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玄幻魔法 亭書淺墨黛畫生花 第三十二章 ︰陸離得知身份線索 (一)

第三十二章 ︰陸離得知身份線索 (一)

小說︰亭書淺墨黛畫生花| 作者︰白暮杉| 類別︰玄幻魔法



    “殿下。”陌塵時揖

    白真上神直勾勾的看著塌上的零露,未曾抬起頭。

    “殿下,大殿來了!”陌塵頓了頓道

    白真上神一轉頭,剛要出殿,誰知溫羽上神已經走近了殿內。

    白真上神拱手道“大哥!”

    溫羽上神示意無需多禮便道“亦承前來稟報,告知母妃重傷零露仙子!”說著便走近塌邊,看著零露又道“母妃為何如此?”

    白真上神輕搖頭道“無從知曉!”

    “可是因為零露仙子誤闖輪緣閣之事?”溫羽上神道

    白真上神道“讓她好好休息,我們移步再談!”

    溫羽上神眼中掠過一絲擔憂點點頭。

    二人落坐正殿內。

    白真上神先開口道“大哥可听過冰鳳暴鳴?”

    溫羽上神疑慮片刻道“此招應是鳳族秘術,且直系至親才可得以真傳,不過,鳳族滅族之日,此招便已失傳!”

    白真上神心中道“此事暫且不要告知大哥,零露體內壓制之物還未查明,此事恐怕並非這麼簡單,越少人知道越好。”

    溫羽上神問道“二弟為何問道此招?”

    白真上神道“此招極為凶險,施出此招之人需喚出真身,凝結真氣,此招極其有損元神,修為會聚減!”頓了頓又道“我只是好奇,先鳳族族長一柔弱女子,怎會使出此招,令人起敬!”

    溫羽上神道“柔弱女子?外界傳聞可並非柔弱,而是…而是與零露仙子性格相似,不過,听聞先鳳族族長傾國傾城!”

    “未曾見過!”白真上神道

    “此招與母妃重傷零露仙子可有何關系?”溫羽上神道

    “並未關系,母妃重傷零露,是誤會零露偷走了三葉桃花藤!”白真上神轉移話題道

    溫羽上神點點頭,心中道“若你真不知,可為何會問起此招,定有蹊蹺。”

    長談後,溫羽上神借口自己的雲清閣還有些許公務未處理便離開了。

    一回到雲清閣,溫羽便對亦承道“前去查一查零露仙子的身份!”

    亦承拱手道“是!”剛準備轉身。

    溫羽上神道“查母妃之事也不可落下!”

    亦承道“是!”

    溫羽上神看著遠處,心中道“這些事情,究竟都有何關聯?我的生母究竟所謂何人?”

    幾日後

    “可覺得好些?”白真上神雙手俯于身後,听著塌上的動靜,便已知零露身體痊愈

    零露一伸懶腰道“好多了,躺了多日,這身子骨都僵硬了!”一骨碌起了身,坐在案邊,自己倒了杯水,一飲而盡。

    零露看著白真上神道“你母妃下手真狠,這一掌都可將我膽汁劈出來!”說著邊扭扭脖子。

    “說,你為何知道冰鳳暴鳴?”白真上神走近問道

    “義父說的沒錯,此法術我受一德道高人相傳,迄今為止也只有我一人會此法術,若不是高人與我有緣,此法術也早已失傳,果真,他們都是沖著此法術而來,若想保命,唯有充愣!”零露心中道

    對著白真上神道“什麼暴鳴?”

    白真上神心里明白,零露心中定是知道此事,只是不願意告知他,無奈問道“你果真不知?”

    零露搖搖頭,一臉不耐煩的轉移話題問道“你母妃族內聖物…什麼藤…?”話還未說完。

    白真上神道“三葉桃花藤,花族聖物,母妃出嫁時所帶的嫁妝,世間只此一根,我出生之時,母妃將此物傳給我,此物並非我當日所說,反之,此物威力不凡,若遇到危險之時,此物會形成一枚碩大桃花瓣圓球,將遇險之人護在其中,再者…還可喚出桃花瓣雨…”

    零露從頭上拔下三葉桃花藤道“哦?…竟是如此!”說著便走向白真上神。

    一陣寒戰道“還你了,還你了,差點為了此物丟了小命。”

    說著便把三葉桃花藤塞進白真上神的手中。

    白真上神道“我既已送你,便不會再有拿回來的道理!”

    零露一臉為難道“那這也太危險了,你也看到了,若不是你及時趕到,明年的今日便是我的忌日了!”

    白真上神道“別怕,有我在,無人敢傷害你!”

    說著便把三葉桃花藤重新插回零露的烏發上,並囑咐道“不可拿下此物!”

    零露癟著嘴點點頭。心中還是說不出的緊張。

    “殿下!”亦承急匆匆進入殿內,殿中的溫羽上神一手端著茶杯,一手握著竹簡。

    看到行色匆匆的亦承,溫羽上神放下手中的茶杯和竹簡,一揮廣袖,殿門被關了起來。

    “殿下,天後重傷零露仙子之事,並非與三葉桃花藤有關!”亦承拱手道

    溫羽上神看著亦承,一臉不解。

    亦承又道“天後派出元袖四處調查零露仙子的身世,當日天後出手傷零露仙子,是因冰鳳暴鳴!”亦承道

    溫羽上神心中道“果真與冰鳳暴鳴有關!”

    亦承猶豫道“還有”

    “還有什麼?”溫羽上神問道

    “殿下的身世…”亦承吞吞吐吐道

    溫羽上神心口一緊,盡量平息自己的氣息道“我的身世如何?”

    亦承深吸一口氣道“今日有暗衛來報,殿下身世一事,曾有人提起過!”

    “何人?”溫羽上神追問道

    “被封印于滄海湖的前魔尊烈裔!”亦承道

    “烈裔?”溫羽上神一臉疑惑

    溫羽上神頓了頓道“你還需繼續查零露身世一事,此事不可聲張!”

    亦承拱手道“是!”

    亦承剛走出殿,溫羽上神起身,踱步在殿內,嘴里喃喃細語道“烈裔?為何是烈裔?”

    終于拗不過自己,溫羽上神決定前往滄海湖。

    溫羽上神輕落滄海岸邊,湖面綠水本無憂,因風皺面。當一陣陣清爽的微風拂來,湖面泛起一層層漣漪,石堤上的垂柳也婆娑起舞,炫耀它那嫵媚多嬌的英姿。雖然楊柳已過了最生機勃勃的春季,不如以前的嫩綠,可亭亭玉立中卻透著淡淡的成熟,嬌嫩的柳兒變得更有一番風味。細長的柳條劃過清澈的湖面,掛滿了晶瑩剔透的水珠,柳條兒倒映在湖面上,使湖面也染成了綠色,仿佛一湖翡翠向東奔流。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亭書淺墨黛畫生花 | 亭書淺墨黛畫生花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