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玄幻魔法 亭書淺墨黛畫生花 第四十五章︰啟恩暴露

第四十五章︰啟恩暴露

小說︰亭書淺墨黛畫生花| 作者︰白暮杉| 類別︰玄幻魔法



    “只怕那人不懂吧…”啟恩雙手俯于身後道

    啟恩轉身離去,身後的白真上神拱手時揖。

    啟恩深知自己無法撐到一柱香的時間,月下吟的法力便會消散。

    啟恩一直踱步,想著白真上神剛才的一番話,抬頭一看,自己竟不知不覺來到了雲清閣。

    “這雲清閣竟如此偏僻冷清。”啟恩心中道

    啟恩剛要轉身,溫羽上神便從正殿出來,看著啟恩的背影道了一句“父帝!”

    啟恩轉身看著溫羽上神,溫羽上神走近道“父帝來到兒臣殿閣,為何不進來?”

    啟恩看著雲清閣心中道“既然如此,不如試探一下他對露兒的心思!”

    啟恩看著溫羽上神點點頭,挪步正殿。

    雲清閣的小廝看著天帝的到來甚是驚訝,紛紛跪拜道“參見天帝”

    “參見天帝”

    “參見天帝”

    “”

    亦承也被天帝的到來嚇了一跳,一拱手時揖道“參見天帝”

    啟恩邁入正殿,亦承已端來茶,溫羽上神道“兒臣殿閣布衣蔬食,這粗茶與父帝平時飲的天差地別,還望父帝見諒…”

    啟恩一听道“無妨!”

    說著便端起茶杯飲了一口。

    溫羽上神將這一切看在眼里。

    啟恩道“平日不忙公務時,你都做些何事?”

    溫羽上神道“回父帝,雲清閣平日瑣事繁多,不忙的時日甚少!”

    “對了,北涼王義女與你可是兩情相悅?”啟恩問道

    溫羽上神搖搖頭道“並非,是兒臣對她有意!”說著便低下頭,眼中掠過一絲擔憂

    “北涼王義女何意?”啟恩問道

    “未曾表明心意!”溫羽上神抿了抿嘴道

    “若她一直如此,你該當如何?”啟恩問道

    空氣靜止,溫羽上神抬起頭看著啟恩道“人的一生,心就一顆,真心就一個,既入了心,牽掛一生又何妨?”

    啟恩看著溫羽上神點點頭道“好,好啊”

    起身便朝著殿外離去,溫羽上神拱手時揖。

    啟恩剛邁出殿外沒多久,溫羽上神便緊跟著出去了,亦承緊跟其後。

    一路緊隨其後,啟恩終于在一偏僻的涼亭處止步,停留片刻,俯于身後的雙手緩緩抬起,一股真氣注入,啟恩一伸手,月下吟從空中而下,不偏不倚的正好戴在啟恩的中指上,法力消散,天帝的樣貌消失。

    躲一側的溫羽上神將一切收入眼底,亦承更是被這一幕看的目瞪口呆。

    強制性使用月下吟,損耗千年修為,啟恩捂著xio

    g口咳嗽兩聲,手背于身後,踱步離開。

    啟恩一離開,亦承便一臉驚訝的看著溫羽上神,溫羽上神搖搖頭,一路步入雲清閣。

    一回到雲清閣,溫羽上神看著桌案上啟恩飲過茶吩咐亦承道“查他剛使用的物件為何物?何目的?”

    亦承拱手道“是!”剛準備離開便多嘴問了一句“殿下如何看出破綻的?”

    溫羽上神嘴角微微上揚道“當日在 天谷時,我心中便就懷疑,今日我便故意讓你準備一杯黍離,且用滾燙之水!”

    溫羽上神落座整理衣襟又道“父帝從不飲黍離,且飲茶也從不用滾燙之水!”

    亦承又道“那若…真的是天帝,今日恐是會大發雷霆…”

    溫羽上神深吸一口氣道“不會!父帝從未來過這雲清閣!”眼中掠過一絲失落和傷感,怕被看穿便低著頭,頓了頓道“就算真的是父帝,他也定不會大發雷霆,我常年將養北涼城,對于他的喜好,我一概不知!”

    亦承看著溫羽上神盡顯心疼自己的主子道“殿下這幾百萬年來便就一直如此默默關心天帝,從不言語,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殿下你只字不提,天帝更是不知情啊…”

    溫羽上神抬頭嘆一口道“提了又如何?對他乞哀告憐?”

    溫羽上神搖搖頭,低頭嘴角微微上彎,眼中溢出了無奈。

    “殿下從不爭不搶,也都處處遷讓二殿和三殿,就連現在的零露仙子也得讓著”亦承的聲音越來越低

    但還是可以听出語氣里的憤憤不平。

    溫羽上神擺擺手,示意亦承退下,亦承拱手出了殿。

    溫羽上神一緊皺,心中道“而今之後,便什麼都不會讓著。”

    “鯉魚,鯉魚”零露端著一盤點心直奔正殿

    白真上神手握竹簡,無心理她。

    多日來,白真上神早已習慣零露這活潑俏皮的性格,正日吵吵鬧鬧。

    “來來來,嘗嘗我做的點心!”零露落坐于白真上神對面

    白真上神未抬起頭,也未放下手中竹簡,近日這些事情太多太多,不是做點心,便是沏茶,最終目的都是想騙些靈珠。

    “殿下,殿下你若不嘗,我便要喂你了!”零露放大聲音喊著

    白真上神被零露著大喊大叫的聲音震的腦仁生疼,但還是一臉冷漠道“閉嘴!”

    零露見狀並未妥協,拿起一點心便往白真上神嘴里塞,白真上神未曾料到,便被蹭了一嘴邊的點心。

    零露見狀問道“可好吃?味道如何?”

    白真上神大怒,竹簡便摔到桌案上道“可否消停片刻!”

    說完便要起身離開,零露見狀,一把抱住白真上神大腿,誰知白真上神一個踉蹌,二人同時倒地。

    零露整個人撲倒白真上神身上,兩張臉之間的距離越來越近,白真上神呼吸急促,呼吸困難。

    終于白真上神開口了。

    白真上神道“下去!”

    零露道“不下!”

    白真上神的心跳聲如此清晰,再重復一遍“下去!”

    零露也重復道“不下!!!”

    白真上神道“當真不下?”

    零露猛點頭,一雙無辜的眼楮盯著白真上神道“若你肯給我一顆五百年靈珠的話,我可考慮饒你一次!”

    白真上神道“做夢!”

    陌塵一進殿,剛要拱手時揖便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

    “殿殿下”陌塵不知所措,無處安放的手,趕緊退出殿外。

    白真上神見狀,深吸一口氣,忍住怒火道“給你一千年靈珠,速速下去!”

    零露一听喜出望外道“好 好 早說嘛!”

    翻身而起,一屁 股坐在地上便攤開手道“拿來!”

    白真上神起身,攤開手掌,將一千年靈珠給她。

    “哇”零露拿起靈珠,用手搓搓,兩酒窩都能顯出她的歡喜

    “可還有他事?”白真上神落坐整理衣襟問道,手中又拿起竹筒,這次拿起竹筒是在掩飾內心深處的緊張

    零露見狀便一臉不滿,撇著嘴出了殿。

    零露剛出殿,白真上神便放下手中的竹簡,深出一口氣,這忍的果真辛苦,頭上的細汗滲出都是晶瑩剔透。

    “哎哎哎小機靈鬼!”零露剛出殿迎面撞上來了啟恩

    “恩叔!”零露趕緊將靈珠藏于身後

    啟恩可都看在眼里,但他並不想揭穿零露。

    “何事啊?恩叔”零露問道

    “嘖嘖嘖,天界呆出毛病了,無事便不能找你了?”啟恩一臉嫌棄道

    “不是”零露撓著頭尷尬道

    “好,不逗你了,快將你的寒白給我幾壇!”啟恩道

    “你要喝酒?”一听酒的字眼,零露可從始至終眼楮都放著亮光

    “和句易約好一起喝酒,過幾日我就要回北涼城了!”啟恩道

    “和月上仙君喝酒”零露說著便眼楮提溜著轉,誰知道心里又有什麼壞主意

    “不帶你,別想了!”啟恩一眼看破道

    零露一鼓腮幫子道“哦!”

    說著便走向偏殿給啟恩拿酒去了。

    “哎呦…恩恩,怎麼現在才來”月上仙君明顯已經等不及了

    “打住,接下來的話便不要說了”啟恩對月上仙君竟如此了解

    二人落坐,啟恩道“嘗嘗,露兒親手釀的。”

    月上仙君拿起酒杯,抿了一口‘嘶’看這酒杯一臉滿足道“好酒,這是我喝過第二杯好酒!”

    啟恩問道“第一杯從何地喝的?”

    月上仙君道“這第一杯呀!便是寧曦釀的!”

    啟恩搖搖頭看著月上仙君道“為何又提起”

    月上仙君抬頭看著天問道“我與你二人多久未一曾喝酒了?”

    啟恩嘆一口氣道“已經記不清了!”

    月上仙君感嘆道“果真這光陰似箭,咱們呀都老了!”

    啟恩道“是啊!老了戰霖也老了”

    酒一杯一杯的喝著,二人滔滔不絕,傾心吐膽。

    月上仙君道“這些年,你與戰霖當爹又當娘,定是辛苦!”

    “哎為了孩子,虧得露兒乖巧懂事!”啟恩飲一口酒道

    “正是如此,才剛我這賢佷魂牽夢縈”月上仙君道

    啟恩一听道“嘶…我為何覺得你此番變成一說客”

    月上仙君開懷大笑道“我這是兢兢業業”說著便指著自己身上的衣襟

    “見誰都送同心結”啟恩道

    “喝酒喝酒你這個人幾百萬來就是這個德性”月上仙君道

    “如何?與我成為摯友可是後悔?”啟恩問道

    “我之幸,我之幸啊”月上仙君舉起酒杯

    二人踫杯,發出清脆的聲音,開懷暢飲。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亭書淺墨黛畫生花 | 亭書淺墨黛畫生花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