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玄幻魔法 亭書淺墨黛畫生花 第三十五章︰北涼王得知零露受傷

第三十五章︰北涼王得知零露受傷

小說︰亭書淺墨黛畫生花| 作者︰白暮杉| 類別︰玄幻魔法



    “城主。”一守衛走進殿內時揖

    “何事?”北涼王放下手中的竹簡道

    “有人送來密函!”守衛將密函呈給北涼王,北涼王接過密函打開。

    表情凝聚到一起,臉色鐵青問道“送密函者是何人?”

    守衛道“不知,對方是用法力將密函送進來的。”

    “前去速請啟老,就說有要事商議。”北涼王道

    “是!”守衛拱手退下

    北涼王緊握密函,表情凝聚緊張,手中的密函都開始顫抖。

    “哎呀,干什麼呀,作甚呀,我的雀兒還沒喂完呢,急急匆匆的干什麼,多大人了,能不能穩重點…”啟恩從殿外走近,還呵壁問天,看著走的匆忙,手中還拿著喂鳥器,一進殿便一臉不滿。

    一進殿便不耐煩道“何事呀?”

    北涼王看著啟恩道“你看看!”便把手中的密函遞給啟恩。

    啟恩看著密函一個惱火道“花瑤打了露兒?反了她了,這個臭娘們”說著便把喂鳥器摔到茶桌上,還發出‘ 當’一聲清脆悅耳的聲音。

    北涼王看著啟恩一臉無奈道“你小聲點!”

    啟恩火冒三丈道“怎麼小聲,把我的機靈鬼都打了,讓我如何小聲,從小到大我未曾舍得動她一根頭發!”

    北涼王一聲嘆息“哎!”

    “這北涼城就是因為你才亦是如此,露兒也算是咱兩的心頭肉,你竟如此一點也不著急?懦夫!”啟恩戟指怒目

    看著北涼王無動于衷,啟恩道“好好好好!戰霖,我現在就去天界,和花瑤拼我這條老命!”

    剛要轉身,誰知北涼王道“去往天界見機行事,不可莽撞!”

    畫風突變,啟恩先是一愣,轉過身道尷尬的笑道“不是咱兩先坐下,來來來,事情或許並非咱們想的如此一發不可收拾,你說說都是你平日里總慣著她,現在可好了,闖禍了吧?不過啊…這次她受點教訓,挫挫她的銳氣,也算是啊…吃一塹長一智。”說著說著還一臉嚴肅。

    啟恩還拿起手邊的茶杯,喝起了茶,北涼王看著啟恩嘆息一聲“哎!”心中道“究竟誰慣她,誰心里知道!”

    啟恩放下茶杯看著北涼王道“何人送的密函?”表情相當嚴肅

    “尚且不知!”北涼王道

    “密函上就這一句話,令愛在天界被天後誤傷?”啟恩問道

    北涼王點點頭,看著密函,眼中的擔憂都快溢滿眼眶。

    “此番說來,此密函應是從天界而來!”啟恩說道

    北涼王一看密函道“莫非是”

    二人異口同聲道“白真上神?”

    “白真上神?”

    啟恩又提起疑問“那他為何不說所為何事?”

    “這正是我擔心之處!”北涼王道

    “如此說來,這天界我還是非要去這一趟不可了”啟恩道

    “切記不可莽撞!”北涼王道

    “知道了,此番前去不知幾日能歸,記得把我的雀兒喂好,定不可有任何閃失!”啟恩說著便把喂鳥器遞給北涼王。

    啟恩轉身離去,北涼王看著手中的喂鳥器嘆息一聲“哎…”

    “可送到北涼城了?”溫羽上神手中的毛筆還未放下,溫羽上神筆迅捷,用筆有力,發力沉重,一筆而下,觀之若脫韁駿馬騰空而來絕塵而去;又如蛟龍飛天流轉騰挪,來自空無,又歸于虛曠,這近乎癲狂的原始的生命力的沖動中包孕了天地乾坤的靈氣。

    亦承拱手道“北涼城幾百萬年來被北涼王用結界護在其中,密函已用法力送入其中!”

    “送到便好!”溫羽上神道

    “對了,去查一下母妃的侍女名冊以及供給物件!”溫羽上神停下手中的筆道

    “殿下的意思是所有?徹查?”亦承問道

    “沒錯!”溫羽上神道

    “是!”亦承拱手退出殿外

    “天後!”元袖一身黑衣,行事作風可一點也不像一女子,進了大殿拱手道

    “恩!”天後落坐椅塌上哼出了一個字。

    “寧曦當年離開上古世紀時,已有身孕,鳳族被滅族之時,無一生還,天後可是多慮了?”元袖拱手道

    “可有查到她何時出生?”天後問道

    元袖道“零露是長贏出生!”

    天後攥緊拳頭道“不可能,若真是寧曦之女,算時日應是元序出生。”

    天後咬牙切齒道“繼續查!”

    “是!”元袖拱手道

    “賤 人!你就是死了也不安分”天後怒氣沖天道,為了發泄竟一揮衣袖將桌案上的茶杯也打翻了。

    “咳咳”啟恩剛進入偏殿,便看到零露的背影,托著腮幫子,坐在茶案前,啟恩想都不用想都知道她現在的表情,指定是鼓著腮幫子,嘟起嘴。

    “小機靈鬼!”看著零露未轉身,啟恩便喊了一嗓子。

    “恩叔,可是你來了?”零露未回頭,听著聲音便知道是誰。

    “嘿我說,露兒,你這個天界是不是養出惰病了?”啟恩步伐緊兩步,落坐在零露面前,零露的表情與他猜的完全一樣,嘟著嘴,托著腮幫子。

    零露看了一眼啟恩道“恩叔,你怎麼才來?”說著便要哭了。

    “哎呦呦,小機靈鬼,怎麼了這是?受委屈了吧?”啟恩趕緊安慰道。

    “沒有,就是特別想你和義父!”零露道

    “那你還不回北涼城?在這里想我和你義父有何用,我兩這糟老頭子,腿腳也不利索,這天界甚遠,還得我二人上來請你回去?”啟恩一口氣說了不少

    “我怕義父責怪我偷偷溜出晶滴結界!”零露撅著嘴道

    “我可看明白了,你是想讓我互你周全!”啟恩一眼看穿道

    零露點點頭,這點頭的頻率如雞啄米。

    “妄想!你錯在先,罰你是應該的,誰也護不了你的小命!”啟恩道,看著似乎是口渴了,自己端起案上的茶杯飲了一口茶,可真不把自己當外人。

    零露一癟嘴道“若是如此,還不如現在就了結了自己!”說著便伸出手指頂在自己的脖根處。

    “護,護護護護護”啟恩見狀,趕緊放下手中的茶杯,安慰到零露,說著便從她脖頸處拿下她的手。

    “來來來,喝茶,這天界的茶可真沒得說,都是好茶!”說著便把手放下,一臉笑意趕緊端起茶壺給啟恩添滿水。

    啟恩哭笑不得,一臉無奈,但這都不如他眼中溢出的寵溺和擔憂。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亭書淺墨黛畫生花 | 亭書淺墨黛畫生花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