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玄幻魔法 亭書淺墨黛畫生花 第四十六章︰月下吟丟失

第四十六章︰月下吟丟失

小說︰亭書淺墨黛畫生花| 作者︰白暮杉| 類別︰玄幻魔法



    “近日我便要回北涼城了!”啟恩放下手中的酒杯說道

    月上仙君點點頭道“何時再來?”

    啟恩搖搖頭

    二人或許 許久未見,也或許各懷心事,喝完零露給的幾壇寒白,便有些推杯換盞。

    亦承等這一刻太久了

    雖說啟恩現在有些醉酒,可亦承依舊不是他的對手。

    亦承心急如焚,正在此時,亦承看到姻緣閣外開的正艷的滴水觀音,雖說此時已亥時,但亦承還是一眼看到了滴水觀音,此物具有催眠之效。

    亦承趕忙拔了幾株,用法力將其化為粉塵,一伸手,用法力將其推動,二人隨著呼吸,便吸入其粉塵。

    雖然此方法有小人之舉,可實屬無奈。

    不到半柱香,二人便昏昏欲睡

    亦承輕身一躍,便穩落,此時的啟恩和月上仙君已經酣然入夢。

    亦承看著啟恩中指的月下吟,便顧不了那麼多,伸手便要去摘月下吟,可亦承萬萬沒想到,此物件有防範之意,亦承剛踫到,此物件便發出一道攻擊力,震的亦承手臂直麻,雖說這道攻擊力還不足傷人,可此物件有如此靈性,實屬難得。

    亦承見狀,便伸手,手掌心聚力法力,將月下吟用法力摘下,緊握在手中。

    轉身離開,直奔雲清閣

    亦承走了沒多久,姻緣閣外便傳來一陣聲音“叔父”

    “叔父”

    “叔父”

    “”

    無羨上神一進殿內,便看到啟恩和月上仙君。

    “嘖嘖嘖兩個老頭竟躲起來喝酒,竟還喝的如此酩酊大醉,也不帶我一起,不像話呀,不像話”無羨上神說著便搖搖頭

    一聲嘆息道“前來找叔父有一要事向商,此番看來,是商議不了了”

    一轉身剛要走,便看到啟恩廣袖中露出的迷魂散。

    無羨上神一好奇心中道“此是何物?”

    從廣袖中拿出迷魂散,舉起來,這琉璃瓶在夜中更為耀眼。

    無羨上神嘴角壞笑上揚,一握緊,雙手背于身後,出了姻緣閣。

    “殿下!”亦承拱手道

    天雖已到深夜,可雲清閣跳動的燭光,將殿閣照的通亮。

    溫羽上神未抬頭,用一只手撐著頭,閉目養神。

    亦承又道“東西已到手…”

    溫羽上神睜開眼楮,看著亦承手心中的月下吟,拿過來,透過燭光看了一番道“可知是何物?”

    “臣已經查過,此物是啟恩摯友松嵐的遺物”亦承道

    溫羽上神看向亦承,眼神中透露著驚訝道“月下吟?”

    “正是!”亦承道

    “此物可有變幻之術,法力強大,當年松嵐仙逝,不止一人去尋過此物,可從未有人見過這月下吟的真實面目,便認為此物隨松嵐仙逝已然消解!”溫羽上神道看著月下吟道

    亦承並未接話,一拱手退出殿外。

    溫羽上神摩挲著月下吟,一緊皺眉頭,情緒千絲萬縷。

    一手背于身後,頭微微揚起,一聲嘆息

    除了溫羽上神的情緒萬縷,還有一人在碧霄閣中輾轉反側,難以入眠。

    “殿下,你可是有何處不適?”一側的楚寧問道

    “啊心口不適,你可有緩解之法?”無羨上神一臉不屑的看著楚寧

    “臣沒有!”楚寧拱手道

    “沒有你問我作甚!”無羨上神道

    片刻後,無羨上神看著楚寧又問道“你說女子的心思為何如此難猜?”

    楚寧思考片刻道“自古以來,唯有女子與小人難養也”

    無羨上神先是一點頭,發現此話不妥,便說道“誰女子?誰女子冬榮冬大人何時是女子了?就算是女兒身,誰說女子不如男”說著便嘴角微微上揚,標準的壞笑又溢滿全臉

    說著便用余光看到桌案上的迷魂散,拿起琉璃瓶道“將此物拿給華椿仙,問問此物有何功效!”

    “現在?”楚寧接過琉璃瓶,看著夜闌人靜問道

    “啊不然何時呀?”無羨上神問道

    楚寧看著天,無羨上神頓時明白道“去吧,華椿仙定不會安寢,他煉藥需聚集天地之靈氣”

    楚寧點點頭,剛要轉身

    無羨上神便又叫住楚寧“等一下,回來回來”

    楚寧回身,無羨上神從楚寧手中拿過琉璃瓶道“伸手!”

    楚寧伸出手,一臉茫然,只見無羨上神將琉璃瓶蓋拔開,瓶身傾斜,將些許粉末倒入楚寧手中道“去吧…”

    楚寧一臉不解,看著手掌中的粉末道“殿下,這是為何?”

    “華椿仙看著老老實實,實則心眼多著呢,若這真是何好東西,那老頭子定不會歸還,老頭子,壞的很”無羨上神說道

    楚寧一聲嘆息,無奈看著掌心中的粉末道“那殿下我去了”

    楚寧剛走,無羨上神喊道“嘿…楚寧,你何意?可是覺得有我這麼一個主子,深感委屈?”

    只見楚寧已經沒了蹤影嘴里嘟囔道“一侍衛現在都敢如此欺負我…”

    楚寧一路前往,臨近殿外,看著華椿仙的殿內燈火通明,心中道“殿下說的果真沒錯!”

    進入殿內,楚寧一拱手道“華椿仙!”

    華椿仙被深夜前來的楚寧嚇了一跳道“啊是楚侍衛,深夜前來,可是三殿有何緊急之事?”

    楚寧道“此番前來,是殿下對一物不明,還有勞華椿仙!”

    “小仙樂意效勞”華椿仙拱手道

    楚寧從腰間拿出一素箋,華椿仙接過素箋打開,看著里面的粉末,用手指搓了搓,又聞了聞道“啊,此物是迷魂散”

    華椿仙話還未說完,楚寧道“迷魂散呀,並非何罕見之物!”說完迅速一拱手便轉身離開了

    華椿仙心中的話還未說完,只見楚寧已經到了殿外,華椿仙著急道“楚侍衛,小仙話還未說完,楚侍衛…此藥物不能與酒同飲…”

    華椿仙一轉身搖搖頭道“與他主子竟如此像”

    華椿仙心中道“不能與酒同飲?莫非是…”轉身走向殿內,在藥架上尋找著自己的那瓶迷魂香,果真未尋找到。

    華椿仙看著手中的藥粉心里道“三殿為何有老夫的迷魂香?”再一想“反正無用處”

    楚寧回到殿內,發現無羨上神正在飲酒。

    “殿下,你為何還未就寢?”楚寧拱手問道

    “毫無睡意啊!”無羨上神手握酒杯道

    “殿下可是得了相思之苦?”楚寧調侃道

    無羨上神不滿的從牙縫中擠出一字‘嘶’道“華椿仙如何說?”

    楚寧道“華椿仙說,此物只是普通的迷魂散”

    無羨上神一听,一拍大腿道“哎…天不助我也,都未有安神助眠之效呀!”

    “臣已給殿下備好安神香,殿下現可更衣就寢”楚寧拱手道

    無羨上神一臉滿足指著楚寧道“懂事!懂事”

    說完便轉身走向自己的寢殿。

    清晨,當第一縷晨光射穿薄霧,天界便又迎來了一個溫馨的晨,此時,天界的一切都籠罩在柔和的晨光中,柳樹低垂著頭,柔順的接受著晨光地淋浴。清晨的陽光是寧靜淡雅的,沒有那種喧鬧氣息,讓人感到心平氣和、心曠神怡。

    “可見到恩叔了嗎?”零露看著凌淵閣的小廝問道

    小廝停下手中的活拱手道“零露仙子,啟主正在正殿與殿下敘話!”

    零露點點頭,便朝著正殿而去。

    “恩叔,為何不多留幾日?”零露在殿外听到白真上神說的話

    “老夫已叨擾多日!”啟恩道

    零露一步邁入正殿道“恩叔可是要回北涼城?”

    “你來的正好,小機靈鬼!”啟恩看著零露道

    “何時回去?”零露問道

    “今日便回,你也要隨我一起回北涼城!”啟恩道

    “這是為何?”白真上神心中一震,著急問道

    “白真上神有所不知,這孩子調皮搗蛋,已惹得天後不悅,再給殿下增添幾分煩惱,老夫就更是愧疚!”啟恩道

    白真上神一臉失落。

    啟恩對零露道“你離開北涼城多日,你義父甚是擔憂,你也極為不懂事”

    零露嘟囔著嘴,點點頭。

    “那老夫告辭了”啟恩道

    啟恩看著零露,零露拽著自己的衣襟隨之轉身要離開正殿。

    白真上神欲言又止。

    “楚寧!”無羨上神在殿內喊道

    只听見一聲急促的腳步聲,楚寧拱手道“殿下!”

    “那個…那個隨我那個”無羨上神咳嗽兩聲

    “殿下可是要去煉獄界?”楚寧一眼看穿無羨上神的心思,直截了當說道

    “咳咳…恩…”無羨上神掩飾住自己的尷尬道

    二人一同離開碧霄閣,前往煉獄界。

    “恩叔!”零露與啟恩踱步走向南天門

    “何事呀?”啟恩雙手俯于身後問道

    “恩…若此番回北涼城,義父怪罪,恩叔可否護我一條小命?”零露委屈巴巴的說道

    “不護!你越發放肆,竟敢偷跑出晶滴結界,你可知我與你義父整日擔驚受怕?”啟恩道

    “知道,知道…這次是我任性,一次,這是最後一次!”零露豎起食指,心急火燎道

    “恩叔”見啟恩未說話,零露撒嬌的喊著

    “好好好,最後一次,以後不可再如此任性!”啟恩道。

    零露對著啟恩點點頭,眉笑顏開,啟恩看著零露也樂以忘憂。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亭書淺墨黛畫生花 | 亭書淺墨黛畫生花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