看著零露問道

    “看你心情不好,所以跟過來看看你”

    “我無事”翼遙沒好氣的說道

    “哦那是我心情不好”零露一鼓嘴道

    “那關我何事”翼遙緊皺眉頭道

    “當然關了,我此番在魔界,且又于你是好友,我不將自己的心事告知你,那我多憋得慌”零露調皮的說道

    “少往自己臉上貼金誰于你是好友”翼遙眼神中透露著不待見

    “好啦,知道你有心事,不如說來听听,若需要我幫忙的地方,我定當竭盡全力”零露握著翼遙的手說道

    翼遙嘟囔道“你能幫的忙就是離他遠點”

    零露一听道,一臉好奇道“他他是誰”

    站在一側的伏辛實在看不過眼,搶話道“都怪你,才害我家公主如此”

    “怪我這我就得問問了”零露看著伏辛道

    “天界的大殿有意于你,才害得我家公主如此不悅,你這個害人精”伏辛一口氣說道

    零露看著伏辛道“呦 你這個小女娃娃,說話竟下狠嘴,還我這個害人精,我這個害人精怎麼了什麼大殿有意于我,我又無意于他,為何遷怒于我”

    翼遙一听零露此話便問道“你真對他無意”

    零露頭搖成撥浪鼓

    “那你覺得他人如何”

    零露道“大羽毛啊溫文爾雅,氣宇不凡,主要是體貼入微”

    翼遙听著零露的話,嘴角早已彎成月牙

    零露看著翼遙道“笑了,笑了這樣才對嘛”

    翼遙道“若他執著于你呢”

    零露一臉不屑道“嗨不會的,我與他是朋友,什麼執著不執著的”

    翼遙的話,零露顯然沒听明白

    見到翼遙眉笑顏開,零露問道“你們這個魔界,可有何地方好玩”

    零露的心思只在吃喝玩樂

    “好玩恩有倒是有,不過今日不大方便”翼遙道

    “有何不妥”

    “今日我和大哥約好一起用晚膳,他平日公務繁忙,所以,每一月都會抽出時間與我一起用晚膳,今日你吃的便是大哥為晚膳準備的”翼遙道

    “啊對不起,我不知啊”零露一臉歉意道

    “無妨”翼遙道,頓了頓又道“你今晚不如一起與我們用晚膳”

    零露道“算了算了,你們的家宴我就別摻合了,我自己到處溜達溜達。”

    翼遙點點頭道“也好,若需要什麼,便找伏辛就好”

    伏辛看著零露一臉不滿,嘟囔著嘴道“公主”

    翼遙道“好了幫我好好照顧零露”

    伏辛一癟嘴不再說話。

    翼遙走後,零露坐在桌前對伏辛道“來來來,坐下”

    伏辛一撇眼一聲不吭。

    零露道“讓你坐下你就坐下”

    伏辛道“”“此乃公主閨殿,做奴婢的不得無禮”

    “她又不在,就你我二人,快坐下”

    伏辛一臉不滿,一踢木凳便坐下了

    “這才對嘛,你這個小丫頭一心為主,甚是讓人感動”零露倒了杯水遞給伏辛

    伏辛見狀問道“你可真對大殿無意”

    零露一臉無奈道“真的沒有,我與他是好友”

    “此話當真”伏辛問道

    零露看著桌上的茶杯,舉起來道“”“來,你我二人以茶代酒,我向你保證,可好”

    伏辛點點頭,二人踫杯

    零露漫步在魔界,這魔界與所有地界都不同

    “這是何地”零露在一處停止腳步

    心中念到“血祖殿”好奇心促使她走了進去

    一步入殿內,殿中央便有一血池,血池並不大,但這里面的血,帶有濃烈鐵蛃藂,黑紅的血液雖然看起來令人作嘔,可在池中很是平靜。

    在血池中央有一博古架,四個角還被鐵鏈拴起來,可奇怪的是這博古架上空空如也,不知曾經放過何物

    零露剛走兩步,四周徘徊,血池中的血水突然翻滾,劇烈翻滾似乎都要溢出這血池。

    頓時間,這血祖殿開始搖晃,零露根本無法站穩,無奈之舉便騰空而起置于半空,起身剛置于半空,不知從何處飛出一支箭,箭頭及箭身都為黝黑,連羽毛也是黑色的,這箭速度極快,零露根本無法躲避,直逼零露額間

    一瞬間,零露置于空中緊閉雙眼,等待自己的死期,箭瞬間停止在零露額間,零露慢慢睜開眼楮,一頭冷汗,順著額頭滑落。

     當一聲,箭落與地面,零露也太過緊張也或許這箭氣太過強烈,零露從空中掉了下來,摔在地面上,臉色蒼白,面無血色。

    “來,這個吃點,還有這個”緝熙給翼遙夾著菜道

    “好了,哥”翼遙道,但心中還是美滋滋

    “哥你親手做這些菜,多辛苦,你也多吃點”翼遙將夾了一筷子的菜送進兄長碗中

    “啊”緝熙突然捂緊胸口,心中道“何人能闖進血祖殿”

    “怎麼了哥,是何處不適”翼遙看著緝熙面色蒼白道

    緝熙搖頭道“無事,你先用膳,我片刻回來”說完便放下手中的箸,起身就離開

    身後還跟著侍衛孤卿

    一路火速趕往血祖殿,一進殿便看見倒在地上的零露,心口更是擰的疼。

    快走兩步一把扶起零露道“零露,你可還好”

    零露拖著虛弱的聲音道“你這魔界可處處是陷阱啊”

    說完便暈了過去

    緝熙看著零露暈過去,使勁搖晃道“零露零露”

    試圖將其喚醒,最終打橫抱起,沖出血祖殿,一路去往客殿。

    “孤卿,速去請降甦”緝熙將零露安置在塌上道

    “是”孤卿一拱手,迅速出了殿

    降甦乃魔界巫醫,雖身在魔界,但從未有害人之心,與聖君緝熙年紀相仿,且只听命于緝熙一人,在魔界無人敢不敬這位巫醫。

    降甦常年呆在自己的錦甦殿,沒有緝熙旨意便一步也不會邁出。

    性格孤冷,只與緝熙促膝談心,此人雖年紀尚輕,但醫術過人。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亭書淺墨黛畫生花 | 亭書淺墨黛畫生花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