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玄幻魔法 亭書淺墨黛畫生花 第四十八章:清和醉酒失態 二

第四十八章:清和醉酒失態 二

小說︰亭書淺墨黛畫生花| 作者︰白暮杉| 類別︰玄幻魔法



    誰知,楚寧剛一說完,一唇便蓋在他的臉上,楚寧驚愕失色,準備用手摸摸臉。

    無羨上神放開楚寧道“不能擦掉呦”

    原來這一e

    ,楚寧臉頰處留下了唇脂的印記。

    無羨上神恍惚看著這唇印開懷大笑,手握酒壺灌向自己。

    楚寧見狀,步伐匆匆,驚魂未定,一到殿內便拱手道“冬小主,你你且前去看看我們殿下”

    “怎麼了”冬榮看著一臉驚慌失措的楚寧問道

    還未等楚寧說話,冬榮已起身出了殿。

    步伐緊促,冬榮心中道“看著楚寧的樣子,清和定是有事”皺起眉頭,臉上的擔憂盡顯

    一進閨殿,看著自己的閨殿亂七八糟,凌亂不堪,都無下腳之地,頓時怒火沖天

    走兩步,便听見“啊”的一聲慘叫,冬榮被嚇了一跳,只見無羨上神從衣襟堆中鑽出來,雙眼迷離,看著被踩的手背,還吹了吹,這鮮紅的嘴唇

    看到冬榮前來,臉上的笑容實在勾人,起來道“冬大人何時來的”

    冬榮厲聲道“你中何妖邪了”

    無羨上神見狀便拉著冬榮道“恩怎能如此說我”

    “趕緊趕緊給我換掉”冬榮扯著無羨上神身上的衣襟道

    “你這是作甚冬大人,你何時如此粗魯”無羨上神一邊捂著衣襟,一邊嬌嗔滿面

    “你信不信我一掌劈死你”冬榮抬起手咬牙切齒道

    現在的無羨上神可不怕死,看著冬榮,空氣靜止,冬榮抬起的手也如同被施了法一樣控制在半空。

    無羨上神緊逼一步,冬榮後退一步,無羨上神又緊逼一步,冬榮又後退一步

    冬榮終于緊張的開了口道“你要干什麼”

    無羨上神心跳加速,看著冬榮眼神迷離

    突然,一伸手捧著冬榮的臉就是一個深e

    ,冬榮被突如其來的e

    驚了一身冷汗,然而已經晚了,嘴角的紅色印記著實明顯。

    “葵七”冬榮大聲喊道

    “小姐,小姐”葵七提著衣襟從殿外跑進來

    看著這一幕趕緊別過頭,眼中透露著羞澀

    “去端盆水,越涼越好”冬榮道

    “馬上,小姐”說完葵七便要跑了出去

    不一會,葵七端著一盆水遞給冬榮,冬榮看著正沉浸在自己美貌的無羨上神,可沒有絲毫留情,一盆水潑了上去。

    “啊”無羨上神看著冬榮失聲喊道

    冬榮將盆一扔厲聲道“可是清醒了”

    無羨上神一抹水漬,臉上的胭脂水粉花的更是慘不忍睹

    誰知無羨上神起身,看著冬榮道“你竟喜歡這種調調”

    冬榮頓時垂頭喪氣,拳頭一攥緊,聚集法力,上去就是一掌,無羨上神便暈了過去

    “楚寧”冬榮喊道

    楚寧進入殿內拱手,冬榮道“把他扶至塌上”

    楚寧一拱手,便將無羨上神扶到塌上,體格入微還不忘蓋上被子

    冬榮看向楚寧道“他為何如此”

    楚寧低著頭道“不知”

    冬榮再看了一眼楚寧道“若你不想出這煉獄界,就什麼都別說”

    楚寧心中一震張嘴就道“殿下怕冬小主閉關以後,些許時日不能見到冬小主,便將迷魂散倒入酒中,誰知這迷魂散竟是這種作用”

    冬榮道“胡鬧剩下的迷魂散呢”

    楚寧膽怯的從腰間抽出一琉璃瓶道“所剩無幾,殿下怕計量不夠,便全倒進去了”

    冬榮躲過琉璃瓶,遞給葵七道“看看,這究竟是何物”

    葵七接過琉璃瓶,雖說葵七是一貼身侍女,可從小便跟著冬榮,冬榮教她識字,葵七也勤奮好學,偶爾翻翻醫書,不是極為罕見的藥材,她都略懂一二。

    葵七將藥瓶打開,倒立,抖動著瓶身,僅剩少量粉末,葵七送到鼻前聞了聞道“小姐,此藥的確是迷魂散,但只能用水送服,若放入酒中便會變成迷情散”

    “迷情散怎麼會”楚寧驚訝的問道

    冬榮道“怎麼不會,此番景象還不夠明顯嗎”

    楚寧心中道“完了完了這下算完了”

    葵七再一旁懟了一下楚寧,楚寧不耐煩的懟回去,葵七見狀立即拽了楚寧一下,楚寧抬頭看著葵七,葵七怒怒嘴,楚寧看向冬榮,立刻明白何意,楚寧拱手道“夜已深,無羨上神今日這幅模樣怕是無法回天界,不知冬小主可否留他一宿”

    冬榮用余光從閣門縫中瞄了一眼,點點頭

    楚寧拱手道“謝冬小主”說完便轉身,葵七見狀便也道“小姐早些歇息,奴婢這就給楚侍衛安排客殿”

    說完便轉身離去

    跟在楚寧身後問道“楚寧,你可覺得你家殿下是否真心待我家小姐”

    楚寧點頭如搗蒜道“殿下絕無二心,殿下對冬小主真心日月可鑒”

    葵七滿意的點點頭

    冬榮推開閨閣的門,雖說這閨閣一片狼藉,但臥塌上躺著一個讓自己正日牽腸掛肚的人。

    雖說今夜這人裝扮夸張,但依舊抹不掉在她心里的位置

    冬榮輕輕落坐塌旁,看著無羨上神輕身道“遇見你,何其有幸,若我白發蒼蒼,容顏遲暮,你會不會,依舊如此,牽我雙手,傾世溫柔”

    冬榮的臥塌無羨上神並非第一次躺,但是這次與往日不同,這一次身側有冬榮。

    冬榮看著身旁的無羨上神,心中竟如此安穩

    清晨,一縷陽光照進冬榮的閨閣中,只听見“啊”的一聲響徹雲霄

    “吵什麼一大早煩不煩”冬榮睡意朦朧,說完便轉了個身打算繼續睡,突然覺得何處不對,便睜開眼楮,一骨碌坐起來,看著一臉震驚的無羨上神

    “我怎麼會在你的臥塌上”無羨上神問道

    “你問我你為何不問問你自己”冬榮一臉嫌棄的說道

    無羨上神看著冬榮外衫略有凌亂,來來回回指著道“那那昨晚可發生什麼了”

    冬榮從臥塌下來,走向桌案端起一杯水道“想的美,我不得一掌劈死你啊”

    說完,無羨上神也下了臥塌,全然未發覺自己現在還身著女子衣襟,走向冬榮道“那就好,那就好”對著閨殿外喊一聲“楚寧”

    楚寧在閨閣外道“臣在”

    冬榮見狀,整理整理自己的外衫,楚寧便推閨閣門而入

    無羨上神一眼便看見楚寧臉上的口脂印記,指著問道“你昨夜可是去哪里鬼混了”

    現在的無羨上神對昨晚發生的一切都全然不知,還總認為自己飲了迷魂散就昏睡過去,身體甚是乏累,也便認為是迷魂散藥效未完全消解所致

    楚寧一拱手道“臣並未鬼混”

    “那那那你這是從何而來”無羨上神又指著口脂問道

    楚寧一臉尷尬道“是是殿下所為”

    “我竟敢口出誑語”無羨上神厲聲道

    “臣不敢”楚寧趕忙拱手道

    一旁的冬榮終究是忍不住,低頭笑出了聲

    “你笑什麼”無羨上神頂著夸張的妝容問道

    冬榮搖搖頭“沒沒什麼”

    無羨上神被冬榮一笑,竟有些心虛,站起來走向銅鏡,銅鏡呈出來的畫像,也把自己嚇了一跳 緊退幾步

    無羨上神看著楚寧道“怎麼回事”

    楚寧支支吾吾半天說不出來,無羨上神看著楚寧,手指顫抖道“為何不擦掉這印記”

    楚寧道“殿下有令,臣不敢擦啊”

    “擦,擦擦擦火速給我擦掉”無羨上神話一出,楚寧趕緊抬起手臂,往臉上蹭

    “哈哈”冬榮忍不住開懷大笑道“無羨妹妹你這妝容如此精致,看到自己如此美貌,心中可還歡喜”

    無羨上神氣的臉色通紅道“更衣,更衣”

    “是殿下”楚寧出了閨閣,火速準備衣物

    “無羨妹妹”冬榮喊道

    無羨上神一回頭,尷尬的咧著嘴道“冬大人心中歡喜就好”

    片刻後

    無羨上神走出冬榮的閨閣,一襲淡紫色上好絲綢繡著雅致竹葉花紋的雪白滾邊,頭上的羊脂玉發簪交相輝映。巧妙的烘托出無羨上神非凡的身影,標志性的壞笑又掛在嘴邊。

    “呦不作妖了”冬榮看著無羨上神如此英俊瀟灑,魂早已被勾走,心中甚是歡喜,但還是不由自主的想調侃他兩句

    “嘶”無羨上神發出不滿的情緒,緊皺眉頭道“可否將此事忘掉”

    冬榮死死咬住嘴唇,生怕自己再笑出來,一臉無辜的看著無羨上神,拼命點頭。

    無羨上神對冬榮一臉嚴肅道“昨夜之事可是辛苦你了”

    冬榮不作聲,無羨上神又道“今日陽光明媚,不知道冬大人可否與臣一同前往渡川河”

    “去渡川有何事”冬榮問道

    “欣賞美景”無羨上神道

    “哪有何好欣賞的”冬榮嘀咕道

    還未等冬榮說完,無羨上神一把握住冬榮的手便拽著前往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亭書淺墨黛畫生花 | 亭書淺墨黛畫生花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