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玄幻魔法 亭書淺墨黛畫生花 第四十四章︰啟恩接近天後

第四十四章︰啟恩接近天後

小說︰亭書淺墨黛畫生花| 作者︰白暮杉| 類別︰玄幻魔法



    “天後!”一回到殿閣,啟恩拱手道,雖說現已是元袖的模樣,但在天後面前,還是生怕被看出破綻。

    不過,啟恩經年累月,久經沙場,就算內心再忐忑不安,臉上依舊風平浪靜。

    “如何?”天後問道,這一問啟恩不知所措了

    啟恩靈機一動道“那小丫頭片子果真是蠻不講理,橫行霸道!”

    天後道“哦?如何橫行霸道了?”

    啟恩道“在 天谷時,殿下對她體貼入微”

    天後緊握拳頭道“賤 人!”頓了頓又道“所以,你未試到她的身手?”

    啟恩拱手道“臣無能!”

    天後擺擺手道“罷了現如今,當務之急先要查清楚這個小丫頭片子的身世,是否和寧曦真的有關…”

    啟恩拱手道“是!”

    啟恩猶豫片刻,旁敲側擊道“若要查清楚寧曦之事,必定要暗中進行!”

    天後一回身道“你怕什麼?”

    啟恩只是拱手,未接此話。

    “我還怕了他滄溟不成?”天後咬牙切齒道

    啟恩見狀,便繼續追問道“天帝真龍天子,九五至尊與那寧曦定不會有何瓜葛”

    天後攥緊拳頭,深吸一口氣,百米開外都可聞見一股醋味道“他對寧曦一往而深,可惜那賤 婦正眼都不瞧他一眼,就算是九五至尊又如何,連一女人都搞不定,若不是我替他斬了心思,誰知這會他為了那把賤 骨頭作出何等出格之事!”

    啟恩壓制住心中的怒火拱手道“天後說的是!若不是有你,天帝此番恐不能一心專注朝政!”

    “就算他滄溟知道是我將鳳族滿族屠殺,又能怎樣?寧曦早已化成一堆白骨!”天後說完大笑道

    啟恩壓制住心中的怒火,攥緊的拳頭深深的嵌入肉中

    天後道“繼續查,鳳族余孽一個也不得放過!”

    啟恩拱手道“是!”

    便退出殿內。

    背影中都可看出啟恩心中的怒火,這背影走出很遠,時辰便到了,月下吟法力消散,啟恩雙手俯于身後,一路前往凌淵閣。

    雲清閣的溫羽上神手握茶杯,思緒萬千。

    看著身側的亦承道“亦承,你可否覺得元袖在 天谷的舉動有些許怪異?”

    “殿下說的可是那句露兒?”亦承道

    “元袖可與零露仙子熟悉?”溫羽上神問道

    “並非熟悉,且因為天後的原因,二人勢同水火!”亦承道

    溫羽上神點點頭。

    “露兒,露兒”啟恩剛邁入凌淵閣便喊著零露

    零露從偏殿出來看著火急火燎的啟恩道“恩叔,怎麼了?”

    “哎呦呦,听說在 天谷受傷了?傷哪兒了?讓恩叔看看…”啟恩說著便尋找著零露身上的傷

    “恩叔,已無大礙,也未受傷!”零露伸著手臂告知啟恩

    然後放下手臂問道“我還沒問你呢,恩叔,在 天谷,你去了何地?”

    “哎呀,年紀大了,喜歡清靜,幾個余孽而已,有幾位殿下便可!”啟恩擺擺手道

    頓了頓道“你無事便好,你個小機靈鬼就喜歡湊熱鬧”

    微風拂過, 天谷一片平靜,似乎未曾發生過魔界余孽之事。

    元袖再醒來,扭扭脖子,這一掌被打脖子酸痛,眼前還一片眇眇忽忽。

    腦海中回想著自己被打暈前的畫面

    周身一轉,元袖隨著光幕消失,這縷光幕直沖雲霄,正方向便是天界。

    “天後!”元袖一進殿內便拱手道

    “恩?還有何事?”天後看著元袖道

    “天後我可有來過?”元袖問道

    天後看著元袖道“你不剛剛才離開?”

    元袖驚慌失措道“天後,我剛從 天谷回來,並未來過內殿!”

    天後一听心中‘咯 ’一下起身道“你說什麼?”

    元袖拱手道“此番前去 天谷,臣被啟恩打暈”

    元袖話還未說完,天後猛的一轉頭,緊皺的眉頭道“啟恩?”

    元袖拱手道“是!”

    天後看著元袖,元袖一拱手將事情從頭到尾講述了一遍。

    天後听後道“可知他為何打暈你?”

    元袖搖頭道“不知!”

    天後心中道“剛所來之人究竟是誰?究竟有何目的?”

    轉頭看向元袖道“近日盯緊啟恩,若有風吹草動,及時來報!”

    元袖拱手道“是, 天谷之事”

    天後一擺手道“往後做事謹慎些便好!”

    元袖拱手道“謝天後!”

    元袖心中眼里閃著一股無法遏制的怒火。

    啟恩落坐客殿,手掌心的月下吟被緊握。

    腦海中還閃過天後說的話“我將鳳族滿族屠殺”

    “就算他滄溟知道了又如何?”

    “寧曦早已化成了一堆白骨”

    “”

    一句一字刻進了啟恩心里,啟恩提起右手重重砸在案上,牙齒咬得“格格”作響,好似一頭被激怒的獅子。

    啟恩一起身,踱步在天界。

    只見遠處一個身姿搖曳的身影向前走來,往近一看,恰是一個眉目清秀,正眉眼帶笑的太監,這個太監可不能小看,正是天帝的貼身太監尚爭

    一路而來,身後還跟著幾個小太監,手中還不知端著何物。

    尚爭一身寶石藍繡仙鶴長袍,手拿拂塵,頭戴孔雀毛頂瓖寶石帽,衣著一絲不苟的太監服,腰身自然而然微彎著。交疊于身前的手指正翹著微微的蘭花指,細聲細語道“呦,這不是啟主嗎?您這是要上哪兒去呀?”

    別小瞧這太監,可得天帝信賴,說出的言語可有一定的分量。

    “啊看看這天界的美景,真是不錯呀”啟恩說著便抬頭四處張望

    尚爭低著頭嘴角不自覺的微彎。

    啟恩問道“尚公公這是要去何處?”

    尚爭拱手道“近日陛下公務繁忙,心火旺盛,寢食難安,當奴才的看著心里著急,便前去找了華椿仙,瞧,這湯藥都已經熬好了,緊等著給陛下送去”

    “尚公公真是細致入微啊!”啟恩說道,說著便咳嗽兩聲道“近日來到天界,還真是有些許不適應”

    “哎呦,那啟主可不能馬虎大意啊!”尚爭說道

    啟恩說著便走向小太監的托盤前準備打開盅蓋,尚爭見狀立刻擋在前面道“哎啟主,這可使不得!”

    “哦對對對,失禮了失禮了!”啟恩雙手俯于身後,藏于指縫中的迷魂散正在找合適的機會。

    尚爭一拱手道“啟主,那奴才先告退了。”

    啟恩看著尚爭道“好尚公公好走!”

    尚爭嘴角上揚,微彎腰身,剛走兩步,一小太監一個趔趄差點摔倒,但手中的托盤端的可是相當穩當。

    尚爭一回頭厲聲呵斥道“可當心點,有任何閃失,小心你脖子上的腦袋!”

    小太監被嚇得頭上細汗滲出,手中的盅蓋開出來一條縫隙。

    啟恩用法力將指縫的迷魂散快速推入盅,繼續一句踱步。

    “咳咳”尚爭一進大殿便听到天帝的兩聲咳嗽

    “哎呦,陛下…”尚爭端著托盤走近,看著天帝手中的奏折道

    “陛下公務繁忙,但也要注意龍體呀!”尚爭說著便把藥盅遞給天帝

    天帝放下手中奏折,端起藥盅一飲而盡,未曾停歇又拿起奏折看了起來。

    身在一側的尚爭甚是著急,不到半柱香時間,天帝開始昏昏欲睡,眼前的奏折開始逐漸模糊。

    天帝一伸懶腰道“尚爭啊!”

    尚爭趕忙走近一步,扶起天帝道“奴才在!”

    天帝站起身來道“朕可能是真的累了…”

    尚爭道“奴才這就送陛下回寢宮就寢!”

    尚爭心中竊喜道“華椿仙果真藥到病除!”

    啟恩看著時辰心中道“大抵是已經就寢了!”踱步道“若是此番強制使用月下吟,必定會損耗千年修為,此乃是該用不該用?”

    “事已至此,管不了那麼多了!”啟恩一伸手,只見月下吟置于半空,啟恩一轉身便成了天帝的模樣。

    啟恩伸著手臂打量著這一身龍袍,背後及兩臂繡正龍各一條、方心曲領穿戴展示圖及通天冠,在頜下系結,它集中了各種動物的局部特征、尾如魚尾等等,心中道“龍袍就是龍袍,分量十足!”

    啟恩一路踱步到天界後花園,此地乃召開家宴之地,外人皆不可進入,暫且可在此地捋順思緒,若法力一旦消散,也無人能見。

    啟恩雙手俯于身後,思緒萬千,未曾注意不遠處的白真上神。

    白真上神一手俯于身後,一手落于衣襟前,看著天帝,走近兩步拱手道“父帝!”

    啟恩遲疑片刻突然反應過來,一回身道“啊!白…耀靈啊!”

    白真上神的突然,啟恩還驚魂未定。

    “父帝為何在此處?”白真上神問道

    “近日公務繁忙,通宵達旦,想來這後花園緩解疲勞!”啟恩道

    “為何連尚公公都不伴在父帝左右?”白真問道

    “罷了罷了…他總是喋喋不休!”啟恩道

    白真上神輕點頭。

    啟恩問道“你為何在此?”

    “回父帝,兒臣心中疑惑!”白真上神道

    “何處疑惑?”啟恩看著白真上神問道

    “所謂對的人,遇見了,說她是,是否便真的就是?”白真上神問道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亭書淺墨黛畫生花 | 亭書淺墨黛畫生花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